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www.78xs.cc,凛日神刀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江南一枝春并没走远.出现在京口河岸的一座农舍小院里。

    堂屋里有两男一女。都是上了年纪的人。

    “你不像满面春风成功得意的人。”那位大马脸老人平静地说“当然也不像个狼狈失败者。”

    “老七,假使你一直把三汉河惨案放不下,你就不可能冷静地处理任何事务,你会遭到一连串的失败,所以古人说祸不单行。”

    “三汉河事件你没能赶上,这不是你的错.你大可不必内疚,这会加重你心理的负担。做什么事都不会顺利的。”

    “老七,说真的。”脸圆圆象个富家翁的老人诚恳地说,”如果你那晚赶上了,结果是一样的,多牺牲你一个人而已。”

    “多你一个人也挽救不了败亡的命运,留得青山在。那怕没柴烧?你如果一直以激怒的心情处理事务。会一直失败下去的。姓张的是成了精的老江湖,你必须用绝对冷静的心情才能与他周旋。””是的。”江南一枝春有点泪丧“这次失败,我还有下次。

    这次要不是他身边多了一个沧海幽城的小泼妇,我很可能成功了。”

    “他恐怕不会再给你机会”

    “所以我决定任由长春公子处理,长春公子已着手布置天罗地网了。”“老七,我再一次警告你。”目光阴森的老妇沉静地说“长春公子与张天齐,两个人同是在江湖亦正亦郛、全凭情绪的好恶而过向江湖事的人,他们没有正确的是非标准,没有择善固执的情操,没有民族大义的目标和宗旨。”

    “本质上他们是相同的,只能算是一切为自己的江湖游侠浪人,早晚他们会走在一起的,恐怕你诱使他们火并仇杀的本钱不够。

    “你的美貌和才华,还不足以让长春公子死心踏地受你的利用,所以,你不要太过寄望在长春公子身上,不要太过积极,欲速则不达,必须小心善加运用。““还有件事要转告你。”大马脸老人说“扬州传来法堂弟子的调查报告,指出广陵园主人确是早年的魔道恶霸凌霄客方世光,这老魔跟你根本设有任何认识,为何派爪牙将你从客店掳走,令人百思莫解。

    “进一步调查,你被救走后,广陵园被张天齐与沧梅幽城的葛家四女所毁,爪牙死伤惨重,没有任何证明方老魔派人追捕你的现象。

    到底是什么人连夜追杀你和长春公子,迄今仍无任何线索。你自己也得费心,调查凌霄客的下落。”

    “我已经在进行。”江南一枝春说“广陵园是被官府抄设的,怎么与张天齐有关?”

    “官兵抄沒是天亮后的事,第三天又抄没了吉祥庵,那是凌霄客暗藏春色的地方。已经证实确是张天齐夜袭广陵园,用骇人听闻的火攻利器爆炸纵火,葛家母女随后杀入。广陵园之被官兵所抄,是固为失火罪受到调查,凌霄客却逃匿无踪,所以被查抄法办,被捕的人供出吉祥庵的秘密。”

    “哼!这只能证明张天齐与官府有关。”江南一枝春咬牙说“我一定要交出真相来.决不放过他。”

    “他不是容易对付的人。”

    ‘能不能请堂上派人支援我?”

    “不能.目下正在布置第二步棋,各地香堂选派得力弟子前来听候差遣,以大局为重。不瞒你说,连我都不知道布置的情形。

    由于三汉河的失败,扬州的屠龙行动不得不取消,很可能改在这里或苏州进行,采取更严密的防范措施,今后你千万不可过问责任以外的事,知道吗?”

