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www.78xs.cc,凛日神刀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连门都没有,像是一座空宅,任由对方登堂入室。

    张天齐与两位姑娘,在偌大的客厅中谈笑风生,并不因为没有人出面打交道而感到不安。艺高人胆大,龙潭虎穴也唬不住他们。

    内堂口,突然出现一个灰衣蒙面人。

    章春刚想站起扑出,却被张天齐一把捉住了。

    “是我的人。”他低声说。

    “呃!你有同伴?”章春讶然问。迄今为止,从没见过他身边有同伴出现,所以甚感惊讶。

    “雇请的。”他低声解释“在扬州,我雇了好几个人,神偷李百禄就是其中一个,他不幸死在乾清帮的混蛋徒众手中,我一气宰了乾清帮不少人。怪的是迄今为止,一直沒看见乾清帮的人出报复。”

    蒙面人站在堂口,并不接近,用双手一连串打出不少怪手式。

    张天齐也不与对方打招呼,也用手式打出一连串外人看不懂的信号。

    片刻,蒙面人悄然退走。

    “他说些什么?”章春不胜诧异地问“是那一派的手语?我看不懂。”

    “是下所讲十六种手语中,是最不易懂的一种。”

    “说些什么?”

    “小舟带来一个人,后果未详。附近一个对时内,没出现任何可疑的人出入。”

    “哦,只有一个代表?““是的,后面是否有人暗中跟来,来能断定。这附近鬼影俱无。代表即将到来,咱们准备迎客,似乎他们己放弃来硬的,但不知要玩什么花样,我陪他们玩。”

    “天齐,你的消息非常灵通呢!”章春由衷地说“江湖阅历太重要了,迄今为止,我还不怎么适应,我得好好向你学学。”

    “学什么呢?学做一个江湖女英雄?”张天齐摇头苦笑,‘天知你哪儿来的这种怪念头,我告诉你.什么武林英雄什么江湖豪杰。那都是自欺欺人,自我陶醉的骗人头衔,而在天下千千万万人的心目中,却都认为是为非作歹的豪强匪类,好吃懒做作奸犯科的混世男女,是人见人怕,永远不配登大雅之堂的下流人。

    “你一个京都的大户人家千金小姐,外出游历管管闲事不伤大雅,一旦成为江湖女人,你这一辈子:有得哭了。小春。”

    “那你呢?你”“我?我有多种身份,随时都可以摇身一变,成为某一种人,我根本无意在江湖称雄道霸。何况,世俗对男人的混世,比较能容忍些。眼前就有一个人等于一面镜子。”

    “你是指”

    “江南一枝春。”

    “她怎么啦?”

    “假使她有一天必须嫁人,她能进入那种人的家庭当别人的媳妇?那一种人的翁姑肯接纳一个江湖女光棍?比方说,你有兄长,你会接纳她成为你的嫂嫂吗?”

    “我会把她折磨得不成人样。”章春凶狼地说“再说,她这辈子也休想在我家进出。”

    “哈哈!由不了你呀!只要你的兄长喜欢她,你能折磨嫂嫂?”

    “我能,做媳妇的人固然怕公公,更怕小姑。”

    “你还是想做女英雄吗?”

    “不了,敬谢不敢。”章春向他嫣然—笑“天齐,我好高兴。”

    “你高兴什么?”张天齐一怔。

    “高兴你不是江湖浪人。”章春情意浓栋地注视着他“赶快丢下这里的事,我伴你前往苏州就幕。我相信苏州的宋巡抚,必定万分欢迎你这位文武双全的幕客。”

    “天齐哥是男子汉,用不着你替他安排前程。”葛佩如提出严重抗议“他在镇江冒风险逗留,大半原因是为了要找凌霄客方老狗。也可以说是为了你,现在你却要他赶快丢下这里的事,让他觉得办事有始无终,心中有所牵挂,这样对他公平吗?”

