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www.78xs.cc,凛日神刀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分帮的人先后陆续赶回,所有的人皆严阵以待,风吹草动也令人骚动不安。

    先前入侵的人大胆地把警哨掳走,真正武功高强远迫的人并不多,脚下功夫不济的根本就不知该往伺处追,追也是虚张声势,走不了一两里便撤回。

    总帮来的三个人都不曾返回,农舍内严阵以待的六七十名弟子,一个个心中悄悄不安。

    与一个丝毫不知根底的人拼命,武功又那么骇人听闻,要说不怕,那是欺人之谈。

    这些自命英雄好汉不可一世的人,其实没有几个可以称得上英雄好汉,真要面对死亡的威胁;就英雄不起来了。

    勇气随时光的消逝而逐渐消失,愈拖得久愈心惊胆跳。

    四更天,岸旁停泊的三艘快船有了动静.中间那艘封闭了的舱篷内出现火光,随即火舌破顶而出,照得河湾一片通红。

    船上的人救水,岸上农舍中也有人赶来扑救。

    大乱中,农舍的后面白影出现。

    共有五座农舍,每座农舍皆有十余间厅房,六七十个人,那能全部加以防守?白影手中有一把钢刀,映着火光,发出慑人心魄的刺目光芒.闪动着令人胆寒的焰波。

    一声震天长啸,白影人、刀浑身一体,像一阵天风狂飚,刀过去血肉横飞,四名闻警现身阻敌的人,像是被狂飚刮倒了。

    冲入第一栋农舍的后院,有如虎入羊群,里面的人还不知道强敌已登堂入室。

    有些人奠名其妙的被吹倒了,不知哪一个是敌人,屋中黑暗,走动的人先后遭殃,死得糊糊徐涂。

    第一栋农舍起火.第二栋火舌冲上瓦面。第三栋

    火光冲天,没有人救火,被白影八方冲杀得七霉八落,惨嚎声惊心动魄,鬼哭神嚎令人胆落,白影终于脱离火场,沿小径南行,倒拖着血迹斑斑的刀,大踏步不徐不疾泰然走路。

    .五个帮众在里外追上了他,刀剑齐向前抢。

    白影倏然转身,扬刀待敌。

    “我不想把你们杀光。”白彰声震耳膜。“留一些人做见证。

    但既然你们追来了,每人留下一条手臂。”

    五个人反而不敢冲上,半环形围住了他。

    “你你好狠!”对面那位中年大汉凄厉地叫号。‘屠杀了本帮这许多弟兄,你到底是谁?”

    “张三。”

    “你”“血债血偿。”

    “为了一个不值几文的贱贼,你竟然用本帮这许多人命来偿付”

    “神偷李禄在张某眼中,不算贼,就算他是贼,你们也绝对无权逼死他。”

    “本帮”

    “我知道,贵帮有三十以上分帮,人数不少于三千之众,高手始去,威震江湖,我张三只有一个人。

    但我有的是时间,不管何年何月,白昼或黑夜,只要看到贵帮的人,我会一个个送你们去见阎王,直至连根拔掉你们这些杂种的基业才罢手。”

    “你”“混蛋!事已至此,你还打算和我讲理吗?上!“白影张三厉叱。

    大汉的剑刚要进招,刀光已电耀而至。

    剑狂乱地挥向大汉脚部,刀光突然下沉,斜掠,刀过无声,大汉握剑的手已脱离躯体。

    一声厉叫.两名大汉扭头撒腿狂奔。

    逃得最快的大汉远出卅步外,以为自己腿快幸而逃离险境,百忙中扭头一看,眼角瞥见刀光一闪,脊梁便挨了一刀背,向前猛栽。

    背脊被白影踏住了,冰冷锋利且血腥刺鼻的刀尖,轻贴在颈侧。

    “用口供换你的命,咱们做一笔交易。”白影张三的语音直贯耳膜。

    “放放我—马。”大汉丢掉手中的力,不敢移动,发狂殷厉叫。

    “我要口供。”

    “我”

    “贵分帮主闹江鲨,为何不在堂口?”

