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www.78xs.cc,凛日神刀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好学的皇帝。你读遍了我们的书,涉猎诸子百家,懂得用权谋,知道怎样利用我们民性的弱点来巩固你的皇权。

    这三十年来,你把这万里江山,统洽得盛世兴隆,丰衣足食,这是不真的事实。你标榜仁政,但我要证明。”

    “什么?要什么证萌?”

    “长春居士明里为朝庭效忠,暗地里专干些杀人放火謀财害命残害弱小的无耻勾当,朝庭用这种人.而且支持他为非作歹,是不是与仁政背道而驰?简直就是残民以逞,仁政何在?”

    “裕剐。”皇帝沉声叫。

    “臣在。”裕刚贝勒躬身答。

    “可有此事?”

    “陛下圣明。”裕刚恭敬的答。“这些人亡命,如果不施小恩小惠,他们不会受命的。

    长春居士是微臣的线民,这人很能干,但能报贪婪,难免牵涉一些不法勾当,小疵无损大功。

    陛下也知道微臣曾密发武威虎符的事。他就是持有武威虎符的人中,最有建树的一个人。”

    “裕刚亲王,也许你用人的手段并没错,但与皇上的仁政冲突,你就犯了欺君之罪。”张天齐厉声。“长春居士在扬州,安置了两个爪牙,飞龙天魔与凌霄客。

    凌霄客不但巧取豪夺谋财害命,更不惜用男盗女娼手段,擄劫一些文武双全美貌少女,训练成烟花艳妓,送给达宫贵人,利用那些可怜女人做内应,从中控制达官贵人任其为所欲为。

    你问问超勇公。他的爱女二妞达春格格,如果不是我把她从吉祥庵地下春窟救出采,她的命运与遭遇如何?你说吧!这能算是小疵?皇上的仁政允许你包庇这种人吗?你说。”

    “裕刚,这人真有这么坏?”皇帝扭头问。

    “启禀圣上,那是他用人不当裕刚贝勒期期艾艾地说。

    “巴延,可有其事?”皇帝转问超勇公。

    “启禀圣上,确有其事。”超勇公躬身答。“但达春深明大义,为表她忠君爱国的至诚,她不愿追究这件事,为大局她可以不究一切。”

    “如果有其他苦主,朕要追究。”皇帝不悦地说。“回銮扬州。朕要张巡抚伯衡暂缓赶闽就任,仍以按察使身份至扬州勘察,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以昭大信。”

    “沒有大用,皇上。”张天齐动容,敌意略消。“张大人虽是清官,但凌霄客这种亡命已弃家潜选。

    “他日奔一千夜走八百,恐怕早已远出万里外了,如何追究法办?达春格格虽说不追究,仍然是事实俱在。”

    “张天齐,这不关你的事。”超勇公说。“你在皇上面前,用这种大逆不道的态度要求”

    “如果用正常的手段方法,能见得到皇上吗?”张天齐大声抗仪。“你不要用一副除了忠诚之外,别无其他的面目来指责我,你可以为了君国,任由女儿受辱而唾脸自干.我不行,要不冲令爱份上,我可要骂你了。”

