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www.78xs.cc,恋恋于心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沈雩过了几天足不出户的生活。她不知该如何面对元震,只好消极地选择逃避,逃避早晚该面对的种种问题。

    她知道他每天都会在她门外逗留,或站或坐在她门前矮阶上,也不出声说话,只是静默地陪伴一门之隔的她。她在房内作画,心思却不安定,静不下心运笔着色,猜测着屋外的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小雪说他总是冷到受不了了才离开,隔几个时辰又出现,有时半夜三更还守在她房外,得等她熄了灯,他才安心离去。

    唉,她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他对她一片痴情?

    隆冬时节,积雪日深,她在燃烧炉火的室内不觉寒冷,可是他在屋外待个一时半刻,应该就冷得直打哆嗦了。不忍他受冻,她时时差小雪赶人,他却仍固执地每日出现。

    她和他之间,不该有所交集才对

    她的心绪迷失在阗黑的浓雾里,找不到出路,日日夜夜不得安眠,只要一想到那张令她心酸的沉痛面容,她的心就紧纠着不得放松。恐慌之外,还包含着浓浓的不安。

    她和他,不应该继续下去

    她推开窗扇,无言静看窗外大雪纷飞,在深深的黑夜里,展现它美丽的身姿。

    今夜大雪霜冷,他没来,她因此有些失望,但仍松了一口气。至少他不会因天冷而受寒。

    夜已深,小雪回房睡了,只有她醒着,没半点睡意,四周宁静得听得见自己低浅的呼吸声。

    她依靠在桌边,鼻问突然袭上一股异香,她皱了皱眉,还不及细思,脑中翻搅旋转,眼前视界变得扭曲变形;她步履踉舱地起身,眼前瞬间一暗,失去了意识,往前倒下--

    一副异常宽阔的厚背,俐落地接收她倒下的娇弱身躯,毫不费力地背起她,脚步轻巧,没发出一丁点声响,往敞开的房门几乎足不点地地穿过。

    “啊?!”路经此地,恰巧目睹掳人事件的巧妍低叫一声。“你是谁?要带我姊姊去哪里?”

    现行犯回头望她一眼,忠厚的大脸上排列出老实的五官,没回她话,转过头继续前行。

    巧妍用足力气冲上前去,挡在大汉面前。

    “别想带走我姊姊!”张开双臂一脸正肃,丝毫不畏惧。

    一身劲衣的光头大汉像座巨山,站在她面前,由上而下看着小孩一般的女娃儿,没将她放在眼里。

    “还不放下她?!”巧妍威吓一声,竟有人明目张胆私闯民宅来掳人,天底下是没王法了吗?

    “小娃儿快回床上睡觉去。”大汉咧开嘴傻傻一笑。

    “我才不是小娃儿!”她瞄一下昏迷中的沈雩,心想此时大声求救的话,不知其他人听不听得到?

    “小姑娘快回床上睡觉去。”大汉顺应民意很快改口。

    “这跟我睡不睡觉有何关系?你快放下她!”

    “不行。”大汉摇头拒绝。

    “那你是谁?为何要带走我姊姊?”

    “主人叫我来找人,所以我就来找人。”大汉有问必答,不懂遮掩。

    “是哪里的主人?”巧妍立时明白大汉头脑简单,先打听清楚再作判断。

    大汉搔搔光头。“藏幽阁的主人,就是我的主人。l

    “藏幽阁?那是什么地方?”听都没听过。

    “藏幽阁是有很多漂亮女人的地方。”

    “什么?是妓院?!”巧妍眼珠子差点掉下来。要真让他掳走姊姊,姊姊就完了!

    “妓院?”大汉又搔搔头,有些迷惑。“不知道。”

    “你不能带走她,再不放手,我要叫人来了喔!”她深吸一口气,作势要大喊。

    “一根手指,”大汉伸出食指。“只要一根手指就可以杀了你。”

    从一张老实傻笑的大脸上,笑嘻嘻说出这般惊悚的话,那感觉--真是突兀得吓人。

    如果她真的出声喊叫,恐怕一开口就会被他用一根手指甩到墙上撞死,然后他背着姊姊逃之夭夭,她命丧黄泉,而姊姊沦落风尘

    光想就怕,巧妍马上决定想别的法子。

    “要走的话,把我也带走!”有她顾着姊姊,至少还有逃出生天的机会。

    “你?”大汉无奈的摇头。“不及格。”

    “什么不及格?”巧妍扭眉抆腰。

    “藏幽阁只收漂亮女人,你不及格。”

    “啥?!”巧妍怒目圆睁,大眼里燃着两把怒火。“我只是年纪小,长大后一定跟我姊姊一样美!”

