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www.78xs.cc,江湖小豪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朱公子怔了一下道:“大风会”的势力现在大到什么程度?”

    “整个江湖,甚至于连北京城都在他的控制下了。”

    跳了一下,朱公子道:“连连北京城都在他的势力范围?!”

    “不错,而且势力还不小。”

    “这些无法无天的江湖莠民,这根本就没把皇上放在眼里嘛!”

    “小帅虎”道“咱们这个皇上一天到晚只知道嬉戏冶游,那还管得了这些。”

    朱公子脸色变得难看道:“你他妈的巴子,竟敢批评皇上,不想活了?!”

    “小帅虎”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如此激动。

    他奇怪道:“我说的都是实话,难道说实话也犯了死罪?你们这些官少爷,一付官腔调,我看咱们也甭来往了,否则那一天我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朱公子敛去怒容,他哭笑不得道:“好、好,他奶奶的,我服了你,你爱怎么批评就怎么批评,我充耳不闻总成了吧!”

    “奇怪了,阁下为什么如此将就我?”

    朱公子叹气道:“这就叫‘王八看绿豆’,对了眼,娘的,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对你小子有好感。”

    “小帅虎”笑道:“其实你这个人也满可爱的,看似吊儿郎当,满口粗话,可是又偏偏还有一付忧国忧民的心肠。妙的是以阁下的长相、家世,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还居然往花街柳巷里钻,真是搞不懂你”

    脸上不红不喘,朱公子笑道:“山珍海味吃多了换点清淡的别有一番风味,你没听说过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到的话吗?更何况你小子还不是喜欢这个调调,要不然怎么会与我在妓院门口碰到,这就是臭味相投,你也不必故做清高,咱们是‘茶壶不要笑锅黑’,彼此、彼此啦!”

    “小帅虎”懒得解释。

    他知道这种事是愈描愈黑,故而改口道:“对‘安庆王’谋反一事,你们可有了对策?”

    朱公子收起嘻笑正容道:“他还没有动作,朝廷暂时也不动他,一旦他有起兵的意图,我包管他会死得很难看,倒是‘大风会’令我头疼的很。他奶奶的,对付这帮江湖亡命之徒,又不能用行军打仗这一套,所以我才想藉重你的力量。”

    “小帅虎”瘪着脸道:“我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难道你真这么‘没路用’?连这种泄气话都说得出来?”

    “小帅虎”最受不得人激。

    他连忙道:“我不是‘没路用’,只是没时间而已,只要给我半年的时间,好好潜心习武,‘邪煞’管一峰不见得会是我的对手。”

    “此话何解?”

    “小帅虎”看看左右道:“因为我乃‘天下第一神刀’的传人,‘邪煞’管一峰一生最怕的人就是我师父。”

    朱公子有些不明白道:“你的意思是说你尚未习得你师父的真传?”

    点点头“小帅虎”道:“答对了,另外假如我习会‘乞王’铁成功的‘迷踪连环步’,管一峰遇上了我包管头疼。”

    朱公子沉吟一会道。“那你为什么不找个地方潜心练功呢?”

    “小帅虎”又叹气了。

    “我当然想,不瞒你说此次我入京就是准备籍重一位长辈的势力,躲在他家苦心习武,谁知道他最近被人暗算,我的计划也泡了汤。”

    “换个地方就是了。”

    白了对方一眼“小帅虎”道:“说得倒是容易,天下虽大到处都有‘大风会’的爪牙,本以为京里是个好所在,现在”

    朱公子道:“京里也不错呀,‘大风会’恐怕想都想不到。”

    “小帅虎”不得不说实话了。

    “我的公子爷,你可知道京里的江湖势力是谁当家?”

    “谁?我听说是一个姓方的不是吗?”

    “方老爷子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位长辈,他已被‘二郎神’齐云暗算身亡,而‘二郎神’正是‘大风会’的总监察,你弄明白没有?还亏得你住在京里,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知道,真是会‘混’呐。”

    呐呐的,朱公子道:“我我只能算是‘玩票’的江湖人,很多事情当然就不知道了”

    索性把所知道的全说了出来。

    “小帅虎”道:“还有‘邪煞’管一峰好像已经也来到了京里,你想我还有什么地方可专心练功。”

    想了许久,朱公子道:“是不是只有你才能对付那管一峰?”

