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www.78xs.cc,凛日神刀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幽止寺重新呈现无人状态,真像真正隐修的偏僻荒山野寺。

    寺后的山坡凋林,一群青衣蒙面人悄然布下半球形阵势,藉凋林掩身,潜伏待机寺内的人如果从后面撤走,必定一头钻入阵中。

    不久,寺前出现一群男女,为首的人果然是长春公子。

    人数并不多,七男三女,十个人昂然进入敞开的山门,拾级而上,毫无顾忌地直抵大殿前的大院。

    其中没有两亲随大吉、大样,也没有春四金刚。

    也没有神爪冷镖,也没有百毒真君和白无常银博。总之,刚才来的十三个人中,除了长春公子之外,全都是陌生面孔。

    “好像是空寺。”长春公子有面的干瘦老人止步说,”大概人都走了。南门公子,魔女真在此地出家做尼姑?”

    “她不在此地苦修,而是托庇大方禅师与不非魔尼的势力范围内。”

    长春公子说:“人躲在这里。等咱们前去群起而攻。卢前辈,她们不出来,似乎,咱们只有作最坏的打算了。”

    “什么是最坏的打算?”卢前辈问,嗓门大得足以让里面的人听得一清二楚。

    “放火。”

    “哦!这有点罪过吧?”

    “罪过难免有一点,但总比进去后人地生疏,让他们群起而攻或暗器偷袭,或许藉机关暗器,杀死我们的人,岂不更罪过?”

    “看来,除了放火之外,别无他途了。”

    “是的,卢前辈,别无他途。”

    “好吧!”卢前辈大声说。“咱们就从大雄宝殿放火,火化了这座污秽的幽止寺,逼他们出来领死,老夫可不愿与死的机关利器拼老命。”

    殿内传出一声佛号,两队僧尼鱼贯而出,对方假使真放火,里面怎能躲住?”

    “哈哈”长春公子仰天狂笑,得意已极“卢前辈,小侄所料不差吧?如果不挑明了说,这些秃驴骚尼会出来吗?”

    大方禅师怒容满面,忘了出家人不许七情六欲规律。

    “长春公子,夫老也料到你要邀请能克制魔音的人来来骚扰,所以早有准备严阵以待。”大方禅师愤怒地说“你已经够狂,够无法无天了,但不知江湖同道怎么说,长春庄能担当得起纵火焚佛门胜地的责任吗?”

    “老驴,你不必抬出这些话来吓人。”卢前辈厉声说“你们掳人勒赎.你们的邪魔外道身份也让江湖侠义人士不齿,江湖同道肯听你们的呢,还是听我们的?”

    “不要说长春庄的声誉你破坏不了,我四海剑客户成均的侠名,也不是你们损害得了分毫的。”

    “秃驴。快把你们掳来的两位姑娘交出,或许咱们还可以网开一面,暂时不谈行剑除魔的事,如何?”

    “两位女施主是你们的人救走的,老衲没拿你们是问,居然再来反咬老一口,可恶!”大方禅师怪眼怒张“你四海剑客是什么东西?一个假侠义之名,坏事做尽专做无耻勾当的混蛋而已。

    凭你那两手臭剑术,居然厚颜无耻说什么行剑除魔,真是不要脸,百事可为,你已经丢尽了侠义人士的脸面,虽则你并不是侠义之士,可耻!你给贫僧滚出来,贫僧以一双肉掌接你的剑。”

    一个面目阴沉的瘦小老女人,轻咳了一声缓步而出,似乎患了久年癆病.短期间可能入土。

    “大和尚,你还不配与四海剑客玩命。”老女的话也有气无力,但语气却强硬得很“老身是入土大半的人,你只配和我这种半死人交手。”

    老女人身上沒带兵刃,身材比大方禅师小了好几号,两人对面一站,像是小鬼见金剧,不成比例。

    大和尚只要伸手一伸,就可以把老女人隔在四丈外,沾不上身,如何交手攻击?慧果女尼眼神一变,惊讶的表情显而易见。

    “大方道友,小心她的腐尸毒掌,她是名女魔厉魄厉姜。”

    慧果急叫“失踪了二十年,竟然在此地出现,而且与长春庄的武林名门子弟在一起,这意味着江湖大劫将近,天下向已没有正邪之分了。”

    “哈”长春公子大笑“老尼姑,你的话真好笑。”

    “贫尼的话有何好笑?”

