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www.78xs.cc,长腿美眉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回到公司,已经有几个人在办公室里,不过一点上班的气氛也没有,不是在吃早餐,就是在看报纸,或是玩电玩,而且没人对她的出现提出疑问;有这些看起来就好吃懒做的员工,实在很难让人信这间公司会赚钱!

    小曼咳了好大的一声,然后问:“有没有人在?”

    坐在离她最近的一位小姐,从报纸后探出头。“你找谁?”

    “我是新来的总机,余小曼。”小曼露出和喜笑容,给人好印象。

    “没听说公司有刊登留人启事。”小姐脸上除了迷惑,还有不相信的表情。

    小曼简单扼要地说:“昨晚,董事长说的。”

    小姐不客气地摇了摇头。“董事长说的话不算数。”

    “为什么?”小曼的双眉深锁。

    ‘生事长患了老年痴呆症,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总经理也在场,他并没有反对。”其实宋辰面有反对,只是反对无效。

    “好吧!你的位子就在那儿。”小姐指着人门处的柜台。

    小受别有所图地问:“请问一下,总经理室在哪里?”

    “你要干什么?”小姐好奇地打量她。

    “我带了早餐给他吃。”小曼不知不觉地露出恋爱中的表情。

    小姐抬了抬眉尾。“我懂了,你对总经理有意思。”

    “你好聪明哦!”小曼根本不知道是自己的话露出了马脚。

    “而你好笨。”小姐冷言冷语地嘲笑。

    “你为什么一出口就伤人?”小曼觉得她比她更像她娘生的。

    “我是好心,劝你别喜欢上总经理。”小姐耸了耸肩。

    小曼顿时提高警觉。眼前的小姐不年轻,至少超过三十岁,长得不难看,但绝对比不上她漂亮,单眼皮的黑眸里闪着智慧的光芒;一想到叶峰喜欢大他两岁的宋云儿,她不免担心起来,跟叶峰有血缘关系的宋辰弼该不会也是个高射炮!?

    宋辰税英俊多金,这位小姐想老牛吃嫩草,并不是不可能的事。

    “你该不会是我的情敌?”小曼眼里透出杀气。

    “我结婚了,我叫李婉娟,是ae。”李婉娟感到不寒而栗。

    “你该不会想离婚吧!?”小曼还是不放心地追根究批。

    哪有人第一次见面,就诅咒别人离婚的道理!不过看她目露凶光,李婉娟非但不敢数落她不是,而且惧意升至她的喉咙,使得她困难地吞咽一口口水。“让我告诉你,总经理不过是个外表好看的空心萝卜。”

    “你解释清楚。u曼双手插腰。

    “公司因为董事长的糊涂投资而亏损,总经理根本没拿一毛钱薪水”

    李婉娟详尽地说明,公司现在穷到连总机都请不起,而且很多客户落井下石,将广告转给别的公司去制作,所以不是员工要偷懒,而是没事可做。薄情的员工纷纷跳槽,剩下的员工不是在等待资运费,就是好死不如赖活着。

    小曼雄心万丈地说:“我要帮助他!”

    “你有认识需要广告的客户户李婉娟很是怀疑。

    “一个也没有。”小文吸着嘴,稚气的脸庞透着不服输的本性。

    李婉娟挖苦地说:“你不仅个子高大,说话也很大声。”

    “要去哪里找客户?小曼显示出积极的企图心。

    话簿,从有名的大公司着手。”李婉娟随口说说。

    “电话簿给我。”小文信以为真,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柜台下面就有。”李婉娟有点看傻了眼。

    小文把早餐放在柜台上,从皮包里取出铅笔盒和笔记本再从柜台下面拿出电话簿,摩拳擦掌一番,准备先从这年头运热门的高科技公司开始着手。

    李婉娟放下报纸,跑来看她怎么做,一看到她登记台积4和联电的电话号码,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原本李婉娟想告诉她,台积电和联电是晶国代工,不做日内广告,但这时钟经理走了进来,又是一个见到小文如见到及的表情。

    “你在这儿干么?”钟经理推了推眼镜,怀疑自己看走了眼。

    “你小曼想了一下。“你是昨晚坐我对面,说你家列火的人!?”