    “大胆,你想怎样?”裕刚贝勒沉叱。

    “哼!你想我会怎样”张天齐气愤地、不自觉地踏进一步。

    立即引起两名侍卫的误会,以为他要抢进行凶,不假思索地抢出用刀一拦。

    “站住!”两名侍卫同声叱喝。

    他身形疾闪而入,一声大喝,准也没看清他是怎样从刀尖前切入的,更没有看清他是如何出手,像是传说中的幻形术。

    “砰篷!”两侍卫被掉翻出丈外,刀也丢了。

    这瞬间,侍卫们奋不顾身刀剑乍合,人墙一夹,情势失去控制。

    一声长啸震耳欲聋,他人化狂龙,掌拍脚飞进退如电,近身的刀剑反向外蔼,劲烈的罡风刮起狂飚。

    他手一动便响起一声沉雷。刀剑乱飞,人群避闪,如虎入羊群。

    打斗中,他夺获一把雁翎刀,连声狂啸,刀起处兵刃折断或震飞,左手连挥中,人体像被射落的雁,向舱外飞起,坠水。眨眼间,二三十名侍卫连续被抛落水中。

    裕刚贝勒的宝剑风雷乍发,身剑合一从中突入,剑气令人彻骨生寒。

    他无所畏惧,雁翎刀轻搭剑身错出偏门,扭身切入一掌挥出,雷声随掌乍鸣。

    裕刚贝勒大叫一声,剑撞而退“砰”一声背部撞在舱门左壁上,有板裂声传出。

    张天齐发成,一声怒嘯。砍倒了两名侍卫,向舱门急冲。

    他发现皇帝不见了,超勇公也不见了,大臣们也不见了,必定是先避入舱啦!目的未达,他岂肯干休?岂能白忙一场?同时,一度蓦然心动的奇异感觉,再度引起莫名的冲动,全身血液拂腾,皇帝近在咫尺,潜在的民族仇恨再度涌发。

    宰了他!宰了他他心中在狂叫。

    他听到远处湖上传来葛佩如的急叫,但他已无暇分辨听清了。

    一声兽性的怒吼发出,雁翎刀有如雷霆光临,一连三五刀,血肉横飞,五名拼命拦阻他的侍卫,手断腹裂尸律抛掷,他疯了。

    再冲,四虎工卫及时堵在舱门上,裕刚贝勒也从左侧挥剑再次冲上。

    “挡我者死!”他的吼声如天雷狂震,刀起处恍若电耀霆击,三把刀飞抛,两名虎卫倒翻入舱。

    裕刚贝勒的剑走空,突觉掌已贴腹,想退闪已来不及了,无穷异功及体,衣袍内所穿的护心锁于甲向内凹,身躯再次撞倒。

    他撞翻了身后涌来的三名侍卫,四个人跌成了一团。剑也扔掉了。

    “铮铮!”舱门内冲出的两名侍卫伸出的刀,突然折断只剩下刀把。

    他一声虎吼,挥刀向门里冲。

    “天齐!我给你拼了”身后尖叫声震耳,同时剑气压体。“铮!”他大旋身一刀急封.火星飞溅。

    章春到了,她所乘的快舟撞在右舷旁,八名桨手正在拔刀连续向上跳。

    舱面血腥刺鼻,桌椅前刀剑七零八落,侍卫们的尸体如刀剑也七零八落。

    章春被震得横飘丈外,几乎摔倒。

    “你你你太太过份了”章春凄厉地尖叫,挺剑逼近。

    “你走开,我不杀你。”他怒吼“不能怪我无情,是你先无义”

    “你杀我好了。”章春尖叫,身剑合一冲上,毫不防备只全力进攻,要和他同归于尽。

    八名桨手都是侍卫乔扮的,八把刀八面合围。

    他心中一软,闪身避剑.刀光侧旋,刹那间三名桨手胸开肋裂,狂叫着摔飞而出。

    刀光再次狂卷,有若风扫残雪,如入无人之境。自右至左急施半圈,又砍翻了四名桨手和三名迟候不走的侍卫,说惨真惨。

    他无暇留意,舱内舱外已经没有几个人了。

    裕剐贝勒也不见了。

    章春发疯似地追逐他,手中剑乱砍乱刺毫无章法,不但无法击中他,反而让他逐一收拾死战不退的侍卫们,她急得快要发疯。

    “天齐,求你,不要”章春一面狂乱地挥剑,一面求他停止杀戮。

    舱面剩下的人急剧减少,不足十个人了。

    “哥,皇帝乘小艇逃掉了。”葛佩如的叫声传到。“快下来,我们去追”