    “本公子的确是武林名门子弟,武林名门并不能厚着脸皮,把自己看成正道侠义英雄。武林名门子弟为非作歹的并不少,本公子用不着要你这淫尼抬举我。

    而且本公子与他们并无深厚交情,武林同道而已,他们才是真正要讨取两个泼妇性命的人。本公子只冲同道份上,把他们送来。什么正邪什么大劫,风牛马不相及,你说的那些话,难道不好笑?”

    “这才是真正大奸大恶面目。”慧果感慨地说“贫尼不否认是邪道中人,毕竟有勇气承认自己本性恶行。而你这种人,满口侠义心存奸恶”

    “你这淫尼真会挖苦人,打!”一名獐头鼠目的中年人沉叱,声出手拍。

    相距在五丈外,一道银芒破空向慧果迅速飞去,射向面部像是攻取慧果的嘴,狂妄己极。

    面部是最难击中的目标,人会凭本能自行躲闪,远在五丈外,射面部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浪费暗器而已,即使是偷袭,也不易击中。

    的确是一枚毫银镖,平平凡凡毫无奇处,不但慧果看得真切,所有的人都看清了。镖飞行所划出的孤高约近尺,这表示发镖人的劲道并不怎么强劲。慧果确是心中愤怒,猜想对方逼她住嘴。

    “鼠辈放肆!”她冷叱,拂尘一抖,硬接来镖。

    拂尘刚缠住镖,镖突然碎裂成细屑和粉末,化为一团银屑四散激射。

    不是金属的镖。一触便碎成粉末;“哎”慧果厉叫,被粉沫触及脸面双目立即感到剧烈刺痛,眼泪鼻涕一齐奔流,以手掩住双目,发狂般扭头飞奔入殿。”夺魂魔女,如此而已。”獐头鼠目中年人傲然地说,亮了亮手中的另一枚镖“谁愿想快活,何不出来找我唐君豪试试?”

    “好恶毒的暗器,贫尼必须试试。”不非魔尼恨声说,戒备着举步迎击。

    另一面,大方掸师与厉魄厉姜面面相对,立下门户凝神行动,即将行全力一搏。

    一声怪叫,大方禅师踏进一步。现龙掌吐出。大方金钢掌以十万劲道抢救。

    厉魄厉姜身材矮小;居然敢抬手硬接,鸟爪似的灰色小手伸出窗口,也用观龙掌接招。

    这是最笨的打法,真有以卵击泰山的感觉。

    双掌接实,蓦地气爆震耳,风雷殷殷,惊人的金钢掌力无法前进,只能问上下左右送射。

    腐尸毒掌令人恶心的腥风,也四散而逸。

    半斤八两,功力悉敌,腐户毒掌的柔动,硬把大力金钢掌的凶猛劲道逼散了。

    一声阻笑,厉魄奋勇逼进,双掌毫无顾忌地连环发生推拍撩劈一连七击,风雷俱起,腥风中人欲嘔硬把大方禅师逼得连换六次方位,退了两丈左右,呼趿出现窒息现象,被腥风薰得头晕目眩。

    每一次封出的大力金钢掌皆无法全力封出,而是一掌接一掌衰弱,完全失去反击的机会。

    “诸位,速战速决,以免夜长梦多。”长春公子背着手,神态轻松地叫“夺魂魔音因淫尼逃走而无法使用,诸位还顾忌什么?上啦!”

    “屠光他们!”四梅剑客拔剑沉声下令。一声长啸中,向对面列阵的僧尼挥剑冲去。

    除了长春公子袖手旁观之外,九名男女发出一声呐喊,挥刀舞剑潮水般冲涌向前。

    虎入羊群,九个男女都是一等—的超等高手。这些和尚尼姑人数虽然多两倍以上,怎禁这超等高手的群起而攻。

    一冲之下,立即血肉横飞,懂号声此起破落,成了血海屠场。

    寺右方百余步外的山坡上,张天齐坐在一株大树下,注视着下面的大屠杀进行、居高临下看得真切。一面看一面摇头苦笑。

    和尚尼姑,不听他的劝告撤走、愚不可及在此地等死.本来已在他的意料之中。但大屠杀发生。仍然令他感慨万分,逞强的结果委实可悲。

    后边。突然多了一个人一个像貌威猛,英气勃勃的五十左右中年人.皮袄反映出孔雀蓝的光芒、佩了一把挟锋刀,刀鞘刀把镇有宝石装饰,相当名贵。

    你怎么不下去帮那些出家人一点忙了中年人含笑问,似乎已经知道他认识那些和尚。

    “为何要帮他们?”他反而安坐不动、似乎早就知道此人接近并无敵意!”

