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www.78xs.cc,青灵八女侠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凉风习习。细雨丝丝,天色已将破晓,由于昨夜下了一场暴雨的缘故,旷野里的树木野草都似洗浴过一般,处处清翠欲漓。

    在河岸旁边的大树脚下,系着一叶扁舟,舟中坐着一个二十余岁的女郎,短衣窄袖,背背双刀,不时仰首看天,似在等待什么人的神气。

    她大约在此已经等了不少时候,脸上的神色很不耐烦,频频扬起脸朝远处探望。

    约摸又过了一顿饭光景,东方天边已现出色肚色,这时远处忽然出现一条黑影,沿着河岸急急奔来。那女郎站起身来凝神看了一阵,面上露出喜色,娇声唤:“来的是飘香妹子么?”来人遥遥答应,问道:“是东方霞姐姐吗?你在这儿干什么?”

    东方霞一听大喜,跳上岸来,奔上去迎接,一面笑道:“我不放心你,故此到这儿来等侯你,得了手吗?”说话之间,两人已经临近,东方霞一把拖住董飘香的手,带笑埋怨道:“怎的这时候才回来?可急死我啦。”说着上下一打量,只见她衣胫尽湿,腰间丝带穗子也断了一截,满脸不豫之色,情知吃了亏,便不再问,哟了一声道:“你看你身上全湿了,快上船来,赶回去好换衣服,要是招了凉可怎么好呢!”

    董飘香噗哧一笑:“姐姐放心,那里就会这么娇嫩了,咳,真是丢人!”

    东方霞笑道:“丢什么人?你会见周英了吗?”

    董飘香道:“会是会见啦,我们两人还交了手昵,这糟老头子手底下很有两下子,他的徒弟们又多,我却是单身一人”说到这里,用手指抹了抹脸上汗珠,又伸了一个懒腰,笑道:“哎哟,我这时乏得很,腿又疼,回去再说吧。“

    东方霞笑道:“你不说我也明白啦,周英手底下很硬,他的徒弟们又多,大伙一齐上,就把你给打回来啦,你只得拼命跑,把腿也跑疼了,可是这样?”

    董飘香在她身上擂了一拳,笑骂道:“真是坏蹄子,那周英本来与我无冤无仇,什么红心三霸和我更是非亲非故,都是看在姐姐你的份上,我才出手管这桩事,现在反而贫嘴滑舌的奚落我。”

    东方霞只是格格的笑,挽着她朝船上走去,东方霞解开缆,用篙点开,拿起-只桨递给董飘香道:“这船顺着水流很快,只消轻轻拨拨便行了,可别用力,翻下水去不是玩的。”

    董飘香道:“我比你会划得多,不要你嘱咐。”

    东方霞笑一笑,说道:“妹子,你刚才可是错怪我啦,咱们姊妹交好,你帮我的忙,我难道会不知,还要挂在嘴上不成。”

    董飘香摇手道:“算啦,算啦,谁怪你来,说这些干什么?”

    东方霞笑道:“真是小孩脾气,再说你不是要充女剑侠吗?那周英本来是一方之霸,凶横霸道的,你这女侠不伸手管管怎么行,我们这些人都不敢惹他,如果你不是青灵观弟子,我还不敢求你呢!”

    她在这里唠唠叨叨的只顾说,董飘香却鼓着一对腮帮子坐在船头上生气,过了一阵,董飘香忽然把浆一放,说道:“姐姐,我要到江陵去一趟,今儿下午就要起程,待会你替我把这身湿衣熨熨。”

    东方霞听她突然说出要走的话来,只道她心中不忿,只得陪笑道:“好妹子,我是和你说着玩的,你就当真恼了姐姐不成?”

    董飘香摇头道:“不是,我去办自己的事。”东方霞道:“什么事这样急?”董飘香嘟起嘴道:“我自己的事,偏不告诉你。”

    东方霞呆了一呆,勉强笑道:“那么周英的事你就不甘了吗?”

    董飘香生气道:“谁说不管?我到江陵去就是为去拉一个人,这人武艺比我强得多,勾了她来一定把这座荆门山铲平,那时姐姐你才晓得我董飘香不是好欺负的嘎。”

    东方霞喜道:“好妹子,果然有志气,你去找的又是谁,准能找到么?”

    董飘香道:“告诉你也不打紧,只是你别到处去乱说就行了,我们三师姐听说是到江陵来了,我去江陵就是为找她。”

    东方霞一听,脸上颜色微变,半响不语,董飘香又道:“姐姐想什么?你怕我三师姐也打不过周英么?”

    东方霞强笑道:“屠龙仙子威名远播,制服一个周英当然绰绰有余,不过我想她未必肯管这一类事。”

    董飘香抢着说:“三师姐最疼我,我求她,再无不来之理。”

    东方霞沉默了一阵,董鼻香忽然惊叫起来,东方霞懂忙问:“做什么?”

    董飘香也不回答,只是连声叫唤:“糟啦,糟啦。”又连连搓手。

    东方霞见她周身乱摸,一脸惶急之色,忙问道:“你丢了什么啦?”