    “我知道。”

    “长春公子方面,也切记守口如瓶。”

    “这”“我再告诉你,游侠浪人都是靠不住的,只能设法加以利用,不可让他们知道任何牵涉到本会的事.切记切记。”大马脸老人郑重地叮咛,”尤其是那些自命侠义的人,大多与白道人士有交情,白道人士却是首府的走狗。长春公子与仪真道士走得太近,你得特别留心。你若有事我们会派人找你的。”

    江南一枝春出门时,脸色不正常.像是病了一场,而且在冒冷汗。

    距京口驿码头还有两里地,路旁已有零星的房屋。

    长春四刚的长相相当唬人,那一式的随从打扮也相当抢眼,老远便可分辨出他们的来历身份。

    由于在城外,所以不怕公门人找麻烦,敢公然佩刀挂剑亮相。

    在城内,佩刀挂剑在大庭广众间出现,可能招来大麻烦,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公然提刀握剑,在街上大播大摆耀武扬威的,说不定会被当作强盗捉入官府丢,然后送上法场。

    张天齐便看到路右房屋前,长春四金刚的高大魁梧身影,腰前插有连鞘长剑。

    “说曹操曹操就到。”他向葛小姑娘说“看样子,这混蛋要来硬的了。”

    “他真来了?”葛小姑娘气往上冲。

    “对,那四个家伙,正是威震江湖的长春四金剐,你该认识他们的。”

    “他只会派爪牙耀武扬威,哼!““这次他一定会亲自出马,人现在屋子里。为了江南一枝春,这混蛋是会不顾一切蛮干的。”

    “我要单挑他。”葛小姑娘恨恨地说。

    “你可能应付不了他。”张天齐握住小姑娘的手,郑重地说“长春庄主把他所叁研的剑术,称为天风绝剑,确是精妙霸道,赫然以宗师自命。”

    “天风绝剑或许在狂野上稍逊于你的惊涛十一二剑,但在精绝上却有独到的秘诀,加上火候精纯的内功相辅,威震武林罕逢敌手。

    “小佩,你一定要绝对控制情绪,不然你不可以冒险向他单挑,任何情绪激动都对你不利,知道吗?”

    “可是”

    “你愈想杀他,失败的机会也愈多。何况他带有爪牙保镖,爪牙们不可能让你单挑。记住,他是冲我而来的。非必要你决不可以插手。你的声誉地位,还没有包揽是非的份量。”张天齐举出种种现由,希望能阻止葛小姑娘出头“你向他挑战,没有正当的理由,他就会理直气壮,在气势上他就胜了三分。

    你只要沉着地冷眼旁观,就会有人主动找上你,你就可以获充分的理由应战了。””好,我听你的。”葛小姑娘居然肯改变态度,而且冲动的情绪正逐渐稳定下来采。

    谈话间,已到了二十步外。

    长春四金刚神色拎峻,举步向路上走,一字排开拦住去路,挑衅的态度极为明显,气势慑人,四双怪眼中杀机好浓奸浓。

    门开处,长春公子缓步而出,身后两名英伟的亲随亦步亦趋,是十分称职负责的贴身保镖打手。

    再后面.高高矮矮跟出九名男女,全都是江朗上有名有姓的侠义道风云人物,看态势便知道是助拳的人,竟然眼在后面走,其中有些人名头辈份,都比长春公子高,頗令人莫测高深。

    张天齐在长春四金刚前面三丈左右止步,抱臂屹立冷然向前注视,不言不动像是石人。长春公子十二个,则在屋前燕翅捧开,十二双怪眼。狠狠地瞪视着张天齐与葛小姑娘,对长天齐冷傲的神态,逐渐感到愤怒不耐。

    “哈哈哈哈”长春公子反而沉不住气,先大笑一阵“张兄,咱们终于碰上了。”

    “对,呵呵呵呵”张夭齐也大笑“在杨州你老兄神气地向在下挑衅不成,这时纠合大群狐群狗党拦路打劫,全在张某意料之中,所以张某一点也没感到奇怪,今天即使不碰上日后总会碰头的,是吗?”

    “不错,早晚要作一下断的。”

    “为何?““你心里明白。”

    “对,我心里明白。南门公子,你已经得到了江南一枝春,实在没有找张莱的必要”

    “住口!”长春公子怒叱。

    “你又怎么啦?怕张某揭你的疮疤?”

    “你少给我胡说八道!在下找你了断的理由正大光明,而不是为江南一枝春。”

    “是吗?好,说说你光明正大的理由。”张天齐嘲弄地说“人多人强,嘴多理由也多,希望你不要说理由,干脆摆出霸王面孔反而可爱些,咱们纠纠武夫讲的是谁强谁有理,其他理由都是狗屁。”“在扬州客店闹事,官府下令捉人,名单上有我长春公子南门永裕,却没有你张天齐,你说,你是不是替官府做走狗的混蛋?”