    “你少给我红口白舌胡说八道。”章春暴躁地叫.“我是为了他,为他打算以免惹出更大的风披。”

    “凌霄客老狗,哪值得天齐费心?江南江北,最少也有上百人搜寻那老狗的下落。我不要天齐遇到任何风险,这一点你应该比我还明白。”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为了我的事,吵得脸红耳赤好不好?”张天齐不得不阻止他们争吵“我的事我自有主张,朋友们的关心我非常感谢。哦!小春、你怎么知道,江南、江北最少也有上百人,搜寻凌霄客的下落?””甘大嫂是老江湖,她打听出来的消息必定可靠。”章春不假思索地说“我决不轻易放过那老狗,他躲不掉的,我不信他能上天入地,那是我的事,我不希望你卷入这场不死不休的纠纷里。”

    “你不知道要找一个躲起来的怕死鬼,是多么的困难。”张天齐苦笑“天下大得很呢!凌霄客是仍然在江南江北,大成问题,说不定他已经出千里外去了,甚至已经逃入蛮荒也不一定呢!”

    葛佩如正想讽刺章春几句,却又被出现在厅口的人影所吸引。

    “那是谁?”她讶然轻呼“真像个鬼。”

    站在厅口的人真像个鬼,黑袍迤地,又宽又大,戴了一頂熊皮高顶帽,灰黑色的满是皱纹的面膛,深目高鼻加上翻唇獠齿,半夜出现真会吓破人的胆。

    “不错,他是半人半鬼。”张天齐说“江湖上有三灵四鬼主。他就是四鬼王之一的毒心鬼王延呼心白,一个人、鬼皆怕的黑道杀手。

    只要你肯多花金银,他必定可以替你杀掉最强悍的仇家,价码高得很昔通人是请不起他这著名杀手的。”

    “他是”“他来找我的,也就是另一方面派来的代表。”张天齐开始向厅门走.“如果我答应他们的条件,毒心鬼就会欢喜地回去,領更多更多的尾款。”

    章春哼了一声,抢前两步。

    “是哪一方神圣请他来示威唬人的?”章春直向厅口闯“我却不信邪,就算是真的鬼王,我也要他的鬼命。”

    毒心鬼王站在门外,一直不言不动像具僵尸,那双阴光闪烁的鬼眼十分慑人,注视着逐渐接近的章春,目不稍瞬阴森无比。

    “不要鲁莽,小春。”张天齐在接近五六丈时,伸手握住了章春的右腕,举步超越。

    章春只感到浑身一热,似乎张天齐的手有奇异的魔力,一接触一轻握,她就有身躯触电,双脚发软,心跳陡然加速的现象发生,甚至有喉咙发干舌紧的感觉。

    她心中想拒绝,但双脚不听使唤,手也不听指挥,不能如愿地阻止张天齐超越。

    “我要”她急急地说。

    “那是我的事,小春。”张天齐拍拍手臂泰然一笑“先看看他的态度再说,毕竟是来谈判的代表或使者,咱们得保持礼貌。”

    毒心鬼王站在厅门外,距离高高的门栏不足八尺。

    厅门虽有三座,厅中门大开,这是说,如果毒心鬼王不退后些,厅内的人一跨出门限,双方便面面相对了。

    面面相对,出手便等于贴身相搏。武功愈高的人,愈不希望与强劲莫測的对方贴身相搏,谁知道对方怀有何种出手便置人于死地的奇劲绝技?张天齐泰然自若地提起衣袂,毫无戒心地跨越两尺高的门限。

    相距不是六尺,双方伸手可及,面面相对。

    张天齐轻轻一笑,背手而立姿态悠闲。

    “你来了?”毒心鬼主终于说话了,语气尖锐带有几分鬼气。

    “不错,站在阁下面前的是雷神张天齐,是有血有肉真真实实真人而非鬼魂,呵呵!阁下要不要求证?”张天齐的语气怪松极了而且笑容可怕。

    “胆气不错。”

    “阁下夸奖。”

    “其实你可以不来。”

    “我不是来了吗?”张天齐一点也不在意对方无比凌厉的阴森杀气“不来放心不下哪!阁下。而且,我相当好奇

    “好奇?”

