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 第四百零三章 画中是谁
    “好,爽快。”富家公子眉飞色舞,此画虽是作画之人未曾落款,也不见得是大家手笔。

    不过单论妙笔之能,十五两银子却是值的很,就只单单这道身影,抵这十五两银子也是绰绰有余。

    诸人见到这富家公子,羡慕之中却有几分嘲弄之意,想必名声不会好到哪里。

    中年男子惋惜的看了画作一眼,却也不曾与这富家公子再争,转头瞧了瞧挂在李落身后的几幅字书,也是好字,可惜不如这幅画这般传神,无奈之下,也便选了一幅字,添了李落二人一两银子的盘缠。

    富家公子从怀中取出十五两银子,扔在桌上,急不可耐的抓起画,只差一头钻入画中,眼睛直直的盯着画中身影,喃喃自语,不知在说什么。

    云妃一脸忿然,见尚有几人凝神打量着李落所书之字,转身上前将竹枝上的字书悉数取了下来,叠好放入怀中,冷声说道:“收摊了。”随即坐在一旁生闷气。

    李落轻轻一笑,拱手一礼道:“多谢诸位。”

    众人颇有些意味索然,见李落云妃两人已无意再作画,闲谈几句,或是惋惜,或是戏谑,三三两两的离去了。

    李落神色如常,作画时的凄迷神情,见到画成时分的震惊之意,早已不见了踪影,起身将一应桌椅略略收拾了整齐,侧目望了过去,云妃仍自气恼,别过头不理睬李落。

    李落微微一笑,不去想这其中真假,总是有几分暖意萦绕心间,风过枝梢,倒有几丝醺醉之意来。

    李落展颜问道:“饿了吧,要吃些什么?”

    云妃默不作声,许久不曾接言。

    李落苦笑一声,叹了一口气,温言说道:“没干系的,不过是一幅画罢了,若是你喜欢,回了卓城,我再作一幅与你,可好?”

    “你为什么要卖那幅画?”云妃冷冷责怪道。

    “这……”李落顿了顿,接道:“原本就是要卖的,只是寻常一幅画,卖了也无甚相干。”

    “你……”云妃气结,喝道:“就算我眼睛瞎了,也没看出这是一幅寻常画。”

    李落也不着恼,含笑相劝,云妃越想越是不甘,忿忿道:“就是我们再窘迫,想想法子,总还是能换来盘缠的,有些事错过了就是错过了,穷其一生,也不见得能再找的回来。

    这幅画你可敢说便能再画的出来刚才那般神韵么,还有,那个……买画的,就是个不学无术之辈,平白糟蹋了那幅画,画值几钱,你我未必在意,可是那画中人呢?”

    云妃连声责备,不留李落丝毫辩解之隙,李落愣愣的望着云妃,似是被云妃所言勾起了心事。

    云妃见罢,心中一缓,却也觉得话语有些重了。

    云妃轻垂下头,懊恼自责道:“其实我更怨我自己,若不是因为我,你也不必卖了那幅画,这一路上也不用受这些累,你向来都不会多说,我怨你,只盼着你也能怨我,我心里才会好受些。”

    李落轻轻一笑,坐在云妃身旁,和声说道:“一路南下,你我若不算生死相依,也该是相差无几了。

    世间万物,若取一念景象成画,画成之时,也是念灭之刻,留下来的,终归是一件死物罢了,不过你我尚在,足胜其他。”

    云妃怔了怔,静静的望着李落,半晌,这才幽幽一叹道:“是真的么?”

    李落点了点头,云妃似是稍稍解了一丝懊悔,突地凤目微张,寒声说道:“但愿他留的好那幅画,若不然,哼。”

    李落哑然一笑,云妃却是动了日后取回书画的念头,倘若买画之人留存不善,说不得会触了云妃霉头。

    云妃皱了皱眉,突然问道:“那画中人是谁?”

    李落一愣,还不待应言,云妃自顾自回道:“不说就算了,我们吃些东西去吧。”

    云妃神色变幻这般莫测,便是李落相识日久,也是料想不到。

    待到云妃走出几步,回首呼唤时,李落这才抛开心中些许乱了几分的念头,和颜一笑,缓步相随。

    连着数日,李落与云妃二人多是青菜白饭充饥,今日总算是能换上几样。

    只可惜云妃没了胃口,食不知味,浅浅尝了几口,便即放下竹筷,却还不曾气消,又将李落埋怨了一番,只是话语之中,怜惜之意却比怨恨之心盛了许多。

    李落无可奈何,亦是哭笑不得,唯有静静的听云妃诉说数落。

    自出了明湖府,李落与云妃不曾再为盘缠发愁,连日南下宜州,沿途所见,过得一处,这百姓家中的喜意就浓了一分,算算时日,原是年关将近了。

    离得云妃族中所在的尔绣府越近,游子归乡,原本是愈近些,该是多几分喜气,几分忐忑,云妃却不知为何,未见喜意,话语反是愈来愈少,间或整日里一句话也不说,呆呆出神。

    李落不时开解,说些当年在西域所见所闻,云妃听罢,只是勉强轻轻笑笑,眉宇之间的愁意越来越浓。

    或有几日,这云妃半点也不愿赶路,李落也不曾催促,由着云妃,流连山水街市之中。

    若是能化开云妃的忧结,李落便随着云妃的性子,仿佛也是忘却了路程一般。

    宜州于大甘三十三州中州境甚小,纵是走的再慢,终了还是会到的。

    十日后,尔绣府府城。

    府城名为绣,绣城城墙不高,数丈高下,方圆亦不过十数里,多是些朴素的青石堆砌,石缝之中青苔丛生,入秋之时,已是隐隐发黑。

    比之大甘的卓城自然不能同日而语,却也集了江南钟秀于一处,远远望去,自有轻灵静雅之意,像极了江南的女子,秀慧其中。

    入城之后,绿意尚存,街路也不见有多广,甚是整齐,路中石板业已有些年头了,或有磨痕,或有裂纹,却仍旧齐齐的铺在地上。

    街路两旁茶楼商铺林立,路上行人熙熙攘攘,合着年关将近的喜气,分外祥和。

    转过几处竹楼木屋,映目竟有几条水道,穿梭于城池之中,水绿天蓝,扁舟点点,轻轻柔柔的滑过水面,扰开了水中亭台楼阁、绿树修竹的倒影,无声处犹胜有声,行人怡然自得,俱是一副雨过天晴驾小舟,鱼在一边,酒在一边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