    “去你妈的!你看我像呜?”他摆出泼皮样子,痛快地臭骂。“既然提到官府,咱们就在天理国法人情上来讲理。”

    “你看,你们这群混蛋,口中说的是无父无君的话;佩了剑带了刀公然拦路打劫.充分表现出无法无天的歹徒恶棍行径。”

    “你老爹长春庄主天风居士,朋友中有一大半是白道名宿高手,白道行业大半吃的是公门饭,你这东种居然不忠不孝无情无义,居然骂别人替官府做走狗,你又是什么东西?呸!如果官府要捉拿你,那就表明你是为非作歹的罪犯,干了见不得人的勾当,无法无天的匪徒,为害天下的祸胎。”

    “老天爷!你足有上千个理由做藉口来找我的麻烦,怎么却愚蠢得挑出这最无理的藉口来吠叫?阁下,我可怜你,名不正言不顺,你已经输了一半,你

    “这小狗牙尖嘴利罪该万死”一名中年人怒吼,暴躁地飞纵而出。

    理亏的人情急动手,毫不足怪。

    谁强谁有理,声到、人到、掌到,来势汹汹,一记向心掌力逾千钩当胸拍到,朱红色的掌心有腥味发出,是可怕掌功朱砂毒掌,五尺被掌风沾体,不死也得大病三月,出手便是杀着。

    张夭齐似乎反应不够快,大吃一惊仓猝间左闪,后退,显得手忙脚乱,被对方快速绝伦的抢攻震住了。

    这一闪一退,完全落在中年人算中,电芒一闪,以令人难觉的奇速拔剑,如影附形挥出,剑虹如匹练,剑气似寒冰,这一剑太快太玄了。

    张天齐的速度,突然间加了十倍,剑虹刚掠至,人影已切入近身。

    左手扣住了中年人的右肘。右肘已顶在对方的肚腹上,如击败革,气散功消。

    所有的旁观者,都是高手中的高手,连足以跻身超等高手之林,在后面丈余近立的葛小姑娘,也没看清变化,只觉剑虹电射中,眼一花,电光石火似的刹那接触便有了结果。

    张天齐的手中,握着原属于中年人的剑,锋尖斜沉,剑身仍发出隐隐雷鸣。

    中年人双手抱在肚腹,骇绝地,痛苦地躬着身子僵立,双脚不地顫抖。

    “你的名号。“张天齐沉声说。

    “在在下赤赤煞神”

    “赤煞神掌陈锦全?安庆的名武师?”

    “正正是在在下”

    “你开设尚义堂?”

    “是是的。”

    “你是白道英雄?”

    “这”“很多,是不是?”

    “你”“你对长春公子骂在下做官府的走狗,不但没表示你的立场、反而抢先向在下偷袭动剑,你的尚义堂所标榜的义,是哪何种义?”

    “这”“祸国殃民的义?”

    “你你我我与长春居士有有交情”

    “所以你把义的意思歪曲了,所以急切地要杀我以掩饰你的不义?”

    “阁下”

    “你先杀我,所以我有机会杀死你。跪下认错,我放你一马。”

    “南门贤侄救我”赤煞神掌狂叫。

    一名手中护手钩锋利无比的中年人.到了两人的右侧,大环眼凶光四射。

    “冲在下来,在下还你公道。”中年人沉声叫,护手钩光芒闪烁跃然欲动“在下和你评理。”

    “仗你手中钩评理?”张天齐冷笑“你行吗?”

    “混蛋!”

    赤煞神掌抓住机会,扭头便跑。

    护丰钩及时掉出,掩护赤煞神掌逃走。

    剑吟乍发乍止,光芒有如电光一闪,锋尖掠过赤煞神掌的颈背,同时顺势封住了钩。

    “铮”一声爆震.钩被剑震出偏门。电虹再以快得令入目眩的速度,吻上了中年人的右胸。

    中年人莲人带钩斜震出两丈外,砰然倒地。

    “砰!”赤煞神掌的身躯,反而在后一刹那仆倒,颈骨已断,差点脑袋分家。

    “不杀光你们这些满口仁义,心中男盗女娼的混蛋杂种,此恨难消。”张天齐冷然咒骂“你们把别人不当人着,看成可任由你们宰割的牲口,在下实在不能把你们当人看,你们本来就不是人了。”

