7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 第三百二十九章 真的叛徒
    叶诗瑶大喝道:“住手。”

    陈姓知府一扬手,止住身后士卒,色眯眯的看着叶诗瑶气急耸动的胸膛,馋着脸说道:“叶寨主,有什么指教?”

    叶诗瑶气血上涌,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指着身前官兵,气的说不出话来。

    叶竹山凄然一笑道:“诗瑶,命该如此,你我最后再战一场吧,是我对不住叶大哥,没有照看好山寨,到了地下,我再向大哥磕头请罪。”

    陈姓知府眼珠一转,冷淡说道:“果然是江湖英雄,说的好,不过依我说,你们谁动上一下,本官就命人杀一人,若还不降,这些小娘子可就多几个夫君了。

    本官算算,差不多一个人多个十个夫君,也没什么关系,人多了热闹嘛,呵呵,这等露天姻缘,本官可就成人之美啦。”

    “狗官,你们禽兽不如。”叶诗瑶听着山寨中人哭喊求救之声,心如滴血,再难忍耐,猛地便要冲上去,韩恭急忙拉住,沉声说道:“诗瑶,不要中了他们的计。”

    “计?哈哈,对付你们这些乌合之众还要用计么?薛某人纵横沙场这么多年,几个跳梁小丑还在这里大言不惭。”领将耻笑一声道。

    韩恭喘了几口气,盯着说话将领,缓缓说道:“开山将军薛示人?”

    薛示人微微一愣,道:“你认得薛某?”

    韩恭冷然回道:“将军今日该换个名字了。”

    “换什么?”

    “依我看,你叫薛是狗最恰当,堂堂一个总兵大将,竟然沦为陈合臣的看家狗,可不是该换个名字叫薛是狗么?”

    薛示人大怒,狂喝道:“老东西,本将军看你是活够了。”

    韩恭缓缓闭了一下眼睛,平和说道:“老夫早就活够了,你想要取我性命,不妨动手吧,不过俗话说得好,咬人的狗不叫,薛大将军叫的这么凶,最多就是个摇尾巴的狗。”

    薛示人暴怒,一横长刀,就要出手,陈合臣伸手一拦,笑道:“薛将军切莫动怒,这老东西是故意激你出手,说不得想在死前咬将军一口,你我都是斯文人,和这些贼寇动什么气,息怒,息怒。”

    薛示人冷冷的看着韩恭,寒声说道:“老东西,本将军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韩恭淡然一笑道:“命只有一条,我也只能死一次,身死之后,薛将军想怎样就怎样吧。”

    “这恐怕不好吧。”陈合臣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老先生难道家中无人么?”

    韩恭不再多言,静静的看着眼前诸人。陈合臣哈哈一笑,阴测测的说道:“本官看未必,黄顺,你过来。”

    官兵一分,黄顺一脸羞愧,垂着头走到陈合臣身边,低声说道:“陈大人。”

    “黄顺,你竟然投靠官府,狼心狗肺,你不怕遭天谴。”连云寨众人一怔,齐声喝骂起来。黄顺脸色阵红阵白,双手不住握紧,又再松开。

    叶诗瑶踏前一步,心冷如死,清冷说道:“黄顺,我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背叛我们?”

    黄顺张了张口,看了一眼叶诗瑶似是要喷出火的双眼,忙不倏的又再垂下头。叶竹山叹息一声,喃喃自语道:“难怪,难怪。”却是众人想不通为何官兵进了山寨,众人还不自知,原来是黄顺引狼入室,怪不得山寨大喜,黄顺自告奋勇,领了守卫一事,这早已经算计好了。

    陈合臣和声说道:“黄顺,今日剿匪,你当记首功,下山之后,本官定当不会亏待你。”

    黄顺急忙道了声谢,引得山寨几人高声喝骂。陈合臣话锋一转,和颜说道:“不过还有一事,要黄大侠操劳。”

    黄顺弯着腰连称不敢,陈合臣慢吞吞的说道:“你在山寨这么久了,该是知道哪个是方才说话的老东西的家人吧。”

    黄顺脸皮抽动几下,还不等说话,叶诗瑶冷叱道:“黄顺,你敢。”

    陈合臣啧了啧舌道:“叶寨主好大的威风,不过黄顺现在是本官爱将,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黄顺额头渗出汗水,似是下了极大的决心,跪倒在地,连连磕头道:“陈大人高抬贵手,陈大人恕罪。”

    陈合臣脸色一寒,瞬即隐去,扶起黄顺,轻拍黄顺肩头,慈祥笑道:“你看你,有什么事就直说,本官还能怪你不成。”

    黄顺心头一热,一揖及地,颤声说道:“陈大人,求你放过寨中老少,他们都是被叶诗瑶几人挟持,不敢不听命,大人宽宏大量,求大人手下留情。”

    陈合臣面不改色,叹道:“黄顺啊,你如今也是官府中人,怎能替贼寇求情,既然你要改邪归正,就要和这些山贼划清界限,这样行事可是不妥当的紧,本官就当没有听见,下不为例。

    再者藏娇楼里的春水姑娘还等着你帮她赎身,以后你们都是本官的人,下半辈子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可不要为了些往日的事害了你的前程,你不为自己想,也要替春水姑娘想想啊。”

    黄顺嚅嗫道:“陈大人,你不是说只擒首犯,余下众人都不追究的么?”

    陈合臣打了个哈哈,道:“本官说了么?”

    黄顺一怔,脸色发白,一阵寒意涌上心头,一时不知该怎么回话。

    陈合臣突地大笑,猛地拍了拍黄顺,大声说道:“看把你吓得,本官说过的话怎会不作数,不过,你看剩下这几个贼首还在负隅顽抗,本官也是难做,要不你去劝劝他们,若他们投降,本官自然会放了寨中无辜乡民。”

    黄顺微微松了一口气,感激涕零,连呼圣明。陈合臣似是极为受用,眯着眼睛摸了摸下巴,扫了叶诗瑶一眼,黄顺醒过神来,急忙跑前几步,刚要说话,就看见叶诗瑶几人冷寒刺骨的眼神,禁不住退了几步,喃喃说道:“大当家。”

    “滚!”叶诗瑶冷冷喝道。

    黄顺一缩脖子,正要再往后退,只见石昭似是不忍,哎了一声,黄顺不明所以,还不待明白过来,突觉胸口一疼,黄顺低头看去,一支枪尖不知何时透胸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