    他一怔,手上一缓。

    章春的剑,从他后面乘虚而入,全力扎向他的背心。

    “小心身后”葛佩如尖叫。

    渔舟远在五六丈外向大船冲,葛佩如在后面操单桨控舟,可以看到大船上的景像。

    他扭身出掌,剑擦背而过割裂了外裳。

    “哎”章春惊叫,被他一掌击得摇摇晃晃,踉跄急退。

    “假仁假义的鞑子皇帝,你跑不了。”他怒叫,奔进船舷飞跃而起。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章春狂叫,也冲出飞跃而起,在他的上空向渔舟纵落,剑下指急如流星堕地,竭尽全力行雷霆一击。

    后艄的葛佩如连想都不想,丢掉桨顺手抓起鱼叉,脱手飞掷,叉化虹破空而去。”呃”身在半空的章春沒料到有人袭击,叉电闪及体,无情地贯入小腹,人仍向下飘落。

    张天齐先一步纵落渔船中,扭头回身向上望,吃了一惊,一掌拍偏下刺的剑,抱住了堕下的章春。火速将人摆平在舱面上。

    “小春小春”他狂乱地叫喊。

    渔船向外滑出,脱离大船。

    “哥,我我抱歉”操桨的葛佩如酸楚地说。“我我不由自己,我我并并非有意杀死她的,我”

    “她一定要死的,不怪你,小佩。”他黯然轻抚章春的沾满泪水面庞。“小春。小春,这这是命,命定了的,你生在贵胄之家”

    “哥,抱抱我”章春泪如雨下,不住颤抖。“我曾经妄妄想,妄想你入旗,我我要做做你的妻子,我要替替你养养一大堆儿儿女”

    “小春。我要起起叉”

    “不了。哥”

    五刺鱼叉虽然没有倒钩,但面积大,深入小腹五寸以上,内脏一团糟,哪能起叉?叉一动就血崩内腑,大罗天仙也无能为力。

    “小春”他绝望地叫。

    “答答应我”“你”“不不要伤害皇上皇上,我我死含含笑九泉”

    “我答应你。小春。”他大声说。“我会从其他人的口中,获得长春居士的下落。”

    “谢谢你,抱抱我。”

    他心中一酸.俯身紧紧地抱住逐渐停止颤抖的身躯。

    “死在你怀中。我我好快乐”

    “你好痴,小春。”

    “我我要去了,我”

    “愿你在天上快乐,小春。你这种人,是应该升天的,不会下地狱”

    “哥,来生再见,亲亲我”他情不自禁亲吻那冷冷的、已失去血色的小嘴。章春脸上的肌肉。突然冻结了。

    葛佩如在章春怀中,掏出了大内制的续命金丹。撬开了她的牙关灌下三粒保命金丹。

    洞庭东山周围八十里,古名叫胥母山,东麓的山峰叫武山,是吴王阉间养虎的地方,原称虎山。

    虎山仅有两座村,居民四五百而已。

    这里建了营舍,最高武官是一位副将,营称太湖营,专门负责搜捕湖匪。

    目下太湖营副将病殁,中军部司正率兵巡湖。

    负责营务的人姓陈,职位是千总。

    由于该营是汉军旗兵,汛地甚广,一位守备驻宜兴,三位子总分驻洞庭东山、简村、马迹山。

    所以,自下陈千总是最高指挥官。

    地方官最高机关是东山巡按司,巡检姓倪。

    江苏巡抚宋牵,先串領苏州的重要官吏到达,由陈干总率领三百名官兵列队布哨,倪巡检驱使三四百名村民男妇老幼齐出。在湖滨码头列队接驾。

    已经等了一个时辰,看着日正当中,依然看不见浩浩荡荡的船队形影,宋巡抚急得浑身冒冷汗。

    千盼万盼,终于看到装满人的两艘小艇,以全速破浪而来,但岸上的人谁也役留意这两艘小艇是何来路。

    一艘小艇向湖岸码头冲来,另一艘还远去数里处。

    码头的十余名哨兵,弓上弦刀出鞘蛮像一回事。派出三名武弁上前接船,准备盘问。

    “叫宋巡抚接驾!”艇上的超勇公沉喝。

    码头距上面湖滨列队的人丛不足百步,这位勇将的嗓门又大得出奇,上面的宋巡抚大吃一惊,惊了个冷汗彻体。

    有人吆喝着驱赶走散的人重新列队,一阵大乱。

    宋巡抚、陈千总、倪巡检,以及一众苏州先来的官员,五六十个人冒着冷汗奔下码头。

    没错,是当今皇上,宋巡抚哪能看错人。

    “万岁!万岁!万万岁”