    雷霆一击,两个人几乎同时被杀,其他七名男女大惊失色。怎么武功最强的两个人如此脆弱不堪一击?再上去岂不是白送死?世间真正不怕死,真正敢为漠不相关的事而视死如归的人毕竟不太多。何况在自己理亏的时候,硬着头皮上阶送死的胆气有限得很。

    七个男女怯容明显,先前狂傲的神态一扫而空,不但无人敢逞强出头,连上前察看同伴死活的勇气都消失了,再经张天齐咆含威胁、充满死之血腥的话一激,更是心胆俱寒,勇气全消。

    长春公子也吃了一惊,拔剑的手有点不稳定。

    一声长啸,长春四金刚同时拔剑急冲而上,为主人分忧,当然不能让主人冒险。

    葛小姑娘匕首一种,剑冲而出。

    长春公子身后的两个年轻亲随,突然双手疾扬,四枚威震武林的回飞锥,从斜方向电射而出,快速地绕弧飞行,眨眼间便到了小姑娘的后心。

    四金刚四支剑,以剑阵向小姑娘迎面猛压。

    小姑娘不可能突破剑墙而不受伤害!二支剑排列得参差不齐,不可能凭一把匕首排并参整不荠的剑墙,那不是一击便可同时将剑墙击溃的。

    她还没有这份能耐,四金剛的武功剑术,一比一并不比她差多少。

    后心.回风锥先一刹那近身。

    各方面的人几乎同时移动,两亲随的剑随锥急速猛进,配合四金刚前后夹攻。

    人影如虚似幻,突然在小姑娘身后显现,是张天齐,速度已到了不可能的境界。

    剑发风雷,一拂一绞,强劲无匹的剑气,把鱼贯前飞的四枚回风锥圈住,引偏、失速而堕。

    “鱼龙反跃!”张天齐的喝声震耳。

    小姑娘正感到对面的剑阵可怕,无法钻隙切入,闻声知警,龙剑尖前上升,翻腾、倒飞滚翻。

    张天齐身形倏转,左手接住鱼掼掉落的四枚回风锥,反手一抖,锥脱手速度太快,几乎连光影也无法看到,站在远处的人或许可以看到闪光形成的光弧,无法分辩是何物体。

    冲来的两亲随正在将剑挥出。等候小姑娘翻落,做梦也没料到自己的回锥会反飞,即使知道也着不见,更不用说闪避了。

    四枚回风锥,每人两枚,一一贯入腹肋,尽尾翼而没,造成的大创口径足有寸大,人怎受得了?铁打的人也会痛得魂飞魄散。”啊”惨号声惊心动魄,两个亲随狂嚎着摔倒,鲜血成川流出创口,连肠子也堵不住锥旋转时所造成的大创口。

    同一瞬间,张天齐的剑已锲入对方的剑墙中,从不可能的二点突入,突然向外分张进发,似乎千百道金虹向四面八方射出,罡风的激烈爆发声连绵不绝,声势之雄.令人心胆俱寒。

    人影四射而分.长春四金刚有两个退翻而出,砰然摔落地面亦为之震动。

    地面,跃落了两段剑身。

    为首的金刚叫阴云,脸色真成了阴云密布,难看己极,暴退出两丈外,几乎失足跃倒,有胯骨袄开裤裂,鲜血染红了裤管。

    第二位金刚叫暴雨,右肩外侧被削掉一块油皮。

    电耀霆击,一招解阵伤敌。

    长春四金刚在保护庄主天风居士闯荡江湖期间。四人联手几乎没失败过,所以绰号称金刚。

    今天却在有备之下一招瓦解,两剑断两人伤,败得惨重。

    葛小姑娘功不可没,她歪打正着,首先吸引了四金刚的注意,让张天齐及时看出剑阵弱点,无畏地强行突入行雷霆一击。

    两人在仓猝间配合,居然十分完满。

    假使小姑娘不配合,略一迟疑,局面可能改观,长春四金刚是百战百胜的高手中的高手,张天齐很难一击奏功。

    恶斗发生得快,结束更快,生死顷刻,胜负立判,任何人也来不及挽回,更不可能及时抢救,似乎是已经注定了的结局。

    七个旁观的高手男女,惊得毛骨悚然浑身发冷。

    “你你杀了我的亲随”长春公子惊怒交加,凄厉地狂叫“我要碎裂了你,我要”

    “你那么大声干吗?”张天齐冷笑“我又没聋。挺剑上啦!大嗓门吹牛吓不死人的,要碎裂我,得着你的剑利是不利,是吗?”