    “我看見你是从寺内出来的,想必与那些出家人有交情。

    “交情?如果有,该是打出来的交情。”

    “怎么说?””他们掳走了我的女伴,我不杀他们、也是情至义尽。再说,我已经警告过他们,要他们暂避凶燄他们不听、奈何?”

    “哦!原来如此,你在等什麼”

    “等机会。”

    “什么机会?””捉长春公子的机会。”

    “你下去帮那些出家人、机会岂不多些。”

    “呵呵!你以为我是傻瓜吗?”他大笑。“长春公子这些人,全都是超等的高手中的高手,寺后,埋伏有三十二名同样可怕的名宿。我这一露面,多赔上一条命而已,划得来吗?”

    “呵呵!你应该对付得了。”中年人也大笑“给他们几颗雷珠,敢和你拼老命的人就没几个子。”

    张夫齐这才转头打量来人、眼中涌起疑云。

    “阁下知道我的底细?”他问。

    “镇江的风云人物,谁不知雷神张天齐呀?”中年人翘起大拇指称赞,”了不起,好汉子。”

    “夸奖夸奖。阁下尊姓““在下姓桂,名齐云,一个悠游江湖者,和你一样以天下为家。”

    “真的呀?”张天齐半真半假地怪叫“你穿的是貂皮外袄,比我穿的坎等狐皮乌云豹裘神气十倍,扮一个江湖遨游者,像吗?有绰号吗?”

    “没有,你叫我老桂好了。就算有绰号,那比得上你雷神的绰号响亮呀?”

    “好吧!就算你是老桂。雷神也没有什么好响亮的。雷神只是天上的一个执役小神,鸡嘴鸡脚难看死了,令人一听就倒胃口。”

    “雷神虽说是一个执役小神,但也代表神权和正义,不错嘛!能替天下主持正义惩恶除奸吗?”

    “你少来,呵呵!像我这种人;能主持正义惩恶除奸吗?我自己就年轻冲动,任性鲁莽.连黑自都分辨不清,还知道什么叫正义?别开玩笑。”

    “咱们就需要这种人才。”

    张天齐跳起来,警觉地狠盯着对方,紧吸住的眼神,冷冷一笑。

    “我明白你的身份了。”他自以为是地说;“阁下,你们还不死心吗?”

    “你说什么?”老桂讶然问。

    “你是天地会的人。”他一口咬定“我警告你,离开我远一点,我不向你们报复.已经情至义尽了,再纠缠不休,惹得我火起,我要你们水远后悔,乾清帮就是一面镜子。凡是想加害我的人,我将加倍回报,阁下,我说得够明白吗?”

    “哼!天地会有什么不好?咱们”

    “你算了吧!阁下,我没说贵会有什么不好,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凡是有良心血性的人”

    “有良心血性的人,就—定要替你们抛头颅洒热血吗?””你冷静点好不好?”

    “我已经够冷静了,阁下。”他呼出一口气,语气尽量放平和,”你们唆使一些匹夫之勇的人作会众,游说一些遗老出来号召,有什么用呢?无计划无长远打算的会众,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只能枉死不少精英,让人分而治之一一扑灭。孤臣泪已尽,遗老已凋零,没凋零的也遁世或苦度余生,哪还有能力号召?”

    “还有几个人”

    “没有人,阁下。顾亭林、李二曲、傅青主,即使他们仍然在世,也派不上用场,何况他们墓木已朽。

    我知道早年你们曾经往苏州找顾亭林,结果如何?他昆山老家。姐姐徐家一家三鼎甲,成为科场的千秋佳话。

    他是故明遗老,他姐姐的三个儿子是当下朝廷的红人,你们去找他,简直是玩笑。好像贵会在他被囚济南大牢时,曾经有计划反牢劫狱。你们可曾想到,他老家的亲朋会遭到什么噩运吗?不要妄想拖我下水,阁下。”

    “依你之见.又该怎样进行反滑复明大计?”