    董飘香着急道:“我把师父给的青玉-丢啦,什么时侯丢的也不知道。”

    东方霞见她急得快哭出来,便安慰她道:“你多想想看,别是掉在家里了。”

    董飘香道:“那断然不会,这是师门信物,我朝夕不离身的。咳,丢了它,我就活不成了。”说着便哭起来。东方霞着急起来,问道:“别要在路上丢了就麻烦了,这可上哪儿去找呢?”想了一想,又道:“别是掉在山上了吧t?

    董飘香抹了抹眼泪,指着腰间道:“我是系在这儿的。

    不知这儿带子怎么忽然断了。”说到这里,她突然记起在江边和徐春山交手的情形来,叫道:“对啦,我和一个会鹰爪功的小子交了手来,这带子就是被他扯断的。”

    东方霞道:“这么说来,这块玉-准是给他们拾着了,妹妹你放心,待陈四姑回来,咱们大破荆门山,把玉-找回来还你便是。”

    董飘香皱眉道:“我不求什么陈四姑,没的替我们青灵观打嘴观世,我只要找了三师姐来,不怕那小子不把玉-还我,我不要外人帮忙。”

    东方霍见她执意要去寻张凌云,倒感十分为难,盘算了一阵,只得笑道:“妹子,你做事总不肯思前想后,你这一去,不是替屠龙仙子招麻烦吗?”

    几句话说得董飘香睁大了眼,怔怔的望着她,东方霞叹息一声道:“妹子你是聪明人,这有什么难懂的?你闲常不是和我谈过,令师青灵大师嫌你性情暴爆,总不十分喜爱,幸亏几位师姐疼你,尤其是屠龙仙子,待你比较别的姊妹又更胜几分,是不是?”

    董飘香着急道:“你就不要说这些绕圈子的话啦,爽性说我为什么不能找三师姐来,不然可把我闷死啦。”

    东方霞笑道:“你瞧你就是这种火撩毛的脾性,我不慢慢说,你怎么会明白呢?你这一去找着了你们三师姐,不用说她会替你出头,到荆门山一场大闹。日后这事传入青灵大师耳里,道你这么粗心,连这等重要的师门信物也守不住,岂有不怪你的?那时不但妹子你免不了受责罚,只怕连累屠龙仙子也有些不便。”

    董飘香一手托腮,出了一会神,问道:“那时我拼着受师父一顿责罚也就是了,三师姐替我出头,师父也会怪她不成?”

    东方霞笑道:“咳!你总不肯替人设想,你三师姐知道你丢失青玉-这件事,你究竟要她瞒不瞒青灵大师呢?不瞒着吧,怕你受令师责罚,瞒着吧,将来揭穿之后,令师岂不怪她和你通同一气瞒着她老人家?这不是叫她为难么?”

    一语提醒了董飘香,倒踌躇起来,东方霞又道:“依我说,你且暂时别去江陵,咱们回去以后,也别提这桩事,陈四姑大约就在这几日会到,那时咱们同心协力破了荆门山,我只悄悄告诉我大哥二哥两人,替你把青玉-找回来,神不知鬼不觉,不就完了么?”

    一席话说得董飘香不住点头,心中大为感激,笑道:“究竟姐姐心思细密,这件事妹子就重托你啦。”

    东方霞笑道:“罢呀,咱们好姊妹还说这些话干吗?你的事还不就是我的事一样。”

    说话之间,小舟已抵达红心套,忽然嗖的一声,一支响箭破空而过。东方霞骂道:“这些该死的东西,瞎了眼吗?

    混射你娘的!”

    这时舟行似箭,瞬息已到红心套水寨旁边。

    这水寨傍着三霸庄的后园而建,用无数竹桩打入水底,上铺木板。这时小喽-使用带倒钩的竹篙将船弦钩住。董飘香和东方霞上得岸来。这时为时尚早,庄里的人多数没起床,只有三霸的几个徒弟在园里练武场上打熬气力,见了两人都恭身施礼。

    董飘香回房换了湿衣,又休息一阵,这才出来和众人相见。

    这时厅上正闹哄哄的,三霸和众人都在,约摸共有十余人,其中一人约三十左右年纪,白净面皮,倒也有几分秀气,只是生就一双水淋淋的色眼,正在和众人谈笑,这人倒是从未见过,想是昨夜才来的。董飘香一走进厅来,众人俱都起立,三霸里的老大,金锏常智礼首先抢步迎出来,笑道:“董姑娘辛苦了,请入屋叙话。”

    众人谦谦让让的把董飘香迎进厅里,常智礼先前从东方霞口里,已知董飘香在荆门山吃了亏,故意扯了些闲话来说,将夜探荆门山之事一字不提。

    董飘香见常智礼并未追问昨夜探山经过,心里倒觉得这人很懂事,脸上也有了三分喜色,那陌生人已经拿眼角在董飘香身上睃了又睃,这时再也忍不住,对常智礼道:“常大哥,这位姑娘是谁,大哥替我引见引见。”