    呼声雷动,五六十个人全爬下了,俯伏如羊。

    皇上跳上码头,矫健利落,脸上有怒意。“起来!”皇上突然保持冷静威勇,在超勇公与一众侍卫拥簇下,大踏步向人丛走。

    “谢万岁,万万岁”

    磕头毕,爬起整衣,众人躬身倒退,退上湖滨,那情景相当滑稽,没有人敢抬头。

    接着,万岁的呼声雷动。

    列队的官军行军礼,官员与百姓们俯伏。

    百姓们不分男女老少,每人捧着一把燃着的信香,伸吞在前,人俯伏在地,真像群跪下的羊。

    当皇上昂然通过羊阵中的通道时,前面两側传出磐的清鸣,接着法器奏出不是佛曲的仙乐。

    两队六十余名妙龄尼姑,穿了鲜艳的奇装异服,一面奏乐,一面由徒手的妙俏艳尼起舞致敬。

    皇上一皱眉,想说话又忍住了,随着开道警戒的侍卫通过人丛。

    前面,十六名侍卫、十六名健壮轿夫,肃立在特制的竹制山轿旁。真正负责抬山轿的六名轿夫,则跪伏在轿两侧。

    “唔!倒也精致轻巧。”乘惯了三十六人銮轿的皇上欣然拍拍竹轿说。

    “贫瘠山区,奴才无法觅得肩舆。”宋巡抚躬身回答。“恭请圣驾。”

    “太后不来子,这些人,叫她们走。”皇上指指艳尼们。

    原来宋巡托以为慈圣太后也来了,老太后情佛。见佛就拜,所以把当地的年轻尼姑找来香花艳舞迎驾。

    皇上,手扶把手向湖上瞥了一眼。

    “裕刚来后,叫他赶快来见朕。”皇上向在一旁扶轿的超勇公说。

    “微臣遵旨。”脸色苍白、余悸犹在的超勇公惶恐地应喏。

    满人公侯以上官员。皆不称奴才。

    这些大员,在順治朝具名仍称奴才,后来康熙帝下旨禁止,以表示对王公大臣的尊重。

    而汉人自从三藩之乱后,以后的汉宫,根本沒有封侯封公的人,所以只好奴才到底。

    宋巡抚是河南商上人,百分之百的汉人,巡抚官员虽有二品,仍然是奴才。

    一声启驾,片刻码头上只留下神色緊张的三百名满兵大汉沿湖列阵、枪斜举,刀出鞘,箭在弦上,气氛紧张如临大敌。

    裕刚这艘小艇上,共有十六个人。

    远在四五里,便看到码头上接驾的盛况,所有的人,皆心中一宽,惊魂大定。

    假使皇上在湖中出了意外,他们哪有命在?“在这里等他。”裕刚咬牙下令。

    八支桨往水里一沉,艇停在起伏的碧波上。

    向北望,五里外,小渔舟正扬帆向此地飞驶。

    由于是逆风,因此船不时折向,以之字形航线。向洞庭东山无畏地急航。

    双方已可互相看得真切,气氛一紧。

    裕刚贝勒的艇上,还有四张强弓。

    “箭没有用,不许发箭。”裕刚贝勒阻止箭手发射。“候他接近,我要和他说话。”

    降下半帆,渔船开始直冲,船速减半,接触时可以避免擦撞同归于尽。

    “张天齐,我要和你说话,”裕刚贝勒在廿步外高叫,艇停止前进。

    帆向下落,渔船也稳住了。

    “裕刚贝勒,你有什么话好讲?”张天齐屹立船头,声如炸雷。”你不死心吗?”

