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 第五百一十三章 可疑之处
    “宋家运筹帷幄,自然别有用心,不过眼下我倒是更忧心时危和赫连城弦此行是否能平安而归。”

    沈向东开解道:“越骑营骁勇善战,赫连将军善攻,时将军善谋,此去只是烧毁东炎初阳流寇战船,不是攻城略地,倘若事不可为,全身而退还难不住两位将军。”

    “我虽已传令命他们见机行事,但唯恐赫连将军与时将军执意强攻。”

    “将军不必担心,若是赫连将军一人确是有此隐忧,但时将军知进退,绝非鲁莽之辈,再者将军当日命他二人独领一军,亦是知人善用,何故今日患得患失?”

    李落洒然一笑,拱手一礼道:“先生教训的是,许是近日有些怠倦了。”

    沈向东微一愕然,不解李落话中之意。===『斗破苍穹漫画.chuixue.me/cx16/』===。

    偌大一个丰禾谷中,尽是这刺鼻的血腥之气和焦炙烟气。

    天色已晚,李落传令命诸部在上风处安营扎寨,稍事歇息,明日离山,南下东炎州。

    是夜,丰禾谷走兽远遁,虫鸟无声,似乎都怕了这浓郁的血腥之气,便是山中财狼也觉难以忍受,远远避开。

    过了三两时辰,丰禾谷中的沉闷抑郁之气才渐渐消散,轻风徐徐而入,小心翼翼的试探着李落和麾下牧天狼诸将。

    虫儿战战兢兢的探出头来,低鸣几声,又再缩了回去,却也有贪婪之辈,隐在倒地的残尸血泊之中,大快朵颐起来。

    陵山之中寒气倒也不盛,只是湿气重了些。

    次日清晨,天色方蒙蒙亮起,谷口高处,李落静静望着山下谷中,本是青草如毯、风动似潮的景象如今却被杂乱四放的尸堆割散,七零八落,青色之中不乏焦黑扭曲之相,残残破破,分外显得千疮百孔。

    只是瞧的久了,这一谷扭曲之象不知何处竟然透出一丝诡异的融洽,青草、残尸,灰烬、紫血,似乎相得益彰,揉成了一处。

    “王爷起得这么早。”楚影儿不知何时到了李落身后,淡漠说道。

    李落转过身来,和颜一笑,并未答言楚影儿之问,颇是郑重其事道:“你为何唤我王爷?”

    楚影儿一愣,轻轻啊了一声,似是慌乱了一息,轻声说道:“九殿下是定天王,自然是王爷。”

    李落怔怔的看着楚影儿,往日清朗神色却被懵懂茫然之意取而代之,呆呆的看着楚影儿。

    楚影儿一时手足无措,追随李落时日不短,清冷狠厉、和暖淡泊、孤寂忧愁诸相多少都曾目睹过,但眼下如此模样却是从未得见,朱唇轻启,不知该说什么,却也不便一走了之,僵在当场。

    良久,两人相顾无言,楚影儿心中渐生不安,身子微微前倾少许,正欲开口询问。

    只听见李落促狭嘿嘿一笑,率性说道:“还是不要唤我王爷了,在亲王府日久,乍闻王爷之号,听在耳中五味杂陈,很是奇怪。”

    楚影儿一顿,微微愣了愣神,蓦然醒觉方才只是李落谐谑玩笑之态,胸口猛然一个起伏,呼吸之声颇显急促,微含恼意道:“你……”话音未落,便自戛然而止,沉静下来。

    李落亦是一瞬失神,神色即刻淡泊如昔,和声说道:“歇息了几个时辰,或许是在狄州待惯了,山中湿热,倒觉颇是难以忍受。”

    楚影儿哦了一声,奇怪的看了李落一眼,亦是暗自讶然自己何故会有气恼之意,如此以下犯上甚是不合时宜。

    好在李落未曾留意,楚影儿微微颔首,静静站在一旁。

    李落破颜轻笑,瞧出楚影儿略显局促之意,淡淡说道:“日出之前尚有些时辰,楚姑娘再歇息片刻吧,一路奔波,也是辛苦的很。”

    楚影儿轻轻一礼,退了出去。

    行至百步外,楚影儿回头看了一眼仍自静静立在山边眺望的李落,恍然大悟,原来只不过是年岁不及弱冠的少年无心玩笑之语,若是不曾有这些显赫名望加身,或许本来也就该是这个样子吧。

    天际泛白,营中将士俱已着装梳洗。

    付秀书与朱智回报,昨夜一战,毙敌七千余众,残兵败将已沿来路逃回东炎州,牧天狼帐下将士死伤逾百,也算是大胜了。

    李落垂下头捏了捏眉心,沉声说道:“将死去袍泽弟兄好生安葬,立碑撰记,另立书造册,以便家人日后祭奠。”

    “末将遵令。”朱智肃穆应声,领命正欲离去,李落扬声唤住,淡淡说道:“流寇尸身也一并埋了吧,异域他乡,好歹也要入土为安。”

    朱智躬身一礼,自去忙碌。

    李落暗叹一声,丰禾谷中,数百大甘英灵,相伴千余流寇残魂,到了阴曹地府,也该用不着再征战厮杀了吧。

    “大将军,末将有一事。”钱义沉声说道。

    “什么事?”

    “昨夜两军交战时末将暗自留心,敌将之中虽有武功高强之辈,但也不算棘手,不过末将总觉我牧天狼将士死伤有些不明不白,却又不知蹊跷何处。”钱义沉吟道。

    李落淡淡一笑,颔首赞许道:“确是如你所料,昨夜一战有些可疑。”

    “大将军,有何可疑之处?”钱义急忙追问道,付秀书几人亦是凝神倾听。

    “昨夜敌军阵中混入一些死士,武功另辟蹊径,与大甘南宗北派俱不相同,出手颇是刁钻。

    与流寇兵将也是水火不容,似乎别有渊源,我已请翟大侠前去查探,看看可否瞧出什么端倪。”

    “啊,这?”钱义疑惑不解,惊咦出声。

    李落平声说道:“让营中将士多加留心,小心为上。”钱义与付秀书沉声应下。

    巳时,山谷之中一处背风向阳之地立起一座墓碑,来不及多少修饰,一块硕大的青石,上书年月,记载下昨日夜里丰禾谷中的这场恶战,再去其他。

    墓碑左侧百丈外,孤零零的立着一座碎石堆,埋葬的却是流寇兵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