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www.78xs.cc,龙舞枫情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日本-轻井泽

    这是一间舒适的小房子。深蓝的墙壁,柔软的羊毛地毯,软骨沙发,古董摇椅,随地散落的零食和布偶充分显示了主人的随意和懒散。

    显然,主人不在。当电话铃响起两声后,录音机就自动开启:一个轻快的女声响起:“hello!这位亲爱的朋友,知道你打电话给我,真是万分荣幸。可是不好意思,我不在哎。不如,你等我一下吧。来来来,按下一,是忘情水,二,是健康歌如果你听完歌,我还没回来的话,请在嘟——一声后留言。不然,你就挂电话吧。”

    “嘟——”显然对方没有那个美国时间去听歌,而是直接留言了。“回来,我发了邀请函。”简洁,低沉的男中音响过。没有留下姓名,或是其它的信息。完全命令的口气,好象非常肯定别人会听得出,他的声音,会服从他的命令。随后,屋子里又恢复了寂静。

    ***

    香港?凌园今夜,香港凌氏集团总裁凌城骏五十大寿,设宴凌云山庄。上流社会的名嫒绅士莫不想方设法去弄来一张邀请函。毕竟,凌氏集团在香港乃至世界占有重要地位,因此,如果能被邀请参加这次宴会,实在是莫大的荣幸。

    此时,宴会已过半,酒正酣,情正浓,突然一辆银色法拉利冲至大门前“吱”的一声,猛烈的急-车,轮胎和地面急促磨擦,可怜的车子发出尖锐的声响,似乎在抗议主人的粗暴。一个高挑的身影随之跳下车“碰”地摔上车门,将邀请函和钥匙率性地丢给侍者,冲进大门。转眼间,已如一阵清风消失在那片灯光鬓影中。

    只见她身着一套蓝色亚曼尼西装,如缎的秀发用丝带高高束起,一直垂到腰际,美丽的脸上有着怨愤的表情。

    她,姓名:聂晓枫身高:171m年龄:23岁职业:调酒师(“暗龙”组织四大高干——风)特点:精通计算机,中、英、法、日、德五国语言。擅长西洋剑。

    风,变幻莫测不易捕捉。而她,聂晓枫正是集风之特点于一身。年轻、飘逸、游戏人间从不停留。

    死老大!气死我了!七天假才休了几天,又心急火燎地把我召回来!当我是小狈吗?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咬着牙,忿忿不平地嘀咕着,聂晓枫步人了大厅,毫不费劲地找出她口中的死老大,因为他实在有够炫!

    他,姓名:凌宇身高:183m年龄:27岁职业:凌氏集团副总裁(“暗龙”组织之首)特点:外表看上去是温文尔雅的贵公子,其能力却深不可测。

    今天,他穿了一套黑色手工西服,头发背梳至脑后,使他棱角分明的脸庞更显俊逸。依然是酷酷地挑起左眉,轻-着令人心醉的桃花眼,暗藏其下的危险光芒。挺拔的鼻梁使他的五官更深刻有型,而性感的薄唇现在又不知是在消受哪家的美人恩呢。颀长的身躯在贴身西装下显得健美挺阔。嗯!还是一如以往的帅,也一如既往的。

    聂晓枫找着了人,就从路过的侍者手中取饼一杯酒,依着廊柱,悠哉地欣赏老大和一位女士调情。呵,不愧是老大,不费吹灰之力啊!那女人已经快化为老大脚下的一滩水了。

    聂晓枫笑着,轻抿一口水酒,噢,有够难喝!她紧皱眉头。这是谁调的酒,将酒的原味破坏殆尽嘛,顿时,她心情大坏,顺手丢掉那杯酒。因为本身是出色的调酒师,她对酒的味道极为挑剔。哎,老大真是不察,从哪请了个三脚猫?回头一定告诉老大,炒了他。

    喔,老大在向她举杯致意呢。聂晓枫可不认为那是友好的表示,于是她认命地向二楼的书房走去。

    由于二楼没有向宾客开放,加上良好的隔音效果,书房一片寂静。聂晓枫也就没开灯,静坐在黑暗中,好放松一下自己疲乏的神经。

    呼,暗龙之风可真不是好做的,成年累月累得像条狗。

    (有好多事情要整理整理了,可是先让我休息一下吧,就一下)这是聂晓枫的心声。今天能成为暗龙之风,她是不折不扣,一步步努力走过的,但是她始终“啪广灯亮了,聂晓枫从黑暗中回神。哎,老大来了。聂晓枫在心底暗叹一口气,回转身假假地笑起来:“亲爱的老大,就知道你最关心我了,连下十二道金牌,就为见枫枫一面呀。于是,我是日夜兼程,快马加鞭,不休不眠地赶回来向您报到!”哼哼,说的自己都好感动。

    “不过——”聂晓枫脸色一变“老大,你也太狠了吧!三天前我刚搞定印尼的军火走私案。七天假可是您亲开金口赏给我的,而我现在不过才休了两天,”两天耶!她什么都没玩到,还倒霉地惹了一身腥!“您就言而无信地把我叫回来,过分,太过分了!”聂晓枫唱作俱佳地说。

    “你不会不知道我父亲,也就是上届龙首今天做寿吧?”依着门框,凌宇一派悠闲。他喜欢这个角度,可以恣情地欣赏她变幻的表情。是,她才休了两天公假,不过她是从印尼直飞日本,因此,他已经有月余没看到她了。他想念她,当然只好假公济私调她回来了。不过他现在还不想告诉她这个理由,免得吓着她,所以想先确定她的心意。而且,也的确不能放她在日本太久,免得被人偷了!