    “这”“你可以胡说八道,但记住命是你的,你不要命,谁也无奈尔何。”

    “他他在府府城。”

    “他不管你们的死活?明知今晚我张三一定会来找他的。”

    “我我只知道他他来了贵宾贵宾,同留在城里的,还有总帮的几位主事大爷。”

    “峨!贵宾在何处?”

    “我我真的不知道,我”

    你滚吧!”

    刀离开颈侧,背心巨力消失,大汉挺身扭头一看,雪花飘飘,地面白皑皑。哪有半个人影。“天哪”大汉狂叫,爬起撒腿狂奔,连跌五六较,连滚带爬拼命逃。

    一早,淮扬者店的旅客陆续结帳离店。

    张天齐是短期住客,在扬州有几天逗留,所以店伙不来打扰。

    店伙不栗打扰,却有其他的人打扰。

    风雪已止,以后可能有几天放晴的日子,让人们到外面走走踏雪寻梅,以便迎接即将到来的大风雷。

    这几天的瑞雪还不算大,岁末的大风雪比达—场要大上数倍。

    院子里的雪已冻结戍冰。己没有粉状的形态,人踩在上面,下陷时沙沙怪响。

    居然有四个人在积雪的院子里练拳,形于外的是外家功夫,出拳时吐气开声,拳风虎虎刚猛凌厉頗见功力。

    是四个仆从打扮的人,脱下放在廊柱旁的四件老羊皮外袄,确是一般大户人家仆从所穿的详式,穿在身上的灰青色夹袄与打手护院的形色相同,阴阻双煞以前所在的上房,显然换了有身份的旅客。那位站在廊口穿蓝缎团花夹袍,外披紫羔大袄的年轻人,身后侍立着两位英气勃勃,年约二十出头的年随从,一佩剑,一佩刀。

    年轻人一表人才,廿十三四岁,一如朝阳初升时光,他剑眉虎目,英气逼人,流露出不可一世的豪情.与傲视天下的气慨,好英俊的年轻人,腰间不但佩了剑,而且另有一把装饰华丽的短匕首。

    原来是监督仆从練武,可把仍然留在店中的旅客唬得受不了,那一声声沉雷似的震耳叱喝,直让那些胆小怕事的住客吓得打冷战,恍然置身在一群失去理性的暴徒中,似乎随时都可能被披及挨揍。

    在房内睡早觉的张夭齐,愈听愈感到不是滋味。

    拉开房门.他出现在廊下。

    四仆从分为两双对拆,拳来脚往像是玩真的,手脚的劲道相当猛烈.毫不留情地向对方的要害招呼。攻防有章有法.手眼步法一看就知道出于高人门下,攻得猛守得密,势均力敌棋逢敌手,打得兴高采烈。

    隔了一道长廊,年轻人那一双精光四射的大眼,远远地注视着他,依然有震慑人心的气势和威力。

    他不理会年轻人,盯着院子里坪叱沉喝的四仆从,剑眉愈锁愈紧。

    看年轻人的气概风度,冀像武林的豪门公子,这种人比一般豪绅大户人家的子弟不同,好勇斗狠修养不够。普通人见了最好走远些,以免受到无妄之灾,挨一板揍小事一件,丢掉老命那才冤呢。

    “喂!打扰了你,是吗?”年轻人突然远远地向他打招呼,口气当然没有好味。

    “你怎么不回家?”他也用不太好的口吻反问。

    “回家?”年轻人不明白他话中的含意。

    “是呀!回家打打闹闹,你老爹老娘见怪不怪,没有人敢说你吵扰。在客店里,能让入耳根清净吗?”他的话挖苦的意味甚浓,粗俗得不合他游幕的身份,当然含有挑衅的意思。

    “是故意引你出来的。”

    “故意引我?”轮到他不明白了。

    “是呀!你赶跑了悍匪,戏弄了阴阳双煞,这表示你十分子不起足以在当代年轻英雄中出类拔萃,所以我要一睹你的风采,果然名不虚传。”

    “原来如此。”

    “在下南门水裕。”

    “幸会,久仰。”他脸色微变“江湖盛传长春公子,名列天下四大公子之一,果然是芝兰玉树.名不虚传。邀游天下,行道江湖五載,声誉如日中天。”“你是捧我吗?”长春公子沿走廊向他接近,脸上有古怪的笑意,是属于不怀好意的笑。

