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www.78xs.cc,江湖小豪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历下亭”

    “历下亭”在大明湖,为唐代诗人李大白,杜工部在此宴游之处。

    亭上有“历下此亭古,济南名士多。”的杜甫诗句。

    沿着亭外的小道,可达亭后的“临湖阁”、“名士轩”其中回廊相接,曲折幽致,极为清雅。

    来到这一名胜“小帅虎”和花中雪把马拴在树下,双双进到亭内,略做观赏。

    名胜之地游人自是甚多。

    “小帅虎”和花中雪这一双壁人立刻引来了游人的目光。

    这时候一个手执折扇,一身儒服,头戴文士帽的年轻读书人也进了亭内。

    他长得斯文,尔雅中竟带着些许脂粉味,吟哦着亭内历代名家所题的诗文慢慢的走近“小帅虎”的身边。

    猛然一眼“小帅虎”只觉得此人甚为眼熟,不免就盯着人家看了起来。

    花中雪推了他一下道:“那有你这样子看人的?”

    笑了笑“小帅虎”道:“有什么关系?他又不是大姑娘,怎么你吃什么干醋?”

    “死相。”

    花中雪嗔笑道:“我吃什么干醋?我只是告诉你那是不礼貌的行为,好在人家是斯文人,如果是江湖客,你恐怕就会惹上麻烦了。”

    “小帅虎”收回目光笑道:“那有那么严重,你未免大夸大其词了吧。”

    花中雪道:“我才没夸大呢,很多时候纠纷、冲突都是在无心与无意下造成的,你没听说过有人就因为看人一眼,而引起对方的不痛快,就此挨刀丧命吗?”

    举起双手“小帅虎”道:“投降了,和你这种老江湖女混混在一起,我是受教良多,获益匪浅矣。”

    横了对方一眼,花中雪笑得如花朵般道:“没个正经。这是你,换做别人要我上课除了‘钟点费’外,还得看我高不高兴哪,真是好心被人当成了驴肝肺。”

    他们这里谈笑着,那儒服少年脸上竟闪过一丝难以言喻的表情。

    他又慢慢走了回来。

    来到“小帅虎”面前脸现惊容道:“哎呀!兄台,你可愿听小生数言相赠?”

    “小帅虎”怔住了。

    他疑惑道:“你说什么?”

    儒服少年道:“小弟自幼随异人习得面相观色之术,我见兄台气色不佳故有数言相赠,还望兄台莫予见怪,更恕我冒昧之处。”

    “小帅虎”不觉笑道:“你不妨直说,我洗耳恭听就是。”

    “那我就说了。”

    儒服少年在“小帅虎”身旁左瞧右看一阵后道:“兄台你双颊泛红,眼含春波,唇角不时带着自己也不知道的浅笑,这这是主桃花之劫,另外你眉峰含煞,已表示你有损友在旁,你得小心了。”

    “小帅虎”还茫然着“花中雪”已柳眉倒置冷声道:“你还真会‘瞎掰’,什么桃花之劫,损友在旁,你在说谁?”

    儒服少年浅浅一笑道:“这位姑娘,我又没说你,你怎么那么紧张?又何必做出‘不打自招’的态势来?”

    “你说什么?满口胡言乱语的,要不是看你是读书人,姑奶奶我马上就给你难看。”

    “别别这样,大家都在看我们哪!”

    “小帅虎”横在了两人中间,他打着圆场道:“这位兄弟,不论你说得是真是假,我谢了,请回吧!”

    儒服少年还真执拗,他瞪眼道:“兄台,所谓忠言逆耳,良药苦口,你可要亲君子,远小人啊!”“小帅虎”连忙又拦住他好言相劝。

    “好了、好了,花姐姐,你就别和人家计较了他说他的,我们当成耳边风就是了。走吧,我们还有要紧事,别理会了。”

    “小帅虎”好不容易哄住了花中雪。

    然而要命的却是儒服少年那边又开了腔。

    “兄台啊,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你可要慎思,慎行哪。”

    “小帅虎”头都大了。

    他霍然回首道:“喂,你这个人还真是有够麻烦,你可不可以闭上尊口,不要再火上加油了?”

    冷嗤一声,儒服少年道:“没出息。”

    为免事态扩大“小帅虎”硬是没敢答腔。

    他拖着心中犹忿忿不平的花中雪离开了“历下亭”两个人翻身上马,绝尘而去。

    儒服少年望着他们的背影,脸上阴晴不定的好一会,他也才缓步离开。

    泰山。

    泰山高一五四五公尺,雄伟峻拔,巍然独尊,故而有“登泰山而小天下”之说。

    到了泰山山麓的“泰安县”已是黄昏的时刻“小帅虎”和花中雪找好了旅店,他们便拉住店小二道:“你可有听说‘天下第一神刀’与‘邪煞’管一峰每三年重阳在泰山较技比武之事?”