    长春庄主天风居士,号称武林剑术的宗师之一。天风绝剑罕逢敌手。

    据说正打算开山立派,有意称长春门或天风门,以一代宗师门主自居,与少林武当两武学宗源分庭抗礼。

    长春公子突热冷静下来了,吸口气功行百脉,徐徐逼进,神色随剑突的上升变得沉靜庄严,虎目中冷电湛湛,杀气开始涌发。

    果然不愧称天下四公子之一,一亮门户,便有赫赫名家的气势和风度。似乎静如山岳,任何外加的压力也撼动不了他,强烈凌厉的杀气,足以令对手心中发虚,浑身会冒冷汗发寒顫,失去抗拒的勇气。

    张天齐却完全相反,握剑的手毫无力道,马步松垮垮毫无气势,神情懒散,好像应该以剑诀助势的左手没地方放,抚襟摸带更像在抓痒,双目也没有慑人杀气。似乎记子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决定性生死决斗。

    这是他的习惯:对手愈强劲,他神色愈冷静从容。

    假使对方人多,而又是一群鸟合之众.他就会声色俱厉,以雷霆万钧的声势强攻猛打,瓦解对方的斗志。

    宇内的一双惊世年轻高手.终于面对面生死一拼。

    一个神色庄严,杀气腾腾!一个神态轻松,把生死大事当成儿戏。

    “他媽的!”张天齐轻拂着剑徐徐移位,一面邪笑着骂人“你像头三个月没吃东西的饿狗!想要用狗嘴犬牙咬我吗?摆出这鬼样子唬人,喂!你认为我是被人唬大的吗?”

    长春公子以行动作为答复,人影冉冉而至,二道剑虹天矫如神龙凌空下搏,空间里充满天风急下的簌簌异鸣,人与剑似已浑然为一。

    连击三剑,形异影幻,奠知其所自来,神手其神。

    响起两声双剑相互吸引的异鸣,乍合的依稀形影在丈外重视。

    两丈距离遥遥相对,接着双方徐徐相迎。

    长春公子脸色依然庄严,呼吸像是停止了,脸色肌肉的线条也凝结了,虎目中凌厉的冷电敛了一下,再重新涌发更凌厉的冷森光芒。

    张天齐先前动似流光,这时静止又恢复轻松。瞥了衣袄的右下摆一眼;那儿有被凌厉剑气掠过的—条寸长指宽袭痕,可以看到里面的乌云豹袭底板。如果是锋尖划过,就会呈现狭窄的袭痕。

    “一剑换一剑,互不相亏。”张天齐指指被剑气袭裂的痕迹微笑着说“你的右背透风了,要不是气功到家,肌肉就会开裂啦!冷不冷?”

    长春公子的右肋外后侧,皮袄也穿子—个剑孔,透了风,寒气侵体。

    哼了一声,第二次抢先机出手,剑以惊电似的奇速刺到,簌簌异鸣强度已加一倍。“铮!叮叮”剑鸣清越,人形剑影发狂般纠缠一刹那,倏然左右飞射。

    刹那间的猛攻,双方接招回敬合展所学,移动如电火流光,每一击皆有雷霆万钧的威力,比上次接触猛烈数倍,凶险也增数倍。

    长春公子震飞出路右,几乎一脚陷入路旁枳了一半雪的水沟。

    张天齐也飞退丈外.立地生根保持身形稳定。这一照面,他明显地略占上风。

    “你的金剐禅功火候已有八成,剧猛的声势已敛,修至阳极阴生境界了,所以剑气的啸鸣有异,宛若天风降临,我知道该怎样对付你了,阁下。”张天齐朗声说,脸上的邪笑更明显。

    “前三后四七剑机你先劳而无功;暴露了阁下的真才实学根底。”

    “你如此而已,雷神的绰号欺世盗名。”长春公子沉声说,重新回到路中。”他妈的!你怎知道我是雷神?”张天齐先是一怔。然后沉声问,腔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

    知道雷神底细的人没有几个,昨晚那群可疑是天地会的人也只是猜想而已。

    “你以为天风谷长春庄是浪得虚名吗?江湖机密武林秘密怎瞒得了本庄的耳目?”