    “在下很少奉承人、这是由衷的赞誉。”他笑笑、“天下四公子中,甫门兄是唯一的仁义门入子弟,又系出名门,声誉不是浪得的。““恕在下冒昧,张兄但不知出手何人门下?”长春公子到了他身旁,两位年轻随从亦步亦趋在后紧跟。

    “艺自家传,见笑方家、”

    “阴阳双煞是高手名宿中艺高心狠人见人怕的风云人物,当今天下南北两大门振中,那些元老辈的人也不愿招惹这两个煞星。而张兄在黑夜中,居然把她们戏弄得羞愤而走。在下行道五载,见过不少名宿高人,听说过不少怀有奇技异能的高手,怎么一直没听说过兄台张天齐的名号?张兄的绰号是“幕客张天齐。”他泰然地说“也有称我张刀笔。在我这行的幕友中,张刀笔也算是小有名气。至于江湖绰号,到现在还没有混到手呢!或许是在下很少与江湖朋友打交道吧!”

    “文武兼备,张兄,你真该在江湖上扬名立号的。”长春公子睥睨着他“说不定你也会成为名公子,四公子增加一位,岂不为江湖大放异彩?”

    “在下有身份,有财势;实在没有在江湖道上鬼混的必要。”他话中带刺“像南门兄这种武林名门高弟,在江湖道上称雄道霸理所当然。”

    “江湖行业五花八门,三教九流兼容并包,镖客护院武师,仍然是江湖行业执牛耳的主流。”

    “南门兄出道以来,走遍天下南北罕逢敌手,声威所至,牛鬼蛇神谁不慑服畏惧?像我嘛!只配在公门中舞文弄墨耍刀笔,不属于江湖行业,永远不可能扬名立号。南门兄没听说过我这号人材,理所当然。哈哈!南门兄看我像个公子吗?”

    两个相并而立,一般魁梧,一般英伟,不同的是,长春公于流露的傲世英风豪气,比张天齐出色多,气质上就多了三四分英雄气概。

    长春公子的家在安徽皖山天风谷,他老爹侠义道名宁天风居土甫门存信,在天风各建了一座长春庄,所以也称为长春庄主。

    长存居士据说是少林直系俗家门人,所以被称为武林名门,在侠义道中算是名号响亮的风云人物,天下白道人士对他颇为尊崇。

    尊崇,说不好听些,也可说是害怕。

    尊崇与敬爱是两码事。尊崇,是承认他的权威;敬爱,是把他当良师益友亲人,是完全不同的事。

    长春居士是佛门在家弟子,但他的剑杀起人来,可没有半点佛门弟子的慈悲情怀和修养,一副以力服人的的豪霸面孔,谁还敢不尊崇?长春公子居然不介意张夭齐话中的利刺,眼中却有阴鸷的光芒放射。

    “你看我这四位仆从的武动身手如何?”长春公子改变话題。

    “很了不起。”他竖起大拇指称道“用了七成劲。暗劲已可伤人于三尺外,防御的一方,用手硬接,马步身法的灵活丝毫不影响。贵庄的百步神拳名不虚传,贵庄可说是大有作为。

    是不是传闻中贵庄的長春四金刚?”他心中有数,四金刚互相喂招志在示威,但隐藏了真实才学,劲道仅用了三至四成而已,他说七成,仅表示自己不是外行。

    把三四成说成七成,也表示他的真才实学有限。

    他的目的,就是希望对方有这种想法。

    “正是他们。”长春公子得意地说:“他们不但忠心耿耿,办事能力很强,而且熟悉江湖情势,精明机警很少有办不了的事。”

    “这叫做强将手下无弱兵呀!”

    “一比一,四金刚在武功上对付得了阴阳双煞,但对他们的暗器散魄消魂掌,却没有必胜的把握。张兄对迷香毒物一类玩竟,想必学有专精吧?”

    “抱歉,在下欠学。”他坦然地说,”除了屏息停止呼吸之外別无良才。”

    “那张兄又对付阴阳双煞的暗器”

    “双煞的散魄消魂掌.最大的缺点,就是飞行时发出慑人的怪声魔音.只要事先知道底细,屏住呼吸便可不受伤害,远出五丈外便绝对安全。”他以行家的口吻答复“双煞这种暗器太过精巧,打造困难,所以如无绝对收回的把握,不敢乱用,没有什么好怕的。”

    “真的呀?”

