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www.78xs.cc,龙舞枫情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出入意料的是,看似陈旧的大门后竟有一个金碧辉煌的大厅。一个窈窕身影正依在正对门的沙发上优雅地吐着烟圈,四五十岁的女人,仍然保养得风姿绰约。她正是云姨!

    “呵,你来了。”她对女儿的出现竟毫不诧异,尾随而至的凌宇却为之一怔!他所有的血都冲上太阳穴,被背叛的感觉狂肆蔓延!晓!竟然会和云姨联手!

    “为什么?”他听见聂晓枫在发问,镇静,镇静!别胡思乱想。晓是什么样的人,你会不了解吗?凌宇深吸气,试图让自己冷静。

    “你想问什么?哪一桩,哪一件?”云姨轻笑。

    “为什么叛变?”

    “我恨,恨你!恨聂令冰!恨暗龙!”云姨狠吸一口烟,即而拧灭了烟头“他们抹杀了我!暗龙要的是精英,所谓的精英都不是人,可我是人,我有血有肉!”

    聂晓枫倒抽了一口气,她从不知道母亲的恨意竟如此之深。但她还是问道:“可是,您曾经教导我要变强,要为暗龙尽心尽力。”

    “我的傻丫头啊,当时我巳身陷暗龙,若不把你留下,你我母女必成俎上鱼;留下了你,那我就可以逐渐回归平凡.去寻找振丰,过着快乐的生活。”纪云说得如梦如幻。曾经,和振丰厮守一生就是她最大的梦想。可是!现在一切都结束了!这都怪暗龙!都怪聂令冰!思及此,纪云的面容又转狠硬。

    “你!”她斜睨一眼聂晓枫“说白了,你就是我的脱身工具。我要你代替我给暗龙卖命而已!”她居然狠下心来伤害自己的亲生女儿?!

    聂晓枫身形微摇,她还难过什么?她不是早就知道了吗?索性痛个够吧:“你不打算告诉我,我的父亲是谁?”

    “当然是,是聂令冰了”纪云没料到她会有此一间,愣了一下。

    “父亲也恨我.对吗?”聂晓枫笑得缥缈。

    “我怎么知道那个变态在想什么?”纪云不屑一顾地说。暗地里跟踪的凌宇颦眉,他也搞不懂晓到底想说什么。

    “他当然恨我。”晓枫沉声道“因为我和他的要求真是太不符了,我不是他亲生的!”凌宇闻言一惊。“更不是个男孩!”

    “你——”纪云大骇,她到底知道了多少!

    “你怀着我嫁给父亲时,其实另有爱人。只不过他失踪了,父亲答应帮你找回他,你就用我做了交换!”说吧,说吧,都说出来吧,她已经不愿再背负这些了。

    “你胡说八道!”纪云尖叫,晓枫知道这些,对她没有好处。只会令她更痛恨那两个该死的男人!

    “是吗?”聂晓枫自嘲地一笑“那么请听一听吧,风云本不定,各自不相干。惟愿秦振丰,携我走天涯。”她朗朗念诵。

    “不可能的,你怎么会知道?”纪云呆了,她以为可以瞒过聂晓枫,然后继续利用她。不料,那首诗,那是她在新婚之时所作,她以为已随时光消失的一首诗。今日,竟然从女儿的口中念出,却人景两空,恍若隔世,不由又是一阵悲愤。

    “你可能不相信,这是在父亲的遗体上找到的。”那张发黄的纸片呀,平平整整的压在父亲上装口袋里,直到她把它取出。也许父亲用错了方法,但他确实深爱母亲“我并没有去刻意追查,可是事实却残酷地跑到我面前了。”她真的不愿相信,自己只是一场交易里的被利用者,而且这种命运居然是一出生就注定的,这叫她对暗龙情何以堪,对凌宇情何以堪!”那么,你对自己的来龙去脉是一清二楚喽。”纪云突然奇异地笑了,她真的什么都知道了!也好!

    是的。聂晓枫在心中回答。曾经她以为暗龙的生活已是惊涛骇浪,却没想过自己的身世才是淹没她的海洋。

    “我就不用跟你多废话了。你就来帮助我吧。你既然知道自己是野种,就不算是暗龙的人了。让我们携手叫那些骄傲的男人看看女人的厉害吧!不要让他们以为女人就是好欺负的。”这一生,负她的人太多了,她要叫他们在地下看清楚。

    可惜啊,父亲你怎么会爱上这无心的人。聂晓枫为他的痴情感到不值:“秦振丰是你杀的?”聂晓枫极力平静自己,她那素未谋面的父亲,又是怎么死的?

