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www.78xs.cc,江湖小豪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北风起。

    雪纷飞。

    在这条积了雪的官道上,难得看到几个行人。

    的确,在这种能把人冻成冰棍的鬼天气里,家中若没急事,谁也不愿出门。

    然而现在这条官道旁的白杨木林子里,正有五个人,他们个个神情冷漠,眼睛眨也不眨一下的望着左边来路。

    他们的样子摆明了是在等人。

    而且从他们的表情和装扮来看,显然又是一椿江湖上典型的寻仇事件。

    五人当中我们可赫然发现“塞外双凶”在里面!

    “马林,‘点子’你确定会打这儿过?”

    一个红脸大汉似乎等得不耐烦了,他突然开口,冰冷的语气,比外面的天气好不了许多。

    “弹刀腿”马林心中一跳,他慌忙应道:“回副座,错不了的,打‘大霸沟’到‘小霸沟’到扬州,只有这一条路。”

    红脸大汉把身上的风氅拉紧了一些,他道:“你们这两个饭桶,这一个毛头孩子都摆不平,真不知道你们这‘塞外双凶’的名号是怎么混来的。”

    窘着脸“弹刀腿”马林道:“回到座,那小子手上那把刀简直神鬼莫测,让人防不胜防啊!”一瞪眼,红脸大汉道:“还有脸说,这事若让会主知道了,你们非被剥了一层皮。”

    “副副座,你千万得多替属下担待些”“弹刀腿”和“奔雷手”异口同声的哀求道。

    哼了一声,红脸大汉道:“别求我,等一会你们好好表现,这可是你们将功赎罪的机会。”“是是,属下省得”

    大冷的天,这“塞外变凶”居然还冒出了汗,还真是件稀奇事。

    不过也由此可看得出来,他们对所谓的会主是如何的惧怕了。

    车声辘辘。

    大老远一辆马车已缓缓驶近这座白杨木林。

    马车上一男一女并坐车辕,男的后彦,女的娇柔。

    可不正是“小帅虎”和赵小柔两人。

    敢情是天气太冷,他们舍弃了骑马,而充当起车夫来了。

    依偎在“小帅虎”怀里的赵小柔发现马车的速度慢了下来。

    她仰起脸悄声道:“怎么啦?有什么不对吗?”

    “小帅虎”望着前方的白杨木林,怔然道:“好浓的杀气。”

    “你你是说有人躲在林子里?”

    “应该是的。”

    “那怎么办?”

    “小帅虎”想了一下道:“等一下我先下去,如果情形不对,你就驾车先走知道不?”

    摇摇头,赵小柔道:“不,我不会一个人离开你的,更何况林老板又不在车里。”

    叹了一声“小帅虎”道:“就因为林老板不在车里,所以你要引开敌人,好让后面林老板的座车通过啊!”“不干,要走我们一块走。”

    当然明白对方是怕自己有个什么闪失“小帅虎”只得无奈道::“好吧,不过到时候你可得听我的。”

    “小帅虎”一见“塞外双凶”在里面,不笑道:“你问两个还真是拗的很,才隔两天就又回头了,真以为我是吃斋念佛的吗?”

    “塞外以凶”老脸一红,正欲反唇相讥,红脸大汉已蓦然怪声道:“乳其未干的小子,你也未免太嚣张了。”

    眯起眼、“小帅虎”打量着对方道:“你这位大哥,看来也是‘大风会’的人喽。”

    “不错‘红鹫’巴常,你既然知道我是‘大风会’的人,还不快快下来受死”

    “嗯”了一声“小帅虎”笑道:“巴大哥在‘大风会’担任何职啊?真是臭屁!”

    “小子想死,竟敢对我们副座无礼”“奔富手”魏起突然吼了起来。

    “副座?什么副座?”

    “好教你得知,我们‘大风会’除了会主外,下辖三堂,名日、月、星.巴到座正是‘日堂’副堂主。”

    “啧、啧”两声“小帅虎”不屑道:“就算是皇帝老子,他也不能说要人死就死啊!

