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www.78xs.cc,江湖小豪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如非亲身碰到“小帅虎”绝想不到“大风会”的恶势力会如此令人诧异。

    当他与赵小柔和花中雪回到码头边,想要拦一条船北上入京,却四处碰壁时,他明白所有的船家一定都得到了消息,而不敢搭载。

    “他妈的,我们回头干脆先挑了‘张家湾’‘大风会’的堂口。”

    “小帅虎”站在码头上,怒容满面道。

    花中雪看了看隐身在旅客及船家里的鬼祟人物,她轻声道:“干万不可,对方正等着我们,这时候犯不着和他们硬来。”

    “难不成我们就耗在这里?”“小帅虎”很想冲过去揪出那一看就知不是好路数的人物。

    “水路不成,我们可以走陆路。”

    心中多少有点窝囊“小帅虎”道:“那岂不是浪费许多行程?”

    花中雪笑道:“那倒无妨,最起码陆路安全些,不像水路人家只要快船数艘把我们一困,那才是麻烦。”

    “难道陆路人家就不会狙击?”

    “我们走在前面,他们要设埋伏也来不及,再说此去京里有好几条路,对方怎知我们会走那一条?”

    叹了一声“小帅虎”道:“就依你吧!”

    于是在“大风会”没有防备的情形下“小帅虎”很容易的就雇了一辆车。

    寒夜凄凄。

    车声辘辘。

    “小帅虎”一直到马车离开“张家湾”将近五十里路,他才从车辕钻进车厢里。

    花中雪和赵小柔两人裹着厚厚的毛毯,一见“小帅虎”进了车厢,便双双掀起毛毯把他夹在中间。

    “外面很冷吧!”

    赵小柔握住“小帅虎”冰冷的手道。

    点点头“小帅虎”道:“的确很冷,看样子又要下雪的样子。”

    拿了一个靠垫垫在“小帅虎”的背后,花中雪道:“已经离开‘张家湾”很远了,应该不会有什么状况才对,你要不要睡一下?”

    “我那睡得着,一想到‘大风会’的势力扩展的这么迅速,再加上心中惦记着夏击雷他们的行踪,睡意也全都赶跑了。”

    “我刚才听你和赶车的聊了半天,可探听到什么消息?”

    叹了一口气“小帅虎”道:“赶车的告诉我‘大风会’自从与丐帮一战,已声名远播,不仅掌握了整个江南,连江北的触角也伸到了‘张家湾’,江湖道上大小帮派,全都听命于‘邪煞’管一峰,稍有不从者不是帮毁,就是派亡,可怕的是连官府都与‘大风会’沆瀣一气,弄得老百姓都人心隍惶。”

    “有这回事?”花中雪皱眉道。

    “听说‘安庆王’朱成亮与管一峰结了金兰,一个拥兵自重,一个结堂聚众,谋反之心已照然若揭。”

    “难道朝中会不知道这事吗?那些为政者就没有防范之心?”

    苦笑着“小帅虎”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当今皇帝正德是个昏君,整日只知嬉戏冶游,再加上身旁全是贪官刁臣,他那会去注意到这些。”

    “如此说来,不只是江湖灾劫,说不定黎民百姓都要受到兵祸连累了。”

    “小帅虎”没说话,一张脸竟有着少有的阴霾。

    想了一下,花中雪道:“‘邪煞’管一峰如此茶毒武林,那些平日里自认正派的白道人上难道都没有动作?”

    “小帅虎”道:“武林九大门派早已式微,他们那些人只要‘大风会’不找上门,才不会自找麻烦,‘邪煞’管一峰也真聪明,他也不主动去招惹那些人。”

    叹着气,花中雪道:“这是什么样的江湖?人人都自管门前雪,也难怪‘大风会’能够势如破竹,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就席卷了大半个江湖。”

    谈话间,车厢外赶车的已探头进来道:“客官,赶了大半夜路,我怕牲口挺不住,咱们是不是可以找个地方歇息一会?”

    “你看着办好了。”“小帅虎”应声道。

    “这条路我经常走,前面有座废弃的破庙,我看咱们就在那休息个把时辰。”

    “小帅虎”点头后车夫便催骑紧赶一程,没多久车子就停了下来。

    “你们就留在车上好了,我下去看看。”

    知道到了地头“小帅虎”对花中雪和赵小柔道了一声,便跳下马车。

    也只不过休息了盏茶的时间,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来路响起。

    黑夜里有人催马急奔,而且来的方向又是“张家湾”“小帅虎”立刻凝神起来。

    花中雪和赵小柔也听到了蹄声,她们探头出车厢不禁道:“会不会是‘大风会’的人追来了?”

    “小帅虎”倾听了一下道:“不知道,不过来的只有一匹马,就算是‘大风会’的人,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黑夜里蹄声可以传出老远,等到可以见到来骑后又过了好一会。

    来人似乎只知拚命赶路,并没发现路旁这座破庙前有人注视着他。

    就在他刚刚策骑而过“小帅虎”已经暴喝一声:“小九!”