    “对,好奇。好奇,也是像我这样年轻人的通病,我也该知道是谁这么看得起我雷神张夫齐呀!是吗?”

    “如果你知道代表是老夫毒心鬼王,也要来?”

    “就算是阎王爷做代表,我也会来。霸王的鸿门宴,吕太后的筵席,我雷神也不拒绝。”

    “好狂。”

    “好说,好说。年轻人狂不算罪过,是吗?”

    “老夫““闲话少说。言归正传好不好?我不是来和你毒心鬼王斗嘴的,阁下代表何方神圣说话?”

    “代表何人无关宏旨,老夫仅代表提出条件是什么,老夫有权斟酌。”毒心鬼主不住阴笑“不过,小辈,你最好识相点,不要獅子大开口。”

    “呵呵!我又不是狮子,我只吞得下东西,阁下唯一的条件明了,也不令人发生误解,我当然也干脆,相对的条件也简单明了,至于唯一的相对条件,不至令阁下误解。”

    “什么条件?””我要活的凌霄客方世光。注意,活的,不能是白痴,当然不能是哑巴。”

    “哼!你很不识趣。”毒心鬼王声调提高了一倍。

    “我怎么不识趣了?”张天齐依然保持平静。

    “你在要求办不到的条件。”

    “怎么办不到?”

    ‘谁也不知道凌霄客的下落,有太多的人找他,他不知躲到何处去了。”

    “谁在找他。”

    “反正有不少人。”

    “长春公子也要找他?”

    “不错。”’哦!原来阁下代表长春公子。”

    “如何猜測,那是你的事,干我这一行的人,不会承认什么也不会否认什么,这么说来,双方条件谈不拢了,所以”

    “所以,你要依你和你代表的一方的协议,谈判破裂后,由你采取自由行动了。”

    “本错,你是行家。”

    “你也说得不错,我也曾干过杀手,行家对行家,得看谁的道行高。”

    “我也是。所以你我能活到现在碰头的一天,谁将失败,立可分晓。”