    “半点不假。像贵庄的百步神拳,缺点也不少。”

    “什么?”

    “别生气,南门兄。”他笑笑“除非交手时以三五成劲道发招,不然支持不了多久。假使全力一击,三击之后气滞全身,自己也陷于崩溃之境,那是十分危险的事。””行家的高论,佩服。”长春公子手一伸“张兄想必同样高明,肯否为他们赐教一二?”

    四金剛已经停止交手.站在院子里活动手脚,四双怪眼冷然盯视着张天齐.敌意相当明显,显然已听到张天齐批评百步神拳缺点的话,有点心中冒火。

    “很抱歉,我这人虽然练了几年气功拳脚,最讨厌与人作无意义的以武会友,恕难从命。”他一口拒绝,不接受对方的挑衅。

    “如果在下坚持呢?”

    “甫门兄,一只巴掌拍不响的。””哈哈!张兄说的是外行话。”

    “南门兄的意思”

    “只要一方有意,必定可以造成有意义的拼搏。方法多得很,世间能修至打掉牙齿的人.少之又少,武林朋友有这种修养的更如风毛麟角。”长春公子的话比青天白日更明白。

    对面客房的廊阶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人,倚栏而立恍若浊世佳公子,大冷天依然齿白唇红。玉面泛现健康的肉红色彩,年轻、俊秀,有一双灵活明亮的大眼。

    穿了玄狐马甲,翠蓝色一叉的满式长袍,腰带上悬有精致的荷包,完全是官宦人家的公子少爷气派。

    “张兄,他在准备邀你出手,以便摸清你的来龙去脉。”浊世佳公子远远地亮声叫,嗓音清脆相当悦耳,张天齐颇感意外,怎么这些新旅客都知道他的姓名?不是巧合吧?“你说什么?你是什么人?”长春公子沉声问,院门口,踱入男装打岔极为出色的章春姑娘。

    “他叫江南一枝春、江湖上最神秘的三女杰之一,江南一枝春路天香,扮男装不知逗疯了多少怀春的小姑娘。”章春姑娘一口揭开佳公子的身份“长春公子,你的百步神拳碰上了克星。

    一枝春那一身邪门柔功,连刚猛绝伦的玄门罡气也伤不了她,所以,你虽好不要招惹她,那不会有好处的。”

    “呦!你就敢招惹我?”江南一枝春媚笑着问“好标致的假公子,可惜我无法逗你发疯,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没有好把戏可變啦!”

    “我不想招惹你,你最好也避免招惹我。”章春冷冷一笑,走近张天齐,笑容立即变得咀媚可人“张兄,不要跟这些人一般见识,生闲气犯得着吗?风雪已止,咱们到城外踏雪去。”

    一听两个都是女人,长春公子左看看右看看,眼中出现喜悦与得竟神情,怒意全消,笑容可掏。在不远处止步的葛佩如小姑娘,眼中有强烈的敌意。

    “你说的这些人,包括我吗?”葛姑娘小姐性子大发,向章春叫阵“你得说个一清二楚。”

    尽管她很美。毕竟年纪小,打扮又像个野丫头,与江南一枝春和章春这种成熟的少女相比。自然气质上差了一截。

    虽则两女是男装打扮,但脸上的成熟风华,她难以企及。

    “小丫头你又有什么特别例外吗?”长春公子不识相地讽刺她,显然在有意讨好章春“这里没有你的事,去找小孩玩雪吧!”“闭住你的狗嘴。”葛佩如毫不留情地还以顏色。

    长春公子哪将一个毛丫头着在眼下,頓时脸色一沉.要发火了。

    长春四金刚的排名,次序是阴云、暴雨、迅雷、惊电,排名愈低,武功愈高。

    以迅雷、惊电来说,出手之狠之猛,比阴云、暴雨激烈一倍以上,武林一流高手,不知道有多少断送在他们手下。江湖朋友闻名胆落,长春四金刚的名号,具有极强的震撼威力,暴雨不等少主人招呼,突然出现在葛佩如身旁,凶晴怒突,脸色吓人。

    “你自己掌嘴。”暴雨沉声说“权当冒犯少庄主的惩罚,动手!”葛佩如轻盏地瞥了暴雨一眼,撇了撇红艳艳的小嘴。

    “喂!”她向欲冒火的长春公子叫“你不阻止你的狗腿子叫嚷狂吠吗?”

