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www.78xs.cc,江湖小豪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小帅虎”如今是何等人物。

    那些只懂得“狐假虎威”手底下没两下真功夫的衙役门那会是他的对手。

    只见没一会功夫“小帅虎”就如冲入羊群里的老虎没两样,把那班衙役给打得落花流水,个个抱头鼠窜。

    望着那些哼叫不已的衙役们“小帅虎”挺立如枪道:“各位,事情总有水落石出一天。我不是凶手,你们找错了对象,信不信在你们,我没功夫和你们搅和。”

    他话一说完就笔直的出了大门,留下那些衙役们面面相觑,想追又不敢迫的呆怔在当场。

    简单的易容术对“小帅虎”来说不是难事。

    为了避人耳目,也为了怕再遇到那些是非不分,黑白不明的公门衙役和捕快,他现在成了一个面目黝黑,脸上没有一丝笑容的少年。

    而他的“无畏刀”也用一个青布套裹住,不再醒目刺眼的佩挂在身上。

    茶楼酒肆中是探听消息最好的场所。

    “小帅虎”为了追查“大风会”的行踪,他已经在这间酒楼里泡了半天了。

    然而他听到的却是一些风花雪月,里俗不堪的谈话。

    心中叹了一声“小帅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为什么没人谈论“大风会”呢?

    看到几桌江湖人物高谈阔论,却全不是自己想听的“小帅虎”不禁想要离开。

    他之所以那么想知道“大风会”的消息,是因为他已然明白梅姨宅中的事件完全是因自己而起

    要不是冲着自己,绝不会有人做出那种惨无人道的凶案后,还会跑到衙门里反咬自己一口。

    在这里既然探听不到什么消息“小帅虎”已经站了起来要走。

    就在他叫过店小二准备买单结算,酒楼外面走进来两个面带忧愁的江湖人。

    他们显然是扬州地面上人物,要不然他们一落座,也不会有好些人已经上前打着招呼。有些好奇“小帅虎”问着身旁小二道:“那两个人是谁?好像很有来头似的。”

    店小二一面收着碗盘一面道:“客官是外地人当然不认识丘扬丘大爷和林森海林二爷了,他二位在此地可是响当当的人物,江湖朋友都叫他们‘扬州二友’。”

    每个地方都有“地头蛇”套句现代语就是“角头”

    “小帅虎”没在意,付完了账正要走,却听到那“扬州二友”的谈话,而又坐回了原位。

    “二弟,你看丐帮会不会栽了?”

    年纪较轻脸上有块黑疤的人道:“很难讲,这必须看‘乞王’铁成功赶不赶得回来了。

    以我看‘大风会’这次挑上了丐帮,有两个主要的原因。

    第一、是展现实力,让一些摇摆不定的人坚定信念。

    第二、丐帮为江南第一大帮,‘大风会’若击败了他们,自然而然的就取得了领导江南武林的龙头地位。”

    “小帅虎”竖起了耳朵。

    “扬州二友”的声音也引来了一些别桌的道上人士的侧目。

    脸上有疤的是林森海,他看到大家全部侧耳倾听,故意提高声浪道:“这一战不仅关系到两帮的盛衰。更会给目下江湖带来极大的变数。,毕竟‘大风会”近日来的表现大有席卷武林的企图,万一丐帮败了,只怕你我都必须臣服在‘大风会’的旗帜下。”

    “丘大爷,林二爷”

    一个邻桌的中年汉子走到“扬州二友”身旁一抱拳道:“我叫韦成,人称‘八臂金刚””

    想必这“八臂金刚”也是道上的名人,只见“扬州二友”双双起身回礼。

    而“八臂金刚”在双方寒喧过后坐了下来道:“方才听林二爷谈及‘大风会’和丐帮之间似乎即将有场大战。江湖人,江湖事,同在武林一脉,二位能否详细告诉我们?”

    林森海环视全场,见每个人脸上都透着关心,他点头道:“自无不可,‘大风会’成立不足三月,但是我们全知道他的会首正是。‘邪煞’管一峰。

    而管一峰自从挫败‘天下第一神刀’李惟民之后,就曾扬言要组织一个江湖上有史以来的第一大帮。

    照目前‘大风会’迅速扩展的情形看来,是大有可能。”

    “八臂金刚”韦成道:“丐帮一向淡泊,‘大风会’又怎会挑上丐帮呢?”

