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www.78xs.cc,一个男人的伪高潮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四章你们家是卖跳蛋的吗?

    当我战战兢兢,怀着朝圣一样的心情,脱下岳母那性感的三角裤的时候,看着岳母那布满红霞,似乎春潮来临的熟悉的脸庞,感觉面对着她,已经不是女婿与岳母的关系了,她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清醒时候的骄傲和为人长辈的威严,她就只是一个纯粹的女人。她散发着馥郁气息的胸微微下垂,不大不小的肚脐眼随着呼吸微微动着,一丛夹杂着几根白色的黑亮的阴毛顺着隆起的阴阜蜿蜒而下,在白花花的大腿之间构成一个神秘的地带,那里就是花出生的地方。最让我不能自已的是岳母那又肥又大又白的屁股,就像是一枚硕大的水蜜桃一样,散发着馥郁的香,我的喉头一阵紧张,狠狠的咽下口水,向着那伊甸园一样的两瓣比花瓣还要美丽的地方埋下头去,每一寸柔滑的肌肤上都留下了我口水的痕迹,我的舌沿着尾骨,顺着股沟一直向前舔舐而去,岳母的菊花已经变成了黑色,当我的舌头滑过的时候,一阵紧缩,一双肉肉的大腿用力的把我的头夹在中间,我却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的骨头。我的头曾经被好几个女人的大腿夹住过,她们的大腿虽然夹的更有力,但都没有被岳母这样夹的舒服,她们都太瘦了,少了那种柔软的感觉。

    岳母的小妹妹也已经是黑色的了,她和王玲的年龄只差一岁,但王玲的小妹妹鲜嫩的像刷去表皮的鲍鱼,岳母的却像是刚从海里捞出来的一样,又黑又嫩。

    我用唇把岳母的的阴唇包住,舌尖在上面来回扫荡,尽情品咂它又咸又涩的味道,感受它的滑嫩。岳母的身体的反应更大了,更多的水水流了出来,yīn道已经微微张开,露出里面红嫩娇柔的肉芽,被薄皮包在里面的阴蒂也钻出了头,像颗红宝石一样鲜艳,似乎在抱打不平,对我喊:放开它,冲我来。见它那么坚挺的勾引我,我就放开了岳母的阴唇,一口把它咬住,把它放到牙齿中间,轻轻的啖着。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一瞬间,我都怀疑诗人啖的荔枝是哪位岭南美女的阴蒂了,如果我是诗人,能“日啖阴蒂三百颗”的话,做哪儿的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啊啊”岳母突然呻吟起来,翻了个身,面朝吊顶,双手抓住了自己的胸,屁股也不由自主的向上挺着,我知道岳母的身体已经做好了接受我的准备。其实那个时候我曾经犹豫过,本来只是想脱下岳母的内裤,对她的身体轻薄一下就行了。但是看着岳母平时高高在上,当时却全身上下都透着淫荡的身体,我还是没有忍住,挺着枪,冲了上去我给岳母擦干净身体以后,岳母还没有醒来,也不知道岳母多久没有和岳父过过性生活了,似乎在我印象里,岳母从未有过现在这样被滋润的娇美,皮肤都似乎细腻了许多,清丽的脸上发着柔和的光,宛若妻子的姐姐。在射精前,我的脑海里面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射进生育妻子的地方了,随着快感越来越强烈,那种乱伦的带来兴奋让我越加的毫无顾忌,毫不怜惜的雨点一样撞击着岳母的身体,但是,射完精的刹那,我却又陷入惶恐之中,正所谓操前淫如魔,操后圣如佛;操前见肉像条狗,操后转头嫌人丑。我不知道岳母醒过来以后会不会发现,发现以后王玲会不会出卖了我,岳母知道我偷奸了她会不会暴跳如雷,立即打电话给妻子,妻子知道后,我也不要活了,她也不会容自己活下去。

    我摇着湿嗒嗒的小弟弟,拉开房门,走到沙发跟前,坐到正抚摸自己已经红的不像话的小妹妹的王玲身边,王玲趴下来,又把我的小弟弟含在嘴里,吸吮舔咬捏揉按扭摇啃弹摸旋,只几下,小弟弟就又站了起来,跃跃然的要去打洞,王玲一边伏在我耳边说着“你岳母的滋味怎么样?可惜她睡着了,不然就能享受这高潮的快感了。”一边翻身跨在我身上,扶住小弟弟,对准坐了下去直到射精,我都没有什么感觉,一门心思的想着怎么善后,虽然也有与王玲的虚与委蛇。