    店小二是个三十来岁的汉子,他望了一眼“小帅虎”道:“你可问对人了。”

    面上一喜“小帅虎”连忙塞了一锭银子过去,他焦急道:“小二哥,这请你喝酒,关于”

    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

    小二哥立刻换上一付笑脸道:“你说‘天下第一神刀’和‘邪煞’的事情对吧?这是江湖上的大事,鲜有人不知的,而且‘天下第一神刀’每次来也都是住在我们店里。”

    “真的?!他现在住在什么地方?你快快带我去。”“小帅虎”简直难以相信,他迫不及待的道。

    “你是”

    “我是他徒弟,你放心。”

    店小二看到“小帅虎”腰畔弯刀,他点头道:“嗯,我相信你,我认识那把刀。”

    “小帅虎”高兴得快跳了起来,不过店小二都摇头道:“不过他现在已离开了。”

    “离开了?到什么地方,你知不知道?”

    “当然是去赴‘邪煞’管一峰的约会。”

    宛如泄了气的皮球“小帅虎”错怔道:“明天才是重阳啊!”店小二道:“但他们都是习惯在重阳前一天的此刻就开始较技“小帅虎”一听拉着花中雪就要出门。

    店小二却惊怔道:“客官,你你该不会要去吧?”店小二慌道:“那是个死约会,更不准任何人去搅扰的,江湖上虽然都知道这三年一次的较技比武,但没有一个人敢上山观战,你这样去是犯忌讳的。”

    “小帅虎”当然明白,然而他却顾不了那许多。

    因为这一次他知道自己师父绝非“邪煞”管一峰的对手。

    没理会店小二诧异与惊怔的眼光。

    “小帅虎”与花中雪已出了客栈,他们直奔泰山入山处。

    初秋落幕。

    残阳夕照。

    沿着登山石梯“小帅虎”和花中雪两人健步如飞,当他们爬到半山腰时,天已完全黑了下来。

    而一轮上弦月正清冷的、孤寂的,弯照着大地,更给寂静的山峰凭添了深深的落寞。

    没有人可以一口气爬完一千五百九十四级石阶。

    “小帅虎”和花中雪在山腰中的凉亭里歇下了脚。

    他们心里虽然急,但两腿却不争气,遥望着漆黑的山顶“小帅虎”不觉叹气道:“真想不透他们为什么会选在山顶约斗,这又不是比脚力。”

    用汗巾擦着汗水,花中雪道:“这也有好处,可以避开许多不速之客,双方可以全心全意的不受任何的外界干扰。”

    突然山顶的方向传来了阵阵刺耳的狂笑。

    狂笑声愈来愈近,想而见有人正以极快的速度飞奔下山。

    “小帅虎”脸色遽变,他眼睛瞪视着登山的石阶,没一会功夫。

    他看到一条人影正流星般直坠而下。

    这个时候有人从山顶狂笑下来,会是谁?“小帅虎”已开始忍不住身上轻颤,他一个纵步,人已跃出凉亭。拦在山道上。

    近了。

    月光下,一个长发披散,身上穿了一件怪异的五彩衣衫,看来六十多岁,却一脸精悍中等身材的老人停在了“小帅虎”面前。

    他笑声倏止,瞪眼望着“小帅虎”声音像来自地府,森寒中透着阴冷道:“年轻人,看来你是不知死活了。”

    “小帅虎”有些心惊道:“你是‘邪煞’管一峰?”

    对面那人面目表情道:“不错,你答对了。”

    “小帅虎”慌了。

    他惊声道:“我师父呢?我师父怎么样了?”

    “邪煞”管一峰冷漠道:“谁是你师父?”

    “‘天下第一神刀’。”

    蓦然怪笑。

    “邪煞”管一峰目现精光,笑道:“如果你赶得及,应该还可以见到他最后一面。”

    “小帅虎”胆寒道:“你你把我师父怎么了?!”

    身形一长“邪煞”管一峰怪鸟行空掠过了“小帅虎”的头顶,往山下飞去。

    夜空中传来他桀桀枭笑道:“从今后己没有‘天下第一神刀’这个人了,江湖道只有我称尊”

    “小帅虎”惊恐得拔脚狂奔,他喘着大气,一步也不敢停留的直往山上冲。

    泰山之顶“南天门”

    在“南天门”的牌楼下“小帅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师父”

    凄叫一声“小帅虎”已扑了过去。

    当他看到神情萎靡,喘咳不已,身上布满了好几道怵目心惊的伤口,奄奄一息的“天下第一神刀”季惟民后,他整个人由心底生出一股寒意。

    季惟民靠坐在牌楼的石柱旁。

    他睁开了眼睛,有丝惊异闪过。喘息道:“是你?!你你怎么来了?”

