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 少年大将军 第八百七十六章 当街问斩
    朝廷的公文一定会落到李落手中,只是不知道是杨万里定罪之前还是定罪之后了。

    李落将密函交给翟廖语,翟廖语看过之后神色大变,带着怒意喝道:“朝廷无道,残害忠良!”

    “翟大哥,慎言。”

    翟廖语闷哼一声,却掩不去眼中的愤怒之意。

    “我知道他们迟早会对巡检司动手,只是没想到会这么急。”李落冷幽说道。

    “王爷,你知道是谁在背后算计巡检司?”

    “眼下还不知道,不过谁都有可能,巡检司在卓城一天,就有人寝食难安,或许是一个人,也或许是几个人联手。”

    “杨大人的罪名不小,王爷,咱们还是快点赶回卓城吧,早些救出杨大人。”

    “不知事出缘由,选在你我不在卓城的时候动手,看来这次他们志在必得。”

    “既然他们敢冒险算计杨大人,一定是有万全的把握,王爷,这次咱们要小心了,一个不好,只怕要把巡检司的基业都搭进去。”翟廖语神情凝重的说道。

    “嗯,不过他们未必猜到我们会临时起意赶回卓城,这件事还有转圜的余地,事在人为,一定要先于杨大人落罪之前赶到卓城,翟大哥,传令钱义他们,昼夜兼程,路上不在有半点耽搁。”

    “属下遵命。”翟廖语沉喝一声,匆匆向牧天狼诸将传令,日夜赶路,一定要在事情难以挽回之前回到卓城。

    卓城,定天台前。

    自从李落当年兴师西域之后,这里已经很久没有聚起这么多人了,有卓城内的黎民百姓,也有富商官宦,都围着定天台窃窃私语,不时的指指点点,有人忧虑,有人好奇,有人惊讶,还有人窃喜。

    人群之前,站着几个白衣丧服之人,当中是一个泪眼婆娑,摇摇欲坠的*****身旁伴着二男一女三个年轻人。

    男子双目红似喷血,双拳紧握,身躯不住的发抖。

    一旁的女子神色是诸人中最镇静的,没有盛怒惶恐之态,只是掩不去那一抹让人心碎的哀伤和绝望。

    女子身边站立的男子有些茫然,身子也在抖,只是这样的抖并非是因为定天台上形色狼狈颓废的杨万里,而更是因为害怕和恐惧。

    多少年了,还从来没有朝廷命官,乃至九卿之一的当朝权贵在定天台上被朝廷问罪当斩,而这一次竟然落在一心为大甘社稷的宗伯杨万里身上。

    定天台上有三人监斩,当中一人正是七皇子英王李玄慈,身旁两人,一个是禁军骁将霍裁乱,一个是卓城新贵太傅义子凌孤眠。

    李玄慈闭目无语,脸上阴沉一片,不知道在想什么。时间这样看似缓慢却又极快的消逝了,凌孤眠抬头看看天色,附耳低声说道:“王爷,时辰到了。”

    李玄慈缓缓睁开眼睛,淡淡应了一声,并没有着急下令行刑,缓步走到跪在定天台上的杨万里身侧,俯身低语道:“杨大人,时辰到了。”

    杨万里凄然一笑,抬头看着被凶神恶煞般的禁军将士阻在人群外的四人,张开满是裂口的嘴笑了笑,双目中蕴含了歉疚和遗憾,终是不能和自己的妻儿终老,也不能看着杨柳青成婚生子。

    好在烟儿嫁人了,章泽柳虽不算有才有识,但他该是能善待烟儿吧,只是烟儿心高气傲,自己偏偏又遇到这样的事,千万莫要钻了牛角尖才好。

    至于爱妻柳氏,这辈子不能相濡以沫白头到老,欠她的恩情下辈子再慢慢偿还吧。

    “杨大人,你还有什么未尽之言不妨告诉本王,本王一定办到。”

    杨万里缓缓垂下头,轻咳几声,涩哑着说道:“多谢王爷,如果九殿下回来了,还请告诉九殿下,老夫没有负他所托。”

    李玄慈神情一暗,重重点了点头,道:“本王定会告诉玄楼,大人放心去吧,大人的家人本王一定会全力护佑,就算大人不在了,卓城里也不会有人敢动他们一根寒毛。”

    “王爷,时辰要过了。”凌孤眠走到李玄慈身后轻声说道。

    “本王知道。”李玄慈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凌孤眠神色不变,神情看上去亦是有些沉重,望了台下杨门柳氏和杨柳青几人,萧索一叹,退后了几步。

    “王爷,时辰不能耽搁,皇上和太后还在等王爷回去复命。”霍裁乱上前沉声说道。这个禁军悍将一脸肃杀,无悲无惧,似乎早已看透了卓城里的生生死死。

    李玄慈长叹一声,目光避开人群中的杨家众人,在定天台前环视一周,吐气扬声道:“时辰已到,行刑!”

    “夫君!”杨门柳氏悲鸣一声,软倒在地。

    杨万里哈哈大笑道:“夫人,好好送我一程,莫要让人小瞧了杨家,来世我去找你,柳青,柳烟,照顾好你们娘亲。”

    “爹。”杨柳青暴喝一声,双手猛然抓住禁军将士横起来的兵刃,鲜血顺着利刃流了下来,杨柳青似未所觉,就想冲上定天台。

    杨万里厉喝一声:“逆子,住手,乱刑场是诛九族的大罪,你不想想你娘和烟儿么,退下!”

    杨柳青一滞,劲气一散,让这些被杨柳青推的东倒西歪的禁军将士趁机挡回人群之中。

    只不过这些将士但却不敢用强,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何况还有一个让大甘天下闻风丧胆的定天王李落,一旦李落回城之后追究起来,恐怕又有不少人要死于非命。

    杨万里直起单薄消瘦的身躯,挺直腰杆,朗声说道:“杨某无愧天地,生是大甘人,死是大甘鬼,动手吧。”

    李玄慈退开几步,刽子手上前摘下罪状牌,扬起了手中的鬼头刀。刀光很寒,映着朗日格外的刺眼,李玄慈闭上眼睛,这一刀下去不知道会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突然从远处响了起来,来势汹汹,听在场中诸人耳中有一种震天裂地的摧城之感。

    凌孤眠和霍裁乱脸色皆是一变,马蹄声透着一往无前之势,莫非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劫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