    “钟经理!你家昨晚着火!”李婉娟又惊讶又同情。

    钟经理朝着李婉娟眨了眨眼,意思她待会儿再说。“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骗人?”小曼眼睛瞪得好大,是想看他舌头烂了没。

    “是误报。”钟经理赶紧转移话题。“你还没回答我的仿8。”

    “她是新来的总机,叫余小曼。”李婉娟抢着说。

    钟经理咋舌地问:“是谁那么大胆敢雇用她?”

    “我爷爷。”宋辰在刚好走进来。

    “总经理,早。”李婉娼和钟经理同时向他点头致意。

    小曼马上献殷勤。“这是我专程替你买的早餐。”

    “谢谢,我吃过了。”来展目一说完,就往总经理室走去。

    “那早餐怎么办?”小曼哨响自语。

    李婉娟抓起放在柜上的塑胶袋。“给我吃好了。”

    “四十五块。小曼立刻把手摊在桌上,做出乞丐婆要钱的姿势。

    近水楼台先得月,这是余小曼的目标。

    不过,对这间广告公司而言,她却有如瘟神降临。

    一开始,两、三个男同事对她的长腿颇有好感,不时偷偷瞄她,只见电话铃声一响,她拿起话筒的同时,不是把电线拔掉,就是把电话整个摔在地上;才一个上午公司就损失三具电话,她还毫不客气地把钟经理和李婉娟桌上的电话为己用。

    到了中午,来辰强外出洽公,只剩下一个不怕死的男同事请她吃饭,结果他没回来上班,而直接打电话给钟经理请病假。原来当两人在过马路时,他想牵她的小手,被她一甩,整个人飞到等红绿灯的车头上,腰去扭到。

    整间广告公司,就属小受最努力工作,上午抄电话号码,下午打电话推销业务,但答案都是拒绝;她一气之下用力拍桌,第四具电话连带茶杯一起应声落地,还在桌上留下浅浅的修长五指印,吓得大家叹若寒蝉。

    这个恐怖的画面,钟经理刚才因为去厕所,正好没看见,所以不知死活。“卫生纸快没了,你去买两袋回来。”

    钟经理年约三十岁,戴一副钨丝边眼镜,镜片是淡紫色,身高将近一百八十公分,体格适中.女朋友刚跟他分手,原因是担心他失业;这年头的女人都很精,在面包和爱情之间,几乎选的都是面包。

    “你的腿又没断掉,你自己不会去买。”小己反唇相推。

    “我是经理,我说的话是命令。”钟经理板着脸。

    小曼有恃无恐地说:“那又怎么样,你有本事就开除我。”

    “伽”钟经理顿了一下。“我会把你不服从命令这件事告诉总经理o”

    “我娘说,爱告状的人舌头会生疮。”小县边收拾桌面边诅咒。

    小曼买完卫生纸回公司时,在电梯里突然断电,有个淑女吓哭了,她立刻徒手扳开电梯门,将困在电梯里的人-一救出,轰动整栋大厦。

    那个淑女跟着小曼一起进公司,原来她是楼上一间食品公司老板的掌上明珠,小曼英勇的行为,为公司赢得一张广告合约。小曼才第一天上班就立了大功,钟经理虽然不太愿意,但还是为她在日本料理店举办欢迎会。

    不过来辰强并没有参加欢迎会,因为他正在大客户那儿谈生意;而其他同事也各有不同的借口缺席,只有李婉娟友情赞助。

    饱受失恋之苦的钟经理,自顾自地借酒浇愁,李婉娟知情,所以没劝他少喝点;而小曼则是因为小心眼,希望他的肝因酒精而坏掉,所以她一直叫他多喝点。

    待钟经理去洗手间之后,小曼刺探军情地问:“李姊,你见过总经理的女朋友吗?”

    “她以前常来公司,是个长得很漂亮的空中小姐。”

    “你觉得我跟她竟争,我有几分胜算?”

    李婉娟想了一下才说:“五十分。”

    “有这么多!”小曼喜不自胜地微笑。

    李婉娟很坦白地说:“因为总经理是穷光蛋。”

    “我听说她女朋友很爱钱,是不是真的?”小受追问道。

    李婉娟点了点头,她敢以人头跟老天爷打赌,花若琳很快就会跟总经理说莎哟娜拉。“我想,除了你之外,没有一个女人会喜欢负债累累的男人。”

    "爱情是盲目的,可见我比她更爱总经理。”

    贫贱夫妻百事五,你该不会没听过这句至理名言?”

    “当然听过。v曼忍不住地打探。“总经理到底负债多少?”