    林森海道:“除了我方才说过的二个原因外,‘大风会’可能想收纳丐帮在旗下,那么它的声势一下子就可壮大数倍,因此丐帮虽然一向淡泊,正所谓‘树大招风’也就首当其冲了。”

    对林森海的分析,大家都觉得言之有理。

    “八臂金刚”韦成又道:“目前丐帮的反应如何?‘乞王’铁成功虽然是个怪人,早有退隐之心,恐怕也不会坐视不理吧。”

    “当然。”林森海道:“据我所知,丐帮在接到‘大风会’的战书后,已经由总坛饬令全帮所属停止一切活动,所有分舵的舵主尽速赶回‘梅花岭’总坛待命,而等待‘乞王’铁成功拿定最后应敌之策。”

    想了想“八臂金刚”道:“丐帮帮众上万,‘大风会’听说只有日、月、星三堂,人数悬殊,又怎敢轻撄锋锐呢?”

    林森海道:“丐帮人数虽众,但多是些老弱残兵,真正上得了阵的角色人数不足五、六百人。

    “大风会’却是兵在精,不在多。它的成员个个在江湖中都能叫得出字号。

    更何况光‘邪煞’管一峰一个,已有万夫莫敌之勇,再加上日、月、星三堂的堂主全是成名多年的狠将,这一战真要卯开来,鹿死谁手还真是难以预料。”

    “八臂金刚”道:“约战在什么时候?”

    “后天”

    “乞王’铁成功游戏人间,赶得回来吗?”

    “谁晓得?就算他回来,恐也非‘邪煞’管一峰的对手,不过他的‘迷踪连环步”是他自保最大的凭恃,管一峰要制住他恐也不是简单的事。”

    叹了一声“八臂金刚”道:“‘大风会’气焰正盛,若再击败了丐帮唉!江湖难道就真的落入了他们手中,就没有人能与之抗衡了吗?”

    林森海道:“在世上‘邪煞’管一峰只怕一个人,那就是‘天下第一神刀’,听说季惟民有一个徒弟已习得‘大幻八式”可惜的是那个人在江湖中只是昙花一现,最近已没有了消息,要不然或许他能够对管一峰造成威胁。”

    “小帅虎”听到这里,心中连连砰跳。

    想到昨日华服老人说的话,他有一种冲动真想大声告诉所有的人,自己就是‘天下第一神刀’的传人。

    接下来“八臂金刚”与“扬州二友”的谈话渐渐扯到江湖上一些琐碎。

    “小帅虎”也失去了再听下去的意愿。

    站起身,他走出了酒楼,而天上又开始飘起雪来。

    落寞的在雪中独行。

    “小帅虎”的心里却是焦急万分。

    因为他一想到赵小柔的安危,就有种想杀人的冲动。

    天寒地冻。

    然而“小帅虎”眼中的仇恨之大却是炽烈的。

    从他身上发出来的隐隐杀气更是腾腾。

    他不知不觉的又回到了城南梅姨的巨宅。

    两道盖着县府大印的封条贴在大门上。

    “小帅虎”站在门前怔怔的想着世事多变,不禁怒火更炽。

    就在这时一个形容阴鸷,双眼闪烁间流露出一股狠厉之色的高大男人忽然出现。

    他看着“小帅虎”的眼神就像看一个犯人一样。

    心情不好的人,说出来的话当然不会好听。

    “小帅虎”回瞪着对方,语气冷峻道:“你看什么?没见过人吗?”

    那人怔了一下,语气比“小帅虎”还要酷厉道:“黑小子,你在问我?”

    “小帅虎”道:“不错,我是在和你说话。”

    那人倏地一笑,不过笑容里却带着浓烈的杀意。

    “你是谁?你来这里做什么?”那人冷冷问道。

    “你又是谁?你又来这里做什么?”“小帅虎”不答反问。

    “黑小子,你简直是找死了,虽然你不是我等的人,但是你若想死,我倒很乐意成全。”

    “小帅虎”夷然不惧道:“你在等谁?你想杀谁?”