    “不对,哼!我要挖出你的老根来。”

    “该死的混蛋””

    一声冷哼,张天齐首次抢制机先攻击,剑上风雷蒹发,激射的剑虹漫天遍地。

    “铮’’一声狂震,长春公子在漫天覆地的如网剑光中斜穿而出。

    只接了一剑。

    “你仍可支持,”张天齐大叫,身剑合一跟到。

    四金刚同时大吼,每人发射三把飞刀,十二道急旋的光环连续飞到,及时截住张天齐的进路。

    长春公子飘落时屈右膝着地,飞刀及时挡住了张天齐的追袭。

    “叮叮叮”剑二挥之下,斜向射来的五把飞刀碎成寸段。

    张天齐飞掠而过;但击落飞刀时顿挫了一刹那,錯过如影附形的追击好机。

    剑网光临,长春公子恰好站起。

    “退!”暴叱声震耳。

    剑虹飞射而来,宛若电火流光。

    长春公子向下一挫,闪电似的暴退丈余,从剑网前及时退出,让出空间。

    “铮铮铮’’三声狂震,罡风激射,刚飞射而来的青色剑虹,与张天齐剑上发出的剑网作致命的狠拼接触。

    剑虹人影骤分,风雷徐歇。长春公子先前跃倒的位置,多了一个像貌甚猛,手中剑青芒暴射的中年人。八字胡已有几根白须.吊在背后的发辫边有几缮华发。穿团花紫袍,暗红太袖立狐袄,一表人才,真像一位神气的地方乡绅。

    四个同样体面的中年大汉,向他电射而来,在乡绅身后两面一分,出鞘的剑发出隐隐龙吟,随时准备听令出击。摆出的打手态势,一看便知是乡绅的保镖。

    “好!这才是威震武林的天负绝剑神髓。”张天齐沉声说。

    “天凤居士大驾光临,在下深感荣幸,来吧!先拼十招再讲理。“皖山天凤谷长春庄庄主,夭风居士南门存信及时赶到,救了愛子长春公子的命,张天齐已动了杀机,长春公子决难在他的杀机下全身而退。

    “后生可畏!”长春居士眼中有浓浓的戒意“如果老夫所料不差,你定然是崂山东诲散仙浮云相士的门下,以昊天神罡驭大罗天绝剑妄动无名,你就不怕有损道基?哼!”“阁下,你的儿子带了孤群狗党,为了一个女人在这里向,在下群殴,招招致命,在下有权以牙还牙。”

    张天齐向他逼进又说;“阁下当然得替令郎出头,骑虎难下,必须与在下拼个你死我活,天风绝剑与大罗天绝剑,将在此地作强弱存亡的决定性一搏,””你真是东海散仙门下?”

    “不错。”“令师五十年绝足中原,不再过问中原事,大罗天绝剑已成为武林传闻”

    “阁下,你少给我说些这无意义的废话。家师已修至地行仙境界,并不表示他老家弃绝世事。”

    “天下太平不到一甲子,怀有野心的武林人故态复萌。重新用刀剑争名夺利你砍我杀,无所不为,在下积修外功,碰上该管的事就必须管。”

    “在下与令郎素昧平生,谈不上恩怨仇恨,他竟然坐镇三山园,唆使一些无耻匹夫向在下群起而攻。他真该死!”

    “我不找他已经是你南门家祖上有德他竟然找到我头上行凶撒野。好,你是前辈.你怎么说?”