    李婉娟比出五只短小的手指。“五千万跑不掉。”

    “啊——”小曼吓得嘴合不拢,难怪他家请不起菲佣。

    ‘加果我还没结婚,我会选择钟经理。”李婉娟好言相劝。

    小曼不屑地撤了撇嘴。“我不喜欢四眼四鸡。”

    “钟经理人也长得不差,而且至少他没负债。”李婉娟明白指出。

    “我是福星,就凭今天的奇遇,我相信我能帮助总经理起死回生。”

    “五千万不是小数目。”李婉娟暗示她自不量力。

    小曼自信满满地说:“我娘说,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她娘说这话的时候,是因为她成绩单满江红,鼓励她要好好读书。

    至于小曼究竟是福星?还是瘟神?李婉娟结算她第一天上班的表现,弄坏四具电话,摔破一个茶杯,还害一个男同事扭到腰,以及咖啡机故障,虽然没人承认是谁弄坏的,不过矛头都指向她。

    这些跟那张合约相比,她算是凶中带吉之人吧!?

    突然,纸门外传来钟经理的道歉声。“对不起、对不起

    李婉娟抢在小曼之前拉开纸门,免得结帐时要多加一笔修理费。两人同时探头出去,只见钟经理不胜酒力,背部瘫靠着墙,在他面前站着一个虎背熊腰的男子,衣服上有呕吐物的污渍。“光用嘴巴道歉就想了事?没那么便宜的事。”

    ‘先生,你想要我怎么赔偿你?”钟经理气若游丝。

    “我这件衬衫是名牌,少说也要三万元。”男子乘机敲竹扛。

    钟经理四肢无力,身子渐渐往下滑。“我身上没带那么多钱厂

    “简单,把提款卡和密码交出来。”男子的手不客气地伸进他的西装里。

    “你于什么?”小曼跳了出来,说时迟那时快,男子手中的皮夹转眼间被她夺走。

    “关你什么事厂男子大吃一惊,心里明白她不可小觑。

    小曼理直气壮地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有刀的人是我。”男子从裤子后抽出蓝波刀。

    “看腿!”小曼快如闪电,长腿一伸,把蓝波刀踢到地上。

    “我们到外面去较量。”男子拿刀的手同时被踢到,顿时又痛又麻。

    小曼和男子走了出去,不到一分钟,小曼一个人回来,因为男子被她打跑了。

    一场欢迎会就这样败兴结束,李婉娟到柜台去结帐,包括那男子的霸王帐;小曼像扛米袋般把瘫成烂泥似的钟经理扛在肩上,她人是直的走出料理店,可是钟经理却是横的,头和脚跟与门两边的墙增,发出巨大响声

    最后,三人坐上计程车,把头破血流的钟经理送到医院去维针。

    凡是接到女人要找宋辰税的电话,小曼就像只刺清,浑身充满敌意。

    她总是先调查人家的祖宗八代,确定没有问题,才把电话转进总经理室。

    上班的第十一天,大客户来公司开会,大部分的同事不是在会议室,就0出跑业务,只剩小曼和李婉娟在办公室。

    李婉用又在看报纸的职业栏,因为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好几个长期合作的客户纷纷中止合作关系,今天这位大客户,如果不能留住他,公司很可能面临倒闭的危机

    这时,电话铃声响起,为了还免电话再摔坏,小曼现在改用免持听筒。

    是个女人打来,声音充满嚣张的气焰。“叫辰绍来接电话。”

    “总经理在开会,你是谁?”小曼立刻以不友善的声音还击。

    女人反问:“花若琳,我是他女朋友,你是哪根葱?”

    我是谁不关你的事。”小曼对着电话吐舌。

    “你的札貌很不好,需要改进。”花若琳恶人先告状。

    小曼也不甘示弱地说:一你也一样,又不会讲话。”

    花若琳冷哼一声。“得罪我,你知不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下场是去买乐透,会中头奖。”小曼不当一回事地嘻嘻哈哈。

    “我要叫辰面开除你。”花若琳恶声威胁。

    “去你妈妈的。”小曼才不鸟她,把话筒拿起来,然后重重地挂上。

    一旁的李婉娟将注意力转向这场战争,她又担心又高兴;一方面担心小曼会被开除,另一方面则是高兴终于有人修理花若琳。花若琳总是以老板娘身分自居,每次来公司就像带着机关枪来突袭检查,对着她认为在偷懒的员工就是一阵扫射。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