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 第六百二十一章 圣上降罪
    “是凌家姑娘长的不入你的眼,还是她性子不好,惹人生厌?”

    “回禀圣上,都不是。”

    “皇兄,你还和这个逆子说什么,目无尊长,简直是不可理喻。

    太傅之女在卓城素有才名,模样也不差,家世也称得上门当户对,难道你真的为了府中一个丑八怪就要休了凌家丫头?

    这件事传扬出去,你让为父和皇上怎么在朝臣面前给太傅交代!”淳亲王大怒叱道。

    “皇上,父王,我并非是为了谷梁姑娘而休了凌姑娘。

    凌姑娘容貌艳丽,性子也是温婉,玄楼得皇上和太后隆恩,得此美眷,原也是一件大喜的事。

    只是玄楼心中并不喜欢凌姑娘,勉强结为夫妻,日后两人形同陌路,还不如早些散了为好。

    我知道这样对凌姑娘和太傅极为不公,皇上和父王的任何责罚玄楼绝不会推诿开脱,任凭处置。”

    “你!?”万隆帝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

    淳亲王大怒道:“荒谬,你出身帝王之家,想娶谁就能娶谁么?

    就算你不喜欢凌姑娘,在一起时间长了,自然会喜欢上她,朝中王子皇孙哪个不是这样?”

    “楼儿,你父王说的对,就算是朕,也不是想娶谁就能娶谁的。

    你是大甘九殿下,御封的定天王,行事怎么能这样轻率?

    简直是匪夷所思,你当真要执迷不悟不成?”

    李落似乎并没有听进去万隆帝和淳亲王的呵斥,依旧没有悔改的意思。

    轻声说道:“休书我已经交给太傅了,也没有再收回来的道理,不管是对是错,玄楼不知轻重、抗旨不遵是真,任凭圣上发落。”

    “孽畜!”淳亲王暴怒,拿起殿中内侍奉上的茶杯向李落砸了过去。

    李落没有躲闪,茶杯砸在李落额头应声而碎,鲜血顺着清瘦的脸庞流了下来,染红了衣领。

    云妃见状掩口惊呼了一声,娇声唤道:“皇上,王爷……”

    “你不要多说。”万隆帝也动了肝火,严词说道,“既然你这样执迷不悟,朕绝不姑息,朕要给太傅和天下人一个交代,你这样蔑视皇威,实在是罪不可恕。”

    李落恭敬拜首,沉声说道:“请圣上降罪。”

    万隆帝怒极反笑,连声说道:“好,好,到了这个时候你就连一句服软的话都不说,朕倒要看看你府中藏着的女子是怎样的天姿国色,让你这样留恋不舍。

    明日你带着你府中的那个女子一同进宫,朕好好看看。

    哼,念在你这些年为大甘社稷鞠躬尽瘁,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人,宣旨。”

    “小人在。”米公公尖声领命道。

    “革去李落亲王世子之号,从今日起不再是大甘的骠骑大将军,贬为牧天狼陪戎副尉,弃名楼上下罚俸三年。”

    “小人遵旨。”

    “皇上,玄楼现今还是中书令令监,与太傅同朝为臣,平日里见面了难免有些隔阂,与朝政不善,不如暂且回避中书令为好。”颐皇后轻声说道。

    “哼,后宫莫要妄意朝政。”万隆帝不满说道。

    颐皇后吃了一惊,没想到万隆帝盛怒之余,竟然还对李落如此宠爱。

    若是换作他人,只怕就要打入天牢问罪了,急忙闭口,不再多说。

    “太傅向朕亲口替李落求情,不管这件事是不是有损皇威,但中书令令监一职是太傅保下来的,朕不好专断,拂了太傅一腔赤诚之心。

    但如果朕不罚你,又怎么能对得起太傅的一片忠心,李落,你还有话说?”

    “没有,圣上和太傅对玄楼宽厚如此,玄楼不敢有异心,日后再见太傅,玄楼定当负荆请罪。”

    “哼,退下。”万隆帝大袖一挥,不耐烦的喝道。

    李落又再跪拜一礼,轻轻退出了长明宫。

    出了大殿,周围宫中内侍看向李落的眼神都有些异色,暗自猜测这权倾朝野的定天王会落个什么样的下场。

    殿中众人神色各异,有松了一口气的,也有诽谤万隆帝处事不公。

    如此大的罪名,竟然只不痛不痒的罚了李落三年俸禄,既没有革去李落王号,就是朝中众目睽睽的中书令令监和巡检司卿之职也没有分毫变化。

    云妃若有所思的看着李落落寞远去的背影,眉头紧锁,心中已暗自琢磨李落和凌依依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依着李落的性子,绝不会这样鲁莽行事,只为了一个看似站不住脚的理由就休了太傅之女。

    不过李落不曾吐露只言片语,太傅也缄默三口,这其中到底隐藏了什么,或许也是日后朝局博弈的筹码。

    李玄旭从殿中追了出来,叫住李落,沉声问道:“玄楼,你这样做到底为了什么?一点也不想你平日为人。”

    李落苦笑一声,轻声回道:“三哥,我就是不想娶凌姑娘,不为其他。”

    “哎,三哥说你什么好,你不喜欢她,冷落她不就好了,再怎么说凌家也不过是一介朝臣,难道还能将你我兄弟怎样不成。

    可是眼下这等局面,反倒是让父皇理亏,三哥想替你说话都没有法子。”

    “多谢三哥,玄楼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只是我也固执的很,如果不是自己喜欢的女子,宁可不娶,也不想就这样将就。

    太傅哪里我会登门谢罪,太傅若有责骂,我不说话也就是了。”

    “你这样三哥也有错,平日里咱们少有谈心,以后闲了多来宫里找三哥聊聊,别一个人闷在心里。”李玄旭摇头叹息道。

    李落诚颜相谢,辞别李玄旭,怅然离开皇宫。

    翌日,万寿宫。

    李落奉旨,和谷梁泪一道入宫觐见万隆帝。

    此事惊动了太后,出了佛堂,在万寿宫里等着李落,也要见一见李落想要迎娶的女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李落和谷梁泪跪在下首,向太后和万隆帝请安之后便静静的站在一旁。

    太后瞧了几眼面带白纱的谷梁泪,叹息一声,问道:“这是谁家的姑娘?”

    “回禀太后,她是……”

    “让她自己说。”李落刚要接言,就被太后打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