    “老夫还没弄清内情”

    “不管你是否弄清,你已经势成骑虎。”

    “你是说”

    ‘在下已经杀了你们四个人,除了生死一决之外,你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小辈,你未免太狂妄太咄咄逼人了。”长春居士露出本来面目“你在逼老夫”

    “在下即使不逼你,你也会逼我,不是吗?”张夭齐毫不妥协“你儿子表示贵庄消息灵通,一口说出在下雷神的绰号,在下深感怀疑,他必须将消息的来源说出,在下要将他带走,阁下能同意吗?”

    “小辈,你杀了本庄四个人,其他的事没有谈的必要,老夫必须先向你讨血债。”长春居土厉声说“我长春庄名动武林,不是甘受欺侮的善男信女。”

    “对,这就是标准的豪强霸王嘴脸。我雷神同样不是善男信女.唯一解决之道便是诉诸武力,谁死谁倒楣。你是要公平决斗呢,抑或要自贬身价群起而攻?”

    “小辈,按规矩,你还不配向老夫要求决斗。”

    “怕死鬼!”

    长春居士哼了一声,举手一挥。

    四名打手向前列阵。

    长春公子与四金剛,在后面亮剑。

    路旁的七男女,也硬着头上前合围。

    张天齐拉住葛小姑娘的手,她掌心直冒汗。

    长春居士甘愿做怕死鬼,十七比二,张天齐心中雪亮,两人大事去矣!葛小姑娘是最弱的一个。

    “紧随在我身后。”他向小姑娘低声叮咛“向西面突围。””西面是漕河,绝路,天齐哥。”葛小姑娘心虚地说,已经知道情势不妙。

    “东面是城根,死路一条。南北两通.他们会迫得我们上天无路,何况还可能有狗党狐群拦截。跳漕河是生路,我可以带你过河““我的水性很好,只是冷”

    “冷总比送命好,准备。”

    合围已成,生死关头。

    西面大道人影直射而来,最前面三个是章春姑娘、仆妇、会侍小桃。后面。六名骠悍大汉纵跃如飞,佩了清一色的挟锋单刀,一个比一个雄伟。

    “天齐,留几个给我。”章春姑娘老远地大叫“我已经把三山园弄成血海屠场,杀得那群武林名人望影而逃。呼风唤雨这老狗逃往这条路上来了,这些人一定是他的党羽;杀光他们。”

    一声长笑,张天齐抓住众人分心的刹那好机,向路旁的七男女飞跃而上,右手拉了葛小姑娘,以左手运剑,剑涌砭骨寒祷,无畏地冲向阵势最薄弱处。

    他早已看出七男女心中早虚,只不过迫于无奈,才不怎么甘愿地结阵合围,斗志可想而知。

    果然所料不差,七男女一着他长笑而来,豪情奋发,本来已丧失十之九的斗志,终于完全崩溃了,不约而同慌乱地两面一分。

    就在他急冲而过的刹那间,突然鼻中嗅到一丝淡淡泥士气息。

    冰封大地,地上积雪未消,那来的泥土气息。

    七男女中唯一的女性,是个扮成老太婆的人,风帽护耳放下连口鼻一起掩住,仅露出一双仍然清澈的大眼,与老态龙钟的外形并不相符。

    此时此地,没有人会注意极平常的泥土气息。

    老太婆闪退时,左手打出奇怪的手式。

    章春姑娘一群人来势如电。但仍然远在三四十步外;先前在远处的叫喊,用意在于替他壮胆,增加对方心理上的压力,并没有实质上的作用,如果发生事故,不可能及时策应。

    屋南出现一个反穿皮袄,掩住口鼻的人。

    “快撤!”这个鬼祟祟探头出屋角的人急叫“那几个狗男女的方阵骇人听闻,一冲错之下,你的人至少也要死掉一半,快走”

    不等长春居士有何表示,这人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一声暗号,长春居士首先向北飞掠而走。

    张天齐放开小姑娘的手,刚想追赶,突然感到心跳一紧,头脑有点昏眩感。

    一忙之下.失去衔尾追赶的机会,同时心跳重崭恢复正常,昏眩感也消失无踪。

    “天齐,我我找得你好苦”飞掠而来的章春兴奋地颤声道,丢掉剑张开双臂,忘形地向他扑来,他岂能拒绝这种热情激动的表示?“我终于找到你了”章春投入他杯中,紧紧地抱住他喃喃地、狂喜地低唤“天齐,天齐”