    “复你的大头鬼!”他脱口说“我对你们的事毫无胃口,你给我滚远一点。”

    “张老弟”

    他哼了一声,向下飞奔而走。

    老桂盯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哈哈大笑。

    九个超等高手,收拾三四十个还不配称一流高手的和尚尼姑,结果不问可知。

    当人已死掉一半时,僧尼们知道大势去矣!腿快的立即脱离斗场,四散而逃。

    有些逃入大殿.利用房舍苦苦支撑。

    九个超等高手,仅有两个负了轻伤,有一半人闯入房舍搜杀藏匿的人。

    大方禅师与不非魔尼已逃入殿内。两人挂了彩。

    眼看要死亡殆尽,在殿中泰然等侯的长春公子乐不可支。

    “去把夺魂女搜出来,我要活的。“长春公子向留在殿中保护他的一男一女下令。“你们也搜不到,举火把她烧出来。”

    “南门公子请放心,四海剑客他们办得了这件事。”那位高瘦身材,年约半百握了九环刀的人说“在下受令尊嘱托,必,须保护你的安全,恕在下不能离开。”

    “一个双目已毁的老尼姑,任何一个人也对付得了她,她已经无法使用夺魂魔音了,何所惧哉?”

    “人都快死光子,犯不着火化寺院。”面目阴沉的厉姜,也反对举火焚寺“幽止寺毕竟是镇江四大名寺之一,烧掉了也可惜。”

    殿口人影乍现,踱入笑容怪怪的张天齐,手中有一把拾来的戒刀,是行脚借用来砍草木、开路以便行走的刀,与平民柴刀有五分相像,厚背薄刃,相当沉重。

    “女施主,憑你这句话,菩萨会宽恕你。”张天齐怪腔怪调地说,一面说一面走近“佛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不管你在过去杀了多少人.一千也好,一万也好,只要你放下刀,就可以成佛了。早年的杀人魔王流寇李自成,杀了数千人。到头来假死逃禅,在常德府山区出家,还不是成了佛?”

    “你还没死?”长春公子讶然问。

    “你咒骂我死,我反而死不了。”张夫齐怪笑“慧果老尼不该指证你那晚出没在广陵园,所以你心虚带来狐群狗党要杀光全寺的僧尼灭口。哈哈!你应该知道,口是灭不了的,知道这件事的人多的很呢!”

    “至少,你这张口一定会灭的。”厉魄厉姜狞笑,徐徐向他接近“你已经在老身的绝对有效控制下,你死定了。”

    “真的吗?”张天齐笑向。

    “立可分晓。”

    声落人影迎面压倒,双掌上下交攻,腥凤怒号;丈内将人击毙,掌毒及体无教;这两掌上下齐全,快速绝伦。近身了。

    学劲及体自消,尸毒也损害不了张天齐的护体神功,腥臭味也薰不倒屏住呼吸的人。

    刀光一闪,好快。

    “哎”厉魄厉姜尖叫.疾退丈外,有手齐肘而折衣袖与断臂跌在地。

    “罪过罪过!”张天齐扬了畅沾血的戒刀“在大雄宝殿菩萨座前现血光,罪孽深重。”

    高瘦身材的中年入,鬼魅似的无声无息,从张天齐的身后猛扑而上,刀上的九个刀环,居然不曾发出任何声啊,宽阔沉重的刀身,闪电似地光临顶门,这一刀如果劈实,恐怕真能把人劈成两片。

    张天齐像是背后长了眼,身形左移一步,戒力顺手向后拂出。

    九环刀当一声砍在砖地上,火花四溅。

    “呃”中年入闷声叫,砰一声仆倒。

    戒刀留在中年人的肚腹上,自下至上剖开了小腹,刀头停留在胸腔内。

    “铁布衫的火候不够。”张天齐扬扬空了的双手,目光凶狠地落在长春公子身上“挡不住这种手头的钝刀。这家伙内功修炼差劲得很,怎么配做你的保镖?”