    常智礼无奈只得笑道:“董姑娘,在下替你引见一位英雄,这位是江南有名的豪杰,黑蝴蝶赵妙仙赵二哥。”又对赵妙仙道:“这位便是我昨晚谈起的董姑娘,是青灵大师的得意弟子。”

    原来常智礼深知黑蝴蝶赵妙仙为人,怕他又惹出麻烦,所以特意提出青灵观名头,也是要他知难而退的意思,谁知赵妙仙却毫不在乎,一经常智礼引见之后,便和董飘香攀谈起来。

    董飘香本不知赵妙仙是何许人,见他谈话风趣,极善应酬,善于揣摸自己心意,倒也对这人有几分好感,赵妙仙一看,知道鱼儿就要上钩了,又见董飘香吐语如珠,美貌绝伦,早已稣了半截,更加意讨好起来。

    常智礼看在眼里,暗暗叫苦,如果换了别的女人,他也乐得讨赵妙仙欢心,但这董飘香却是青灵大师门下弟子,岂是可以欺负得的?已经多次拿话点醒赵妙仙,怎奈他尤如听不懂一般,又不愿真个得罪他。因此心中好生为难。

    三霸里的老二,银鞭朱汝贵看出常智礼心事,便故意打岔道:“赵二哥,你先前谈起令兄夜游神赵妙峰和陈四姑两人,究竟啥时候才来呀?”

    赵妙仙道:“他们被一事绊住,总还要十天半月才抽得出功夫罢。”

    说罢又掉过头去和董飘香谈话。

    朱汝贵只得苦笑“铁棍锤”牛胜忍不住大声道:“赵二哥,他们两人到底是为什么事绊住呀?你倒是向大伙儿说说看!”

    赵妙仙匆匆道:“这个么,可又不是三两句话能说完的了,回头慢慢谈吧。”

    恰在这时,厅外走进来两男一女,董飘香站起身来叫道:“东方姐姐来啦。”

    那两个汉子也向董飘香拱拱手,口称:“董姑娘。”

    这两人正是虎分山寨主,东方雄,东方霸兄弟二人,他三人一来,众人纷纷起身招呼,赵妙仙也只得暂时中断了说话,心下好生不快。

    东方霞一看赵妙仙神情,便知道他的老毛病又发作了,生怕董飘香吃亏,便走过去拉着她道:“妹子到这边来,我有话和你说。”

    赵妙仙又不好伸手拦阻,也只得罢了。

    吃过午饭以后,东方霞正在董飘香房里闲谈,窗外忽然有人唤:“霞妹在这里么?请出来,我有话向你说。”东方霞听出是二哥东方霸的声音,便道:“你等一会儿,我就来。”

    她别了董飘香,走出门来。只见东方霸一脸怒容站在外面,便奇怪道:“是谁得罪了你呢?”

    东方霸摆手道:“回房去说。”两人回到房里,东方霸道:“妹子,你瞧赵老二有这么混帐!”说罢又气得直喘气。东方霞摸不着头脑,笑道:“哪里来这么句没头没脑的话?他怎么得罪你啦?”

    东方霸道:“他倒没得罪我,还向我作了好多揖,要我帮他的忙哩。”

    东方霞笑道:“那么他又怎么混帐了哇?”

    东方霸“嘿”了一声道:“妹子,你真是个糊涂人,你道这小子求我帮什么忙呀?他要我和他串通了,用酒灌醉董姑娘,他要”

    说到这里东方霞也觉得难为情起来。东方霸怒冲冲的道:“你说这小子心眼有多邪门。”

    东方霞啐道:“这杀千刀不要脸坏心烂肠的淫贼,瞧他得不得好死!”又问道:“你怎么回答他的呢?”

    东方霸道:“怎么回答?还不给我两句话顶回去啦。”

    东方霞道:“顶回去,你该大耳括子揍他。他明不明白,飘香妹子可是我们虎分山的客人。他当真是色霉昏了吗?”

    东方霸摇摇头道:“妹子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何尝不想揍他,怎奈他哥哥夜游神赵妙峰可是个硬手,又有甚么陈四姑替他们撑腰,咱们兄妹可实在惹不起他们,所以我想了想,又咽下这口气来。这小子一计不成,又生二计,见说不动我,又去找大哥去啦。我见他鬼鬼祟祟的把大哥找在一边去,说了一阵,大哥只是笑,也不知他肯不肯。”

    东方霞叹口气道:“咱们这位大哥也是个没法子的人,人家拿他当瘟生,他还不知道呢”

    刚说到这里,东方霞嘘了一声,东方霸就赶忙缩住嘴,果然鞋声响处,东方雄摇摇摆摆的走了进来,见东方霸也在这里,不禁咦了一声,笑道:“老二来了多久啦?”东方霸板着面孔道:“刚来。”东方雄道:“这就是了,我有话和妹子商量,你出去陪常大哥他们谈谈。”东方霸道:“我听听不成么?”

    东方雄皱眉道:“老二还是这么着,你这么大的人了,也该常和这些江湖上有名人物交际应酬,多听多学,才是我们绿林人物立身处世的道理,万一我一朝死了呢,你就是虎分山的寨主爷啦,那时我看你如何能做这个寨主爷呢?”