    那人道:“等一条漏网之鱼,杀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小子。”

    “小帅虎”也露出了一抹笑容,笑容里杀意也很浓烈。

    “很好,真的太好了,我想你等到了你要等的人,而我也终于找到了我要找的人。”

    “小帅虎”缓缓把裹着“无畏刀”的布套褪掉,他热血沸腾。脸上却不带声色道:“你若认得这把刀,那么我就是你要找的人。”

    那人眼光一凝,他略见讶异道:“果然是你,我就知道你还会回来。”

    “小帅虎”平淡道:“你是‘大风会’的人?”

    那人点头道:“你猜得真准,像你这么聪明的人,我想不出来你怎么会做出那么糊涂的事来,三翻两次的与我‘大风会’过不去。”

    “小帅虎”抽出了“无畏刀”道:“这里的十四条人命是你们做的?”

    那人道:“你又猜对了,本来想让你尝尝蹲蹲‘苦窑’的滋味,然后冤死狱中,想不到你小子命大福大,又逃过一劫。”

    “小帅虎”再也难掩心中的悲愤,他蓦然大吼道:“人呢?她们人在那里?”

    “你说得可是‘莲花夫人’和那姓赵的妞儿?”

    “小帅虎”不知道梅姨是不是“莲花夫人”不过他一听姓赵的妞儿,就不由激动退:

    “她们怎么了?”

    “她们两个已送回本会总舵褒城了。小子,死在临头你还有心想着别人。”

    有了赵小柔的消息“小帅虎”终于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

    他冷言道:“你们要找的人是我,为什么对妇人也不放过?”

    那人道:“你错了,这完全是碰巧,我们本来找的就是‘莲花夫人’想不到会在此遇上姓赵的丫头。

    这就叫做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现在你又出现了,更是让人喜出望外,你可知道为了你,我这日堂堂主,已不知捱了多少顿排头,差点就要交付刑堂受审了呐。”

    “原来你还是个堂主,倒是失敬了”

    “小帅虎”的话还没说完。“无畏刀”已卷起一道长虹蓦然劈出。

    这一刀“小帅虎”是含忿出手,刀势威猛自是锐不可当。

    这“大风会”的日堂堂主外号叫“飞天狐”姓单名双全,二十年前就已名动江湖,为一凶残狠辣的黑道巨枭,想不到如今竟成了“大风会”的堂主,由此可见“邪煞”管一峰可真有一套。连这么厉害的人物都能收在麾下。

    “飞天派”单双全一见“小帅虎”蓦然出刀,他心头一惊,高大的身躯突然一缩,人已斜掠丈外。

    “小子,你果然有两把刷子,难怪连我倚为左右手的副堂主‘红鹫’巴常都栽在了你的手里。”

    “飞天狐”纵身上抽出了一把细窄的短剑。

    剑尖泛蓝,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把剑淬有剧毒。定是见血封喉的利器。

    “小帅虎”一心只想赶快摆平这“飞天狐”他抬手摆臂,第二刀又骤然而出。

    快、急、诡、秘、奇。

    “小帅虎”的第二刀正是无懈可击,无处可躲,为“大幻八式”中的第四式“五鬼缠身”

    “飞天狐”单双全见多识广,弯刀一现,他已心中大喊不妙。

    手中窄剑连翻急挑,人已一个纵身连退后掠。

    好在他见机得早,但虽没伤到,也吓出了一身冷汗。

    “慢慢着”

    “飞天狐”单双全躲过“五鬼缠身”后双眼中露出惊骇道:“你你是‘天下第一神刀’的什么人?为什么会‘大幻八式’?”

