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灰烬之燃 > 第一百五十七章:聊天
    “这名字是啥意思?”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女孩给飞颅解释道。

    “好有学问啊,你应该去见我的主人。”

    “为什么啊?”

    “我家主人求贤求得如饥似渴。”

    “反正很饥渴。”

    “你去了就知道。”

    “不对啊,你姓苗,又不姓桃。”

    “有姓桃的吗?”

    “桃太郎嘛。”

    “原来小姐姐是日本人,那边也有个日本人,你们应该多亲近一下。”

    “好啊,我一个人去扶风城,心里正没底呢,好不容易结识了大师,又被你叫走了。”

    “我去帮你叫他。”飞颅说着,想要弹起来,可是脊骨被卡在椅子的洞上,这一跳就带着椅子高高跃起,再落地的时候,咔嚓一声,椅子碎了。

    “完了,出人命了!”

    “快跑!”

    “只是把椅子,你们两个干嘛!”

    苗华看着飞颅急匆匆逃走,钻进船舱里不见了,很想放声大笑。不过眼见一个面带桃红的年轻男子走过来,她就矜持地靠在椅子上,双腿并起,抱着杯子。

    太乙加了把椅子,坐到楚城跟前,楚城问:“大师,你们聊什么呢?”

    太乙问:“你是飞颅主人,亡灵法师会不知道亡灵干嘛?”

    楚城脸红,飞颅废话太多,除了战斗的时候,他都是把飞颅的信息屏蔽掉的。否则每天接受这些,会让人发疯。

    太乙不依不饶地问:“飞颅的东西,都是你传授的吧?”

    楚城的脸更红了,他当初制造飞颅,是有很多想法的,灌输了银河宇宙的很多信息,原本以为能制造出一个陪他聊天的施法者,谁知道会这样啊。

    飞颅的失败,证明了填鸭式教育不可能培养出人才。

    制造亡灵翼龙的时候,他就谨慎多了,果然亡灵翼龙拥有智慧,是个不错的施法者。唯一的问题就是有些高冷,不爱说话。楚城不在乎,飞颅一个顶十个,所以制造巨猿行者的时候他也没乱添加东西。

    巨猿行者也不爱说话,但是脾气暴躁,得压制境界才控制得住。

    太乙质问楚城,总算没有人问那边说了什么。太乙就对大家道:“那女人有问题,我也算不清楚她的来路,总之不能让她加入。大凶,大凶之兆!”

    “是真的?”楚城看着太乙,琢磨着不是小和尚的托词吧。

    “出家人不打诳语。”

    “出家人还不吃肉呢,这让我怎么信得过大师的话。”

    太乙道:“她能和我聊的那么好,你不觉得奇怪么?”

    “不奇怪。”

    “然后她和飞颅聊的也很开心,现在看起来,天草沧源和她也聊的不错。”

    楚城的目光望过去,果然,天草沧源和那个小姐姐说在一处,颇有他乡遇故知的样子。就听太乙道:“男爵,我听你们方才在谈论关于人性的话题,很哲学啊。我和你说,带上这个女人的话,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为什么?”

    “你们都是很仁慈的人,包括天草。”

    楚城懂了,那女人是个魔鬼。他相信太乙的判断,只是方才还以为太乙在转移话题。天草或许是个神经病,不把人命当回事,但是天草也不会因为杀人而快乐。大多数时候,天草还是喜欢活着的东西。

    只有在搞研究的时候,天草才有疯狂的一面。

    另外楚城觉得太乙说的对,能和飞颅聊得很开心的人,一定要警惕。这种人楚城本来觉得不应该存在,自己有时候都想把飞颅毁掉算了。

    楚城就在灰烬王座徽章里面,给天草沧源留言,让他不许答应任何事情,聊天归聊天,那女人有问题。天草沧源是个有价值的神经病,楚城这条留言他在视界看到,也没动声色,继续和苗华聊着,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事关队伍安全,他不会太任性。

    因为队伍有危险的话,他可能会被优先牺牲掉。

    普通精神病最大的问题是没有自知之明,而天草沧源有,所以他就显得与众不同,能被楚城接纳。

    太乙盘腿坐在椅子上,也不抽烟了,也不喝酒了,端端正正的,看上去十分可爱。

    “你们说的,关于屠杀的问题,其实不叫个事儿。”

    “大师有何高见?”朱沉不是中都人,就算是中都的人,也不会每个人都认识太乙。对这个传奇,他还是有点保留意见的。

    “佛观一钵水,八万四千虫。你们都觉得佛门的人矫情,喝口水还得超度一下,我们看你们,一样这么想。相爱相杀的才是众生,修行没到一定的层次,大家都是虫子。为什么要警惕杀人狂呢?因为杀人狂没有共情心,会对社会造成破坏。这又是另外一个问题,你们会破坏神州秩序吗?”