    王玲依然跨坐在我的腿上,双手环着我的脖颈,把头贴在我的胸前。小弟弟一点一点的滑了出来,王玲的阴毛和我的紧紧挨在一起,都黏黏的,也不知道是精液还是王玲的淫水。

    “王姨,你不会告诉我岳母吧?”我抚摸着她摸不到骨头厚实的背问。

    “那要看你的表现了,只要你不忘了我这个小老太婆,我就永远是你的盟军。”

    王玲喃喃道。

    我的心稍微放下了一点,继续问:“那王姨,我岳母醒来以后你准备怎么说,她肯定能发现。”

    “你放心吧,我有办法。”王玲说,却任我怎么问也不说她具体怎么让我的岳母信服,我就只好不再提了,也只能选择相信她了。

    “王姨,网上说女人到了你们这个年纪都会绝经,yīn道不再分泌液体了,你和我岳母怎么水水还那么多,都快奔六的人了,这不科学啊,是不是你们有什么秘方?”

    “秘方?”王玲听了我的话,也是一愣,手扣着我的乳头说:“我和你岳母都没有绝经啊,方红霞也没有,不过张军梅倒是几年前就已经不来了,”她思索了一阵,说:“如果说张军梅和我们三个有什么区别的话,我们三个都喜欢吃甜的,很多年前起,就一直从南山上次你见的那个老道人那里买他自己熬的红糖泡水喝,从喝上以后,妇科疾病也好了不少呢。”

    我听了心里一阵激动,马上问她:“你这里还有那种红糖没,能不能给我一些?”

    “还有一罐,等会你走的时候我拿给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洗澡?”王玲说。

    “好啊,不过你不许再勾引我了,我的腿都要软了。”事实是,我的腿确实有点发软,不是纵欲过度,而是插完岳母以后还惊魂未定。

    和妻子一起洗澡的时候,妻子给我搓背,都会先从我的太阳穴开始,接着脖子,双肩,慢慢向下进行按摩,一直按到腰眼位置,她就让我双手撑住墙,葱管儿一样的五指紧紧握在一起,用她那小拳头放在我腰眼位置上,使劲的往下摁,只那么几下,我的身体便会空灵起来,像根漂浮在空中的羽毛一样的舒服。她也常常替我清洗小弟弟,就像是王玲现在那样,蹲在地上,细心的翻开包皮,给小弟弟打上泡沫,然后用温柔的小手握住清洗,我想着妻子对我的好,心里便一阵黯然。胡乱的在浴室里瞅着,忽然看到洗衣机后面放着一个小塑料袋,里面装着一个枚红色的内裤,颜色和我以前给妻子在网上买的一套三点情趣内衣一模一样,便在心里暗笑,别人都撞衫,想不到妻子却和王玲撞了内裤。再仔细看了几眼,只见那内裤似乎也是薄纱质地,上面也有黄色和粉红的花朵,边上是蕾丝,也有两根带子。我的心突然一紧,那条内裤竟然和我给妻子买的一模一样,这显然是早就脱下来放在那里的,它会不会就是我买给妻子的那条内裤呢?那条内裤,我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见妻子穿过了,还记得我拆开快递,拿给妻子的时候,她还害羞的说太性感了,她穿了以后让我不准流鼻血,好像前一段时间,妻子说要孩子的时候,妻子都还穿着。

    我只觉得一阵心慌意乱,比刚刚把精子射向岳母小妹妹中的时候,心跳的更厉害了。那绝对不是花的,不过是颜色差不多,我给花买的那件颜色要比这个好看多了。心里胡思乱想的时候,王玲已经站了起来,拿着莲蓬头冲小弟弟和阴毛上面的泡沫。

    “王姨,我,我想用冷水冲一下,你要是怕冷的话就在外面等我一下。”我故意在王玲的小荷包蛋上抓了一把说。

    “大冬天的,会感冒,你洗洗算了,你岳母也快醒了。”王玲不愿意离开,依然一只手抓着我的小弟弟。

    “王姨,我想冲一冲,让自己冷静一下,虽然岳母不会知道是我,但我还是害怕。”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就像是真的害怕被岳母发现一样。

    “好吧,我去收拾一下,你也快点。”王玲说完扭着屁股走了出去。

    我把水开大,让在一边淌着,然后到洗衣机旁边,把那个塑料袋拿了起来。

    我的手颤抖着,心里无比纠结:我怎么可以怀疑花呢?我怎么可以怀疑花呢?花是那么的爱我,甚至超过了爱自己,我怎么可以怀疑呢?放回去吧,这天底下,那个女人都可能出轨,就是花不会,她是那么的单纯,怎么会瞒着我有什么事呢?