    “你”你会妖术?”长春公子骇然惊问。

    “妖术?抱歉,在下欠学。”

    “你”“该你拔剑了。”

    “张兄咱们有有话好说”

    “对,有话好说。”张天齐笑哈哈地接口“那天晚上在下火烧广陵园,你老兄也在广陵园鬼鬼崇祟地出没,没错吧?”

    “这”“你蒙了脸。”

    “胡说!”

    “慧果说的。”

    “你带人来杀她灭口.已证明了她说的是真话,你否认等于是欲盖弥彰。”

    “我来找她,是要向她索取你的两个女伴”

    “闭上你的臭嘴!混蛋!你浪得虚名,一点也不像一个有骨头的人,”

    “你”“另一个蒙面人是谁?”张天齐沉声问。

    “我我不知你在说什么说些什么?”长春公子骇然后退。

    “你不说,我要把你这狗娘养的弄成一堆零碎。”张天齐凶狠地说,一步一步逼进。偏殿抢出一个中年人,右手还血迹斑斑,左手拖死狗似的拖了一个尼姑。

    “快来接接应南门公子”扼住右臂创口的厉魄狂叫。

    中年人丢掉半死的尼姑,一声怒啸,挥剑狂冲而上、招发射星逸虹.点向张天齐的右肋。

    沒有人能看到张天齐移动,他移动得太快了,快得令人的视线发生错觉。一刀落空,从张天齐的胸前滑过。

    “去你的!”张天齐沉喝,左手扣住了中年人握力的掌背。

    右手削出,正中鼻粱,中年人鼻梁内陷,双眼暴突出眼眶,鲜血从眼眶内溢流而出,眼睛终于爆裂掉落,人也仰面飞跃出丈外!砰然落地挣命。

    刀到了张天齐手中,眼中煞气涌腾。

    “毙了他长春公子惊怖地厉叫。

    从后殿冲出的一男一女,两把剑夹势似奔雷。

    张夭齐一声冷叱,剑劲如雷霆,刀光从两把刀的中间空隙电闪而过,女的双腿齐腿报而折。

    刀光再闪,无情地落在男的后颈上。

    人头飞起,无头的尸体向前冲。

    长春公子不见了,在双方出招的瞬间溜之大吉。

    “胆小鬼!你逃得了?”张天齐怒吼,飞跃而进。长春公子是从后殿逃的,已无形无踪。

    站在寺后的山坡上,张天齐感到不解。

    先前三十余名埋伏的高手,怎么不见了?附近的确有交手的遗痕,有好几堆鲜血,证明有人被杀,难道被杀的是逃走的僧尼?那么,尸体呢?这些人,为何不去帮助长春公子对付他?正在察看,他猛地转身,剑巳完成击出的准备,反应超尘拔俗。

    “你在找什么?“身后的人笑问。是老桂,桂齐云,神态雍容,背手而立风度极佳。

    “你管我找什么?”他却像一个气大声粗的亡命,或者打手恶棍。

    “人都被我打发走了。”桂齐云笑笑“都是些聊可算二流的打手,没有你想像中那么高明,派来埋伏打杀漏网之鱼,用不着超等高手名宿.对不对?”

    “哼!当然你很高明。”

    “哪能比得上你呀?这样吧!咱们来印证几招松松筋骨,如何?”

    “啊哟!在下从不做这种无聊的事。”他笑了,把剑往脚下一丢。

    “你不是害怕吧?”桂齐云有意逼他。

    “害怕是正常的事,兵凶战危.刀剑无眼,说不害怕那是自欺欺人。”

    “如果我逼你呢?”

    “那又另当别沦。”

    “好,我就逼你。”

    一声龙吟,长剑出鞘,宝光四射,剑如一泓秋水,光可鉴人。

    “好剑!”张天齐脫口叫。

    “剑是好剑,凿壁穿洞,击衣毁面。”

    这是”

    “剑各含光,当然是伪托的。是殷帝三宝的含光创。宝剑在手,如虎添翼;你该害怕了吧?”