    “小帅虎”定身没动“无畏刀”斜举,面冷声冷道:“你怕了?”怎么,想‘盘底’?你就当我是他徒弟好了,这并不能改变什么。”

    “飞天狐”单双全脸上浮现一种难看的神色。

    他眼珠子一阵转动道:“你既是‘天下第一神刀’的传人,想必你的一切全是冲着本会会主而来,为了给你报仇的机会,本堂主可以代你邀约会主,另择日期双方做一了断。”

    “小帅虎”一眼就看穿了对方的心意。

    他冷笑道:“来这一套?这一套缓兵之计已经过时了。宅子里的十四条人命可没那么便宜就放你走。”

    脸上一红“飞天狐”单双全毕竟是成名人物,被人点破有怯敌之心,那种尴尬自是难堪。

    恼差成怒“飞天狐”怪吼道:“小杂碎,有心让你多活几天,你硬要想死就怨不了别人”

    窄剑突起。

    似毒蛇,似飞虹。

    “小帅虎”早已恨透了这人,气愤填膺下“无畏刀”寒芒暴涨,刀光中人已飞旋而至。

    “幻影重生”

    “无月有星”

    一上手“大幻八式”中的第一、二式已一气呵成,迤逦而出。

    “飞天狐”单双全冷酷狠厉的表情已全换成了惊惧与骇然。

    他明白今日他已碰上了有生以来最厉害的对手。

    对方虽然年纪甚轻,但从他沈稳犀利的刀法中看来,却是那么的老成与练达。

    交错缠斗,如火如荼。

    雪地里这两人的身影飞腾扑跃,已分不出谁是谁了。

    “飞天狐”单双全出道江湖历经大小战役三十六次,杀敌四十七人,绝对可以算得上是一名狠将。

    这次会膺任“大风会”日堂堂主,固然是他与“邪煞”管一峰有着不凡的交情,最主要的还在于他是个人物,是个令人生畏的冷面杀手。

    然而他会令人生畏,并不表示他不会怕人。

    像现在他遇到了“小帅虎”就已有了心虚、心颤、心寒的感觉。

    人都是一样,遇到了比自己弱的对手信心自然大增,一旦碰到了自己吃不住的对手时,心中的压力就如重铅般会沉重得连气都喘不过来。

    “飞天狐”单双全现在就是连气也喘不过来。

    险险避过“小帅虎”的“幻影重生”与“无月有星”后“飞天狐”使出一记虚招,人已暴退丈外。

    他头也不回,招呼也不打一声,就拔足狂奔,眨眼之间消失在雪地里。

    “小帅虎”傻了。

    他作梦也想不到一个像“飞天狐”单双全这样的名人,居然会临阵“跷头”

    当他想起步再追,为时已晚。

    忿忿的,他带刀入鞘,瞪着对方消逝的方向不觉心中骂道:“他奶奶的,这是什么和什么。”

    虽然没有杀了“飞天狐”单双全“小帅虎”却得到了赵小柔的消息。

    褒城。

    褒城在什么地方?

    当地问过人后,心里着实犹豫了好一会,不知是该立刻赶去,还是等到后天在此看完“大风会”与丐帮之间的一场大决战。

    几经考虑,他终于留了下来。

    因为他明白这轰动江湖的一战,那个“邪煞”管一峰必定会露面,他倒想要瞧瞧这个家伙是什么样的三头六臂?

    或许能有机会和他在此做一了断,也说不定。

    于是他选了一间客栈住了下来。

    入夜。

    入夜后的扬州城繁华得让人眼花撩乱。

    虽然天气很冷,可是街上的人们依旧多如过江之鲫,大街暗道,花街柳巷,处处可见三五友好,勾肩搭臂的喧闹叫笑。

    逛街的大多是女人们,寻花问柳的当然是男人的专利。

    “小帅虎”吃过晚饭后,便信步出了客钱,独自一人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

    这些日子和赵小柔形影不离已成了习惯,现在突然身边少了她“小帅虎”心中不觉有种凄冷寂寞的感觉。

    入家说思念总在分手后。

    “小帅虎”如今可真尝到了思念的滋味原来是这样的令人难忍、难受和难过。

    入夜后的扬州有如覆了一住面纱的少妇。

    它有着成熟妖娆的躯体,更让人有种想去掀开面纱的冲动。

    “小帅虎”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糊里糊涂的走进了这条花街。

    当他发觉两旁店门口,全站着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姑娘时,想要回头已经举步维艰。

    只见后面那些寻芳客,前拥后挤的硬把他给往前路推进。

    叹了一声“小帅虎”只得眼观鼻,鼻观心,目不斜视的往前走,只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