    “呵呵。”大汉开心笑着,像听见很好笑的笑话。“不可能,差太多。”不知死活的讲出他的想法。

    “你你”等她回宫,她一定要立刻派人铲平那座见鬼的藏幽阁,连同这傻大个一并铲去!

    “小姑娘快回床上睡觉去。”他又把旧话拿出来重讲,越过她准备翻墙离去。

    “不行!”巧妍速速跟上,藉由奔跑的助力,轻灵地跳到沈雩背上,和她迭在一起。

    大汉没表示意见,只当背上多加了一只蚂蚁的重量。

    巧妍早就注意到大汉腰间配带的一块令牌,俏无声息地偷过手,在经过一株矮树时,将令牌吊在枝哑上。令牌上刻有藏幽阁三个大字,元大哥见了才知上何处找人。

    大汉并非不知她的行动,却没多放在心上,斜踏墙面,身轻如燕地翻越高墙,往墨黑夜色里直奔而去。

    沈雩醒来,头痛欲裂。

    睁开干涩双眼坐起身,她痛苦地打量身处的环境。

    是一间布置清雅的厢房,暖暖阳光透过窗棂洒进室内,带进一室光亮,可是这不是她熟悉的地方。

    她不确定地看着背对她坐在桌边大吃大喝的身影。“是巧妍吗?”

    女孩咬着一只卤鸡腿转过身子。“姊姊你醒来了!”一开口讲话,鸡腿就掉到地上,嘴边抹着一圈油渍。

    “这是哪里?我们怎会在这里?”她只记得夜里开窗后不久,她闻到一股香气,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巧妍移坐到床边,低声神秘地说:“这里是--藏幽阁。”

    沈雩拿出绣帕拭去巧妍嘴边油渍。“藏幽阁是什么地方?”

    巧妍滴溜大眼一转,有八成把握。“我怀疑这里是妓院。”

    “妓院?”沈雩垂眸沉思。她们来到了妓院?“是谁把我们带到这里的?”

    “是个光头大汉。”想起那夜光头对她的轻蔑,她就生气。“我前日夜里从姊姊房外经过,刚好看见有人准备掳走姊姊;我怕一出声喊救命,大汉会把我打死,只好跟他一起走。姊姊,我一定会保护你,你别怕。”

    巧妍保护她?实在没安全感,但她宁可冒险跟来,就知姊妹情深啊。

    沈雩欣慰地笑笑,不敢深想若此处真是妓院,她俩将面临何种困境?叫是,巧妍说的是“前日夜里”?“我们被带来这里已经两天了?”

    “对啊,藏幽阁有派一位大夫来看过你,说你昏睡两天应无大碍,要不然我早就杀出去找人来救命了。”

    “是这样啊”她居然一睡就睡了两天,小雪知道她不见了,不晓得会有多担心?还有他、他--也很担心她吧?

    抬眼看看一桌饭菜已消失大半,不禁担心巧妍的生命安全。“不怕有毒吗?”

    “不怕。”巧妍从怀里抽出一支银针。“我用银针试过,没有毒喔。姊姊饿了吧?快来吃饭。”

    她昏睡两天,的确饥肠辘挽,但头抽疼着,让她食不下咽。

    “头有些疼,我待会儿再吃。”

    “头疼?”巧妍伸出手轻揉她眉尾的太阳穴。“阿焰教过我,头痛就揉揉这里,就会比较不痛。有没有好些?”

    “嗯,好像没那么痛了。”其实还是痛

    “大汉到底使出哪种迷香,害你头这么痛?以后我一定要帮姊姊报这个仇!”她和大汉的梁子结得可深了。

    姊妹俩正盘算着,门外有人敲敲门后,未等回应即推门进来。

    是个丫鬟装扮的少女,面容清丽。

    “沈姑娘,主人请您前去一会。”

    她欲搀扶沈雩起身,沈雩摇手拒绝,撑着床沿自己站起来,她的身子轻飘飘的,有种不真实感,可能是太累了吧。

    “你家主人是谁?藏幽阁又是什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