    张天齐拾剑,神功默运。

    “试试了!老桂。”他高叫,脱手飞剑。

    桂齐去吃了一惊,剑重心在后,决不可能以直线飞行,即使劲遇,凶猛,最多只能用剑靶袭击目标。

    锋尖确是在前,那是决不可能发生的事。

    “铮铮!”桂齐云振两剑,先一剑击中飞来的剑身,剑急剧调头,剑靶转过仍向前飞,第二剑击中剑锷?这才把飞来的剑击飞,翻腾着飞出三丈外。

    “像是以气御剑。”桂齐云惊叫“这小伙子已练至不可能的境界,怎么可能?”

    张天齐已经失了踪.快得不可思议。

    几个幸存的僧尼,在寺侧的小坡下休息,裹伤。

    大方禅师右肋和左肩背.被利器留下頗为严重的创口,可知对方的内功修炼深厚的惊人,可反震外加压力、不畏创劈刀砍的金刚掸功,依然保护不了身躯。

    内功对内功,功深者胜,并不是每一个练了金钟罩铁布衫的人,都是不怕力砍斧劈的铁人。

    假使对方也练了同样的内功.而且火候更深厚精纯,同样可以被对方一刀砍成两半。

    双方功力相当,交起手来与一般武林高手并无不同,同样需要近身攻击,同样要击实方能造成伤害。

    不非魔尼也好不了多少,右大腿裂了一条五寸长的大缝,深可及骨,这条腿如果日后医治不当,就可能变成瘤子,再也不能称雄逞强了。

    慧果老尼最惨,一双眼睛毁定了。

    张夭齐帮大方禅师裹伤上荮,有点感到心酸,全寺四十余名僧尼,死了十之七八.剩下的全部受了伤,没有一个全身的人,对方下手之狠,令人不寒而栗,一开始对方就没留活口的打算,做得太过份了。

    “诸位,你们如果回寺善后,小心他们去而复来。”张天齐裹伤毕,拍拍大方禅师的肩膀站起来诚恳地说“能走,诸位还是早些远走高飞避避风头吧!那些人是不会轻易放过你们的。”

    “祸由口出,都是我不好。”慧果老尼肩心疾首地以手拍击树干“长春公子这小畜生蒙面出入广陵园,并不是什么天大的秘密,他为何如此情急,丧心病狂要杀光我们灭口?我只要有一口气在,决不放过他,我要游说魔道的同道,向长春庄讨回这笔血债。”

    “也许,他也是为了五万两银子而去找凌霄客方世光。”大方禅师说“以小畜生的身份地位来说,为财而向方家挑斗是极为犯忌的事,如何向武林同道交代?他当然得杀你灭口以掩饰他的罪行。”

    “凌霄客确曾叁予五万两银子的阴谋。但他只是一个中间人。”张天齐说“前后的主事人另有其人,相信不久就可真相大白了。

    “追查的人正在大扛两岸奔跑,凌霄客躲不住的。慧果大师,有关令师妹的事,在下只能说,在下十分抱歉。”

    “张施主.这不能全怪你。”彗果老尼长叹尸声“贫尼已从那晚逃出来的门人口中,了解其中经过详情,敝师妹的死,毕竟有点咎由自取。今天如果不是施主出面逐走那批人,幽止寺将死亡殆尽,无人能获幸免。”

    “张施主,贫尼虽是魔道中人,总算尚有恩怨分明的武林人气质,你我的恩怨,从今一笔勾销。”

    “在下谢啦!”张天齐客气地说,”刚才大方住持说,长春公子可能也是为了五万两银子,蒙了面去找凌霄客.会不会另有可能?”

    “施主认为另有哪一种可能?”大方禅师说“他们是一路人。”

    “这”“长春居士或许与凌霄客有往来,他们有没有同谋的可能?”

    “这据江湖朋友所知,长春居士为人不失正派,没听说他与凌臂客有什么牵连,当然也有彼此点头之文的可能。一个武林豪门交往复杂,是十分正常的事。”

    “我是指他们暗中勾结。”

    “张施主,贫惜不敢断言,老只能说:世间事千奇百怪,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大方禅师的话居然含有哲理.有点高僧的气概了。”包括与天地人三魔暗中往来?””当然有此可能。”

    不非魔尼冷冷一笑,整衣而起。

    “长春居士本来就不是好东西,”不非魔尼冷冷地说“他打着武林各门的旗号,与正邪人士都保持友谊,在江湖出没无常.谁知道他的底细?这次他突然出现镇江,父子俩各行其是,其中有什么阴谋,谁知道呢?”