    “除名的一定是你,小辈。”毒心鬼王傲然地说,猛地抬手虚空来一记金豹露爪。

    爪抓出,一无风声二无劲流,似乎像在比手画脚,而非出招杀人。

    张天齐也抬右邑若无其事地向外一拂。

    蓦地气流锐啸刺耳,而且有像金属磨擦的异声传出。

    张天齐疾退两步,靴后跟凶迄地撞在身后两尺高的厚实门限上。两寸厚的木门限。传出折裂声,所受力道之重可想而知。

    章春不知利害,在毒心鬼王抬手时,立即从后面抢出,想替代张天齐接斗。

    真走运,恰好挡住了两种劲流交进的路线,—声惊叫,她斜摔出两丈外,抛落在门廊的外侧。滾落五级厅阶,灰头土脸。

    不等毒心鬼王稳下马步,张天齐一声怒啸飞扑而下,猛地一掌拍出。

    毒心鬼王不敢不全力接招,已经来不及闪避了,大喝一声,一肘硬挡来掌。

    阴酋声暴响,掌心接实。

    一声怪叫,毒心鬼王仰面摔出丈外。

    张天齐退了一步,立即如影附形跟上。

    “还你一爪!”他沉叱,一爪疾沉。

    毒心鬼王狂叫一声,刚仰面倒下的身躯又重新飞起,手舞足蹈向右厅门砸去。

    “砰!”一声大震,似乎房舍摇之,毒心鬼王的身躯反弹到廊上。

    张天齐身形反飞,飘落在毒心鬼王身侧。

    “大乾坤手!”厅内传出惊呼。“力道万钧,出神入化“咦!桂大叔!”葛佩如惊呼。桂齐云跨门而出,眼中有惊骇的表情,竟似不信地眼盯着呼吸有点不平静的张天齐。

    张天齐一脚踏住了毒心鬼王的小腹,右手食、中两指。逼对着毒心鬼王惊怖的双目。

    “留活口!”桂齐云急叫。“我要招供。”张天齐沉声说“你少做清秋大梦。”毒心鬼王凄厉地叫。

    “我要先掏出你的招子来”

    “哈哈哈”毒心鬼王突发狂笑。

    张夭并扣鬼王的咽喉,制止鬼王咬舌自杀。

    狂笑声敛口,鬼王的双目也向上一翻。

    “噢,老桂,解毒药。”张天齐急叫。

    “晚了,是入口封喉的剧毒。”桂齐云不愧称行家,一看便知结果。

    “他他那有余暇吞毒?”张天齐仍然不停。

    “你捏开他的口看看牙齿。”桂齐云摇摇头苦笑“其中一定有一颗或两颗是做好的牙齿。必定碎了,毒药就藏在假牙内,牙一挫就碎,剧毒入喉。”

    张天开放开扣喉的手,毒心鬼王身躯抽搐几下,便寂然不动,呼吸已经停止了,沒有丝毫中毒而死的痛苦神情,像是睡着了。

    “这家伙够狠。“张夫齐苦笑。

    “干他这一行的人,对行规十分尊重。”桂齐云说“失败了。而又有被捉的顾虑。他们会自行了断.决不会活着招供的,即使你活剐了他,也问不出一句真语,所以他才能成为天下闻名的杀手。”

    “罢了!”张天齐不得不承认失败。“老桂,你怎么也来了?”

    “游山。”桂齐云泰然地说“我看到你们进了这座大宅,一时兴起,从屋后潜入想看个究竟,章姑娘,你不要紧吧?摔得不轻呢!”

    “还好是被余劲撞飞的。”章春犹有余悸地说“好可怕的进爆真力,这老手”

    “这老杀手可以在一丈以内,虚空抓裂一流高手的胸膛,把人心抓出来,所以绰号叫毒心。”张天齐接口“要不是我知道他的底细,一照面很可能死在他的爪下。

    “在他横行天下赚血腥钱的三十年中,他的确从没失手,更没失败过。今天我知道他的底细,而他却对我所知有限而且估计错误,所以失败了。”

    “你们赶快回城吧!”桂齐云关切地说“谁知道他们再派什么更高更邪更毒的人来对付你们!公然现身,你们不是太过不智?”

    “你呢?老桂。”

    “我还没上山呢!反正你们的事与我无关,没有人会找我的晦气,诸位,再见。”

    桂齐云是由厅内走的,张天齐目送对方的背影消失,目中有重重沉云。

    “这位老桂很神秘。”他喃喃地说“奇怪!他好像一直就在暗中跟踪我们。”

    “我不在乎他神秘。”章春说“只要知道是友非敌就够了!他救了我和小佩,这就够了。”

    “但愿如此,是友非敌。”张天齐仍在喃喃自语“他到底打什么主意?”

    躲在城内反而安全,当然必须避免露面。

    接近有关城根的一座衔尾大宅内,近东院的密室暖洋洋地。

    床上,一双男女赤裸地相抱而睡。罗衾半掩住下半身,上半身裸在外,青光满室。

    “天香,我已经尽力了。”长春公子轻扶着江南一枝春半露在外的身子,春风一度后,似乎精神还很好。“我很抱歉,我的人手不够。”

    “你尽力沒尽力,永裕?”江南一枝春也伸出白嫩的粉臂,抚弄着他拖在肩旁的墨油油大辨子,话语幽怨,但欹酥酥地依然充满魅力。

    “天香,你怎么说”

    “你没把令尊的人留下,是吗?”

