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www.78xs.cc,纯栬朒喜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十五岁的兰娘就这样经人撮合,嫁到了县上,给柳家三公子作了续房。“柳三公子”名头好听,其实早已不年轻了。

    是个四十多岁清瘦文弱的中年书生。柳三公子待兰娘却好,成婚数年,从未呵责过兰娘半句。大家深宅的,院门里尽多杂七缠八的啰嗦事,兰娘年轻,常会吃些哑巴亏,柳三公子嘴上虽不说。

    但经意不经意的,时常投来关切疼惜的眼色,这就把兰娘的委屈给消没了,只一样,让兰娘常觉不安。柳三公子本就体弱,因家境不如从前,须得亲自走出门户,吃力地周旋于里族乡人之间。

    而到夜深人静,他丢开一切烦心事,享受起兰娘轻嗔薄怨的闺情温柔,便格外地放纵,不知节制。

    因他难得松心适意的时候,兰娘也不忍多劝,渐渐养得他像个贪嘴撒欢的孩子,床第之间,花样百出,无所不至,把个身子愈发弄得风吹病倒、头疼接脑热的。

    而兰娘呢,体质本就纤媚有余,丰壮不足,不适连番夜战。每每清晨懒起,对镜照容,都被眼脸周圈那淡淡青晕羞得要死,更因肌肤白嫩,竟是连妆粉也压不住。

    一走出闺房,夜间的放纵便好似写在脸上,见了人不敢抬头兰娘想到这里,由不得自惊自叹,自矜自羞,双手在水中一撩,忽然一惊,盆中的水却凉了,看看外边天色,也较方才暗淡,连孩子们的吵闹声也消停了,不知已是什么时候。

    洗得过久,更怕年大娘来笑话,赶忙加紧搓洗一番,整衣弄裙,披了小夹袄,将水捧到外边倒了,兰娘头发尤湿,便寻声来找孩子们,只见年大娘正在约束着孩子们拣洗野菜呢,才放下心来。

    年大娘抬头见兰娘倚门张望,道:“洗过了?这里没事,你披头挂水的,快去梳头罢,一会回来正好下锅煮饭。”忽姐儿好象有些知情,她年纪虽小,却是养过孩子的人,男女之事有什么不知道的?

    瞥了兰娘一眼,低了头只顾轻笑。年大娘怕羞着了兰娘,拿手背推了推忽姐儿:“你这孩子,鬼爬了你呀,只顾笑个什么,快拾菜!”忽姐儿笑道:“哎哟!大娘,瞧你手硬的,硌得我腰疼!”

    一边咯咯笑地闪着腰身,一边还拿眼来瞄兰娘。那边兰娘早红了脸,躲回房中关门拾掇,可惜山中没有镜子,只端来了一盆水,盘了个卧龙髻,临盆照了照影,又觉得太过新俏惹眼,忙又扑散了。

    挽了个素日得心的少妇发纂,迟疑片刻,点缀上一颗含而不露的珠花,看上去虽也稍嫌娇俏,但恰逢大过年的,打扮得喜气点,谁又能说个什么呢?逃乱时带的脂粉却早用完了,沾了点清水,两边面颊轻轻揉打片刻,揉着揉着,脸儿发烫起来。

    不由想到:“我这算什么呢?莫非真像有些人说的‘寡妇嫁人,光身上门’,急得连衣裳头面都不要了么?”这样痴痴的想了一阵,忽听得“嗒嗒”两声,轻敲门响,兰娘唬了一跳,问道:“谁呀?”

    心想准是年大娘,过来催驾了,却听门外喉咙哑哑的:“是我,秦大!”兰娘一颗心砰砰急跳,又羞又乱,心道:“哎呀,他怎么就过来了?”

    欲待开门,怎奈心乱得不知如何面对。门外却又“咯”的一声笑,兰娘猛醒过来,拉开门,红脸啐道:“呸!你这小蹄子,看我饶得了你!”

    伸手去揪忽姐儿头发。忽姐儿又是躲,又是笑:“兰姐姐,新娘子不好这么张狂的!”“你还说!”兰娘虽收了手,神情却真急了。

    忽姐儿忍笑道:“好!好!我不说了,瞧我给你拿来一双鞋,你看合脚不?”兰娘道:“哎哟,你怎么还有这东西?!”

    这是一双红绫裹头烫金丝收口的缎面小鞋,拿在手上,轻软舒整,这样的鞋逃难时压根穿不得,只合在闺房行走,帐内赏玩。兰娘的心上一跳。

    忽然有点明白,耳根发烫,嗔道:“你这小蹄子,拿这浪东西,又来取笑我!”忽姐儿道:“这又是什么稀罕物了?若在寨中家里时,谁又没个三双四双的?你只看看,合脚不合脚?”

    兰娘不由对着脚板比了比,她素来脚不大,看样子却是正好,褪下一只旧布鞋,试了试,果然穿着舒服。

    心下感念忽姐儿的一片用心,再也说不出嗔怪她取笑的话儿来了,低了头,眼中泛湿,又不愿被忽姐瞧见,拿袖角抹了抹脸迹,泛出个笑靥来。忽姐儿伸长双臂,搂过兰娘头颈,下巴勾在兰娘的颈侧,轻轻厮磨:“好姐姐。

    这一年来,你疼我真比亲姐还亲,我都不知怎么谢你。前半晌,年大娘偷偷跟我说了她的打算,我只知道这样很好,心中满个欢喜。秦大哥是好人,命却也苦,孤孤单单的,有时我见他受累,恨不能”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