    “小帅虎”扶起了对方。

    他惶声道:“我我不放心你”凄苦一笑,季惟民道:“也也好,我正想告诉你管一峰的确有野心,他他不只想称霸武林,更想称王称帝”

    “您别说了,我背您下山,赶快先替您疗伤。”

    无力的挥挥手“天下第一神刀”季惟民道:“不不用了,我已没救了”

    不,您别这么想,你的伤还不严重,只要及时止血,绝对可以好起来的。”

    “别傻了孩子。”季惟民道:“我五脏已经移移了位,就是就是大罗神仙也也救不了我你记着为师交交待你的事,千万要争气莫莫让‘邪煞’管一峰荼毒武武林”

    喘息着,呛咳着“天下第一神刀”已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小帅虎”虎目中噙着眼泪。

    终于季惟民头一垂,这一代武林名人就倒在他的怀里,茫然瞪着眼睛与世长辞。

    黄土一冢。

    心香一束。

    “小帅虎”跪在泰山之巅,已好长一段时间。

    花中雪悲戚的拍着他的肩头,忍不住道:“我们走吧!”

    “小帅虎”没有作声。

    花中雪难过道:“人死不能复生,见你如此哀伤,季老前辈泉下有知也不会心安的。”

    “小帅虎”怔怔道:“让我再待一会,师父一生纵横江湖,为情所苦,死后又孤寂的长眠于此,我一想起就不免悲从中来。”

    叹了一声,花中雪没有再说什么。

    她默默的陪在“小帅虎”的身旁,感同身受的亦坠入了哀悼里。

    秋阳艳照。

    山风凛冽。

    “小帅虎”最后在花中雪的数次劝说下终于站起身,频频回首的走向下山的阶梯。

    好一会后,花中雪幽声叹道:“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小帅虎”早有决定,他沉声道:“闯出名号,单挑‘邪煞’管一峰,替师父报仇。”

    点点头,花中雪道:“这是应该的,但以你目前的实力恐非‘邪煞’管一峰的对手。”

    望向远处氤氲山风“小帅虎”悠悠道:“‘大幻八式’我已练会,缺的只是临场实战的经验。时间长了,再加上与敌过手拚战,我必能把这套刀法融会贯通。”

    花中雪道:“只凭‘大幻八式’我想你仍无法与管一峰抗衡。据我的观察,你除了缺少对敌经验外,最须加强的就是身法、步法。毕竟身法,步法是一张护身符,敌人再厉害,自保则没问题。”

    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小帅虎”叹气道:“问题是没人再能教我了。”

    花中雪想了想道:“当今天下身法,步法称最者当推‘丐帮’的‘千里丐’铁成功,只要找到他,求他传授你他的独门‘迷踪连环步’,那么将来与‘邪煞’管一峰决斗时,你便可稳保不败。”

    “铁成功?你在开玩笑了,谁不知道铁成功那个叫化子头,连徒弟都不收,又怎会轻易的传人他那绝活?”

    “不一定。”花中雪道:“我听说铁成功这个人一向游戏人间,却是嫉恶如仇,如果‘邪煞’管一峰真的在江湖中兴风作浪,图谋不规,那么以铁成功的为人,他绝不会坐视,但他不是管一峰的对手,所以只要你晓之以义,剖析利害,我想说不定他会答应,毕竟这是替武林除害,人人有责啊!”“小帅虎”道:“问题是‘邪煞’管一峰到目前还没有行动,也无恶行。”

    “迟早的事,你师父不是说过他不但有称霸江湖,更有称王称帝的野心吗?这种人蛰伏在‘天下第一神刀’的神威下十几年了,一旦脱困岂甘寂寞?”

    “那我们又要到那去找‘千里丐’铁成功呢?”

    “江南杨州,丐帮总舵。”

    “就依你吧!”“小帅虎”瑞心乱如麻,说实的他也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

    到“泰安县”的客栈中“小帅虎”和花中雪发现“天下第一神刀”败在“邪煞”管一峰手下的消息,已经传遍了。

    店小二随着“小帅虎”进了房中,他一脸惊疑小声的问:“公子爷,你师父真真的落败了?”

    “小帅虎”心情恶劣,他瞪眼道:“你们的消息还真灵通呐!”

    堆起笑脸,店小二道:“因为守在附近的武林中人只看到‘邪煞’独自一人下山

    唉,想不到约战十八年,‘天下第一神刀’

    会在这一次败在管一峰手里你师父如何了呢?”

    “小帅虎”没有说话。

    只因为他现在一听到“邪煞”管一峰的名字,一颗心就拼命狂跳,而热血就沸腾起来,眼中更流露出一种怕人的神采。

    店小二吓了一跳。

    他什么也不敢再问了。

    因为他阅人多矣,知道自己再不识相赶快离开的话,那么他很有可能就会被入抬了出去。

    收拾好随身的东西“小帅虎”和花中雪两人给完帐正欲出门,便在门口遇到了一个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