    “唉!你难道不清楚,我爹身边那些人,是最忠心的亲随吗?”长春公子叹了—口气“我曾经请求过,但爹拒绝了,他身边需要人手,而且以他的声誉地位,也不可能干预名不正言不顺韵事。

    看样子,闹江鲨暗中出面雇请杀手的事也失败了,毒心鬼王有去无回,恐怕凶多吉少了。”

    “哦!闹江鲨吴国良真在此地藏身?”

    “不,躲到源水去了。他的扬州分帮瓦帮,把张小狗恨之切骨,誓在必报。”

    “永裕,你与乾清帮有往来?”江南一枝春语气一紧,本能地推开在她胸前抚弄的手。

    “我怎么可能与他们有往来?我还珍惜我的声誉呢!这是神爪玲镖告诉我的,他是镇江的仁义大哥,对每种人都得保持安全距离。”

    “哦!原来如此。”她放心了,又主动地拖回那只让她感到浑身舒适的手按在胸上“镇江分帮为何销声匿迹,居然不向张小辈寻仇,为什么?”

    “不知道。据神爪冷镖所获的消息,似乎是总帮方面不满意扬州分帮,擅自做出违反江湖规矩,处死神偷李百禄的事咎由自取,为免大的损失。所以禁止帮众进一步向张小狗寻仇报复。

    闹江鲨吴分帮主雇人杀人。也是暗中出面的,冒了很大的风险,万一毒心鬼王招出他是主谋,麻烦大了。”

    “毒心鬼王的信誉十分可靠,在江湖道有口皆碑,这倒不用担心。”

    “天香,有些话,我不知该不该说。”

    “你说嘛!”江南一枝春腻声说,媚目中重新涌现激情的光芒,在对方的双手百般挑逗下,蛇—样白的娇軀不安定地扭动着,迎合手的撩拨,至于愿不愿听对方该不该说的话,已无关宏旨了。

    “你们江宁方面来了人,为何不集中全会的精英力量,全力对付张小狗?”

    “证据不全,师出无名呀!”

    “他们在何处落脚?”

    “我也不知道。”江南一枝春坦然地说“迄今为止,我只见到他们两次.我不能主动去找他们的。同样地,地位比我低的人,也不可以主动哉我的。”

    “干脆,你带我去见他们,或许我可以凭三寸不烂之舌,说动他们积极采取行动呢?””那是不可能的,永裕。”江南一枝春摇头“总会精英正奉命来江南,行动必须保持极端秘密,我连他们在何处落脚一无所知,怎能带你去见他们?何况我也不敢。这是十分犯忌的事。”

    “哦!这么说,你们真的要大会江南,将有惊天动地举动“可能。”

    “太不寻常,是什么举动?”

    “我不可能知道。”

    “与三汉两会结盟有关?”

    “多少有些关连?”

    “那”长春公子大感失望。””好了,你一定要谈这些无趣的事吗?抱紧我,我”

    江南一枝春娇红,火热的股庞,贴在对方胸膛上,热情的反应表示她将失去自制。

    “不要急,心肝。”长春公子捧住她的脸,挑逗地不断亲吻她火热的香唇“既然贵会不可能有所举动,便就这样轻易放过罪魁祸首张小狗?””这”“哦!血好热,好长春公子及时加上一些甜头。

    “永裕,我”

    “目前有个好机会,不知道你能本能接受?”