    “小帅虎”道:“江湖能人不少,问题是没有人肯出面、敢出面,太平日子我也想过,要不是替师父报仇,替师门雪耻,王八龟孙才愿意去招惹管一峰。”

    又想了一会,朱公子道:“我可以提供你一个地方,这个地方保险管一峰发现不到。”

    “小帅虎”摇头道:“除非是皇宫内院,紫禁城里。”

    “答对了。”朱公子学着“小帅虎”的口气道:“你还真是天才儿童。”

    “你没发烧吧,你以为你是谁?这个笑话是我听过最‘烂’的笑话”

    一点也没开玩笑的样子。

    朱公子正色道:“你不相信我有这能力?”

    “小帅虎”道:“你告诉我,你要我怎么相信你?”

    朱公子不答反问道:“你先说我提的这个地方对你来说是不是一处最适当的地方?”

    “小帅虎”道:“那的确是个好所在,‘大风会’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跑到紫禁城里。”

    “好。”朱公子道:“那么你就别管我怎么安排你进宫了,现在你还有什么未了之事没有?如果没有我就带你进宫。”

    “小帅虎”实在难以相信对方说的。

    可是他看到朱公子一脸正色,他又不得不相信。

    想起花中雪曾经怀疑过对方的身份“小帅虎”再印证对方现在说的话,他心跳连连,失声道:“你你到底是谁?”

    为了大明江山,为了粉平叛乱,朱公子知道要“小帅虎”帮忙,已到了不得不表明身份的时候。

    他从身上拿出了一方玉佩,从桌子底下交给了“小帅虎”

    “小帅虎”偷偷低头一瞧,只见那方玉佩正面雕了一条栩栩如生的五爪浮龙,反面刻了四个正楷“如朕亲临”

    就算白痴吧,看到这方玉佩也明白遇到了什么人。

    “小帅虎”脸色骤变,在心中道:“我的天,没想到这个老兄,还真他奶奶的是皇上。”

    “别作声,那方王佩你就先留在身边。”

    朱公子,不!现在应称呼对方为正德皇帝了,正德见“小帅虎”有些惊慌,立刻出声道。

    坐在一旁的“小胖’凑过头来,想要瞧瞧“小帅虎”手里的东西“小帅虎”连忙把玉佩揣进怀里道:“干什么?”

    “小胖”道:“他给了你什么东西?什么玉佩那么神秘兮兮的?”

    “小帅虎”打着哈哈道:“没什么,你这赖子少知道最好。”

    正德皇帝见“小帅虎”收好玉佩,开口道:“怎么样?你对我的话不会再有怀疑了吧。”

    “我我相信了”“小帅虎”在明白对方真正的身份后,他发现说话间连舌头都变大了许多。

    “那么咱们这就走吧?”

    “我我还有事情没处理完”

    “你还有什么鸟事没办?”

    “小帅虎”苦着脸道:“我总得回去说一声。”

    “和谁说?”

    “我的朋友,还还有”

    想起了花中雪,正德笑道:“老婆对不?应该的,走!我陪你一块去。”

    想要推辞却不晓得如何开口。

    于是“小帅虎”和“小胖”交待了几句话,便和正德皇帝出了这间王二麻子的豆腐脑店。

    王二麻子不知道,要不然他这间豆腐脑店恐怕更会大大的出名。

    毕竟连皇帝都光顾他的店,这件事若传扬开来那还了得。

    出了王二麻子的豆腐脑店“小帅虎”就发现身后头远远的跟着两名人物。

    正德皇帝笑道:“别管他们,他们是我的跟班。”

    “小帅虎”不自在的道:“以前不知你的身份,言语举止间恐有冒犯之处,你该不会降罪吧”

    笑了笑,正德皇帝道:“不知者不罪,咱们还是咱们,你仍旧把我当成朱公子,这样彼此都自在。娘的,我虽然是个皇帝,却最讨厌那些宫廷的繁文缛节。”

    “小帅虎”嚅声道:“这这不太好吧。”

    搂住“小帅虎”的肩头,正德皇帝摆出“江湖哥们”的口气道:“小子,我可是拿你当朋友,难道你真喜欢我们之间正经八百的行君臣之礼?那样一来你可有得受了,恐怕一天下来你的两腿都要跪麻了。”

    “小帅虎”当然不喜欢那样.他笑了起来道:“那么我也可以告诉你,咱们之间最多只能相处半天,因为我就是我,要我战战兢兢的面对别人,我宁可找一颗歪脖子的大树自己先吊颈算了。”

    哈哈笑着,正德皇帝道:“这就是我欣赏你的地方,我答应你,不管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咱们都像现在这样,这下你可满意了吧。”

    “谢主隆恩。”“小帅虎”嘻皮笑脸道:“人家说伴君如伴虎,你可不会出尔反尔吧?”

