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苍山的背后
    不管是枭雄还是英雄,应势成事,有些时候光明正大远胜所谓的不择手段,无势可借,暗杀行刺只是偏锋下乘的手段,难以成事,或许说难以长久成事妥当一些。孰不见江湖上成名已久的门派豪强,有哪一个能以杀手立足的,就算有,也难以长久。一门流传,没有道义支撑,只有尔虞我诈,背信弃义,就算繁华最终也不过是昙花一现。当年的叫天王也是如此,声名鹊起,孩童止哭,可惜到了更为霸道的当朝殿下手中,终究只是一朵掀不起海啸的浪花,如今江湖上还记得叫天王的也不知道还有多少。

    直到殷莫淮投身牧天狼之中,暗部除了天干地支又多了一营,此营极为隐秘,就连沈向东和云无雁也所知不多。李落曾听殷莫淮说起过,其中就有杀手,只是远不止于此。

    杀手阴狠狡诈无情,没有从正面杀人的刺客,只有从背后偷袭的杀手。蛰伏等待,务求一击必杀,不求虚名,更危险,也更加难以对付。所以才会有武功逊色的杀手成功刺杀比自己身手了得的江湖高手,武功毕竟和杀人还是有很大分别的。

    今夜行刺的杀手抛开暗杀手段不说,单论武功或许不及李落,但也不会差的太多,这样算起来就更加不好应付。牧天狼营中如果做生死之争,冷冰并非是李落最忌惮的人,而是李缘夕。暗杀之术也有上下之分,李落是知道的,收买、接近、混迹、孤立诸如种种,其中各种秘术层出不群。对于今夜这种暗杀行刺的手段,的确最直接,收效最快,耗时最短,不过总是有些下乘。不见那些前朝谋士,杀人灭国于无形无迹之间,以阳谋阴谋为胜。而今再看,也许是时候回去问问殷莫淮了。

    杀手虽然差一点要了李落的命,不过李落并没有惧怕,可虑者是杀手的背后,这才是让李落心生戒备的真正所在。

    这只是一个为钱财派出杀手的组织还是另有其主,眼下尚无定论。这种杀人的手段只怕要熟悉刺杀之术的人才能瞧出个中玄机,只可惜姑苏小娘不在。

    大营中的戒备森严了许多,守卫将士也比平日多出一倍有余。呼察冬蝉一夜未睡,除了守在中军大帐之外就四处巡查,虽然没有多说,但诸将士瞧着俏脸含煞的牧蝉郡主,倒也有了几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李落遇刺一事除了呼察冬蝉之外营中无人知晓,自然不知道增加守卫的缘由,只当是临近瑶庭王帐,军中须得小心从事罢了。

    此后数天,每逢夜里大营之中外松内紧,袁骏诸将也瞧出其中异常,不过李落神色不变,只见呼察冬蝉愈见阴沉的俏脸,偏生以往心直口快的呼察冬蝉仿佛转了性子,口风严的很,不管是直言相询还是旁敲侧击,竟然不能从呼察冬蝉口中掏出一个字来,着实让诸将惊讶不已。

    刺客没有再来,离瑶庭王帐却很近了。

    再遇牧民或是商队,北征大军视而不见,只求一路疾行,便是碰到的骑兵将士,最多也只是冲散而已。最后五天,营中将士昼夜急赶,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一定要在消息传到瑶庭王帐之前先一步抵达。

    大军疾驰,不远处是一条苍青的山脉横在诸将眼前,似乎将这里分成了山南山北,在这些天见惯了一望无垠的草海地势的北征众将士眼中颇觉新奇。

    实则这座山也不算太高,放在大甘约莫连中等都算不上,不过在草海也称得上是少见了。山是缓山,山坡不甚陡峭,可以策马而行,自上而下都覆盖着一层厚厚的草色,仿佛是一条盘踞此处的墨龙。

    到了这里,呼衍加提脸色凝重起来,沉声说道“大将军,就是这了。”

    李落哦了一声,看样子瑶庭王帐就在这座苍山背后。探马已先一步而行,瞧着远去的探马斥候,李落心中生出几分奇怪之意,若是王帐,怎会守卫如此稀松平常,莫非是瑶庭降卒的苦肉计。不过看着呼衍加提的神色,的确不似作伪。

    远处探马遥遥传信,没有埋伏,只是探马旗语似乎此处还有些古怪。诸将不明就里,皆都有些错愕。李落吐了一口气,朗声喝道“出兵。”

    众将齐声领命,大军风起云涌,冲向不远处的墨黑苍山。

    马蹄阵阵,宛若闷雷,数万骑兵将士奔行起来,就连这座墨山似乎也被惊动了,恍惚之间这条亘古盘踞于此的墨龙就要抬起头,看一眼是什么人惊扰了自己的美梦。

    营中兵将紧随李落诸人,踏上了这座在草海算是不矮的苍山,一瞬间,所有的将士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就连李落也情不自禁的惊咦出声。

    时置秋中,大甘天南也许还是繁花似锦,中府大约也已经树叶见了枯黄,至于北府更不用说,诸将北上前就已经秋意渐浓,寒意临体。到了草海,从薏苡族牧民的营地沿途至此,虽然还没有落雪,但已经有了霜降的迹象,这也是李落日夜行军的缘由之一。但眼前看到的一切,却颠覆了众将一路上的所见所闻,只道是自己看花了眼,进了一处蜃楼幻境。

    身处山脊,眼前豁然开朗,最先吸引众人目光的是山后不远处一个宛若明镜朗月的湖泊。湖水纯澈,倒影的天边闲云隔了这么远也看得清清楚楚。湖泊不大,但绝不算小,湖面上波澜不惊,有飞鸟掠过,极显宁静祥和。

    湖泊南北而向,有一大一小,像极了两颗珠子,一颗在北偏西,一颗在南偏东,环绕成势。两个湖泊之间似断非段,似连非连,目力终有穷极,站在山脊之上一时看不清两个湖泊之间到底是水榭廊桥还是被天地之力一分为二。

    除了众将脚下这一座山,隔湖相望的还有一条山脉,绵延几十里,与众将脚下这一条山峦相比还要高些。

    本章完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渴在线看: ei222 复制

    手机用户请浏览m.78xs.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