    “我我当然能接受。””那就好。”

    “永裕,我我难受!”她快要迷失了。”你听我说。“长春公子放下了钓饵。

    “我不是在在听吗?好了”

    “这个机会是“泛滥在情欲中的人,会接受任何事的。

    长春公子是花丛老手,他能给予上起纯情少女下迄青楼葫妇最大的、最强烈的刺激,使其愿意在意乱情迷中接受他任何指使,甚至愿意死在他怀里。

    章春是相当聪明的,从金山返回后,她不再提到苏州的事。

    她心中朋友张天齐不是一个办事中途而废的人,虽则他认为在镇江逗由实无必要了,犯不着浪费时臼,追查一个不知躲到何处去的人!也许已经逃出千里外去了。

    她不知道张天齐的目标并不在凌霄客,只是凭女性的直觉来估计动向。

    这几天,她把自己打扮得像个淑女,完全摒弃了武林女英雄的气质,尽量展现女性的温柔,伴同张天齐遨游镇江的名勝以便吸引有心人出面。

    找不到藏匿的入,公然游荡便会人冒险出面拔除眼中钉肉中刺的。

    葛佩如也改换了打扮,恢复少女应有的风华,周身绽放出青春少女的气息,与淑女打扮的章春别具风味。

    她正向成熟的途径迈进,吸引了张天齐的注意。

    有两位娇艳的女郎伴同游山玩水的确是人生的一大好事。

    他们还鲜明,像是荒野里茫茫黑夜中一盏明亮灯,或者是一枝火把,吸引那些夜间括动的虫豸飞蛾嗜光的生物。

    这天一早,三人雇了小舟游焦山,登焦山岭望南门山(双峰山),足迹遍观音岩、心径石、罗汉岩、霹雳石、海云岩、石屏等诸名胜,然后游衫桃湾、青玉坞。

    那时,焦山仍是可数的名胜,游人自可自由往来,甚至后来的乾隆皇帝下江南;还在焦山建了行宫,这才受到管制。

    扬州的三汉河行宫,是当今皇帝康熙所建的。所以三汉河附近列为禁区,却没料到塔湾村成为天地会与小刀会结盟的地方。塔湾村大屠杀也就成了世人听闻的惨案。但官方并没把这件事公布.反而严密封锁消息,这毕竟是不光彩的丑闻,禁区内有反抗组织存在,未免影响朝廷的威信。

    章春一直就情绪低落,把葛佩如恨得牙痒痒地,无法与心爱的人独处,情敌如影随形,难怪她情绪低落。

    同样地,葛佩如也把她看作眼中钉,像防贼一样步步提防,不让她有与张天齐单独相处眉来眼去的机会,也在打主意引开她。

    未牌后,他们到达黑宝亭,花了十两银子贿赂亭人,亭内—藏王右军遗世墨宝陀男尼经蝉,和阴真逸的瘗鹤铭真迹招本。

    阴真逸到底是谁?是王羲之?陶弘景?迄今仍是文坛悬案,铭刻在石崖上,崖已崩摧了数百年,留下的铭文余宇不到四分之一,快要无迹可考了。

    张天齐并非附庸风雅,他确是有意前来瞻仰墨宝的。十年来,他曾三次游幕,一个幕客虽然弄墨,事实上他的文才比他的武功并不逊色。

    有许多的幕客,真才实学比东主要好得多。大多数游幕文士,奉身具有秀才或举人身份。

    逗留了半个时辰,葛佩如虽然曾经读过书但距可以欣赏这种古文墨宝境界遥之又遥,总也不能定下心记览一番。章春却对这些古董兴趣盎然,遂独自出宫到附近追寻。大冷天,又至年尾,游客罕见。

    亭右不远处有—处乱石堆,据说是陀萝尼经石旧迹,石已因年代日久而崩毁成石抉,不时可从碎石块中看到残的字影。

    有一个穿了羊皮大袄的中年人,正在石堆中神志悠闲地找寻有宇的石块。

    她倚步走近.她装作搜幽寻秘的雅客。

    “怎样了?”她低声问。

    “碧桃湾夏家鬼影俱无。人全跑光了,神爪玲镖不敢再来,那些私凫消息十分灵通,这期间规矩多了,只有不知情返船回来的人进出。”

    “得施加压力了。”

    “不能打草惊蛇,要有耐心。““哼!我才懶得过问你们的事呢!”