    一旁的葛小姑娘风目怒张,猛地一跺脚。

    “你你嗯”葛小姑娘暴怒地叫喊,最后变成惊惶的叫声。

    身形一晃.她摇摇欲倒,脸色突然变得苍白,失血现象明显可见。

    奶娘手急眼快,抢出一把扶住了她。

    “小姑娘,你怎么啦?力竭”奶娘急向。

    “我我胸口闷,我我头晕”她虚脱地说,吃力地勉强站稳。六个骠惮的大汉,稍一停留便向北走了,并不急于追赶长春居土.自始至终没有任何人开口说话.行动皆以手势信号指挥。

    张天齐轻拍章春的肩背,温柔地轻轻将含泪的面庞捧住。

    “我第一次看到你这么软弱。”他含笑柔声说.“谢谢你及时赶来,不然”

    “在扬州你一声不吭就走了,我”章春委委屈屈地含泪说“你好狠心,你”“全城都在抓人,我能不走?”他苦笑“满城风雨,腿不快可就有太平饭好吃了。刚才那些人是长春庄的人,他们

    晤”

    “我知道。”章春没留意他的脸色变化“长春公子落脚在三山園,唆使一些狐群狗党计算你。”

    “他老爹是昨晚到镇江的,迫不及待四出追寻你的下落。

    我一气之下,请来一些人擒毁了三山園。”

    “小姑娘,你你是中毒。”奶娘焦急地叫。

    叫声吸引了张天齐的注意,大吃一惊,急急向奶娘走去,刚想伸手接住小姑娘,突觉双腿一软,心头发恶,头晕目眩。

    “哎呀!我”他惊呼,向前一载。

    “天齐”章春的惶急叫声入耳,抢过去抱住了他。

    “我中”毒”他含糊地说。

    之后,他失去知觉。三山园主人呼风唤雨凌有光,是镇江的武林名流,在地方上颇有地位。

    但一早被一群来历不明的人,明火执仗公然杀人,园中没留有多少宾客,宾客都出动搜寻张天齐去了。主人所豢养的打手护院,也有一半被派遣外出,留下的一半人,被入侵的人杀得落花流水。

    主人呼凤唤雨跑得快,总算留住了老命,但房舍被打得七零八落,死伤惨重,不能再住了。

    呼风唤雨不敢报宫;而官府不同不问装聋装哑。

    武林恩怨千头万绪,绵绵不绝,当事人都把自己看成英雄,宁可自己了断解决,决不报官。即使官府主动追查,当事人也多方隱瞒拒绝合作。所以官府方面,只要没有苦主,也就张只眼闭只眼懒得追究,三山园不报官,邻里却不敢不报。

    但官府派来几个人,不但不至三山园查勘,反而警告邻里保证,严禁他们再说论这件疑是强盗打劫的怪案。

    狡兔有三窟,呼风唤雨当然也有三窟,另一窟在金山,距江天寺(金山寺)不远,位于玉带桥附近,是一座汇园林之胜的大院,出门便可以看到玉带桥奁的来鶴楼(操江楼)。要住金山,需乘船前往。

    凌家有自备的快船,往来十分方便。

    客厅里,宾主双方的首脑人物济济一堂。

    主人呼风唤雨凌有光年仅半百上下,不像武林豪霸,倒像脸圆圆的富家翁,怎么看也不像一个在江湖道上,可以呼风唤雨的武林大豪。

    宾客有好几个,主客当然是身份、地位、名望更高的长春居土南门存信.与长春公子南门永裕父子。

    江南一枝春也在座,这位江湖女人的地位并不低。

    那位扮成老太婆的女人,这时除了风帽,现出本来面目,易容术并没撤除,头发仍有细白粉装饰的灰鬓,脸上钓皱纹可以乱真。有一权眼睛无法装老,依然显得明亮年轻。

    “董姑娘,”呼风唤雨的脸色不怎么好看,语气也充满不悦“你为何不早些出手,是不是心中害怕?或者另有打算?枉死了四个人,你得负责。”

    “凌爷,你说这种话就有欠公允了。”老女人董姑娘有点惶恐,但也有点倔强“我的断肠毒散屑慢性药香,要我出手与武功比我高明百倍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