    “我追来了,不是吗?”

    “东山兵马如潮,你没有希望了。”

    “你放心,我会找到机会的。”

    “你是天地会的人?”

    “不是。”

    “那你为何向皇上行刺?”

    “那是你们逼的。”

    “你想过封妻荫子吗?”

    “草野狂人,与功名富贵绝缘。”

    “你”“你少废恬!我只要长春居士,不然我和你们沒完没了,以我一条命。一定可以索取千百条命抵偿。裕刚贝勒,你最好相信我的话。”

    “你听我说”

    “我没有听的必要,我要上东山找你们的皇帝,他出不了东山。我要”

    “长春居土在胥口旁的采香泾,找采香别墅就可以见到他了。”

    “他如果走了呢?”

    “他敢?”裕刚贝勒信心十足地说。

    “好,我相信你。”

    “你还要去东山?”

    “不去了。多有得罪。”

    “別提了。”裕刚贝勒叹息一声。“你这混蛋!为什么我的人不早发现你这种人才?”

    “早发现我也沒有用,我不会做你们的奴才。请转告超勇公,我抱歉。”

    “你”“达春格格她伤重垂危。”

    “二妞可敬的孩子交给我,我们会救她救她”裕刚惨然叫。

    “她为了阻止我追赶你们我我尊敬她!我会

    尽力地救她我会交给你们山长水远。后会有期,珍重。”

    漁舟升起帆,轻灵地调头,顺风向北飞驶,消失在姻水茫茫处。

    胥口,是入太湖的湖口。

    与胥口相连的那座山,就是吴芝阖间伴美人采香的香山。

    山旁有条灵秀的小溪叫采香径,也叫箭径。因为站在灵岩山上远眺,看到这条小溪笔直如箭。

    这一带,也是府城仕绅建造别墅的好地方,乘船艇往来十分方便。采香别墅,就在香泾与香山之间的广阔林园中。

    裕剐贝勒简简单单两个字“他敢”就说明了主人与奴才之间双方的心态。

    天风谷的长春庄,没有任何武林高手撼得了它,但却经不起裕刚贝勒一个指头轻轻一推一句话就可以让长春庄烟消云灭,长春居土敢不遵约束乱跑?皇帝驻跸的所在地,这些御用的汉人走狗奴才,根本不许接近三十里以内,只配派到到外围,搜捕可疑的其他亡命,这就是走狗奴才的悲哀。

    长春居士本来奉命藏匿在天平山,皇帝可能兴之所至,会到天平山游玩,或者到开国元勋奴才范文程认宗的范仲淹祖居,看看一代文豪贤相的故居,甚至可能颁赐一些墨宝,为范家添颜色。

    范文程替清太宗策定入主中原大计,以一个奴才与读书人的身份,赫然成为开国元勋,怕被后世所耽,不惜卑词厚帑向苏州范家联谱认宗。

    他拨了数万两银子,整修范家祠居坟园,范家子孙很可能深以为荣,不知范仲淹泉下有知否?皇帝并没有去天平山,所以长春居土又被安置在采香别墅,这次是真的藏匿。

    因为裕刚贝勒已经得到消息,有许多江湖人土。誓要获得这奴才而甘心,假使不藏匿妥当,引来那些江湖亡命,惊了圣驾那还了得?可是,仍然惊了圣驾。皇帝险遭不测。

    一个奴才算得了什么?裕刚贝勒并没错,送掉一个走狗,日后可以另找两个,或者二十个。

    采香别墅建了一楼,三院,位于园林深处。四周花木扶疏。幽静、清雅、仆实不华,是赏春和避署的好地方。

    这五四月初四。

    一早,御鸷回銮,御舟驶入运河,全域锣鼓喧天,焰火满夫爆竹响彻云霄,数十万军民手抱香花,欢送御舟北驶。

    巳牌正,采香别墅的园丁兼警戒站在园门口,讶然目迎穿了长袍与对襟背褂的一高一矮两位游客,沿小径经过园门,觉得有点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所以然来。”喂!””高个儿游客张天齐突然止步打招呼、穿得体面,说话却粗野得很。“皇帝老爷已经快到许墅关了,你们这些混蛋怎么还不走?““你说什么?”园丁一怔,怒火上冲。“皇帝老爷走不走,与咱们何干?其名其妙。”

