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 少年大将军 第一千零二章 少来楼
    反正这种宴会向来无趣的很,一个人足够了。”

    蜂后白了男子一眼,娇声说道:“口是心非,谁不知道丹吉这次设宴借的名头是桑海墨卿墨大才女,墨大才女色艺双绝,可是堪称天下绝色呢。”

    “桑海才女,这个时候跑到秀同城,嘿,这里面没什么蹊跷谁信?无聊透顶!不过是大甘和蒙厥的事,这两家不见怎样,倒是这些人忙的很,必藏异心。”

    “话虽如此,不过咱们也不能不防,宴无好宴的事不少了,我和残歌一起去,你武功高我知道,不过还是要小心些,多带几个帮手吧。”蜂后甜甜一笑,柔声说道。

    男子洒然一笑,很随意自在的点了点头,岔言问道:“对了,听他们几个说前些日子有人打上门来了,怎么样?”

    “派人盯着了,眼下还不知道是敌是友。”

    “是敌最好。”男子嘴角显出一丝自信的笑意,话语虽然有些狂傲,但从此子口中说出,不但觉得突兀,反而觉得就该这样才对。

    “很快就会见到啦。”

    “哦,怎么回事?”

    “他也收到了请帖。”

    男子眼中精芒一闪,笑了笑,缓缓说道:“丹吉的野心越来越大了。”

    蜂后悠悠一叹道:“在漠北一带的商人不都是这样么,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青桑,你也算是商人啊。”男子似笑非笑的说道。

    “我还是算了,人家只求平平安安就好。”蜂后抿嘴一笑,柔声说道。

    男子长身而起,朗声说道:“三日后瞧瞧丹吉打的什么算盘,青桑,你不要和我一起去,免得有人在背后说三道四。”

    蜂后应了一声,男子洒然一笑,龙行虎步离开了客房。

    蜂后迷醉的看着男子离去的背影,悠悠一叹,芳心期许,怎奈浪子风流,却不知道他的心在哪里。

    三日后,少来楼。

    楼外车水马龙,楼中却比楼外清静些许,果然不是谁都能进得了少来楼。

    李落闲散的步入少来楼中,倒是领受了不少羡慕嫉妒的眼光,不过亦有人认出李落这个新晋的赌技高手,纵然薄有微词,不过这个时候却没有人敢上前生事,无论如何,丹吉的面子不敢不给。

    进了少来楼,李落环目一扫,微觉诧异,这个少来楼的确称得上富丽堂皇,也不知道东主是谁,能在这样一个乱地孤城中修建如此不凡的楼宇,背后的势力绝对不容小觑。

    少来楼高三层,进楼之后就是一个天井,近十丈方圆,竟是别有洞天。

    天井当中是一个高台,约莫有三两丈高低,高台四周有围栏环绕,金箔玉镶,极尽奢华。

    高台上铺着猩红的地毯,颜色有些妖艳,李落瞧了一眼,眉头微微一皱,总觉得这块地毯的红色有些刺眼,仿佛是鲜血侵染而成的。

    楼中角落点缀着不少奇花异草,给这漠北酷寒之地添上几抹春色,不显单调,只看这些草莽英豪踏入少来楼后,说话声音也不由自主的小了些,不过当然不是因为这几处花草和楼中景象,多半还是忌讳此楼背后的人物。

    楼分三层,第一层就只能是大堂散客,像李落这样没什么来历的人只能坐在一层,和几个不知姓名的江湖中人围坐一桌。

    李落进来之后略略扫了一眼便不再多看,神情冷漠,同桌有人招呼李落也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颇显傲意,做足了模样。

    二层和三层便不是散台了,俱是一个个雅间,东西南北环绕着这处高台,想必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才能登上少来楼的第二层。

    至于第三层就只有四间雅阁,东西南北各有一间,极显卓尔不群,每一间中坐的都是此时秀同城中跺跺脚便要颤三颤的雄豪。

    美酒佳肴就在众人坐定的同时端了上来,转瞬间少来楼中香气扑鼻,也分不清是酒菜的香味还是此刻在高台上曼袖盈舞的异域美人身上的香气,总归让人如痴如醉,连骨头都化在了这处温柔乡里。

    李落暗自盘算,二层一十六间,三层四间,加上一层散客,这个时候的少来楼聚集了好几百人,如果有人能借机将此刻少来楼中的这些豪客游侠一网打尽,秀同城就真个算无主之城了。

    想归想,但要杀尽这些人可不容易,就说李落,怕也是不容易死的很。

    一曲刚落,台上几个美艳诱惑的异域美女盈盈一礼,浅笑嫣然,逗的些急性子的草莽豪杰抓耳挠腮,恨不得扑上去将这些女子揽在怀里温存一番。

    李落摸了摸鼻尖,心神有些恍惚,不知道怎么就记起了当年在朔夕城那个贩卖奴隶的勾栏肮脏之地。

    同样有一些含情脉脉的女子,同样也有些不曾掩饰好色之相的江湖人,这里规矩了些,至少没有人当场萌发丑态,不过其实也差不了多少,只要有钱有势还不是一样可以任意妄为。

    曲终人静,正主该现身了。

    李落抬头打量高处,从底下往上看,楼外还不觉得怎样的三层此刻显得格外的高不可攀,无时无刻不在昭显着上位豪客的权势和地位。

    “哈哈,多谢各路英雄赏丹吉一个薄面,丹吉无以为表,先干为敬。”三层正东一间楼阁凭栏木窗打了开来,一个矮胖男子走了出来,站在窗外木台上团团一礼,笑容可掬,正是今夜宴会的主家,漠北丹吉。

    李落不禁多瞧了几眼这位商道传奇,一望之下,多少有些失望。

    丹吉年近半百,生的其貌不扬,个子很矮,而且很胖,真要比较,也许就比卓城蛇堂堂主朱家高上几寸,但却比朱家胖了不少,整个装下一个朱家也绰绰有余。

    脸上挂着招牌的人畜无害的笑容,如果不知道丹吉这个名字,第一眼望去还以为是哪座庙里的弥勒佛跑了出来,非但不见奸商的奸,反而给人和蔼可亲的错觉。

    当然,这只是错觉,一不小心掉进丹吉的血盆大口,定是不会留下半根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