    巴常,巴副堂主,你要我死恐怕得拿出点本事来了。”

    “小杂碎”

    “红鹫”巴常几曾碰过如此牙尖嘴利的年轻人?

    他大吼一声一支五爪怪钩已经倏地暴现,直抓向坐在车辕的“小帅虎”

    “小帅虎”面带冷笑,人已自车辕腾空,轻灵曼妙的落了地。

    叫了一声“小帅虎”道:“你们是准备‘克烂饭’呢?还是车轮战?”

    “红鹫”巴常一击未中,已是气得脸色更红了。

    他暴吼道:“对付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杂碎还用得着帮手?今日若不能把你打在地上喊饶,我巴常就誓不为人”

    摇摇头“小帅虎”道:“巴副堂主,满饭好吃,满话可不能随便乱讲,你做不做人没关系,小心风大闪了舌头才是真的。”

    “红鹫”巴常简直气疯了。

    他怪声对身旁众人吼道:“你们听着,谁也不许帮场,否则以帮规处置。”

    “好气魄。”

    “小帅虎”竖起拇指亦赞亦贬道。

    “红鹫”巴常撂下狠话后,人已腾身而起,手中五爪怪构由下冲直袭而下,势子之猛,还真有点像苍鹰急坠,犀利威猛。

    “小帅虎”对敌经验多了。

    他明白对这蓄势已久的一击,绝不可力挡。

    于是他“无畏刀”一翻,人已藉势一个旋转,避开了正锋。

    斜侧里,他不待对方第二次凌空下击,双足一顿,身体上冲,人如流星刀一闪,就那么连人带刀,已在空中迎向敌人。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

    “红鹫”巴常在空中,眨眼间已和“小帅虎”交击数次,当两人气衰落地后,他已发现这个年轻人的确是可怕的对手,一身功力超过了自己的估计太多、太多了。

    面不红,气不端。

    “小帅虎”一落地,不给自己喘息的时间,就弯刀一抡,舞出漫天帷幕,又再度攻向了“红鹫”巴常。

    “红鹫”巴常想都想不到这个人拚起命来的狠劲,竟会是这样子。

    他失去了主攻,更不能失去守势。

    于是他大叫一声,人已飘浮不定,幻成了好几个虚幻的人影。一面闪着“无畏刀”一面使出了甚少用到的绝活“鬼影鬼爪鬼满笑”

    压力来自四面八方。

    “小帅虎”眼睛看到的是好几个“红鹫”巴常,来自四面八方的五爪怪钩更鬼爪般令人分不出何者为真,何者为幻。

    对付这种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的敌人,他除了拚命把手中之刀给舞得密不透风外,一时之间却也想不出该以什么刀法来压制这种难测真假的攻击。

    双方缠斗的人影,已成了两团黑影。

    观战的人们到了分不出谁是谁的地步。

    每个人都为这一场罕见的龙争虎斗,给弄得目眩神摇。

    突然

    场中白光暴涨。

    在一声短促的闷哼声中“小帅虎”的“无畏刀”像附上了恶魔的诅咒。

    只见漫天刀影骤消,一条匹练也似的白光划过天际,劈斩过流去的时光,追向永恒般带起一抹血珠子,霍然而止。

    寂静无声。

    当一切都静止后,人们这才发现“小帅虎”的后背已留下了五道爪痕,衣衫破裂处隐现血迹。

    站在他对面的“红鹫”巴常更是可怖。

    他的胸际、腹部,已让鲜血染红,滴落在雪地中的血迹,更是令人触目心惊。

    没人知道“红鹫”巴常的伤势如何?

    不过由他原本殷红的脸颊,现在已变得一片惨白看来,他的伤势定然不轻。

    *******

    “副座,副座”

    以“塞外双凶”为首的“大风会”所属,四个人全冲到“红鹫”巴常的面前。

    他们叫唤了两声后,全像见了鬼般倒退了数步。

    无他,因为他们已经发现“红鹫”巴常,已经没有了呼吸,断了气。

    赵小柔亦悄然来到“小帅虎”身旁。

    她小心奕奕的从身上摸出一个瓶子,倒出一些药粉在“小帅虎”后背的伤口,然后皱眉心痛道:“你你真的是在玩命了,为什么要拿自己的肌肤去试对方的兵器呢?”

