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鬼市易主
    诸般种种情绪皆都显露了出来,便有人哭泣出声,跪在地上许久没有起身。

    车晨麟最先稳下心神,看着李落震惊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鬼市易主,兽窟也许在这之后就将不复存在了。”李落和声说道。

    车晨麟大是震惊,喘了几口粗气,双目一瞬不瞬的望着李落:“是你?”

    李落轻轻一笑,摇头回言道:“恰逢其会而已。”

    孛日帖赤那见不得这般哭哭啼啼的软弱模样,冷哼一声,这些人在草海苍狼眼中可有可无,救是善念,任其自生自灭也无不可。李落心存善念,孛日帖赤那不会阻拦,若非如此,只怕自己和一众苍狼死士尚还困在地底冰窟之中。

    几间石牢,还活着的鬼市囚徒有五六十人,中毒者不在少数,可笑当日李落所在石牢里的人还唯恐李落染上烂舌散剧毒,不让他进来。不过李落也算因祸得福,要不然只能寻机杀出兽窟,不会遇到被称之为疯鬼的胡和鲁。

    除了中毒之外,这些人几乎人人带伤,有些就算医好了烂舌散之毒恐怕也活不了几年。让李落颇为惊讶的是心思歹毒的曲木竟然毫发无伤,而且也不曾中毒,也算是奇迹了。

    孛日帖赤那见李落让黑衣男子去找些解毒之物过来,心生不耐,自去了疯鬼所在的石牢。

    再解烂舌散之毒李落驾轻就熟,不怎么费工夫,有人木然的任凭李落医治,有人感激涕零,倒地跪拜的也不在少数,曲木更换上一副悔恨万分的神色,一脸歉疚的看着李落,似是对之前种种做法无地自容,不过眼底深处的缕缕阴毒气息却让李落好一阵无语,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纵然算不得有什么新仇旧恨,倘若本性狠毒,无缘无故也会怀恨在心。

    萨林尊者手下有不少人精通医术,李落稍加点拨,俱已明白烂舌散的解毒之法。不过一盏茶的工夫,这些中了烂舌散剧毒的囚徒都已服下解药,这些人比起苍狼死士中的毒要浅不少,用不着数次服用解药,毒性已经散得七七八八,没什么大碍。

    解毒之后,众人倒坐在地上,皆有劫后余生的欣喜和后怕,终于活了下来。

    安置妥帖这些鬼市囚徒,李落起身走向兽窟另一端的石牢前,静静的看着石牢中暴躁狂怒的鬼猿。这些人形凶兽才是李落心结所在,果然这世上最险恶的还是人心,而往生崖下的黑心更毒更绝,才会把活生生的一个人变成这幅模样。

    人心如鬼,恶如悲风。

    黑衣男子跟了过来,看了看石牢中的鬼猿,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杀了吧。”

    李落没有应声,倒是那些整日活在鬼猿恐惧下的囚徒们跳了起来,群情激奋,有人捡起碎石,有人从死尸身上抢来兵刃,隔着牢门大声的喝骂着,咆哮着,用石头砸,用兵刃刺,恨不得将这些鬼猿挫骨扬灰,以泄心头的怨气。

    鬼猿也狂躁起来,声声嘶吼,撞击牢门,震得牢门上掉下不少石屑,沙沙作响。鬼猿的嗜血暴躁吓了这些囚徒一跳,忙不倏躲到了李落和黑衣男子身后。不过这间石牢牢门坚固的很,任凭鬼猿怎么冲撞也没有倒塌的迹象,这些囚徒才渐渐安下心来,咒骂声又再响了起来,不过这一次没有人敢靠的太近。

    车晨麟没有上前,站在人群外注视着李落,似乎想从李落波澜不惊的脸上瞧出什么。一众囚徒的行迹的确有些可笑可悲,看着平静淡然的李落,车晨麟忽然觉得眼前这些囚徒太鼓噪了,让人没来由的一阵心烦。

    李落的目光没有在这些囚徒身上停留,越过嘈杂的人群,穿过牢门另一侧几头身躯健硕的鬼猿,从缝隙中投向了石牢深处。一个瘦小的身影,孤零零的抱着难看的脑袋,躲在这些鬼猿身后。如果李落没有看错,这个小小的身影在轻微颤抖着,也许是害怕孤单,也许是害怕石牢外那些狰狞的面孔。曾几何时,这个小小的身影还能做梦的时候,在梦里总能梦到一样的脸庞,可是朦朦胧胧,怎么也看不清楚。到了现在,做的梦越来越少,或许这个瘦小的身影是在害怕以后再也不会做梦了吧,那个时候就真的和禽兽没有分别了。

    仅仅只是咒骂自然难解这些囚徒心里的怨恨,有人找来火把,还有人不知道从哪里搜来些火油,人群疯狂的喊着,笑着,要把这些鬼猿活活烧死。

    黑衣男子没有阻拦之意,反正都是死,不如用来让这些鬼市囚徒泄愤,也算是死得其所。

    装着火油的坛子扔了出去,砸在牢门上,火油流了一地,也粘在了鬼猿的毛发上。火把紧随其后被人丢了出去,难得的这些囚徒熄了吼叫,皆都屏息静气,睁大了眼睛想看一看被烈火焚身的鬼猿模样。

    火,没有烧起来,半空中探出一只手,稳稳拦下了火把。

    李落背身而立,平静的看向石牢深处,一双混沌中带着些许明亮的眼睛也正向外看着李落。

    李落微微一笑,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和别人诉说:“原来你还记得我。”

    人群一静,错愕的看着拦下火把的李落,有不解,有恼怒,有猜疑,也有茫然,似乎有不少人已经忘记了就在刚才正是眼前这个年轻人解了烂舌散的毒。

    黑衣男子也是一怔,不解问道:“少侠想做什么?”语气平和中带着一丝尊敬,并没有质问的意思。

    “我想试试能不能救他们。”

    “啊?”黑衣男子吃了一惊,看了看瞧不出还有神智的鬼猿,摇头说道,“这,恐怕不容易啊。”

    “的确不容易,丹顶红鹤的毒已扩散到他们全身,中毒已深,就算解了毒,能否恢复几分神智也不好说。”

    “既然如此,少侠为什么还想救他们?”黑衣男子诧异问道。

    李落和颜一笑,没有说话。李落并非神佛,也不是什么菩萨心肠。

    ps:书友们,我是水刃山,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78xs.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