    东方霸被他说得火冒三丈,站起身来,气愤愤的冲出门去了。

    东方雄觉得脸上有些下不来,便回身对妹妹道:“你瞧!这不是天生的牛精古怪么?我做哥哥的好意说他几句,例像和我有仇一样。”

    东方霞也不开口,只在鼻子里哼一声,东方雄也看出妹妹今日神情似较往日冷淡,心头暗自诧异,只得拿话试探道:“妹妹方才不是和董姑娘在一起么?”

    东方霞道:“是呀,她心上有些不痛快,所以我陪她说说话儿就过来了。”

    东方雄忙问:“董姑娘怎的不痛快?”

    东方霞故意“咳”一声道:“这董家妹子性情高傲,昨儿夜操荆门山,不曾得手,回来甚不高兴,执意要去江陵寻她师姐屠龙仙子张凌云,亏我说好说歹,好不容易才编了一套话将她拦住。”

    东方雄诧异道:“她寻了屠龙仙子来,岂不是咱们又多一臂助?你阻她作甚?”

    东方霞含笑埋怨道:“怎么大哥你也是这样不晓事的?

    你想想咱们是什么人?做的是什么事?董家妹子年轻识找,我们感情极好,我告诉她:用英是坏人,叫她去打,她就真十会去大闹一阵,她那几位师姐却俱是江湖上成名人物,这类谎话骗得过董家妹子。却骗不过张凌云这一干人,何况那屠龙仙子嫉恶如仇,一旦果真来到红心套,见了黑蝴蝶赵妙仙这类下三滥的淫贼,大哥!你不要脑袋,我还要脑袋呢。”

    一席话把东方雄说得默默无言,半响才勉强笑道:“妹妹虑的果然不错,不过也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啦,那张凌云也只是个娘儿们,又不是三头六臂,有什么可怕的,至于赵二哥,虽然秉性太风流一些,但人家也是江湖上威名的英雄,加以淫贼二宇,也未免太刻薄了。”

    东方霞冷笑道:“怎么是刻薄他?谁不知他和他哥哥这双活宝在江湖上无恶不作?多少侠义道要想剪除他们,你不说远着他们点,反而去套近。咱们兄妹虽说命苦,生在贫家小户,又会了武艺,失足在绿林道里,总算天可怜见,误打误撞杀了过山虎黄杰那厮,霸占了虎分山,你不说好好整顿山寨事务,觑过空儿改邪归正,反而去和这些淫贼打交道,似这等越陷越深,将来如何是了?”说着就哭。

    东方雄叹气道:“妹妹说的何尝不是?但他们这种人得罪不得。”

    东方霞哭道:“我也没叫你得罪他,只要你远着他点就成了。”

    东方雄叹气道:“你不知道一个做寨主的人,有多少难处?其实单是一个黑蝴蝶赵妙仙,我们东方三杰倒也不会怕他,怎奈他哥哥夜游神赵妙峰工夫很硬,再加上一个陈四姑,越发如虎添翼,得罪了他们,咱们就别想在虎分山安身啦。”

    东方霞急忙拭泪道:“我说你是睡在鼓里呢!你只知道陈四姑武艺高强,江湖上罕遇敌手,你知不知她的师弟龙浑发誓要取她项上人头?前儿我遇见黄衣儿吴世玉,据说盛威公和龙浑两人已经在江南出现,她眼前便有杀身大祸,你们这些人还想仗她逞威风呢别做春梦啦!”

    东方雄忙问:“此话当真?”东方霞道:“你不信便算啦。”

    东方雄登时脸上变色,想了一阵,才勉强笑道:“这和我们不相干,赵家弟兄和我也只泛泛之交,那盛威公找陈四姑算帐乃是他们本门之事,和外人不相干,再说道约他们来红心套,也是常大哥他们的主意,和我们虎分山拉不上关系,盛威公要杀,杀一个陈四姑,杀赵氏兄弟,难道还会把他们的朋友也杀光不成?我倒是一点也不害怕。”

    东方霞拭泪冷笑道:“可不是,一说陈四姑有杀身之祸,你就忙着缩头躲开啦,推得倒也干净,可知狐朋狗友信任不得。”

    东方雄着急道:“先前你又劝我别和他沾惹,如今我信了你的话,又骂我,你这人也真太难伺侯些。”

    兄妹俩正说着话,忽然外间人声乱嚷,闹成一片,东方霞不知何事,急忙抄起双刀,和东方雄急急赶出去。

    混乱中有人叫道:“不好了,牛三爷被董姑娘打伤了头啦。”

    东方霞一听,不禁愕然止步,问东方雄道:“这是怎么回事?”东方雄急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两人急忙奔出来,只见常智礼正在暴跳如雷,大嚷道:“快替我把这丫头扣住,我要查!”