    “呵呵,你连这也查到了呀,晓枫,你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纪云慵懒地笑着,如有女儿帮助,她真是如虎添翼“那你也知道他是谁了?”她瞟一眼聂晓枫,回答她的却只有沉默“你早就知道他的存在,却从未试过要找他!亏你还爬上了暗龙之风的位子!”纪云眼光忽转狠毒!她-着眼打量着自己从不了解的女儿,她从小就是笑嘻嘻地,嘴角永远挂着甜甜的酒窝。

    “你总是这么笑!笑!笑!”看了就让人恶心!啪!纪云猛然一巴掌甩过去。聂晓枫不躲不避。一阵风扫过,脸颊好烫!那美丽的指甲划痕刺一般扎在她的脸上心上。聂晓枫似没有感觉地立在那。暗中的凌宇却心惊地要冲出去,该死!他的晓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即使这种侮辱来自她的亲人,也不可原谅!

    “笑啊,你再笑啊!”纪云吹吹指甲,打她一巴掌就舒服多了,至少顺眼些。她像振丰的温柔诙谐,像聂令冰的沉着稳重,独独不像她!“是,人是我杀的。因为他该死!”翻江倒海的恨意袭上纪云心头。“我找着他了,可他居然结婚了!还大言不惭地告诉我,他爱现在的这个妻子!这怎么可能?他爱的应该是我!”纪云有些歌斯底里。一想起躲在振丰背后的小女人,她就觉得恶心!“所以,我把他们都杀了。”看谁还敢背叛她!

    “你寻了这么多年,就只有这种结果?”晓枫低喃,这就是爱吗?毫无道理的,如此绝情的东西。啪,又是一巴掌!凌宇只觉得喉头有血在涌动!

    “我的人生就是这么个骗局也轮不到你来说!”纪云愤怒地嘶吼着“聂令冰,他好残忍,居然去逼振丰死心,而振丰居然就真的放弃了!他们怎么能这样对我!”她转而哭嚎着拥紧女儿“晓枫,你是我的惟一了!快来,快来帮我啊!”聂晓枫茫然,母亲从来没有如此亲近过。她克制住回拥母亲的举动,因为她不会背叛凌宇:“我不能!”母亲的怀抱已不能温暖她。她来这只是想弄清楚一切,只是想劝母亲回头。好象已经该是她离开的时候了。

    她缓缓地退后。

    “连你也不帮我?”纪云瞬间收起可怜像,冷凝地盯着晓枫,直接掏出一把枪“那我还要你何用!”她已经疯了!

    “晓!”凌宇再也躲不住了,飞身扑向呆住的晓枫!

    “你跟踪我!”

    “你带人来!”二人同时发话。聂晓枫的脸刷地白了,凌宇在这太危险。纪云方明白,不过是凌宇跟踪而至。

    “也好!现在杀了你,我取暗龙就易如反掌!”黑道靠的就是反应快!纪云毫不迟疑,抬枪就射!

    凌宇护住聂晓枫,向一边闪躲。

    碰!这一枪射中了凌宇的手臂。聂晓枫的角度真好看见凌宇的血喷涌而出,她脑中顿时一片空白!

    碰!又一声枪响!啪!重物落地的声音。纪云倒在了血泊中,犹不瞑目地望着女儿和她手中的枪。她最后还是看错女儿了。

    匡,枪掉落在地。聂晓枫依着凌宇滑坐在地,怔怔地看着母亲的尸体。她不是没杀过人,可是这次——枪太重了。

    “晓,不要看!”凌宇用没受伤的手遮住晓枫的眼睛,他能感到手上湿漉漉的。

    一切前仇旧恨尽去了,徒留新的悲伤,继续折磨活着的人。呵,下雨了,一场好雨。

    ***********

    已是深夜,暗龙洛杉矶分部却一片灯火通明。嘈杂的脚步声在走廊上来回响动。

    “杰斯,你去洪城仓库清理一下,不要留下任何线索。”

    “是。”

    “阿乐。扫清纪云余党,要快,斩草除根!切记封锁消息。”程棠在不断的下令,他不能让任何事打扰凌先生的休整。程棠此刻又高兴又惭愧,自己的职责所在,却让老大和聂高干一肩承担,现在老大还受了伤,他的罪过大喽。

    “好了,程棠。”凌宇终于说话了“你下去吧,这里交给医生就行了。不用通知香港我受伤的事,就说事情解决了。其它详情我会和他们商谈。”先堵住赫雷他们的嘴再说。

    “是!”程棠恭身而退。书房里的人也渐渐散去,听见的只是医生拿起药瓶时,发出的轻微声响。

    凌宇淡淡地瞟了一眼战战兢兢的秃头老医生。

    “马上好,马上好!”医生以他今生最快的速度包扎完伤口,就仓皇地溜了。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