    .“他父子已经同时出现了。”张天齐说、接着将双方冲突的经过简单地说了。

    “这就难怪小畜生身边,凭空出现这么多高手名宿的缘故了。”大方禅师恨恨地说“这一群狗东西,没有一个是好玩意。

    “那四海剑客就是一个人人骂的杀人凶手,使用可碎毒镖的遣魄使者唐君豪,更是人所不齿的恶毒屠夫。长春居土如果与天地人三魔暗中往来,或者与凌霄客暗中勾结,就不足为奇了。”

    “我会一寸寸挖出他们的老根来,哼!”张天齐咬牙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他们不可能一手遮天,牵涉到第二个就没有秘密可言。诸位,迷离险境,珍重,后会有期。”

    五个青衣蒙面人是追踪的能手,但葛佩如也是逃匿的行家,先以快速的行动脱离现场,再找隱密的竹林藏身,事先故意留下一些迷踪的痕迹。快速脱离现场极为有效,可以让追踪的人慢慢寻蹤迫趕追踪的人不可能快.快了就有追错方向的可能,追错了就得回头重找踪迹。

    终于,竹枝摇曳声渐近。

    五个蒙面人相当小心,步步提防警觉地深入竹丛,逐渐接近了两位姑娘藏身的地方。

    两位姑娘都中了毒。章春中了毒掌,葛佩如中了毒镖,幸好毒性并不剧烈,两位姑娘的体质和内功的根基,都支持得住。

    两人默默地行功调息,减缓奇毒的侵袭速度,跟巴巴地等候奇迹发生。

    章春寄望着的奇迹,是自己的人能及时赶来。

    葛佩如则寄望张天齐能经过此地,或者能循踪找到此地来。拨枝声渐近,两人心中一紧。

    “你还能交手吗?”葛佩如焦灼地低声问。

    “不能,我我手脚麻本”章春沮丧地说,脸色泛灰气色差极了。”怎么办?”

    “你说呢?”

    “我到那边去,引走他们。”葛佩如不安地说,向右方一指。“我还可以勉强走动,可以争取一些时刻。你躲稳些,死一个比死一双好。”

    “你你可以走”

    “走不了的,章姐。

    “那你”“争取时间。”

    可是,有用吗?”

    “我对天齐哥有强烈的信心,我相信他定会循踪来找我们。”葛佩如用肯定的语气说“我相信,一定可以拖延一些时刻,直至天齐哥赶来。你躲好.我走了。”

    “小佩”

    葛佩如巳蹒跚着走了,章春又不敢大声呼叫。

    许久,右方远处突然传来竹枝急剧播动声。

    前面十余步外,搜的人正排竹而至。“在那一边快追!”有人急叫。

    章眷感到心神一懈,有力尽的感觉。

    其春,她对葛佩如沒有信心,以为葛佩如藉故离去,丢下她独自逃走了呢!也难怪她有这种想法,两人是情场上的死对头。

    片劫,是一阵得意的驻笑震荡在长空里。

    “小佩”她发疯似地厉叫,不知哪儿来的精力,忘了手脚的麻木感,忘了自己已失去了拼搏俯能力,手脚并用,向尖叫声传来处爬去。

    那是葛佩如的尖叫声,她不会弄错。

    她忘了小佩是她的情敌,只知道要死也要和小佩死在一起的,何况小佩是救过她的人。

    蓦地,她感到心向下沉。

    有人飞掠而至,竹枝急剧地中分。

    一声惊呼,让她兴奋的血液沸腾。

    “小春,你你你”是张天齐的惊叫声。

    熟悉的体气、体温,与强力的臂膀,惶急地抱起了她。

    “快去救救小佩”她喜极而泣急道“她天啊狂笑声又传到,打断了她的话。

    耳听风声砰砰,心向下沉又向上升,身軀像是腾云驾雾,眼前隐约可以看到急剧后移的竹枝。

    张天齐正抱着她,以骇人听闻的轻功,贴三丈高的竹梢飞臆电掠,速度惊人。

    五个青衣人分为五方、围住了步履难艰,脸色苍白冷汗遍体的葛佩如,像五头狸猫戏弄一只小老鼠。

    他们并不急于捕捉他,仅等她窜出时给她一掌,或者蹋她一脚,把她打回原处.取乐的成份,比要捉她的成份大得多。

    “哈”正面的蒙面人狂笑“沧海幽城号称宇内三大秘境之一,武功另成一家,据说拳剑独步武林,怎么却调教出你这种老鼠一样的货色?哈”“你尽管吹牛吧!”葛佩如挫着银牙说“你们不但倚多为旌,更用淬毒晴器偷袭,足以表明你们这些无耻之徒。不敢与沧海幽城的拳剑公平相搏。要不是本姑娘中了淬毒暗器,你们哪一个敢说这种大话?”