    就连楚城都在摇头,破坏神州秩序,那才会死更多的人。

    太乙的话很跳脱,但是大家都听的明明白白的,不愧是灵隐寺高僧大德。

    “还有,男爵啊,你都当亡灵法师了,计较这个干吗?”

    “就像医生更爱洗手吧。”

    “所以你们都别找理由,觉得不舒服就对了,该干还得干。解决办法是没有的,凭什么你们把人家杀光了,还能找到心理安慰的法子?”

    “你这和尚不慈悲。”朱沉对太乙道。

    “因为我不是佛祖啊!听过鹦鹉的笑话没有?”

    “是哪个啊?”楚城很配合地搭腔,毕竟太乙是皇帝姜源给他选的人,估计这次有大用处。

    “我就来个精简版的,一只鹦鹉和一头猪坐飞机。鹦鹉对空姐说,给爷来杯水!猪看了也学鹦鹉对空姐说,给爷来杯水!结果鹦鹉和猪都被扔出了飞机,在空中鹦鹉对猪说:傻了吧,爷会飞。”

    “笑点何在?”朱沉问。

    “佛祖慈悲,割肉饲鹰,那是因为佛祖割掉多少肉都能长回来。鹦鹉调戏空姐,那是因为不怕被扔出去,人家有翅膀。我很明白自己不是佛祖,做不到大慈大悲。而你没意识到自己是一头猪,不会飞。”

    “听起来有点哲理,可我为什么觉得你是在骂人?”朱沉摸着自己的肚子对太乙道。

    “良药苦口,忠言逆耳啊,朱公子。”太乙合十,神情庄重。

    “我最恨的就是这句话了,药为啥不做的甜一点,话为啥不能顺耳一点?”

    “这个问题和冒险无关,你想知道答案的话,得收钱。”

    “算了,我可不想捐一座庙出去。”朱沉断然拒绝。他刚赔了一笔钱,船底下的大洞想要完全修好,那得回干船坞。

    “就是,大师,啥都要钱太俗气了。”王罗生也对香火钱的问题十分在意。每次去庙里都要破费,跟和尚打交道最难了。

    太乙正色道:“知识是用来武装头脑的,这句话大家没意见吧?”

    在座的人没有一个杠精,当然不会反对太乙的说法。

    “想要武装头脑,不充钱怎么变强?”

    楚城笑道:“大师充了多少啊?”

    太乙顿时面带苦色,道:“我把自己都充进去了,你说呢?”

    “怪不得和尚都自称贫僧!”

    “还是和小姐姐聊天有意思。”太乙把腿放下来,在桌子上取了果汁,插了吸管来喝。

    “所以大师不如飞颅,飞颅和谁聊天都觉得有意思。”楚城笑道。

    “你觉得有意思吗?”太乙没好气地道。

    “只要不和我聊天,就很有意思。”楚城坦然承认,他留着飞颅除了因为飞颅有古怪的诅咒术之外,这个亡灵还有普通的聊天技能,随时释放攻击。现在飞颅又有了个新功能,谁能和飞颅聊得来,那肯定是个有问题的人。

    这相当于圣骑士的侦测邪恶一样,无比灵光。

    就连天草沧源都和飞颅聊不来,可见那边的小姐姐有多么邪恶了。

    “你是南方人,怎么跑到北方生活了?”天草沧源已经和苗华聊了不少,他发现就算再没营养的话题,苗华都很有兴趣。

    “想换一种生活。”

    “在哪儿不是都一样?”

    “亲人没了,在原来的地方每天都会不开心。”

    “抱歉。”

    “别和外国人似的说话,这有什么好抱歉的,又不是你杀的。”苗华笑着和天草沧源说这话,仿佛想要忘记,又忘不了,那眼睛里面的东西,让人怜惜。

    天草沧源却只感觉到危险,他知道自己缺乏同情心,可是这一刻,他有点难过。

    他想起了自己的父亲,一个不会照顾小孩的男人,只会做简单的饭菜,不会开车,少言寡语。为了让他能读最好的学校,那个男人付出了一切。父亲死后,天草沧源才开始能赚到足够的钱,但是疾病已经把父亲带走了。

    天草沧源不爱自己的父亲,从来都不,可是现在,他想要哭。

    之前,是谁夺走了自己的感情?

    这感觉不对劲,想到楚城给他的消息,天草沧源取出一块手帕,擦着湿润的眼角,道:“他是怎么死的?”

    “我也想知道,生命这么长,总会找到原因的,是不是?”

    “找到了又能怎样?”

    “当然是送凶手下地狱了,我自己打造的地狱。”苗华笑起来,笑得无比灿烂。手机用户请浏览m.78xs.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