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www.78xs.cc,何时更饮长沙水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上海读研的三年是充实的三年、也是风流的三年;我的专业知识在增长,我的性经验也在增长。

    一转眼,我又要毕业了。

    由于我在长沙湘江二桥建设工地实习时的出色表现,长沙一家部属设计单位的院长飞赴上海,在锦江宾馆的咖啡厅里,我们长谈了近六个小时,我被他的诚意所打动,决定放弃上海的花花世界,再和南京路上那家小咖啡厅的年轻女老板度过一个疯狂的告别之夜后,随他飞回了长沙。

    五个月后,二十四岁的我被任命为院第二设计室(也就是结构设计室)的付主任,这时的长沙已经是“岳麓山上枫叶红、橘子洲头秋风急”了。

    周末的傍晚,我漫步在岳麓山的林荫小道上,在一颗幽静的枫树下,我发现一个高挑的倩影,并传来一阵异性的声音:“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我应声接道:“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

    相互攀谈中,我知道眼前这位大方靓丽的姑娘是一所重点中学的教师,学历史的,二十二岁,刚参加工作,有一个别致的名字:鱼小乐。

    我一阵大笑,随口吟道:“子非鱼,安知鱼之小乐?”姑娘亦笑:“子非吾,安知吾之不知鱼之小乐?”我们愉快地交谈着,并肩走在秋日的夕阳中走到了云麓宫下。“欲登云麓三千丈,来看长沙百万家?”我向小乐发出了登云麓宫的邀请。

    我们谈人生、谈历史、谈长沙文夕大火、谈臭豆腐。等到想要离开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这时的长沙早已是万家灯火、远远望去、五一大道上真的是“车如流水马如龙”

    下楼梯时,黑暗中鱼小乐叫住了我:“请拉我一下,我没戴隐形眼镜。”我大喜,握着她那温柔的小手舍不得放开,但很快,她的手掌抽出去了,只留下小拇指被我捻在手中忽然,一声“哎呀”鱼小乐绊着了一颗石头,我顺势揽着她的丰腰,她绊倒在我的怀中,她想推开,但很快就又被我揽入怀中。这次她没有反抗,我看见她的双眸闪着晶莹的光,我低下头,嘴唇印在她那光洁的额头上,她仰起头,我的嘴唇迅速地找到了一双湿润的唇。

    一路上我们没有说话,我们偶尔停下来亲吻一下,鱼小乐又迅速地闪开。夜色中,我听到我们的脚步声和鱼小乐的心跳声。

    快到公园大门时,我们拥吻在一起,我的舌头撬开了小乐的牙关,舌头绞在了一起,只有两人的鼻息在空气中蔓延,秋夜的凉风中我们没有寒意、我们的周围氤氖着一种温情的春意。

    长吻中我们靠在一棵大树上,我轻轻地咬着小乐的舌尖,一只手滑到了高挺的乳峰上。小乐扭动着身体,结实的乳房在我胸部压得更紧更紧。

    我一只手从后背抚摸着她的秀发和光嫩的脖子,另一只手从她的羊毛衫下溜了进去,她丰腻的腰肢在颤抖,我的手触到了她那薄薄的绣花的胸罩和细细的肩带。鱼小乐的头紧紧地靠在我的肩窝里,灵巧的舌头在我的脖子上蠕动她的乳房很丰满、也很结实,我的手掌在两座山峰上游走。慢慢地,我的手经过她的胁下、绕到后背、找到了胸罩的搭扣。

    鱼小乐的身子扭动得更厉害,一只手在挣扎、想把我的手从衣服中抽出来。

    我贴着她的耳朵温柔地说:“我好喜欢你,我好想更亲近你。”说话间、我的手已经解开了她的乳罩,迅速地移到前面,握住了青春的高峰。

    她的乳头很细很园,但有一半陷在乳峰内,我轻柔的抚摸着乳峰,拇指和食指轻轻地揉捻着乳头,慢慢地,小红豆变成了花生米,乳房也更坚挺。她的鼻孔里发出了粗重的呼吸声。

    她一双手勾住我的脖子,我们的嘴唇又纠缠在一起,我们都在喘息。我的左手从她后背落到了浑圆的臀部、轻轻摩索着,右手从乳峰往下,抚摸着她的上腹,圆圆的肚脐终于,滑进了她的裙带。

    她明白了我的意图、触电般地清醒过来,小手抓住了我的手腕:“这是三八线,你现在不可以。”我不是柳下惠,但我现在还是正人君子的形象。我明白欲速则不达的道理,我顺从地抽出了手,微笑着轻声问她:“现在不可以,那什么时候可以呢?”“不告诉你!”她迅速地从我身边跳开了。

    再见到鱼小乐是在一周之后,那天我在蝴蝶大厦送走郴州的一名业主,连房也顾不得退就打车赶往烈士公园。我们相约七点见面,等我赶到时,鱼小乐已经早到了。她穿着一身牛仔衣,短而紧的上衣把那本已丰满的胸部衬得更高挺,浑圆的臀部和结实的小腹挤在牛仔裤里,使人不禁心襟摇动、浮想联翩。

    刚在湖边的长凳上坐下,鱼小乐就趴在我的肩上,咬了一下我的耳垂:“这是罚你迟到。”接着又更重地咬了一下:“这是罚你上次太坏。”“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我一边狡辩一边捧住她的脸,狠狠的亲吻着。

    一回生、二回熟。很快,我就解开了她的上衣钮扣,禄山之爪尽情的抚摸着双乳。她在我的怀中娇哼着、扭动着,我的jī巴跳出了内裤,在裤腿里翘了起来。

    夜晚的烈士公园除了堕入爱河的青年就是红杏出墙的露水男女,到处都是接吻的声音。

    在我们身后不远的草坪上,一对男女已经进入了状态,男的靠着一棵大树坐着,女人的长裙摊开,上衣也是敞开,跨坐在男人大腿上。

    看不见两人的手,但可以隐约地见到男人的手在女人的衣服里摸索,女人的臀部在扭动。

    我示意小鱼看过去,那一对男女运动得更厉害了,耳朵里传来了女人的哼叫声、很低、但很清晰。终于,经过一阵激烈地扭动两人不动了,一阵蟋蟋嗦嗦的声音后两人站了起来,地上丢着几团白色的卫生纸。小乐紧紧地靠在我的肩上,她的指甲已经掐入我后脖子的肉中。

    这时我们旁边的长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