    “什么话,君无戏言哩。奶奶的,你还有什么要求不妨一并提出来,只要不搞咱的女人,我统统答应你。”

    “小帅虎”听多了这位的风流韵事。

    他笑道:“对你我那敢还有要求?只一点,我不会去搞你的女人,你也帮个忙别弄我的老婆。”

    正德叹气道:“来这套,你何不干脆给我一个耳光?人不风流枉少年,我喜欢玩女人可是却是有原则的。

    我绝不会玩人家的老婆,同时朋友妻不可戏的道理我还明白,你放一百二十个心,纵然你老婆是仙女下凡,我想戏弄也会等到你小子跷了辫子,‘嗝屁’之后再下手。”

    笑也不是,哭也不是“小帅虎”道:“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正德笑道:“废话,我可是一个有‘格’的皇帝,政绩如何倒在其次,最起码我还能守住我的格调。”

    想了一下,正德又道:“喂,你他妈的如此正经的和我约法,有什么用意?”

    “小帅虎”道:“说老实话,我已经有了两个老婆,第三个也快了,她们个个长得‘天香国色’,你又‘臭’名在外,我不得不防对不?”

    正德捶了“小帅虎”一拳道:“奶奶的,你真以为我是有‘洞’就钻的人啊!”渐渐放开了胸怀“小帅虎”已经真把对方当成了一个朋友,也被对方感染到那种放纵不羁的言谈举止。

    他嘿嘿笑道:“先小人后君子,这才是交友之道,也是至理名言。

    正德道:“你他妈的真有理,难怪能钓上三个老婆,喂,传授两招吧,那天也好让我去钓几个妞儿。”

    “这是不传之秘,你死了心吧!”

    “他奶奶的”

    嘻笑里两人已渐渐快到了方府。

    而在后头跟着的皇帝跟班,这时候不觉上前道:“公子爷,天晚了,您是不是该回宫,不,该回府了?”

    一瞪眼,正德挥手道:“去、去,你们两个他妈的就不能少来烦我吗?”

    恭身垂手。

    其中一人道:“属下职责在身”

    正德嗤声道:“有我这朋友在比你们十个都要强,你们先回去好了。”

    那两人脸上明显有着不服的表情。

    童心忽起,正德道:“别摆出这付熊样,不信的话你们尽管试试。”

    “小帅虎”心中一跳,连忙道:“别别逗了,我可没心在这里玩这种游戏。”

    正德道:“怎么?你含糊什么?他们两人虽是锦衣卫,有我在他们不会乱来的。”

    “小帅虎”不知道到底是谁在乱来。

    当他看到那两人跃跃欲试的表情,再瞧见正德那不怀好意的笑容,他知道不露两把是不行了。

    于是他苦笑道:“二位大哥手下留情。”

    拍手笑着,正德道:“你们二人给我拿出点本事来,最起码要给我撑过三招。”

    那两人全是大内高手,听到自己主子如此奚落,不觉脸上有些挂不住,全都暗暗打定主意非把“小帅虎”摆平不可。

    “这位公子请出招。”

    两人站定后,双双拔出佩剑,语气不善道。

    “小帅虎”缓缓抽出“无畏刀”他脸带微笑道:“既如此,得罪了。”

    语落,刀出。

    白光一道划过夜空。

    这一刀迅急、诡异,更可怕的是来到那二人面前,一刀突然变成了两刀,几乎分不出何者为真,何者为幻,直袭二人前胸。

    “天外飞鸿”

    “小帅虎”一出手就是“大幻八式”中的第三式。

    那两名锦衣卫惊怔中双双倒翻出去,虽没中刀,可是一身冷汗已吓了出来。

    全身上前,那二人长剑蓦然挥洒如风、如雨。

    风雨不透间,配合得天衣无缝,把“小帅虎”整个人都紧紧缠到剑光里。

    “来得好”

    “小帅虎”低叱一声”人已暴旋而出。

    “无畏刀”此时化成了千百双,震荡中只见无数星芒闪烁不定,迎向了那密不滴水透风的剑幕中。

    “幻影重生”

    “无月有星”

    二式连成一式,星光骤减,剑幕顿消。

    三个人分成三个方向落定后“小帅虎”已弯刀回鞘,气定神闲的负手而立。

    那两名锦衣卫持剑在手,一脸惊愕,宛如被定住般瞪着“小帅虎”

    正德上前检视,当他发现这二人胸前、腹部、衣衫上面已布满了点点细小的裂口后,他吓了一大跳。

    他虽然功夫不怎么样,可是却明白“小帅虎”方才看也看不清的刀法简直己臻化境。

    若不是他下手自有分寸,拿捏恰当,这二人恐怕身上早已被捅成了马蜂窝。

    “你们服气了吧。”

    叹了一声,正德一语唤清了两个人的神智。

    他二人立刻还剑入鞘,一脸羞惭的道:“属下无能,您请降罪!”