    东方霸见他两人急急奔来,便点头冷笑道:“如何?我就料到要闹出事来才罢,你们还不快看看去。”

    常智礼也对两人道:“这一下简直搞得我章法大乱,妈的,凭我姓常的这张薄面,不是夸口,什么名门大派,武林高手,也还多少会赏个面子,再强的对手我也不怕,但要从我里面杀出来,我就没法招架了。”

    东方霞忙道:“常大哥,现在闲话休说,究竟是谁是谁非?而且我董家妹子现在又怎样啦。”

    常智礼跳脚道:“妈的,现在还说得上谁是谁非?况且我也不知道怎么闹起来的?你的董家妹子疯啦,见人就打,连我也挨了一石子。你快看看去!”

    东方霞不等听完,早已奔出门去,一眼瞥见赵妙仙正站在园门口,抓耳揉腮的不知如何是好,东方霞也不及理会,跑到水寨上。大声问:“董姑娘哪里去啦?”

    小喽-用手指道:“那坐在船里的便是!”东方霞手搭凉棚一看,见那小舟顺流而下,十分快速,只剩巴掌大小一个黑影,舟中人背影依稀还看得出是董飘香,这时慢说驾舟追赶,就是呼喊也听不见,叹了一口气,只索罢了。

    东方霞向众喽-问道:“董姑娘是怎么闹起来的?你们知道么?”

    众喽-们都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她见问不出结果,心中正焦燥,东方霸走来笑道:“妹子,你也真是多此一问。”说着一使眼色,向后一歪嘴,东方霞便已明白这事是赵妙仙弄的首尾,欲待发作,又恐常智礼面上下不来,思量了半响,只得暂时忍下这口气。

    黑蝴蝶赵妙仙乃是江湖上著名淫贼,其行为之卑下较之乃兄更胜十倍,偏又生得一张好面孔,以致江湖上一般自命侠女的荡妇淫娃都与之颇结不少欢喜缘,他的武功虽不如乃兄夜游神赵妙峰,但轻身功夫犹有过之,他仗着轻功高强,日走千家夜盗百户固然不在话下,甚且乘夜采花,至于采花不遂,杀伤人命这类事,在他更是家常便饭。

    好几个武林中的侠义道都想剪除他,但赵妙仙为人机警异常,行事也十分诡秘,故此好几次在极端危险的场合都被他溜脱。

    在他遇见董飘看之时,虽然心头已暗暗打着不良主意,但一者耳闻董飘香是华山青灵大师门下,不知她功夫究竟如何?二者不知她到底和常智礼东方雄等又是什么关系,倒也不敢莽撞,及至从东方雄口里打听出董飘香入门不久,和东方弟兄也无特殊关系时,心里已解去不少顾忌。

    也是合当有事,他信步走进院落里,一面背负着手盘算该用什么法儿上手之时,却遇见董飘香迎面走来。赵妙仙一见便慌忙施礼道:“董姑娘到哪里去?”

    董飘香笑道:“刚才我和东方姐姐说着话呢,却被他哥哥走来叫去,真是扫兴得很。所以出来随便走走,解解闷儿。”

    赵妙仙一见她的形容举止,魂灵儿已飞上了半天,定了一定神,想道:“机会难得,恰巧我那物又正在身衅,我何不如此如此?”想定以后,便笑道:“巧得很,我刚才在前面假山旁边还撞见他们兄妹,姑娘你何不去找他们?”

    董飘香摇首道:“我去找他们干什么?又没什要紧事,且让他们兄妹说说话儿。”

    赵妙仙慌忙道:“他们又有什么要紧事呢?不过是她哥哥要她传给那手独门暗器罢了。”

    董飘香心里奇道:“再没听她说过会打什么独门暗器的话,大约是这丫头藏私,生怕我知道她会这门功夫。”便问道:“他们现在哪里?”

    赵妙仙道:“在那边假山背后哩,我领姑娘去罢。”董飘香点头道好。

    赵妙仙喜得心痒难熬,一面走着,信口问道:“敢问贤妹在青灵大师门下排行第几?”

    董飘香一听他突然称呼自己贤妹,心下不免有些疑惑,暗想:虽说武林中人不重世俗儿女那些虚套,但到底男女有别,非亲非故的人,怎么突然叫起“贤妹”来了。只简单地回答:“第六。”

    赵妙仙又问:“听说西园共称八美,愚兄只知道:赤城仙子沈翠屏,凌波仙子贾墨羽,屠龙仙子张凌云三人芳名,除了贤妹以外,尚有四人,不知贤妹可能见告么?”说着嘻嘻的笑。

    董飘香抬起眼波看他一眼,心想:这人真是荒唐,怎么又自称起愚兄来了?欲待不答,又恐他是有口无心,岂不伤了别人面皮,便是东方霞脸上也不好看,只得答道:“你所说的这三人倒真是我三位师姊,不过我们那里不兴什么仙子仙姬这些名头,至于什么西园八美,那更是胡说,我姊妹八人倒是住在青灵观后的一座花园里,但可没有自称为八美,也不高兴这些名头,至于其余四人名字,告诉你也不妨,不过最好别到处乱说。”

    赵妙仙喜得连连搓手道:“那是自然,我岂不知这唐突闺阁是仙不得的?只为贤妹不是外人,所以愚兄才有此一问。”

    董飘香皱眉道:“你别贤妹贤妹的,我听不惯。”

    赵妙仙连声道:“是是,这是愚兄一时不察,贤妹休怪”又敲头道:“真是糊涂,才说又不记得了。”

    倒惹得董飘香笑起来,说道:“其实也没什关系,待熟悉以后,也是可以叫得的。”

    赵妙仙笑道:“正是呢,现在贤妹请说罢,其余四位是谁?”

