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来自未来的神探 > 056假线索?
    盗窃系列案虽然复杂,但在郑凯旋的主持下,有条不紊的调查着。

    期间,第一个报案人徐艳来过两次,询问案情的进展。

    她父亲明天就要做手术了,她很着急,希望今天可以破案。

    刑警队的人已经分头调查,还没有经过分析和汇总,郑凯旋也无法给她确切的破案时间。

    下午三点,一组传唤的几名有前科人员,都已经做完了笔录。

    二组,李辉、赵明、田丽三人,也查看完了监控。

    郑凯旋将众人叫到会议室,准备汇总一下案情,线索并非是单线的,有时候相互印证,可以更精准的找到嫌疑人。

    时间紧迫,郑凯旋没有任何开场白,直接问道:“李辉,你们二组排查监控有发现吗?”

    “我们在作案时间段前后,分别查看了电梯、大门、地下车库的监控,但是都没有发现可疑人员的踪迹。”李辉道。

    “排查清楚了?”

    “是的。”李辉点点头,分析:“我们猜测,嫌疑人之所以没出现在监控,应该是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嫌疑人并没有离开小区,甚至可能是小区的住户。”

    “继续说。”

    “第二种可能,就是蜘蛛人作案,林坊小区四周是二层商铺,如果嫌疑人连30多层楼都能爬上去,离开的时候完全可以不走大门,直接从四周的商铺爬出去。”李辉解释道。

    “赵队,你怎么看?”郑凯旋问道。

    “我们已经给有盗窃前科的人员做了笔录,其中就包括蜘蛛人张德水,我们根据他的证词,调查过他的行踪,作案时间段在并不在市里,而是去了山里教学生攀岩,可以排除他的嫌疑。”赵英道。

    “目前,还有其他嫌疑对象吗?”郑凯旋追问。

    “根据张德水提供的线索,在他出狱之后有人找过他,还向他请教了高空盗窃和攀爬的经验,我觉得这个人的嫌疑也很大。”

    “知道这个人的身份吗?”

    “张德水跟他并不熟,只知道他的绰号叫勇子。”

    “你怎么看?”

    “依照目前的线索看,嫌疑人应该是从窗户进入的室内,而高空盗窃对嫌疑人的素质要求很高,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调查方向。”赵英分析。

    “嗯。”郑凯旋点点头:“查一下这个绰号叫勇子的。”

    “我已经找人在查了。”

    郑凯旋扫视了一眼,一组的队员都在场,赵英应该是动用了线人,他也没有多问。

    “咚咚。”

    会议室外响起了敲门声,随后,韩彬开门走了进来。

    “郑队、赵队。”

    “回来了。”郑凯旋指了指会议桌旁的椅子,示意韩彬坐下:“再次勘察现场,有发现吗?”

    韩彬拿起一旁的矿泉水,灌了一口:“没有发现。”

    “没发现,你小子还在外面跑那么久。”郑凯旋哼道。

    “我这一次去现场,从新勘察了玻璃窗附近,是想看看嫌疑人攀爬时,有没有留下比较明显的鞋印,但是经过一番勘察,无论是窗户台,还是外面的墙壁,都没有攀爬的鞋印。”韩彬说道。

    “楼的外墙比较坚硬,只要鞋底不脏,很难留下清晰的鞋印。”赵英作为老刑警,对于足迹鉴定也有些了解。

    “您说的对,我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韩彬应了一声,话锋一转:

    “后来,我让赵明用无人机侧拍楼层的外墙,发现外墙十分的干净,没有找到任何攀爬的痕迹。”

    郑凯旋经验丰富,一下子就看出了问题;“嫌疑人在攀爬过程中,肯定是需要借力的,即便不会留下明显的鞋印,也会有攀爬的痕迹。”

    “也正是基于这个线索,我推测,嫌疑人并不是攀爬进入室内的。”韩彬笃定道。

    一组队员魏子墨面露疑惑:“如果不是从窗户进入室内,那为什么每一户的玻璃,要么是开着的,要么被破坏了。”

    “可能是在误导警方,沿着错误的线索调查,只要沿着高空攀爬的线索侦查,就不会查到他身上。”郑凯旋分析。

    “航拍视频呢?”赵英问道。

    “在这。”韩彬将一个平板电脑,递给了一旁的赵英。

    赵英仔细查看了一番,叹道;“的确没有攀爬痕迹,看来嫌疑人不是从窗户进入室内的。”

    看到韩彬露脸了,李辉三人腰板也挺直了不少,曾平不在,三人本就底气不足。

    再加上二组成立的时间短,无论是破案数量、还是破案率,之前一直被一组压制,直到韩彬加入了二组,这种情况才有所改变。

    “郑队,从监控的排查来看,并没有发现嫌疑人踪迹,之前的判断,嫌疑人很可能是没离开小区,要么是‘蜘蛛人’。”

    李辉轻咳了一声,趁热打铁:“现在已经可以排除蜘蛛人的可能,那么,我猜测嫌疑人可能藏在小区,或者就是小区的住户。”

    “我今天排查了一名有盗窃前科的人,他现在就住在林坊小区。”赵英道。

    “人呢?”

    “放了。”赵英叹了一声,解释道:

    “他叫陈康宁,身高176,体重190斤左右,因为当时的侦查方向,嫌疑人应该是从窗户攀爬进入室内,就暂时排除了他的嫌疑。”

    “调执法记录仪的笔录视频。”郑凯旋道。

    “是。”魏子墨起身,离开会议室。

    没多久,魏子墨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U盘,将视频插入电脑,用投影仪播放了出来。

    视频的画面,是一个胖子坐在椅子上,似乎感觉椅子有点小,扭动了一下身子。

    “姓名、性别、年龄、籍贯……”

    “陈康宁、男、29岁……”

    “陈康宁,今天请你过来,是有件事想请你协助调查?”

    “什么事?”

    “林坊小区发生了盗窃案,你知道吗?”

    “没听说呀,什么时候?”

    “就在昨天凌晨。”

    “警官,你们找我来,到底是什么意思?”陈康宁面色不虞。

    “我们想问问八月十一号上午十一点,到八月十二号上午五点,你在什么地方?”

    “你们是在怀疑我?”

    “只是在例行询问。”

    “我承认,我以前是犯过错,但我已经不做了,我现在是一个合法公民,有正当的行业。”陈康宁露出愤慨之色。

    “你别激动,我们只是做个笔录,不是在审讯。”魏子墨安慰道。

    “出了事,你们就调查我,还让我别激动,我只是想做个正常人,就那么难吗?”陈康宁紧握拳头,露出委屈的神色。

    陈康宁的这一番话,让不少的警员都有些动容。

    尤其是赵明、田丽等,一干年轻的警员,面色都有些难看。

    赵英目光坚毅,从现场的勘察痕迹来看,这个系列案绝对是老手做的,排查有盗窃前科的人员,是正确的调查方向。

    赵英刚当刑警的时候,愿意给有前科的人一次机会,也愿意试着去相信他们。

    但从警多年的经验证明,有前科人员再次犯案的可能,远远高于普通人。

    对于一个刑警来说,理性比感性更重要。

    想要打击犯罪,就必须更加理性。

    才能更好的保护老百姓的安全。手机用户请浏览m.78xs.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