    “小帅虎”明白场中只有赵小柔看清了刚才惊险的一幕。

    他苦笑道:“我分不清何者为真,何者为幻,只有冒险了。好在对方不知道我的用心,要不然他也不会上当殒命。”

    两把朴刀,一支“夺命刺”一把薄斧,四样兵器幕然分从四个方向,连招呼也没有一声,就攻向了“小帅虎”和赵小柔。

    早已防着“小帅虎”“无畏刀”一扬,已迎向了“塞外双凶”

    而赵小柔更是凶悍,她手中短剑不待“夺命刺”和薄斧近身,人已急窜而出。

    只听两声惨嚎响起,她的敌人连人影还没有看清,就双双倒翻出去。胸口间旧浪涌出大量的鲜血,立时气绝身亡。

    这是什么样的剑法?

    世上怎么可能有如此快的剑手?

    而且居然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女孩子?

    “塞外双凶”吓傻了。

    “小帅虎”更是诧异连连,因为他还是第一次发现赵小柔的一身功力竟如此可怕。

    赵小柔仿佛也没想到自己会在一招之内连毙两人。

    她怔怔的望着自己手里的剑,宛如中了邪一样动都不动。

    “小帅虎”走了过来。

    他能够体会到第一次杀人的感觉。

    伸出手,轻拥着对方“小帅虎”道:“小柔,你你还好吧”

    赵小柔抬起头,脸上有种抑止不住的激动。

    她颤声道:“我我还好。”

    安慰的回了一个微笑“小帅虎”迢:“别去想它,过一阵子就没事了。”

    “塞外双凶”想溜“小帅虎”早已瞧见。

    “慢点”

    喝住对方后“小帅虎”道:“我说过当我们再碰面时,你们应该想得很清楚才对。”

    突然感觉到死亡的阴影浮现心头。

    “塞外双凶”恐惧得双腿发软,双双“碰”的一声跪在雪地里。

    “饶饶命.饶命啊”“我们再再也不敢与你作对了”

    “小帅虎”双眉一皱,他略一思索后道:“你们起来,我不杀你们。”

    脸上有着惊喜“塞外双凶”站了起身,仍不住的颤抖。

    叹口气“小帅虎”道:“把你们的同伴埋了,我希望从此后你们真的别再和我碰面,要不然不但是你们的不幸,也更是我的难过了。”

    “小帅虎”说完了话,便疲惫的跳上了马车,和赵小柔催马离开了这座白杨木林。巴*****

    不知道是不是“塞外双凶”真的醒悟了,还是另有其它原因。

    总之“小帅虎”和赵小柔护送着林典一路到了“扬州”中途一点变故也没再发生。

    到了“扬州”虽然林典老板提出了许多令人心动的条件,说破了嘴“小帅虎”就是不肯在林府多待一天。

    腰缠十万贯,转鹤上扬州。

    扬州位于镇河对岸,物产丰盛,为我国历史上重要的古都之一.隋炀帝在位时,会动用全国人力去开河,修扬州,最后他竟从情迷恋死在这里。

    扬州与苏州齐名.玉树琼花,金粉之盛远过秦淮。可想而知扬州的繁华,也难怪此地是有名的销金窝了。

    “小帅虎”一点也没忘记他说过的话。

    他年纪虽轻.却已明白一个男人若对女人“黄牛”说了话不算数.那么他这一辈子就甭想在这女人面前抬起头来了。

    因此一离开林府,他就带着赵小柔逛遍了此地的大小布庄,替她选购了好几套衣服。

    最后他真的也带她来到此地最大的一间酒楼“逍遥楼”

    点了一桌子菜“小帅虎”和赵小柔当然吃不完,不过他门吃的却是一种气氛,和一种相知相惜。

    浅酌低饮。

    靠在楼上临街的窗子前.赵小柔轻声叹道:“原来人间还有如此繁华的城市,看街上熙攘的人群,百货齐备的商家,好像让我一下子掉入了十里红尘中,已忘掉了空山幽谷,河边小住的岁月了。”

    “小帅虎”望着一身光鲜的赵小柔,他轻声笑道:“怎么了?想家了?”