    “哦!我忘了。”张天齐笑吟吟地拍子拍自己的光秃秃前脑盖,这地方规定必须剃得精光,因为这是奴才的标志,不剃就不留脑袋。“只有南门庄主一个人知道能不能走,你只是一个只知道跟着他发财的糊涂混蛋。”

    园丁恍然醒悟,刚想张口发出警报,刚想出手攻击,刚想逃,大拳头已经落在眉心上,头颅内陷,眼珠暴出,人还沒倒下,便被抓住辫子往园门拖。

    矮个儿男装青皮小伙子打扮的葛佩如,向后打出自己人才知道的手式,这才匆匆跟入。

    青天白扫,按理不会有仇家登门,所以除了守园的警哨外,全园静悄悄,像是空园。

    两人进入门右的看门人小屋.将尸体往里一丢,搜出一把剑,交由葛佩如使用。

    两人沿花径往里闯,不久花树已尽,眼前出现雅致的小楼。

    楼前的门廊上,石阶的上端石鼓上,坐着一名青衣大汉’。

    看到昂然而来的不速之客.吃了一悼。

    “喂!你们是怎么闯进来的?”大汉惊问,顺手取出藏在阶栏下的连鞘长剑跳起来。

    “杀进来的,我,张天齐。”说话间,人已到了阶前的花砖铺设的小广场。

    “啊”大汉发出震耳的长啸示警,一步步往大开的厅门退“张天齐”三十字,有惊人的震撼力。

    两人不跟进,站在小广场中间背手相候。

    片刻,先后涌出三十余位高手名宿。

    长春居士是最后出来的。身后跟着断了一臂的厉魄厉姜、四海剑客卢成均,追魂使者唐居豪、白无常银博、毒郎君南宫定,掌下魂消马元方

    每一个都是名号响亮,跺下脚天动地摇的江湖豪强,武林名宿。

    “是你!”长春居士愤怒如狂。“我的儿子失踪,陈家大院被大火所毁,许多朋友下落不明,是你这小狗下的毒手吗?”

    “可惜不是我下的手,我雷神不动手则已,动则杀人如屠狗,一定有许多尸体作证。”张天齐开始撩起袍袂掖在腰带上。

    “我来找你,并非因为你我有什么不解之仇,你父子坑害我的事算不了什么。

    我来,是要你交出飞龙天魔陈伯刚,他是你忠实的走狗朋友,你希望这里成为屠场吗?”

    “这狗东西可恶!”毒郎君南宫定厉声咒骂。“上次百毒飞雾没把他弄死,今天他非死不可。”

    “站住!阁下,已经够近了。”张天齐沉喝警告。“我知道你一身都是奇毒,三丈内可将人毒毙,再进一步.你将永远没有玩毒的机会了,我要杀死你。”

    “在下却是不信。”毒郎君不信邪,不但迈进一步,而且是两步。

    可是第三步刚迈出,人却向下挫,突然摔倒。

    所有的人,只看到张天齐的手微抬,只看到一段小小的褐影一闪而没,有些人甚至什么都没看见。

    “噢”毒郎君躺下就发出痛苦的叫号,手吃力地拉开衣襟,在肋下摸索,猛地拉出一段四寸长的沾血肉的树枝。

    他手上全是血,举至眼前一着,崩溃了,发出可怕的呻吟,声音渐弱,手脚开始不断抽搐。”这里一定会成为屠场。”张天齐声色俱厉。“你们如果想群殴,在下奉陪。”

    一声长啸,他身形疾转,风雷骤发,双手带动的气旋涡流真像风动雷鸣。

    身影乍止,身影重现,雷神面具出现,左手天雷钻,右手雷锤。“你们上!”他怒吼。“不把你们这些杂种击毙,日后不知有多少人死在你们手上。报应临头,报应临头。”