    董飘香搬着手指数道:“大二三,三位师姊你是知道的了,四师姊姓卞,名叫宛青,外号叫做”

    赵妙仙忙问:“叫什么?”

    董飘香笑道:“别多问,我不想说,左右不过是什么仙于之类罢咧。”

    赵妙仙道:“是是,贤妹的五师姊又叫什么?”

    董飘香又道:“我五师姊名薛绛树,七师妹和八师妹一名林红梅,一名袁孤凤,我们四人年纪尚小,师父不叫改换道装,还要过几年才受戒归宗哩。”

    赵妙仙故意长叹一声道:“似贤妹这样天生丽质,怎的转起出家的念头来?愚兄真替你可惜。”

    董飘香听出他话里有话,心头疑云顿起,便不再回答。

    赵妙仙还想兜搭,这时两人已来到假山背后,董飘香举目四望,问道:“怎的不见他们呢?”

    赶妙仙在她说话之时,已暗暗取出解药抹在鼻上。这时趁她不留意,摸出“迷香囊”来只一抖,董飘香忽觉一缕甜香透入脑门,浑身便觉有些瘫软起来,心中方才一吓,赵妙仙索性一不做二不体,一把拉住她臂膀,另一只手便将迷香囊朝她鼻上按去。

    这一来直吓得董飘香魂飞魄散,但习武之人皆有自卫本能,见事不好,急忙一偏头,同时用肘一撞,使出一招“摇头献肘”赵妙仙猝不及防,只觉肋上一阵剧痛,急忙放开手,连退几步方才稳住身形。

    董飘香虽然避开了正面,但那“迷香囊”的气息仍被吸入了一部分。这时只觉浑身无力,摇-欲倒。不敢再和赵妙仙交手,拔步便往外飞跑。

    赵妙仙怕她一出去会把方才之事一概抖出来,自己虽不害怕,究竟有些不便,也急忙赶上来,唤道:“董姑娘请留步,我有话说。”

    董飘香见他追赶上来,心里更吓得凶,脚下也更跑得快,转瞬已奔出花园。众人见他两人-逃一追,都感诧异,上前拦住询问。

    董飘香只道众人要帮着赵妙仙捉拿自己,心中大急,偏生那柄“软钢灵蛇剑”又不在身边,忽然想起身旁尚余几粒石子,不由大喜过望,猛一回身,左手一扬,宛如招宝七郎,叫声:“着!”两粒石子向赵妙仙打去。

    青灵大师为了不许门下弟子误伤好人,所以不喜门人使用暗器,常说江湖是非恩怨,往往当时难以辨清,刀剑兵器,尚且容易误伤好人,何况镖箭之属的睹器?而且双方过招,胜败各凭本身艺业,用暗器伤人,岂是英雄所为,故此青灵观门下人物,虽然都会打各种暗器,但却不许携带使用。

    董飘香和两个小师妹们年轻好动,空山寂寞,闷得无聊,便在后山捡些石子打雀鸟,久而久之也练得好准头,青灵大师知道以后,也是一时兴起,索性教三人练飞蝗石,这种暗器既可防身,又不致伤人性命,尚无大害。

    昨日夜探荆门山以前,董飘香在后园里择那大小相合的鹅卵石,捡了十来颗放在衣囊里?如今尚余五六颗,这时正好用来应急。

    赵妙仙正赶之间,忽见董飘香被众人拦住,心中不禁又喜又忧,喜的是这妙人儿不会走脱,忧的是众人追问起来,自己却无言答对。正在患得患失之际,忽见董飘香回身打出两粒石子,急忙低头避让,躲过了上盘,那奔下盘打来的却不会躲脱,吧的正中膝盘上,大叫一声,跌倒在地。

    众人见董飘香已出手打伤赵妙仙,怕她再下毒手,都纷纷呼喝制止,谁知董飘香却误会大众不肯甘休,心想我孤身一人,一旦被他们擒住,后果不堪设想,她这时只顾脱身要紧,便探手抓了三粒石子出来劈手打去。这一下距离近,众人都挤在一起,闪躲不易,再加以都不料她会这么不分皂白的乱打。常智礼胸前先着了一下,旁边两个小头目也挨了误伤。

    董飘香趋势夺门而出,奔上水塞,众小喽-那里拦得住她?被她抢了一把单刀,跳下小船,一刀斩断缆索,拿起桨尽力朝河心划去。

    东方霸便问赵妙仙道:“赵二哥,你们怎么闹起来的?”