    接着一叹“小帅虎”道:“你还有回忆,还有家可想,我却连回忆都没有,更不知自己到底家在哪里。”

    明白对方的无奈和感受。

    赵小柔为了化解“小帅虎”心中的哀愁,不觉笑道:“你还有我呀!好了,都是我不好,害得你又想起了伤心事,我罚自己一杯。”

    轻轻握住对方的柔荑。“小帅虎”道:“不关你的事,你的酒我替你喝了,喝完了这杯,我们去逛逛附近的名胜可好?”

    “好啊!”赵小柔兴奋道:“听说这里的古迹很多,瘦西湖更是让人神游,如绿杨村、大虹桥、小金山、蓬性寺、五亭桥、观音山等,更是我向往已久的地方。”

    瞪起诧异的眼睛。

    “小帅虎”道:“你你怎么知道这些地方的?”

    浅浅一笑,赵小柔道:“傻瓜,我虽然常年居在山野中,但我却看过不少的书籍,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

    哈哈一笑“小帅虎”道:“看不出来你还是博览群书的女状元呐,真是失敬、失敬。”

    “讨厌。”娇嗔着,赵小柔道:“我会的,懂的东西还多着呢时间长久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点点头“小帅虎”道:“这我绝对相信,就拿你一身功夫来说吧,简直已到了让人叹为观止的地方,我能不能打得过你都不敢讲哩。”

    哼了一声,赵小柔故意道:“所以啊,你以后可别想欺负我要不然可有你好看了。”

    伸了伸舌头“小帅虎”连忙道:“天地良心,你不欺负我就阿弥陀怫了,我那有胆子敢惹你这个‘恰查某’。”

    谈笑里“小帅虎”和赵小柔吃完了他们在一起的最丰盛的饭。

    随后他们便走出酒楼,问了路人“瘦西湖”的方向,悠闲至极的漫步过去。

    十年一觉扬州梦,

    赢得青楼薄-名。

    这里杜牧对扬州旖旎的风物粉黛,所留下的千古名诗。

    虽然时值寒冬,瘦西湖两岸不见杨柳青青。

    但是画舫却连连,笙歌丝竹之音不绝于耳。

    来到处处画舫的岸边,天色渐暗。

    “小帅虎”轻拥着赵小柔,伫足观赏着湖景时,忽然有一个雍容华贵,气质不俗,年约四十几岁的妇人,身旁跟着一名丫环,来到了他们的身旁,也停下脚步,远眺起湖上的风光。

    “冬日的瘦西湖别有一番情调是不?”

    美妇人转过头,他笑盈盈的对“小帅虎”和赵小柔点了点头道。

    基于礼貌“小帅虎”不得不回道:“或许吧,我们第一次来,并不知道这里在其它的季节里是什么样的景致。”

    美妇人笑了笑又道:“嗅,那倒是有些遗憾,如果你们在春天的时候来,这儿更会让人流连忘返。看两位的样子,必是一对情侣了对不?”

    也许是美妇人给人有一种很自然的亲和力吧,赵小柔不觉道:“你猜错了,我们是一对未婚夫妻。”

    美妇人一怔,随即笑道:“那真是恭喜你们了,郎才女貌,好一对金童玉女。”

    “谢谢你的夸奖。”赵小柔道:“夫人住在附近?”

    摇摇头,美女人道:“不,我也是外地来的,不过这儿却是来过多次,每一次来好像都有不同的风貌。”

    望了一眼“小帅虎”腰畔的“无畏刀”美妇人又道:“你们看来是江湖人2”

    笑了笑“小帅虎”道:“勉强算是,几手庄稼把式,难登大雅。”

    “你客气了。”美妇人道:“看你神韵内敛,眼露异采,气定神闲,隐约中自有震人的威仪,想必身手定然不凡。”

    “小帅虎”赧然道:“夫人也是江湖人?”