    “揍她!”长春公子暴怒地下令。

    暴雨应声欺进,手出如电闪,一掌向姑娘的左侧掴,左掌也反掌向前一拂.拂向肚腹十分阴毒,两掌同时攻击,志在必得。

    暴雨比姑娘高得多,一记反掌其实所攻的部位恰在胸乳稍下方,虽说大冷天姑娘穿得厚,看不见刚成熟的胸部曲线,但这仍然是大忌。

    旁观的张天齐知道姑娘应付得了,但也怒火上冲。

    “你这下流的混蛋!”他脫口大骂。

    “啪”一声暴响,气流旋激;暴雨猛退丈外,几乎失足滑倒,左掌背被姑娘的反掌接实,显然吃了苦头。

    “我要折断你的狗爪子。”葛姑娘怒叫,疾冲而上。

    “退回来!”长春公子及时叱喝。

    暴雨惊怒之下,正要挫马步用百步神拳迎击,闻声侧闪,从旁疾退,摆脱了葛姑娘的冲扑。

    迅雷出现在张天齐面前,立下了门户。

    “狗东西你骂谁?”迅雷厉声问,拳已作势攻击。

    章春姑娘一闪即至,到了迅雷的右側方。

    “你这狗东西该死。”章春风目带煞,冷电湛湛“我要打掉你满口狗牙。”

    她目前是男装,发起威来真带有几分煞气。她可不是说来玩的,语音未落掌已掴出,有如曳光一闪,快得令人目眩。

    这一耳光被掴中,迅雷的左颊和牙齿必定无比惨痛,今后别想在江湖称雄霸道了。迅雷不愧称长春庄的四金刚,脸部本来不易被人击中,急切中抬手封架,同时迅疾地后退,应变酌能力极为敏捷,封架的行动也极为精练老到。

    手掌刚抬起,小臂便挨了五掌—击,凶猛酌劲道及体,自己的手臂被反震,撞上了自己的脸。

    “哎”迅雷骇然怪叫,退出丈外,手臂抬不起来了,不由大骇。

    章春世没料到对方能挡住这一掌,立即怒从心上起,身形疾冲而上,玉掌再次吐出。这一掌是拍撩,力道与挥拍不同,这是硬碰硬以力胜力的狠招,走中宫强攻硬压,声势与速度十分可怕。

    迅雷身形未稳,右臂抬不起来,想躲闪已力不从心,想招架也真力难再聚,糟透了。

    眼看被击中,斜刺里伸出来一只巨掌,从中间插入,奇准地截住了章春的掌。是长春公子来得正是时候。

    “噗”的一声响,罡风劲流四散。

    长春公子斜退三步.马步一乱。

    章春也暴退八尺,身形也不稳。

    半斤八两,掌劲的力道势均力敌。

    “好,再接我一掌。”章春柳眉倒竖,眼中的杀气增了三分。

    “有何不可?”长春公子恼羞成怒,愤怒地挫马步一击捣出硬接。

    双方都动了真心,掏出了真才实学,掌劲似狂涛,拳劲似巨浪,拳风似崩山,无巧可取,是力与力的拼搏。

    双方皆含忿出手,速度骇人听闻,一旁的人即便有心阻止。也无能为力。

    双方发于体外的凌厉内劲,触后相互抵消,相差无几,谁也奈何不了谁,随即化为了气慌而激散。

    气流一涌,然后掌拳接实。

    一声闷响,人影急分。

    又是势均力敌,反方向同时挫退八尺。

    章春脸色突然泛白,呼吸一阵紧,眼中的煞气,也因失去一些光彩而消散了许多。

    长春公子脸色更差些、虎目中涌起惊骇的神色。

    “好了,好了,请位犯不着有伤和气了,彼此无仇无怨,伺必呢?”张天齐急急插话。

    本来逼向暴雨的葛姑奴,哼了—声停止逼进。

    “你给我站远些。”长春公子不识好歹,把怒火泼在张天齐头上“这里没有你的事。”

    江南一枝春路天香,恰好到了右首,一双会说话的明眸,绵绵的注视着长春公子,显然对这位英气勃勃的武林公子极有好感。双方沦才貌,确是郎才女貌,玉女金章。

    才貌相当,一见钟情井非奇事。

    “你听到南门公子的话了?”江南一枝春突然向张天齐笑问,笑意中寒意甚浓“一个读书人,最好去找人谈书是吗?”