    一声嘶鸣,飞骑而过的马儿在负痛之后立刻打旋停住。

    等到来人转过马身回到破庙前,月色下可不正是一脸精悍的小九。

    “小帅虎”上前几步,等到这位曾经蒙受过“小帅虎”大恩的小九看清楚喝住自己的人是谁后,他简直惊异得差点从马上滚了下来。

    “我的老天,果果真是你呀,公子爷”

    小九叫了一声,连忙下马翻身就要拜倒。

    “小帅虎”上前扶住对方道:“别这样,这可是折我的阳寿哩。”

    激动的握住“小帅虎”的双臂,小九喜不自胜道:“公子,一别数月,你可想死我了”

    “小帅虎”笑着道:“彼此、彼此,夏老板呢?你们可都安好?下午在‘张家湾’打听不到你们的下落,心里正为你们担心,没想到竟会在这遇见你。”

    胸色稍变,小九道:“我我们都还好,方才才听到留在‘张家湾’的兄弟说,有人与“田瘤子”干了一架,经过他的描述后,我和夏当家的直觉认为是你,因此我一路追了来,想不到果真是你。”

    花中雪和赵小柔双双也下了马车。

    在经过介绍后“小帅虎”便迫不及待的问道:“夏老板如今人在那里?”

    小九道:“自从我们拱手让出了地盘后,当家的就带着我们一帮弟兄隐匿在不远处的‘小凉山’,本来当家的还积极的联络一些道上朋友,准备造出一股与‘大风会’要抗衡的势力,然而敢挺身而出的人实在没几个”

    拍着对方肩头“小帅虎”道:“我了解。走,我们现在就去‘小凉山”’于是在黑夜中小九带路,这一骑一车便朝着“小凉山”奔去。

    寒夜客来茶当酒。

    到了“小凉山”“小帅虎”与夏击雷的相见自是激动不已。

    在这处简陋搭就的小山寨子里,夏击雷要手下泡上了一壶茶。他与“小帅虎”三人便围坐在桌子前互听着别后情形。

    几经唏嘘嗟叹,夏击雷道:“兄弟,当今武林敢正面与‘大风会’起冲突的就只有你了。可恨的是那一些平日里口中狠话不断的人,为了苟且偷安,现在都全成了缩头乌龟,我我有负你所托”

    “小帅虎”不禁也叹声道:“别这么说,若不是我你也不会落得舍弃多年的地盘,是我牵累了你。”

    “什么话,那一点小小的局面丢了,有什么好可惜的,只要有一天能除了‘大风会’,杀了‘邪煞’管一峰,那一切还不是统统拿得回来。”

    “夏大哥。”花中雪喊了一声道:“你说得不错,有朝一日我们必能索回这一切的,虽然管一峰不好对付,但楚楚只要苦心潜武,必有信心能消灭‘大风会’的。”

    朗笑着,夏击雷道:“好气魄,这才不愧为‘天下第一神刀’的传人。”

    接着他转头道:“兄弟,老哥哥我绝对为你后盾,纵是火里来,水里去也绝不会皱一皱眉头。”

    交人交心。

    “小帅虎”感动道:“你令我感动。”

    “废话。”夏击雷笑道:“我可是以你马首是胆,你小子可得加把劲才行。”、,

    想了一下“小帅虎”道:“我这次入京会在方富豪方老爷子的府邸,如果你这没什么事情可愿与我成行?”

    哈哈一笑,夏击雷道:“我本有此意,想不到你竟先提了出来说实在的,在这里全是‘大风会’的势力,老哥哥我一口着瘪气都快闷死了,换个环境最是理想,问题是方老爷会不会收留?”

    “小帅虎”道:“这一点不成问题,方老爷子早有与‘大风会’对抗之心,你若前去他一定会欢迎的。”

    “好,天一亮我就与你一道出发。”

    “没那么急,你总得收拾收拾吧。”“小帅虎”笑道。

    “收拾个屁,我孤家寡人一个,再说全部家当全在‘张家湾’拱手让给了‘大风会’,两肩扛着一张口,随时都可拉开脚步走路。”

    “那你这些弟兄呢?”

    “他们暂时留在这,等我们到京里安定后再说。”

    “这也好,但不知京里你可有熟人?”

    夏击雷想了一下道:“有是有,不过也都谈不上什么交情。怎么?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随口问问而已。因为我想你或许会认识一些你的同行,像‘铁算盘’何少卿。”

    “你和‘铁算盘’何少卿有过节?”

    “小磨擦,这次回去我怕我不找他,他也会找上我。”“小帅虎”道。

    “连方老爷子的人他也敢动?”