    “你少臭美。贱女人。”那人沉声骂“你沧海幽城的雕虫小技,根本不登大雅之堂。咱们群殴和使用暗器,这是咱们的规矩,与人交手拼搏,不作无谓的拖延,尽早速战速决,除非是为声誉而争,不许个人逞英雄挑战决斗。

    老实说。不要说你们沧海幽城那点不登大雅之堂的武掌,连武林北斗的少林武当拳剑.也休想在咱们手下讨得了好。”

    葛佩如猛地向侧一仆,想钻入右面最密的竹林内。

    竹林这玩意极为霸道,与松林性质差不多,竹林不容许其他的草木生长.只有少数的野草可以勉强生活。

    这也许与阳光有关,再就是竹本身分泌出一种毒汁,可有效地限制草木生长,所以竹林视界可以及远,罕有其他草木生长挡住视线。

    所有的人,皆忽略了竹林上方。

    林下首步内如果有人接近决难逃过五双锐利的怪眼。

    噗一声响,一名蒙面人及时堵住,一脚踢中姑娘的右肩背,把她踢得跌回原处,晕头转向挣扎难起。

    “哈”蒙面人狂笑“等你耗尽所有的精力,咱们再让你快活快活。说!另一个女伴在何处?乖乖从实招来。”

    “在你祖宗的坟头上。”姑娘挣扎着站稳大骂“正在挖你祖宗的坟”

    “太爷要你生死两难”蒙面人怒吼,疾冲而上。

    人影自天而降,刚看到头顶竹枝摇摇,刚听到下落的声响,刚看到人影疾落,人已光临头顶。

    一声轻响,冲至姑娘身前八尺的蒙面人。脑袋被一脚蹭破。脑袋成了扁形,虹红白白一起往外挤,冲势一顿,倒下了。

    “天齐哥”葛佩如狂喜地叫,站立不牢向下挫。

    张天齐放下章春、快速地拨出蒙面人尸体的佩剑。虎目怒争,举剑作龙吟;“我要把你们剁成一堆零碎,说—不二。”他声如沉雷,面对合围的四枝长剑毫不在乎威风八面“我雷神今后对付你们这群杂种,决不留情,剑剑斩绝,刀刀诛歼,免得你们再去杀害别人。”

    他的情势极为恶劣,竹林下本来就施不并,地下有两位需要保护的姑娘,而四支剑的主人都是了不起的超等高手。

    雷神的声威,吓阻不了超等高手”狗王八。咱们正要分你的尸。”一个蒙面人厉叫“你偷袭杀了在下兄弟,还我兄弟的命来!”

    四剑齐发,四方齐至。

    风雷骤发.张天齐的模糊身影急剧地消失、显现,乍现乍隐,在窄小的丈余空间内,似乎同时出现了七八个张天齐,看不清闪动的形影。

    他掏出了乎生所学全力施展,掏出了已臻化境的移影换形身法,掏出大罗天绝剑最可怖的杀着绝招.掏出了全部精力发出昊天神罡。

    是拼的时候了,结果将只有一个。

    四个超等高手已用上全部精力发招攻击,所发的剑气慑人心魄,以他为聚力中心点,剑气聚集的瞬间,气旋的进爆声有如绵绵沉雷殷殷震耳。

    光华文烁,宛若百十道电光乍闪。

    在连声殷雷爆炸声中。聚合的剑光人影突然二闪即散。

    簌簌声中,四周二三十株巨竹的下半部.枝干,全部断落散裂,上半部竹枝同处下沉,声势惊人。

    竹无法倒下,互相支撑着向下沉落,上空,似乎这一丛竹林短了两丈左右。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