    张天齐略感诧异,这美丽的大姑娘,怎么说变就变的?先前她不是与长春公子互怀敌意吗?他有点恍然,大概自己先前挖苦长春公子,直接地讽刺了武林人,江南一枝春大概认为伤了自尊,因而倒向长春公子的一面,与他反脸成仇人。

    女人,情绪的变化真是令人难測,没经过特殊的情势变化,立即从敌人变成同盟,变化也未免太大了。

    男人在这方面的转变是相当困难的,至少自尊心不许可这样反复无常。

    他却忽略了女人的妒性,章春与葛佩如已明显地站在这一边,江南一枝春的转变,表面上是冲他而来,其实是冲章春、葛佩如而发的。

    强烈的情绪变化,会给人更深刻更鲜明的印象。因此他对江南一枝春产生了深刻鲜明的印象,比对章春或葛佩如强烈得多。

    “我不会理睬南门公子的话,因为他本来就存心计算我的。

    我不怕他这种人计算,他知道一旦引发了野性,他所付出的代价将极为惨重。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不会做这种蠢事。见好即收,这是他名震江湖的本钱,也是他成功的凭藉。”张天齐温和地说,但词锋锐利伤人。

    他又接着说:“到现在为止,他想激我出手,以便发掘我的根底,了解我武功造诣的希望还没达到。但相反地,我却看出了一些端倪,除非他肯不顾一切暴露真才实学,否则不可能达到他的希望。”

    “我就可以发掘的你的根底。”江南一枝春冷笑着说“你一出手,我就可以了解你的武功门路家数。”

    “也许你真有这种能耐”

    江南一枝春的左掌,有意无意地向前一拂。

    一无气魔激动,二无异声发出,奇异的劲道突然绵绵不绝地向他涌去。站在切近的长春公子,身影不自觉地前后晃动了两次。站得最近的章春咦了一声,退了两步。

    葛佩如脸色一变,挫马步立地生根,立下双盘手门户,神态庄严。

    除了江南一枝春,每个人的脚下都有滑动的情形出现,而身躯虽能保持马步平稳,却可看出全力运功抗拒的僵直神情。

    张天齐也挫马步立地生根,身躯却寸寸向后缓缓滑移,退出丈二左右.方停止滑动脸色自红润变成苍白。

    奇异的形质怪劲,影响了所有的人。

    “这是什幺邪门怪功?”葛佩如骇然惊呼。她是唯一滑动幅度最小的人。

    长春公子眼神百变,怪异的眼神紧吸住江南一枝春的视线。

    “像是寂灭大真力。”章春脸色也泛白,语气中流露出惊惧“一种佛门度劫的上乘禅功,可以摒除外魔所加的磨练,有如金刚法体。”

    江南一枝春不理会其他众人的议论和神色的变化,锐利的眼神紧随着张天齐移动,留意张天齐的神色变化。像精明的问案人。

    张天齐放松身躯,呼出一口气,眼神显得疲惫,郑重地活动手脚。

    显然,在场的人中,他是内功修煉最差的一个,被奇异的劲道推出丈二以上,距离比章春或佩如姑娘,远于五六倍以上。

    “我会逼你出手的。”江南一枝春怒形于色,一步向张天齐走去。

    “我怕你。”张天齐苦笑示弱一步步向后退,”你这种奇学已到了不可思议,化不可能为可能境界,不是我这种平凡的人所能抵受得了的。路姑娘,不要煎逼,你得小心子。”

    “我小心什么?”

    “武功再高明,不可能保证自己的生死祸福。不运功时,与常人并无不同,同样是避免不了伤害了血肉之躯。你今天显露惊世骇俗的超人武功,你知道今后将有多少人在明暗中计算你吗?”

    “你也计算我?”

