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门宗师 > 第376章 卖萌的肉山
    何金东,从西京转来的病人。

    病因:被蛇咬伤,意识昏迷,伤口扩散性溃烂,感染。

    他的情况其实不需要过多解释,只要是个有常识的人,就能想到伤到他的那条蛇不普通。

    但,不普通到哪里,又为什么会造成这种情况,就是他们需要找出来的关键。

    “院长,最近不管是医院还是外面,虫子越来越多了,除了蚂蚁、小飞虫之类的,连蟑螂都出来了。”

    晨会的时候,叶成林向高山抱怨最近的环境问题。

    “这个不是特殊情况,到处都是一样的,有些人家里还长满苔藓,庇护在墙上漫步,蚊子最近也越来越多。”

    听华宇一说蚊子,唐胖子的表情就垮了:“别跟我提蚊子,它们肯定是变异了,看看我被叮的地方。”

    唐胖子掀开短袖,肩头好大一个红肿的包引入眼帘。

    “这是蚊子咬的?”几人凑上前,看着直径约2cm,有点大的出奇。

    “是蚊子咬的,我亲手拍死的它,当时溅了我一手血。”唐胖子有气无力的说着。

    “你今天好像挺累,没事吧?”高山说着为他诊脉。

    “就是有点困,其他倒没什么。”唐胖子把脸贴在桌上,眼皮已经开始打架。

    “喂,清醒点。”在他脸上轻轻拍了拍,高山吩咐道;“带他去检查,顺便把咱们特质的解毒剂给他用上。”

    高山怀疑他是被蚊子给感染了,这世界真是越来越危险。

    再这么下去的话,人类看来是要从食物链顶端,跌落到食物链底部啊!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必须得想想办法。

    高山还没想好办法,国家教育部突然出台一则新的规定。

    从即日起,16岁以下的孩子需要在一周内注射新型疫苗,否则不得前往公共场合,包括学校。

    另外,自1年纪开始,每所学校都要增设体能课,由各省教育部指派专人担任老师。

    高山打了几个电话,弄清楚体能课是什么东西。

    简单来说就是练气的基础功,拥有气感的就重点培养,或直接侧重向练气走。

    “这是全民修仙?”高山嘀咕道。

    这些还不是最夸张的,国外才叫个狠,直接就上基因工程,而且还初具成效。

    有几个人脸长成狗脸的家伙出现在电视上,开始疯狂刷频,听说是什么‘狗头战士,’听的人慌得一笔。

    要搞什么基因工程,你也找个形象好点的,狼啊!熊啊!萌宠也行啊!

    没事非得选个狗,全给整成狗头人了,尴尬不尴尬。

    老美却没这份自觉,洋洋得意的介绍着有关‘狗头战士’的能力。

    什么辨别气味,擅长追踪,视力、体能和力量全面提升,能跟汽车赛跑等等。

    各种测试视频出现在网络上,让众人大呼过瘾。

    是,这些狗头人是挺难看。

    但是架不住它们厉害,还是实打实能看得到的。

    在实力面前,容貌算个屁。

    网络上的测试视频下,出现成千上万条留言,都是想从人改做狗的。

    咳咳...口误口误,是狗头人。

    官方可能也觉着名字太难听,没过几天给了个高大上的称呼,超凡基因战士。

    意思简单明了,一看就懂!

    不过人们习惯性的把它们称为狗头人,官宣的称呼‘超凡者’没几个人叫的。

    有美国起了个头,其他各国稀奇古怪的战士也都冒了出来。

    什么会使用巫术的巫师,会搓火球的法师,还有一跳好几米高的超级战士。

    浑身就裆里裹了块兽皮的野蛮人,乱七八糟是乌烟瘴气。

    只有华国静悄悄的,仿佛和之前没什么区别,仍然保持着低调的风格。

    其实这样也挺好,自从建国后,华国就从起初的强硬,开始逐渐软化。

    最后硬是变得跟国宝滚滚一样,人人都知道这家伙不好惹,可偏偏它最擅长的是卖萌。

    你拿它有何办法?

    高山中医院,红红火火的建设还在继续。

    何金东这个病人的情况还没有稳定,感染的毒素非常顽固,反复发作,折磨的病人痛不欲生。

    高山也让孙莽来试了次,还是同样的情况。

    当时病人是好了,但几个小时或隔天,立刻又成了之前的样子。

    这让高山迟迟不敢为他愈合伤口,只能每天吊着半条骷髅手躺在病床上。

    不过,他那个漂亮老婆倒是挺好的,每天守在医院里,和护工两个人伺候着寸步不离,这份感情真是让人羡慕。

    “院长,院长,血库的人打来了。”今天,高山正带着02届的新同学们查房,徐苗慌慌张张的冲了进来。

    “咳咳,大家先传阅病例。”迎着病人们憋笑的眼神,高山伸手捂着头向外走去。

    “什么叫打来了,谁打来了。”高山出了门无奈问道。

    “是我。”宏亮的声音响起,跟着一座肉山就挡在他面前。

    “呃...哈哈,这不是夯主任吗?”夯力,血库的负责人,高山认为是他这辈子见过最难缠的人。

    1米8几,体型巨大,跟个小巨人似得夯力往那一站,不怒自威。

    可没维持两秒脸上的表情就垮了,张开的眼睛眯成黄豆,愁眉苦脸的哭丧道;“院长,高院长,大哥,我叫你大爷行不,你到底什么时候能把血还回来,咱不带这样的。”

    想象一座肉山在你面前,哀求哭丧的跟个孩子似得,画面简直无法是从。

    高山哭笑不得的看着装可怜的夯力,安慰道;“夯主任,我这儿正在动员所有人捐血,我自己都捐了两次了,你总得给我时间是不是?”

    “是,你是在动员,也捐了两次血,可你们医院的用血量是唰唰的,比瀑布流的还快,

    就你组织捐的那些血,我这边还没收到就又给你运回去了,你是不是稍微也得控制点量,

    别的医院可都在抱怨,说我看人下菜,对你们医院多关照,开口门,不知道收了多少好处,

    高院长,我已经这么胖了,压力本来就很大,你倒是理解一下啊?”

    夯力说着用手在头上抹了把,汗水跟雨水似得,唰唰的往下流,看着都让人觉得辛苦。手机用户请浏览m.78xs.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