    “可是”

    “我要尽快赶往苏州,这里已经沒有我的事了。”

    “公爷已经三番两次催你们早点动身赴苏州!这里的情势已受到有效控制,你又何必赖在这里捣蛋胡闹?万一出了意外“你少管我的事好不好?”

    “那我就要管姓张的小伙子。”

    “你敢?哼!”“呵呵!你知道我敢。要是不相信,我就证明给你看。”中年人笑吟吟地说,转身向墨宝亭走去。“你把他说得像个宇内无双天下第一的高手,我却不信邪,给他三记破山掌,看他会不会比山还坚强?”

    “我可要恼了。”她劈面拦住。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中年人笑说“对岸传来消息,有兴趣听吗?”

    “有关吗!”

    “也许。”

    “请讲吧,吊人胃口吗?”

    “长春居士并设返回上江,鬼鬼崇祟在扬州与瓜州出沒,神出鬼没极端诡秘,意图难測。”

    “哼!他在暗中支持他的儿子,长春公子大概已经逃过江了。”

    “他用不着逃。”中年人摇头。”他既没公然宣告与你们为敌,也役利用藉口号召同道兴师问罪.江湖人只知道是你们双方意气用事,牵涉到男女的情爱纠纷,所以不想介入。

    假使他不公然和你们叫阵,走在大街上,你也不能向他挑衅,你们的一切指控都缺乏直接证据,不怕引起武林朋友公愤?所以他根本不需逃走,当然他不能以任何名义公然向你们袭击,以免影响他的声誉。”

    “他目下”

    “仍然躲在镇江附近查不出来,至于他为何要躲,就令人莫测高深了。他久走江湖应该知道什么情势对自己有利。”

    “他怕我们暗中剥他的皮。”章春恨恨地说。

    “也许,但据调查所知,他有强劲的靠山一直不曾动用,仅唆使呼风唤雨、神爪冷镖这些地头蛇出面弄鬼。

    “这些一方豪霸,比起天下风云人物,又算得了什么货色?长春居士父子,则是天下闻名的风云人物;呼风唤雨、神爪冷镖,只能算是镇江的豪霸,只配摇旗呐喊。他在用下驷对付你们上驷,有的用意令人费解。”

    “已经有防范准备吗?扬州可是最重要的地方,可不能有丝毫漏洞呢!”

    “已有万全准备,同时如果仍有不知死活的人,胆敢越雷池一步,一律就地处决,绝不例外。”中年人人脸色一沉“我得提醒你。”

    “提醒什么。”

    “张天齐也无例外。”

    “什么?”

    “记住,我已经提醒你了。好好玩吧!我该走了。”

    “且慢”

    中年人呵呵一笑,快步走了。

    章春正打算拦阻,张天齐恰好偕葛佩如踏出亭门。

    “他怎么啦小春?”张天齐指着中年人的背影问,一面急步走近。

    “你确知歹徒们躲在焦山?”章春答非所问,反而提出问題。

    “是的,碧桃湾与青玉坞两处都有。”张天齐说“消息不会有假,怪的是毫无动静。看样子,除非我们摆出霸王面孔,才能把他们逼出来了。”

    “总不能逐家搜寻呀!”葛佩如不以为假。“我们毕竟不是强盗,也不能扮作强盗官兵。”

    “逐屋搜查也是白忙一场。”张天齐苦笑“附近的民宅渔户,都有地窖和船,我们哪有充裕的时间穷搜。

    “我们的目的是示威吓唬,过不了多久就有人受不了。受不了就会愤然挺身而出拼命。人手少,想搜地头蛇谈何容易?目的已经达到,该回城了。”

    我总觉得长春公子那些人,出动狐群狗党明暗双簧齐下计算我们,与凌霄客方老狗无关。”章春一面走一面说“既然老狗已经暂起来短期间找不到他,以后再找他并未为晚,他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所以。我认为不必浪费时间找他。”