    我还是打开了塑料袋,枚红色的前后三角薄纱,前面绣着盛开的黄玫瑰,中间是两根枚红色带子连接,一样的牌子,前面上面有一大块硬硬的白斑,不是女人的分泌物,是精液干了以后的痕迹。

    我笑了笑,心想:这可能是王玲以前和哪个男人做完以后,留下来作纪念的,也许在晚上寂寞难耐的时候,她闻着精液的味道手淫呢。但那条内裤是新品,那个牌子只能从网上买到,王玲绝对找不到那个网站。

    “程也,完了没?给你衣服。”王玲走了过来。

    我急忙把袋子放回原处,关了水阀,擦干身体。王玲推开门,把衣服递给我,又看了一眼我的胯下,拉上了门。

    我很快的穿好衣服,把塑料袋装进裤子口袋,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表情很难看,我试着笑了笑,似乎好了一点,我怕我突然哭出来。

    出了浴室,去看了看岳母,王玲已经给月盖好被子,我战斗过的痕迹也被收拾的干干净净,看着一脸笑容的她,我突然觉得很是面目可憎,就像是撺掇潘金莲的王婆一样,接过她递给我封装在一个瓷罐的红糖,我就离开了,我想尽快回家,去看看妻子的衣橱里面,她的那件小内裤还在不在。

    一路上是开车,又是怎么到家的,我一点都没印象,脑海里只有三个字——“不可能”妻子还没有回来,我冲进卧室,打开她放内衣的小抽屉,在一沓内裤中连续翻了三遍,紫色的,黑色的,粉红色,平角的,三角的,蕾丝的,镂空的,中空的,就是没有我买给妻子的那条。我的手颤抖着,心里不停的安慰自己,也许在洗衣机里,或者洗干净晾在阳台上。我便又冲进卫生间,花的内衣都是手洗的,一般脱下来当时就会洗干净,晾起来,偶尔太忙的话,也都是放在洗衣机旁边的小盆里面。我们房子的供暖很好,卫生间里面也是春天一样的温度,亮蓝色的小盆就在洗衣机旁边,里面什么也没有。阳台上的自动升降晾衣杆上,也只有几个衣服撑孤零零的吊在上面。我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支烟,让自己平静下来,心想:也许恰好花今天穿着呢,如果花知道了我在因为一件衣服怀疑她,她肯定会穿着那件内裤在我面前跳芭蕾,并且咯咯笑着说,老公,你看,漂亮吧?不是人,是我的小内裤,就喜欢看你吃醋的样子。'六点花就到家了,我听到花按密码的声音,然后进了房门,换了鞋子,走了进来。我静静的看着她,她穿着粉红色带黑点的卫衣,下身穿着牛仔裤,包的很严实,看不出穿的是那件内裤。

    “老公,”她看见我惊喜的叫着,然后像只小鸟一样的走过来,抱着我的脖子坐在我腿上。平时她就喜欢坐在我腿上,说这样才有安全感。她说:“今天外面好冷,你怎么没有穿我拿给你的那件厚羽绒服?”

    “大多数时间都在房子里面,路上也是在车里,倒没有感觉到冷,你吃啥,我去给你做?”看着花,我心里的怀疑一下子全都没有了,我当时几乎就能肯定,那件内裤花肯定是穿在身上的,我要好好补偿她。

    “我去做吧,你在外面跑了一天了,肯定了,不像我,坐了一天。”花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到房子换了件衣服,去了厨房。

    吃完饭我和花窝在沙发上翻了会手机,我给花看了我拍的新公司办公室的照片,花兴奋的点评,说在什么位置放几盆发财树,什么位置多放点绿萝,什么地方放上罗汉竹,墙上应该挂什么样的字画。看着她开心的样子,我想,如果人生就这样进行下去,我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