    “我不会。”

    “你行吗?”

    “如果我要计算你,一定行。”他肯定地说“走在大街上,在人丛后给你致命的暗器并非难事。迷香、毒药、有毒的虫豸、花草你受得了吗?你能一天十二个时辰运功提防?”

    “你”“我在提醒你,路姑娘。”他退抵廊下“你我素昧平生,不曾和你争名夺利.我不至于卑鄙地计算你。提防其他的人吧!姑娘。”他窜入客房,重重地闭上房门。

    江南一枝春盯着他的房门发怔,脸色微变。

    葛佩如突然拔出光可鉴人、冷电四射的匕首。

    “一枝春,我要用兵刃,领教你的奇功绝学。”她愤然一刹那运功护体,抱定非死即伤,用心险恶。

    “你配说这种话?”江南一枝春沉声问“不要以为你勉强可以抗拒我的神功绝学,便狂妄地向我挑战,是想找死吗?““你只会玩弄偷袭暗算的伎俩”

    江南一枝春哼了一声,杀气腾腾地一掌击出,奇异的怪劲再次汹涌,比先前猛烈一倍。

    葛佩如匕首一振,光华强烈一倍,怪劲在匕尖前发出刺耳的啸鸣,匕首也传出隐隐清吟,在气流旋波中,她退了两步。

    “咦!”江南一枝春竟似不信地惊呼“你的匕首是神物,居然可以击散我的绝世奇功,真好,看你能支持了多久。“一拉马步,双掌一分,完成了出击的准备。

    章春一直就冷眼旁观,希望能证实江南一枝春的奇功,到底是不是寂灭大真力。但气流一出现波动,在神匕的挥动下出现啸鸣,她失望了,这不是她想像的寂灭大真力掸门奇学,没有“寂灭”的现象出现。

    长春公子的眼神,依然不改变幻想。”走!”他向身后戒备的两位亲随低声说。

    两亲随之一举手一挥,四金刚在远处立即后撤。

    “咱们不能参与无谓的私斗。”长春公子大声说,上了走廊,向自己的客房走去。

    他的目标是张天齐,目下张天齐不在,退走名正言顺,不过问姑娘们的纷争。

    扛南一枝春一声冷叱,移步一掌拍出。

    葛佩如这次不再硬接,身影一闪,匕首斜挥,光华乍隐乍现,将怪劲引开,在啸吟声中闪电似地挥匕扑上,攻偏门探身切入,匕首吐出耀目的长虹,匕首当然不可能吐出长虹,而是攻出时速度快,本身的光华吸引目力,像是幻化成长虹。

    远在丈外便已感到寒气压体,说明葛佩如匕上己用神功,志在贯穿江南一枝春的绝世奇功近身一拼。

    任何奇功绝学,也不可连续多次使用,每使用一次,真力内劲便损耗一两分,准以为继。

    江南一枝春当然知道自己能使用多少次而不至于力竭,不容许葛佩如巧斗,避实击虚,一声嬌叱,连环拍出两掌。

    葛佩如果然上当,经验毕竟不够,撤招闪避,重新寻找空门进招。

    双方都用的是虚招,表面上像是全力以赴,其实真为未发。

    立即突变成游斗之局,可能要拖至有一方失去耐性或者力竭,才能全力一击分胜负。

    长春公子站在自己的客房门口,这期间,他一直就留意双方交手的经过。

    “路姑娘,用你的奇学柔功让她近身,”他高叫“才有全力一击的机会,游斗于她有利,她滑溜得像条泥鳅,除非能把她逼入院角,不然得拖上老半天,徒耗精神,浪费工夫。”

    “你这厮卑鄙!”章春沉声叫驾。

    长春公子哼了一声,举步愤然往下走。但仅走了两步,突又转身大踏步进房而去。

    这瞬间.院角、廊口、走道、院门,同时出现六名穿了老羊袄,风帽掩住口鼻仅露双目。平民打扮的人,双手挥动,大踏步进入院中。

    “什么人?“章姑娘沉声叱喝,她已发现凶兆“不许乱闯,你们”

    一阵头晕目眩.一阵恶心欲吐。

    她大吃一惊,不等她有何反应,顿感天旋地转,头重脚轻,一栽便失去知觉。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