    怒叫声如夫雷狂震,震耳欲聋,慑人心魄的气势,让这些江湖豪强心胆俱寒。

    人群急散.防备他用雷珠先下手为强。

    这些人中,有一半是他手下败将,即使人多势众。仍然心惊胆跳,不敢冒失地冲上送死。

    “我如果告诉你飞龙天魔的下落,”长春居士厉叫,本来就是张天齐的手下败将。“你就走。”

    “不错在下拍拍手就走路。”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他仍然匿居在瓜洲陈家,但不再是瓜洲第一富绅陈天祥,而是后花园的花匠。瓜洲陈家已经闭门谢客,主人外出游历,不知何时才可返家。”

    “这天杀的者杂种!难怪我找不到他丝毫线索。”张天齐一面咒骂,一面扭头便走。

    “祝你好运。”他在三丈井转身挥手祝贺。

    “咱们后会有期。”

    两人飞掠而走,消失在花径尽头。

    “这狗东西的话有何用意?”长春居士切齿叫。

    “老夭!就是这意思。”有人狂叫。

    左面的花树丛中,出来了廿二名蒙面青衣人,皮护腰上插的全是小刀,手上也是小刀

    中间,是唯一不蒙面的尹二爷尹萧萧,小刀会的人到了。

    左面,人更多,三十余名天地会的男女,在龙长老的率领下,结成五座五行阵。

    厅阶上,计秋华姑娘率领断魂庄劫后余生的廿余名男女,堵住了退路,手中的喷管,正喷出江湖人心寒的断魂寿香。

    “天作孽,尤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尹二爷仰天长号,声泪俱下。“三汉河二百一十三位反清复明志士的冤魂,正在泉下哭泣。

    “而你们这些出卖祖宗的汉奸走狗,仍然活在世间逍遥,天道何存?天道何存”

    “不关我的事”有人狂叫,有人奔逃。”杀”近百名男女的杀声齐出,地动天摇。

    各种暗器与飞刀漫天飞舞.阵势随后发动。

    这里,真成了血海屠场。

    御舟通扬州,驶向高邮湖。

    扬州随即解禁,八旗兵回汛,市面恢复旧观,歌舞升平。

    瓜洲第—富豪陈天祥的大宅院富丽堂皇,楼房连栋,四面有花园。

    但自从主人失踪,总管下落不明之后,便门前冷落车马稀了。

    主人的家眷也不见了,留下斑顾的只是九个仆人,上门的人一问三不知,不久就没有人上门了。

    人们正逐渐拨忘这位显赫一时的第一富绅陈大老爷陈天祥。

    日正当中,后花园园丁所住的小屋前,出现张天弃临风玉树似的身影。

    这次,他佩了剑。

    “我知道你老了,你有睡午觉的习惯。”他向门窗紧闭的小屋朗声说。“可是,老朋友来了,你还能睡得着吗?该打起精神出来迎客啦!”

    屋内有了响动,但不见有人启门外出。

    “后门此路不道。”屋后传来葛夫人的语音:“沧海幽城的人,在此候驾。”

    “我要斗一斗这老魔。”是葛姑娘俏甜的叫声。“娘,请不要用天齐哥的雷珠打他,一下子把老魔炸碎了,就没有把戏好看啦!”

    “他要不出去,能不用雷珠毁他的狗窝吗?”二姨杨碧娥似乎反对不使用雷珠。

    用意是道老魔出去和张天齐了断,断绝老魔从后面逃走的念头。其实,光天化日之下,怎能逃得出张天齐的掌心?终于,门拉开了,挟了剑踱出的是飞龙天魔,他果然穿了仆人的褐衫裤,一代魔头,豪气尽消。

    “老弟,凡事都该有个商量,是不是?”老魔采取低姿势。

    “天下没有不能好好解决的事。”

    “很抱歉,阁下。”张天齐。“在下要办的事,没有什么好商量的。”

    “谁出卖我的。”

    “你以为还有谁?”