    点点头,美妇人道:“只不过甚少走动。人老了,也就少了一份豪情。”

    赵小柔岔口道:“夫人说笑了,你看来一点也不老。”

    “是吗?”美归人道:“我女儿如果还活着都和你差不多大了呢!”

    见到对方眉宇之间有着淡淡的哀伤,赵小柔歉意退:“对不起.提起了夫人的不愉快了。”

    摇摇头,美妇人道:“没什么,只是看到姑娘我就不知不觉会想到我女儿,但不知你今年几岁?”

    赵小柔或许自小没有母爱,对美妇人自然生出了一种连自己也不知道的好感。

    她笑道:“十七。”

    “十七?”

    美妇人怔了一下道:“我女儿今年也是十七,唉”

    轻叹一声,美妇人仿佛沉思在回忆军,不再说话。

    萍水相逢,更非旧识。

    “小帅虎”悄悄拉了一下赵小柔.意思是该走了。

    这时美妇人却抬眼道:“你们可愿意和我交个朋友?”

    “小帅虎”还没说话。赵小柔已惊喜道:“好啊,夫人和蔼怡性,雍容自在,我们求之不得呐。”

    美妇人展颜一笑。

    “那我就托大,你们叫我一声梅姨好了。对了,你们叫什么?”

    赵小柔道:“我叫小柔,他他叫小虎吧。”

    虽然只是随口想出来,但“小帅虎”还蛮喜欢“小虎”这种通俗又好记的名字。

    他低头在赵小柔耳边轻声道:“我们在一起那么久,到现在我才想到你一直叫我‘喂’哩!”

    笑得好开心,赵小柔亦小声道:“现在不是正式给你命名了吗?小虎,嗯!这名字不错,我喜欢。”

    美妇人看到他们接头接耳,又说又笑,她好像也感染了那种年轻人才有的喜悦。

    “小柔,小虎,你们可愿到我住的地方玩一两天?”

    “好啊.反正我们也没事,能与梅姨多亲近太好了。”赵小柔本就率性纯真,她立刻拍手叫好。

    “小帅虎”终究世故点,他呐声道:“这这不太方便吧。”

    美妇人连忙道:“不会,不会,我虽不是本地人,但在城郊我有一幢宅院,里面房间很多,吃住都不成问题。”

    “小帅虎”还在犹豫,赵小柔已经摇着他的手臂道:“好嘛,好嘛,咱们就去梅姨那玩两天好不?”

    不好扫兴,也不忍拒绝。

    “小帅虎”只好道:“看你和梅姨一见如故,我不答应行吗?”

    跳了起来.赵小柔高兴得真想亲吻“小帅虎”一下。

    点点头“小帅虎”对美妇人道:“既如此,那就打扰了。”

    美妇人脸上有着难掩的兴奋。

    她笑道:“别这么说,我一个人无儿无女的,有你们为伴,我才应该谢谢你们呢。”

    赵小柔亲热的来到美妇人身边。

    她对“小帅虎”做了一个鬼脸道:“你惨喽,我发现我和梅姨好投缘了呢。”

    “小帅虎”笑道:“你还真善变,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

    美妇人见到这一对小儿女纯真嬉闹,她嫣然笑了。

    “小帅虎”和赵小柔没想到美妇人口中的一幢房子,竟然会大到令人咋舌的地步。

    当他们来到这座庄院后,不禁同声对美妇人道:“这这是你住的地方?”

    美妇人带他们来到一处精舍,笑道:“是啊,有什么不对吗?”

    相觑一眼,赵小柔见到屋中摆饰精致,装璜富丽,瞠目道:“这这简直和皇宫一样嘛!”

    美妇人道:“这里我每年只来一次,通常我都住在峨嵋山的‘苦心庵’里”

    “苦心庵?!”赵小柔不觉好奇道:“放着这么漂亮的房子不住,为什么要住在庙里呢?”

    眼中闪过一丝哀怨,美妇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