    赵妙仙见董飘香已然逃出门外,想来已无法追回,便趁机撒谎道:“我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是我见她独自一人在那山石后鬼鬼祟祟的,正想上前查看,不料她一见我便撒腿就跑,想来或者是被人派来卧底的也说不定。”

    常智礼明知他是信口胡说,但也不好当面点破他。东方霸却哈哈一笑道:“常大哥,大约你红心套风水太好了,青灵大师看中了这地方罢,不然怎会派她的徒弟来卧底?”

    常智礼哼了一声,却不言语。牛胜着急道:“话不说不明,到底董姑娘怎会突然和咱们翻脸?我得问她一个明白。”

    说着奔到水塞上,正见董飘香夺舟逃走,牛胜大喊道:“董姑娘,我们并不拦你,你究竟得过说明白,我们弟兄什公地方礼数不周,得罪了你?”

    董飘香已是恨极,暗藏最后一粒石子在手,待他把话说完,喊声:“着!”牛胜被这一子打在额上,鲜血迸流,朝后便倒。

    小喽-将牛胜扶回房去裹伤,常智礼气得喃喃乱骂。又怕董飘香去领人来报复,心头好生着急,只有盼望陈四姑早些到来,这且按下不表。

    且说董飘香驾舟逃走,急急似漏网之鱼。哪怕江流湍急,随时有覆舟之虞,她也一概顾不得了。

    顺水划了好一阵,料想离红心套已远,这才惊魂稍定。

    上得岸来,-惶了一阵,决定先找一处地方投宿,一切待明日再说。

    这时她随身的宝剑,衣物、行李、银两等物皆失落在红心套,除身上衣服首饰之外,就剩了一把没鞘的单刀。她脱下身上长衣,将单刀裹起来拿在手里,整顿了一下衣裳,顺着大路朝前走去。路上逢人打听,方知这里已是宜都地界。

    董飘香进得城来,找了一家店房住下,她这身不伦不类的打扮引了店家疑心,又见她长衣裹着之物,似是刀剑一类,更加使人猜疑。董飘香却不理会,与腕上脱下一只金镯,并一只龙纹碧玉簪交给店家,命他拿去或当或押,好还房饭钱,剩下的留作去江陵的路费,店家诺诺答应去了。

    董飘香洗过了面,合衣躺在床上休息,心里盘算着日后见了张凌云该如何措词方妥?一直到了深夜,店家还未回来,董飘香方在着急,忽听脚步声杂沓,一群人闯进店来。董飘香一惊跳起,顺手把单刀藏在身后,这时房门已擂得震天价响。

    她心里又急又怒,轻轻抽开门闩,突然将门拉开,一轮单刀,喝道:“不许进来!”

    原来门外站了十来个手持单刀铁尺的捕快,为首一人对她打量一眼,问道:“你这女人是做什么的?快快对我们说实话。”

    董飘香大怒道:“你管得着吗?”

    那人冷笑道:“我们是宜都县的捕头,对形迹可疑,来历不明的人都得问问,你这女人带着兵刃,又命人拿金玉饰物去当押,分明不是好人,快乖乖随我们回去,有什么话,见了正堂老爷再回。”

    董飘香闻言大怒道:“胡说,我带着刀就不是好人吗?

    就凭你们这群东西,也敢来欺负我?”一扬手中刀:“谁敢上来就让他尝尝这把刀的滋味。”

    众捕快都大嚷起来:“大胆女贼,竟敢带刀拒捕,这不是反了么?”各摆单刀铁尺,分三面围上来。董飘香虽然心中怒极,但仍然不忘师门戒条,这些捕快公人虽然无礼,究是责任倏关,与借势欺人者不同。本欲随他们去衙门分辩。

    又怕低了青灵观名头,说不得,只好一走了之,当下伏身一窜,刷的一声从众人头顶掠过,如一只狸描的纵上屋去,接连几跃已去得远了。

    这里众捕快没拿住人,扰嚷了一阵,只得取了董飘香的长衣,锁着店家回衙问话去了。

    董飘香奔逃了一阵,见并无人追来,便坐在人家脊屋上寻思道,我好晦气,昨日丢了师门信物青玉-,今日一日之间又把什么都丢光了。此去江陵还有好几天路程,自己腰无半文,如何去得?想到这里,不禁流出眼泪。

    不知过了多久,只见残月将堕,晨鸡初鸣,董飘香暗想此时不走,天色大明以后,倒更难设法,赶忙站起身来,紧了一紧腰间丝带,穿屋越脊直到城边,好在这城墙并不太高,董飘香伏身一纵,落下城来。把单刀扔了,跃过护城河,跑到一间农家,诈称自己被强盗所劫,骗些饮食吃了,顺着大路直往江陵奔去。

    她这身打扮十分碍眼,长衣也丢了,只余一件青色密扣紧身夜行衣,下面是绿色栖花夹裤,就和一个卖解跑马的妙龄女郎一般。

    董飘看见来往行人都用诧异的眼光打量自己,也悟出由于服装碍眼,一睹气,索性不走大路,只在路旁田野里奔走,饥饿时便跑到农家去求食,夜间或宿破庙,或在山头露宿,这样两天下来,把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折磨得面黄肌瘦,好在她平素身体健壮,尚未病倒,但已惶悴不堪了。

    这日正走之间,猛见前面露出城墙雉碟,心知已到江陵,不由大喜,数日来的悲愁,一扫而光,一进城来便向人打听“青女宫”有人指与她:“转过那条临江街便是。”

    董飘香谢了一声,兴冲冲的走去,果见有一座道院,门上横书“青女宫”三字,临近一看,却是静悄悄的开着两扇门,一个人影儿也没有,董飘香心疑道:“三师姐怎会到这种地方来,莫不是走错了。”再想了一想,又对自己道:“管它呢,我且进去看着再说。”便朝里走去。走到廊下,才见一个老婆子坐在台阶上打盹。

    董飘香推醒了她,问她这儿主持是不是百渡道姑?别的人又到哪里去了?