    “你放心,他会来找我们的。”张天齐肯定地说“他不是—个躲得起的人。长春公子是否与他有关,相信不久自有分晓。”

    雇来的代步舟,是一艘圃舱乌篷船,有两个船夫。这是近岸的代步舟,假使是渡江舟,则多一位船夫。

    乌篷船泊在码头上,船夫在舱内假寐,码头静悄悄,共有十余艘各式小舶泊在一起。

    岸上。最少也有三个人监视着这艘船,任何人走近登船,皆难逃监视者眼下。但他们忽略了水下,船在风浪中浮摆不定。

    大冷天,呵气成冰,怎么可能有人从水下接近?三人直趋码头,叫醒了船夫,立刻启航。

    本来,游焦山不必从府城雇船,既费事又不经济,可以在京山码头雇小艇前往。

    狂风逆水航行不是什么惬意的事。

    章春的水性差劲,躲在舱内休息。

    透过两面空的舱篷口,可看到后艄板椠兼舵的中年船工凛冽振衣,碎浪拍击船身,水珠扑上船面,船时升时沉。不徐不疾地驻浪飞驶。

    她心中感到不是滋味。看葛佩如挽着张天齐的手臂,偎倚在—起,那亲昵的情景,令她心中暗恨。

    “我得设法把这小泼妇除掉。”她心想。

    她心中明白,有葛佩如在旁。将是最可怕的威胁。尽管张天齐的言行举止,完全把葛佩如当小妹妹看待.似乎并投产生情愫方面的问题。

    但葛佩如似乎正以惊人的速度长大,穿起衣裙,完全是个娇滴滴的小美人。青春活泼的气息极为动人,更具强烈的吸引力。

    她的心,除了容纳张天齐之外,容纳不下任何人。

    “有一天,我会杀了她尸她心中的呐喊声更强烈,眼中涌上了杀机。

    风从船头吹来,她的目光,突然落在船头堆放的零星物上。

    奇怪,杂物中露出半只缎绣的荷包。

    的确是荷包,属于女性的荷包、黛绿底,绣五色鸳鸯,但只能看到一半图案。

    是不是从前雇船的女眷,遗落在船上的荷包?按理,不可能,船夫早该将这值几个钱的饰物吞没。那有可能乱搁在杂物堆里。

    再仔细一看.左侧还有一个,型式、颜色图案完全相同。

    不可能有这么巧的事,也不可能有某一个女人,随身携两个完全相同的荷包,而文同时遗失在船上.此中定然有某件不可测的事发生在这艘船上。

    是在府城码头雇的船,来时根本没有其他乘客乘坐过,更没有这种贵重的女性荷包遗留。

    重要的是,大户人家的高贵女人不可能乘坐这种小代步乌篷。

    正感到诧异,鼻中突然嗅到淡淡的,若有若无的气味。当然不是她衣裙上的薰衣香。

    “客官,风浪太大!”前面操桨的船夫,突然扭头向站在船面的张天齐和葛佩如善意地说“请进舱坐吧!站在外面危险。”

    “不要紧。”张天齐含笑拒绝。

    她感到倦意袭来,来势汹汹。”天齐,看杂物堆堆里的荷荷包。”她蓦然心动;向外伸手一指,全力大叫,且作势站起向舱外跑。

    “砰!”她突然立足不牢摔倒。

    船外的张天齐顺指一着,看到了半露的两个荷包,起初还不知道是啥玩意。

    她摔倒的声息,与最后荷包两字,夸张天齐浑身一震,脸色大变。“快走!”张天齐大喝,右手急挥。

    刚感到有点倦怠,刚觉很不舒服的葛佩如,身躯突然被张天齐拂中,惊叫一声,飞跃出丈外,在轰然大震和水药飞溅中。沉没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