    “那诙死的混蛋!长春居士,你不能这样待我!”老魔仰天狂叫。

    “以利害相结合的人,就会因利害关系而互相出卖。阁下,你有什么好抱怨?”

    “你到底想怎样?”

    “我只想把你带到山东,交给家师叔便没有我的事。能带活的,当然好,不能,就带你的头用石灰腌起来带走,如此而已。”

    “老弟,你听我说””

    很抱歉,我花子一年的光阴找到你,不是来听你说的,有何疑问需要解释,你可以同家师叔说。

    我对你个人并无成见,江南忠义案先后死了上千人,那不关我的事,我又不是受害人。我来带你,只有简简单单的一个理由,受人之托,忠人之事。阁下,我说得够明白了吗?”

    “我给你十万两银子。”老魔大叫。

    “你真大方,去你娘的混帐,你在忠义牢处盗取的军饷就不少于一百万商银子。十万两,你怎么给得出手?”

    飞龙天魔突然狂野地扑上,闪电似的撒出一重剑网,出其不意抢攻,要拼命了。

    张天齐的身影一闪,再闪,幻影依稀,蓦地飞出二道电虹,从剑网的几微空隙中锲入、逸出。

    人影各向外飘,老魔稳下身形低头一看,看到右肋下衣衫裂了一条缝,有血沁出。

    “你你的剑气比往昔强劲十倍。”飞龙天魔骇然变色。

    “毫不费力便攻破老夫的护身神功,这这怎么可能?”

    “苦练呀!阁下。”张天齐逼近,剑势已将对方控制在威力圈内。“我年轻,知道该怎样下苦功,每天都有进境,你何必大惊小怪?再给你一剑。”

    一剑击出,飞龙天魔不得不接招.挥剑急封。

    “铮!”封住了。但无法将张天齐的剑震出偏门,而张天齐的左手.竟然神乎其神地出现右胁背側。”砰!”老魔莫名其妙地向左前方飞摔,翻飞一匝重重地跌了个手脚朝天。

    “这是神秘的大乾坤手,”张天齐并不追击“老骨头摔松子没有?”

    飞龙天魔—禳而起,脸色灰败,—声厉吼,身剑合一再发起狂攻。

    “铮!”双剑相交。

    “砰!”飞龙天魔再次摔飞出去,这次是顶门先着地,跌了个晕头转向,剑已脱手抛出四丈外去了。

    “我我跟你到山东”老魔爬起迷迷糊糊的大叫。

    “这才对,沿途你可别制造逃走的机会。”张天齐发剑入鞘。“明天咱们就乘船上路来得好!”飞龙天魔急撞而上,双掌来一记推山填海,九幽大真力竭尽全力攻出,罡风空前凌厉。

    张天齐的双掌一分,童子拜佛崩开来掌,向下合掌疾沉,重重地劈在老魔的前额上。接踵而至的一连串掉、掼、绊、踢,一次比一次凶狠,老魔扑而又起,最后躺在地上脚一松,像条死狗陷入半昏迷境界。

    斜刺里伸来一只晶莹的小手,掌心有一枚扁针。

    “为免麻烦,破他的气血门。”小手的主人葛佩如笑吟吟地说“哥,我才不想做吃力不讨好的解差。要是让他跑了,我又得跟着你跑遍天涯穷找,那多辛苦呀!”

    “谁要你跟着跑呀?”张天齐一面在老魔的任脉重要穴道各扎了一针,一面调侃大姑娘。“怕我被狐狸精拐跑了是不是?我还得到杭州召请花国名姬”

    “你敢?你”小姑娘向他举起粉拳,脸蛋绷起却又忍不住笑意。”不要管得那么紧好不好?你还没有和我拜天地呢!”

    “你”小姑娘脸红红地轻擂了他一拳。

    他丢掉针,抓起老魔扛上肩,哈哈一笑,两人手牵手向后园门等候着的葛夫人走去。

    一全书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