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解涧北城之危
    ,为您。

    草海骑兵可没有这样的善心,只要能杀人,平民也好,兵将也罢,反正这论功行赏也是按人头算的。

    定北军伤亡惨重,万隆帝狠下心肠,对这些求救的百姓视若无睹,以敌兵视之,这才止住颓势,不过此刻涧北城中的定北军已折损近半,涧北城外战事的惨烈可见一斑。

    这一战,死在涧北城外的大甘百姓比两方将士战死的人数加起来还要多,浮尸遍野,成群的秃鹫乌鸦盘旋在战场上口数日不散,一个个吃得脑满肠肥,令人作呕。涧北城外凄厉的惨叫哭声终日不绝,听得多了,都分不清是刀下游魂的哭喊声还是这些禽兽的啼叫声。只不过差别在一个伤心欲绝,凄沧哀切,而另一个却是不堪入耳的窃喜和欢快。

    李落和帐下将士人人侧目,更多的是愤慨。战场厮杀手段无所不用,似乎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只是新仇旧恨却再没有转寰的余地了。

    先前一败让涧北城岌岌可危,如果不是李落率军北上,不知道定北军还能坚持多久。好在草海联军擅长骑兵冲杀,攻城稍差些,要不然涧北城的局势更加危险。不过没等李落诸将松一口气,就有探马回报,草海联军开始攻城,这一次,草海大军中出现了冲车、云梯、渡濠器具和投石车一应攻城器具,除此之外,据说还有数样大甘军中不曾见过的器械,不知用途,但一定是有奇效的攻城利器。

    帐下诸将齐齐倒吸了一口寒气,倘若草海敌军一扫以往攻城拔寨的不足,日后两军交战将会更加艰难。李落不禁暗自皱眉,相柳儿的一举一动都出乎大甘诸将的意料,显然已不能以常理度之。

    “大将军,草海诸部想必已经知道咱们的动向了,现在加紧攻城,估计是想在背腹受敌之前攻下涧北城。”

    “嗯,北府的天气越来越凉,如果草海诸部想在大甘立足,初雪之前必须攻下涧北城,要不然等到大雪封山的时候就晚了。”

    “大将军,末将以为眼下最紧急的是除去涧北城城南草海敌军的威胁,这样一来亦能安定城中将士的军心,只要他们没有后顾之忧,守住涧北城也不是没有可能。”袁骏沉声说道。

    李落点了点头道:“想越过草海落云三部敌军将士攻打涧北城以北的蒙厥诸部太过凶险,为今之计须得解决板田府的敌兵。”

    “草海铁骑善骑兵冲杀,兵力又数倍于我,这一战不好打。”

    “的确不好打,不过也不会没有办法。我有一议与诸位将军商议。”

    “大将军请示下。”众将齐声说道。

    “当年我在狄州时,所有骑兵操练都是以蒙厥铁骑为假想之敌,如果有一天蒙厥骑兵来攻,大甘又该以什么法子来破解蒙厥的骑兵军阵。”

    李落眉头紧锁,沉吟片刻缓缓说道:“草海铁骑来去如风,平川地域更见其所长,而且不必困于一隅,想要取胜的话就要先找得到追的上。这一次草海骑兵围攻涧北城,板田府的草海铁骑不再是无迹可寻,也就没有了踪迹飘忽不定的优势。而我们,恰恰可以学一学草海骑兵作战的办法,攻其不备,以强击弱。”

    诸将微微点了点头,此议的确有几分道理,但似乎还不足以弥补大甘将士兵力上的差距。

    “以往兵书记载,对阵骑兵,尤其是诸如蒙厥轻骑这样的军队,几乎没有什么稳言可胜的法子,无外乎就是弓兵射杀,步兵以盾阵和矛阵拒敌,再加上屯骑和虎贲冲散轻骑兵阵,辅以其他一些因地制宜的变化。但不管是哪一种办法,都需要借助地势,须得拦得住敌军骑兵,或者能诱敌落入埋伏当中,要不然骑兵将士就算没有取胜的把握,但如果他们要走,也没有人能阻挡的了。”

    “大将军的意思是我们主动出击,不再以守代攻?”袁骏思索道。

    “我正有此意。如今草海诸部志在涧北城,如果我们不进攻,他们多半不会出兵邀战。倘若我们诱敌,怕是涧北城坚持不到草海敌军落入圈套的那一天。”

    “可是,大将军,如果正面强攻,咱们的兵力恐怕有些不足。”呼察冬蝉固然胆大包天,但对面的草海骑兵早有耳闻。当年呼察冬蝉还在牧州时没少和草海铁骑交过手,那些追风逐电的影子历历在目,呼啸而来,呼啸而去,若是寻常大军只能望之兴叹,徒呼奈何。

    “兵力的确不足,不过就看这一仗怎么打。”

    “咦?大将军想怎么打?”

    “我以前的时候曾想过,倘若依靠兵书兵法,能否胜过草海骑兵尤其是蒙厥铁骑?恐怕很难。不拘于古法,参而鉴之,但不必遵从,这一战要打出我们自己的变化,才有可能与草海雄豪一决高下。”

    诸将窃窃私语,不遵古法,以一己之力决战最难对付的骑兵,这样的想法历朝历代的良将猛将几乎都有过,但极少有人能成功。虽然互有胜负,但最终得胜的战役大多还是借鉴了前辈的兵法,或是城墙,或是山川地势,诱敌埋伏,诸如种种,但很少有人能独辟蹊径,战而胜之。所以当李落说出要自成一法而战时,帐下诸将都有些担忧。

    袁骏仔细想了想,沉声说道:“要解涧北城被困之危,时间不能拖得太久,这是掣肘大甘将士的不利之处。不过草海敌军要围攻涧北城,骑兵的优势发挥不出五成,而且有迹可循,这是他们的劣势。如果能避开我方的不利之处,转而攻击敌方的劣势,这一战定有机会。”

    李落点头笑道:“袁将军所言与我不谋而合,诸位将军可有什么计议,可以扬敌之短,避敌之长?”

    诸将议论纷纷,一言一语的讨论起来。这是李落惯用的办法,大战之前都要和营中将领仔细推敲这一战之中会遇到的情形,虽然不敢说料敌如神,但总归不至于遇乱会手足无措。om,。

    手机用户请浏览m.78xs.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