    “小帅虎”道:“我不想扛出方老爷子的招牌。”

    “嗯!说得也是,你要扬名立万就得凭自己的本事,‘铁算盘’何少卿这个人我听说过,好像不怎么样。”

    “我不是担心他,而是担心他与官方勾结的势力。”

    想起了当日的情形“小帅虎”就心中有气,他现在当然不会怕那“铁算盘”何少卿,但民不与官斗对官府他总不能不有所顾忌。

    第二天午后。

    挥别了“小凉山”“小帅虎”与夏击雷一人一骑,后面跟着马车便踏上了入京的官道。

    一路无事。

    在第十天的黄昏他们已经远远的看到了北京城的城楼。

    有种近乡情怯的心情“小帅虎”在马鞍上不安的扭着身体。

    夏去雷笑道:“小子,我听花妹子说方老爷子的女儿对你也有意思,可有这回事?”

    猛不防对方会蹦出这么一句话来“小帅虎”郝然道:“老哥哥怎么也开起我的玩笑了?”

    夏击雷道:“齐人之福已够让人嫉妒了,想不到你小子还真行,以后这三房美眷真不知你罩不罩得住。”

    想起了“小魔女”方琳的倩影“小帅虎”突然之间有种恨不得马上见到对方的冲动。

    他不觉若有所思道:“男女之间的感情很微妙,有时候根本不是当事人所能控制。”

    眯起眼,夏击雷道:“你这大情圣和我说这些我是‘干面杖吹火’,一窍不通。我只知道‘现买现卖’,不但干脆也省事多多。”

    “所以你到这把年纪还是光棍一个。”“小帅虎”笑着损了对方一句。

    不以为意,夏击雷道:“光棍没什么不好,不像你走到那携家带眷的,想打个野食,偷偷腥都没办法。”

    “六月里的债,还得还真快。”“小帅虎”道:“我这个人倒有这点长处,什么事都干,你说的那些我却从来不感兴趣。”

    夏击雷唷了一声道:“那是你小子长得俊,才会这样臭屁,如果你又老又丑还这么拽那才有鬼。”

    看到对方一付吃味的样子“小帅虎”笑了起来。

    “快到了吧。咦?你笑什么?”

    花中雪从车厢中探头,不觉问道。

    “没什么,夏老哥说等下进了城要找个地方好好大吃一顿。”

    “小帅虎”不好实说,岔开话题道:“已看到城门口了,你们也该准备准备。”

    深深吸口气,花中雪道:“总算到了,十几天来每天窝在车子里,骨头都快颠散掉了。”

    “小帅虎”笑道:“比起我和夏老哥,你们舒服太多,又不必吹风受冻,更可以躺着睡觉。”

    “谁叫你命苦。”花中雪娇笑着。

    谈笑间他们已经进了城。

    天子脚下,北京城的繁华当然是没得话说。

    赵小柔亦探头出车外,一双美目简直被两旁的店家和人群给弄得眼花撩乱,目不暇给。

    她新奇也好奇道:“姐姐,这里好热闹啊,街道宽,店家多,连走路上的人也个个看来如此光鲜。”

    花中雪笑道:“你这刘姥姥今天进了大观园,可开了眼界吧。”

    赵小柔道:“我们现在要去什么地方?”

    “方老爷子府邸,你没瞧见楚楚那付坐立难安的样子,方府可有一位美娇娘等着哩。”

    有点忧心,赵小柔道:“我们这样冒冒然的去,会会不会不太好?”

    花中雪道:“方老爷子武林名宿,应该不会介意的。”

    穿过王府大街,进入狮子胡同。

    “小帅虎”勒马在一座巨大的宅子面前。

    然而当他下马上前正欲拍门之际,看到门上贴了“忌中”的白纸后,整个人如遭雷击差点没晕厥过去。

    夏击雷也下了马,他同样呆怔当场,良久方道:“莫非方老爷子出了事?!”

    “小帅虎”颤抖着拍门,等了一会才有一名家丁模样的下人跑来应门。

    “你们是”

    那名家丁话还没问完“小帅虎”已急道:“府里谁死了?”

    家丁脸色一惨道:“是老爷。”

    晴天里霹雳一声“小帅虎”忙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小姐呢?小姐在不在?”

    家丁道:“一个月了,老爷子都安葬完了,请问你是那位?小的好进去传报。”

    “我我姓楚”

    家丁走后“小帅虎”便与夏击雷三人慢慢顺着石板道进入府邸。

    刚穿过一处花圃,迎面一个娇小人影,全身白素,飞也似过来。

    “小帅虎”一眼就看出来人是“小魔女”方琳,他不禁加快了脚步迎上前去。

    两人一碰面“小魔女”方琳便一头扑进了“小帅虎”的怀里放声哭了起来。

    “小帅虎”心慌意乱,悲凄道:“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爷子身体一向硬朗怎么可能撒手人寰呢?”

    “小魔女”方琳双目红肿道:“爹是遭了暗算,被自己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