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 少年大将军 第九百三十六章 霸王回马
    如果能借机敲打敲打未尝不可,不过万一在李落枪下稍有折损,恐怕何夷也难善罢甘休。w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kànge.

    就在何山雪患得患失之际,李落的枪法一经施展,好像有一股别离愁怨之意萦绕在枪尖,不知不觉的感染了何山雪和周放的心绪,忧愁、惋惜、悔恨,诸般杂念如雨后春笋冒上心头。

    只不过持枪在手的何月钩仿佛半点都没有受到影响,攻杀犀利,没有丝毫停顿。

    两人交手三五招,李落眉头一皱,枪影背后的何月钩冷若冰霜,最叫人惊疑的是何月钩的眼神,平淡的仿佛没有一丝感情。

    这种眼神李落不算陌生,以前也曾有人在自己脸上看到过。

    不过不同的是李落藏心,心境取舍变化之后才会有这样平静冷漠的眼神,而眼前的何月钩似乎并非由心入招,反而像是修习了什么斩断七情六欲的内家心法,对敌之时便摒弃所有的杂念,一心而战,生死之外再无喜忧波动。

    如果真有这样的内家心法,的确称得上是神乎其神。

    何月钩手中长枪久攻不下,愈见狂暴起来,整座武楼都充斥在暴虐绝伦的气劲之下。

    反观李落手中长枪依旧轻如云纱,便在何月钩枪影遗漏的地方裹上一层凄迷悠然的意境,像极了三月烟雨,润物无声却又久久不绝。

    周放和何山雪两人都退开了数步,以免被气劲波及。

    何山雪和周放脸上都有惊讶神色,何山雪知晓何月钩枪法上的造诣,的确没有想到李落竟然会丝毫不落下风。

    而周放则是惊讶李落除了刀法了得之外,在枪法上也有这样惊人的艺业,也不知道这位朝堂上的定天王到底还隐藏了怎样的秘密。

    “九招了。”周放突然扬声喝道。

    何月钩眼中冷芒一闪,长啸一声,手中长枪猛然一收,满楼狂傲的枪意悉数敛在了丈许长短的枪身上,幽寒刺骨。

    此消彼长,凄迷枪意漫了过去。李落微微一惊,这样的变故并不是李落本意如此,反而像是被何月钩引了出来一般,再要变招却是来不及了,索性便任由长枪施展,罩向何月钩。

    何月钩狂笑一声,枪身绕着身后一转,将身前面目全都暴露在李落枪影之下。

    不等何山雪失色,只见身后长枪宛若闪电一般疾刺了出来,刺破了李落布下的重重气劲,直取咽喉。

    这一枪快的让人来不及眨眼,迅若奔雷也难以形容万一来。

    枪尖前端的空处肉眼可辨的生出三四个漩涡气流,噼啪作响,将迷离忧愁的枪意一扫而空。

    就在这个时候,李落突然闭了闭眼睛,枪身一斜,自下而上迎向气劲漩涡。

    每刺出一枪,李落手中的枪身就斜上一分,也不知道两支长枪相击了多少计,李落掌中长枪几乎横了过来,变成了长棍一般挡在胸前。

    李落神色不变,低喝一声,枪身平平上举,一阵刺耳难听的利器划在钝器上的声音传了出来。气劲漩涡已经隐去,只见何月钩手中长枪的枪尖沿着李落掌中长枪枪身划了过去,溅起一道火花。

    周放和何山雪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一招杀招固然惊世骇俗,但李落破招之法也惊险万分,稍稍有一丝不慎,枪尖若是划到枪身外,只怕就是血溅当场的结局。

    火花闪的很快,几乎就在弹指之间从枪身上飘了过去。李落身形不停的急颤,枪尖突跳,但是怎么也逃不出枪身上的寸许之地。李落微微侧身,长枪斜斜向侧上一引,何月钩手中长枪枪尖从李落肩头越了过去。

    何月钩微显茫然,似乎没有想到这必杀的一枪竟然会落空。就在何月钩心神分散之际,李落身形一顿,双目一展,突然有一股大异枪意的凌厉杀气透体而出。

    这股杀气比起刚才显露出来的杀意还要浓烈百倍,恍惚间周放和何山雪都有一种错觉,仿佛置身在修罗沙场一般,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何山雪额头冷汗瞬间渗了出来,高声唤道:“诸葛公子手下留情。”

    李落没有动,何月钩也没有动,两个人就这样僵持了下来。

    李落眼中一如何月钩方才一般平静死寂,过了半晌才缓缓消解开来。何月钩脸上血色尽失,眼神稍显慌乱,又再镇定下来,只是却没了刚才那样的锋芒毕露。

    李落轻轻收回长枪,缓缓说道:“十招了。”

    何月钩置若罔闻,只是呆呆的站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十招已过。”何山雪急忙上前抱拳一礼,恭敬说道,此刻心中的惊骇之意尽数流露在脸上。

    李落淡淡一笑道:“那么我们可以过关了?”

    何山雪看了一眼沉思出神的何月钩,沉声说道:“自然是过关了,多谢诸葛公子手下留情。”

    “何公子客气了。”

    “你的枪法叫什么名字?”何月钩突然涩哑问道。

    李落看了何月钩一眼,平声说道:“恨别离。”

    “恨别离?”何月钩一怔,怅然神伤的喃喃低语道,“霸王回马敌不过别离之恨,哈哈。”说罢眼中流出两行清泪,凄然难言。

    何山雪见何月钩如此模样,如果不能马上静心调息,说不定会走火入魔,急急说道:“此关已过,两位请入关,今日若有得罪之处,异日何府必将登门道歉。”

    周放和李落相视一眼,不置可否,回了一礼,穿过武楼而去。

    出了武楼,周放长出了一口气,赞道:“好枪法!”

    “的确不弱,这般年纪就有这样了得的枪法,不用多久大甘江湖又将多一位天纵之才。”

    “哈哈,我是说王爷你的枪法了得。”

    “我?”李落哑然一笑,“没办法,战场厮杀,如果没有一件趁手的长兵器,只怕早已埋骨他乡了。”

    周放哈哈一笑,和李落闲聊几句,向下一关走去,不禁心中暗暗猜测,如果是自己遇到这一招霸王回马,能否像李落这样全身而退。

    少时两人来到了第四关前,这一关比起前面两关温和了许多,是用许多木条搭成的高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