    那老婆子却直摇头,用手指着自己耳朵。闹了半天,董飘香才知道是个聋子,不禁又失望又焦急。恰在这时西厢房呀的打开来,走出了两个道婆。对董飘香打量一眼,合掌问讯道:“女施主例来?”

    董事香还礼道:“请问师傅们,有一位百渡师父可在这儿么?”

    道婆道:“百渡师父正是这里主持,姑娘寻她何事?”

    董飘香喜道:“我是华山青灵弟子董飘香,我有一位师姐名叫张凌云,和这里百渡大师是好友,常时住在这儿的,所以我特来找她。”

    道婆道:“张姑娘我们倒是见过的,不过她今年还没来。”

    董飘香一听,幌如雷轰一般,不禁目瞪口呆起来,心里只是想哭。

    道婆道:“百渡师傅此刻被县太爷的太太请到县衙门里说话去了。姑娘要找她,还是晚上来吧。”

    董飘香一听,人家分明下了逐客令,还呆在这里干什么?

    便道:“既然三师姐没来,我也就不必来了。”说罢匆匆便走。

    耳边还隐约听得那两个道婆议论道:“这女娃娃打扮得怪里怪气的,我看着真不顺眼。”

    另一个道婆接口道:“论品貌,倒也还像青灵观的人马,但这通身的气泥举止却完全不像,你看什么贾墨羽张凌云这些人,人家就像书里的仙女一样,哪像这个小姑娘那么慌慌张张的。”

    这些话钻董飘香耳里,只把她气得发昏,但再瞧瞧自己身上,委实狼狈不堪,自己定了定神,盘算道:“如今三师姐既然没来,眼见今天就非挨饿不可,况且也没地方住宿,本来夜里再来找百渡道姑也原无不可,但自己委实不愿再看那两个道婆的嘴脸,而且那百渡道姑既然和县正堂的老太太往来,多半也是那一起趋炎附势的俗人,不见她也罢。

    但再一想到食住二事,又着急起来,末后把心一横,想道,师门戒条虽说不准偷盗,但饿死可也不成,我只偷盗这一次,下不为例,又有何妨?但这江陵城里她从未到过,也不知什么著名的富豪之家。她胡想了一阵,后来又得一个主意,管它呢,我只择房屋最大的人家下手,偷它个几十两银子,也就够了。

    主意打定,只得耐心等待天黑,肚子里饿得咕咕直叫,觉得更是非偷不可。

    她越是着急,天色却黑得越慢,好客易金乌西堕,玉兔东升,董飘香精神大振,正想上房,又暗忖道:“此时天黑不久,人们多没入睡,且多等一会。”

    一直等到二鼓将尽,董飘香嗖的一声窜上房屋,手搭凉蓬四周一望,只见高墙大院的人家少说也有好几十户,不觉又为难起来:“我该偷哪一家呢?”

    此时月华如练,四外景物照得清清楚楚。常言道:偷雨不偷雪,偷风不偷月。皆因月下视线清晰,不易躲藏,董飘香这次出手,竟连时间也不及选了,她选中一家院墙最高的人家,迳自扑去。

    董飘香纵身上了墙头,正待跳下,忽然想起平素听师姐们谈论,这类大户人家多半聘有武师护院,却大意不得,我且先探一探再作道理。

    想定以后,便飕的一声窜到屋面上,伏下身,聚拢目光四下一望,只见这座庄院颇大,自己进来之处,原来是屋后一座花园,棱台亭阁,修造得十分整齐。远处传来声声更锣,原来已打了三更。

    董飘香跳到另一间较高的屋顶上-看,却只发现两三处房里尚有灯火,似乎人们大都入了睡乡,胆子便大了一些。

    恰在这时,忽然东南角上锣声乱响,夹杂着呐喊,倒把董飘香吓了一跳,心想难道我已教人发现,又见远处似有好几条黑影向自己伏身处跑来,不由大骇,慌忙纵出墙外,背贴墙根站着,大气也不敢出。

    少时只见一条黑影纵出墙来,朝前飞奔,后面又跟着四条黑影,一面追,一面喊“不要走脱了飞贼”董飘香才知道人家追的不是自己。

    前面那条黑影脚程甚快,后面这几人却差得多,看看双方距离越来越远,董飘香心想:前面那人必是“飞贼”后面追的人大约是这里的护院武师,我何不助他们一臂之力,把这飞贼捉住,也算做了一件好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