    “礼物我三天前就用特快专递寄回来了!再说了,今天主角又不在。这里谁不知道老龙头早就去波罗的海陪擎的爸爸下棋了。犯不着让我赶来赶去伤元气吧?”老大何时那么注重礼数了,八成是又有事要她拚命。

    “伤元气?”凌宇拂挑眉“我还以为你能力出众,风头正健呢!”慢条斯理地在真皮沙发上落座,凌宇似笑非笑。有那么夸张吗?“从轻井泽到香港的飞机不过三个多小时吧。”伤元气?她还真虚弱呀。

    “哪里,哪里!不及老大您风流佣傥,玉树临风,潇洒自如,长袖善舞呀!”聂晓枫猛吹捧凌宇。

    “唔,真的吗?”凌宇一脸不信。以为光是嘴甜就能敷衍了事了吗?

    “老大,你怎么可以怀疑自己的魅力嘛!”聂晓枫一脸护卫自己偶像的坚定表情。

    “可是,我听说到的是你的魅力更大呢!”托着下巴,凌宇笑得高深莫测!

    “什么,哪个混蛋想挑拨暗龙起内讧广象征性地捋捋袖子,聂晓枫一脸要扁人的样子。

    “而且,你带来的诱惑还亦男亦女呢。”凌宇说得慢吞吞,这晓丫头是想能骗就骗吗?在他面前都不肯照实说。

    “亦男亦女?”聂晓枫错愕。我还可公可母咧“呃,老大,您说的不会是那个吧?”半晌,聂晓枫的讲话变得吞吞吐吐。不会吧,消息来的未免也太快了!

    “哪个呀?”凌宇声音依旧平和轻柔。喔,她惹的麻烦还不止一个嘛!

    可恶!老大真的知道了!聂晓枫此时真觉得芒刺在背。这件事没什么大不了吧,不过是无聊女子甲的一个玩笑嘛。

    “在日本的休假不错吧。”凌宇仍是淡淡地试探。

    呜,玩完了,老大真的要跟她计较一番了!

    “哈!炳!炳广聂晓枫干笑三声“老大,你真是的。也不早说,吓我一跳。小事一桩嘛!”

    “——”凌宇平静的面容看不出半点表情。显然,他不认为这是小事,也不想一笑置之。

    无趣地撒擞嘴,聂晓枫点了一支烟:“是,我此行在日本遇上了一位有趣的小姐。”

    “嗯。继续!”有警告的意味!他要的是实话。

    “是真的很有趣嘛!”在凌宇玩味又讽刺的眼神下,聂晓枫有了一丝烦躁“她居然肯出借那只玉手给我做烟灰缸呢。”哼,只可惜她不屑一顾!

    “不是你要求的吗?”凌宇挑眉,现在倒肯说了。

    “呼。”吹出个漂亮的烟圈,聂晓枫嗤笑“我怎么知道现在的日本女人都这么勇敢开放。”

    “知道她的背景吗?”凌宇垂下眼睫,暗龙不是没有敌人,任何时候都要小心谨慎为好“日本福田组的幺女,你不觉得荣幸吗?”

    “是吗,那我真的要考虑考虑成为她的入幕之宾了。毕竟人家是那么热情的向我示好呢。”聂晓枫嬉皮笑脸。犹记得那女人的眼睛不寻常,伸出手接烟头时,眼底还会闪烁着莫名的兴奋。

    “如果她不是同性恋的话。”耸耸肩,聂晓枫似乎很遗憾的补上一句。

    “哼!”凌宇略略提高声音“像福田小姐那样的人,对越特殊的东西就越能引发她的占有欲。如果你不是那么锋芒毕露,她也不会盯上你。”

    凌宇直视她,言下之意已经在指责聂晓枫的行事鲁莽。她不是没有能力,只是不喜欢耍手段。她不知道自身的光芒是多么的吸引入,他可不希望守候了这么多年,在他还没行动前,她就已经糊里胡涂地变成别人的。还是个女人的!

    “好,好,好!”竖起双手,聂晓枫状似无奈“我承认,我粗鲁,我错了,我是暴躁,野蛮的小表嘛!”

    聂晓枫没有多想凌宇的怒气为何出人意料,只要老大别发火,她怎么贬低自己都行,老大发威可不是好玩的。

    “记着,暗龙的人在外界应该是绅士。”凌宇直起身,果断地取走晓枫的烟,拧灭。真是,小小年纪抽什么烟!虽然她拿烟的姿势很美,但女孩子抽烟总是不好的。晓抽烟他就更不可容忍了。

    “喔!那我在暗龙内部不就可以无法无天,胡作非为了?”眨眨眼睛,聂晓枫笑嘻嘻地反驳凌宇。

    盯着那两瓣不知死活的艳艳红唇,凌宇皱皱眉头,她对他的磁力是越来越大了:“你说呢?”他站开了一点。

    不干不脆!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聂晓枫摆正姿态,行了个标准的绅士礼。拖长调子:“是,属下知错。属下谨记龙首教——诲!”

    凌宇看着这个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属下,也颇觉无奈。大家明明受一样的训练长大,为什么晓和赫雷都可以这么随性散漫,当然,赫雷是因为本性花心。那晓呢?是因为她是女生,所以没什么责任感吗?还是她用笑来排解压力呢?不!晓是女人,但绝不是那种只有依附别人才能活下去的生物。晓,她“嘿!老大?”聂晓枫打断了凌宇的思路“您老人家十万火急的传我回来就为了那个日本小女子吗?”聂晓枫笑的兴味。

    凌宇莞尔,十万火急?他有吗?不过是一通电话留言吧,虽然他真的很想见到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