    “算了,不是你们无能,是咱这位朋友太厉害了。你们先回去吧,有他在你们该没有了顾虑。”

    输得心服口服,败得五体投地。

    那两名锦衣卫恭身行礼后双双转身离去。

    夜深人静。

    刚才那一场惊险绝伦,精采万分的比斗全落进了倚门而望的四个人眼里。

    “小帅虎”和正德皇帝一转身就看到花中雪、赵小柔、方琳,还有夏击雷四个人迎面而来。

    “咦?你们怎么全都出来了?”“小帅虎”不觉脱口说道。

    赵小柔白了他一眼道:“我们担心你,而你一出去大半天怎不令人心急。”

    夏击雷亦埋怨道:“兄弟,你可差点害死了我,你这三个老婆娘逼我要人,弄得我险些上吊呐。’”

    笑首陪礼“小帅虎”道:“对不起,对不起,因为碰到了朋友多聊了会。”

    花中雪与正德皇帝是旧识。

    她笑道:“朱公子,想不到是你,久违了。”

    正德拱手道:“花姑娘多时不见,依然容光艳丽,可喜可贺。”

    打完了招呼,花中雪道:“楚楚,你刚才和谁在此打斗?”

    看了正德一限“小帅虎”道:“他的护卫,双方只是试试招而已。”

    “小魔女”方琳是主人,她上前道:“这位公子你也不替我们引见、引见。”

    “小帅虎”还没开口,正德己道:“我姓朱,名正德,各位好。”

    赵小柔、方琳、夏击雷立刻颔首回礼。

    随后加上花中雪四个人全都像被人打了一拳般,是如此的惊恐,不安。

    夏击雷哑着嗓子道:“阁下说说你叫什么?”

    “正德,道德的德,正大光明的正。”正德皇帝微笑道。

    脑中一阵晕眩。

    夏击雷表情怪异道:“问下这玩笑也开得太离谱了吧.这可是杀头之罪呐!”

    正德笑道:“天下之大姓朱的人固然不少,但名字叫正德的却没有第二人对不?”

    疑惑的望向“小帅虎”夏击雷道:“小子,这是怎么回事?”

    “小帅虎”双肩一耸道:“老哥哥,他说得没错,世上叫正德的人的确只有他一个。”

    如遭雷击,夏击雷“咚、咚、咚”连退三步,话不成声道:“我我不信,你小子少他妈的来寻我们大伙开心”

    “怎么办?我这老哥可不相信你哩。”“小帅虎”对正德皇帝无奈道。

    “很简单。”

    正德一面说一面掀开外面的罩袍。

    罩袍里面一件黄衫,黄衫上面一条五爪金龙在门前的灯光下是如此的醒目与刺眼。

    夏击雷傻了。

    赵小柔慌了。

    花中雪怔了。

    而“小魔女”方琳却吓得伸手捂住嘴巴,连呼吸都不会了。

    最后还是“小帅虎”笑道:“你们可真‘逊’,真命天于在前居然不相信。”

    是礼也是理。

    夏惊雷四人猛然醒悟后翻身就要跪拜,正德立刻出声道:“帮帮忙,时值非常,你们就省了这跪拜大礼,我赐你们平身。”

    “小帅虎”一旁也道:“行了,这是大街上,让人瞧见了岂不惊世骇俗。走,我们大家进去再说。”

    于是在“小魔女”方琳的带领下,这六个人便进了方府。

    大厅中,大家重新见礼后,正德居中落座,其他人打横相陪。

    未语先笑“小帅虎”道:“你们放轻松些,一个个摆出这种脸谱来,简直让我不知如何开口了。”

    夏击雷年纪最大,他深怕“小帅虎”这种不当一回事的态度会引起正德的不快,不禁提醒道:“兄弟,你不要开玩笑,天威难测。”

    “小帅虎”一怔,当他看到正德坐在那不说话还真有几分威仪,不觉双手一摊,转头对正德道:“您老人家开开金口吧,要不然我这老哥哥可要判我大不敬的罪名了。”

    正德笑了起来。

    “他奶奶的,我还年轻,不要把我叫老了。”

    一句“他奶奶的’除了“小帅虎”外,大家都听傻了。

    正德不以为意看了众人一眼道:“你们都是‘小帅虎’的至亲好友,我和他既是朋友论交,兄弟相称,希望你们也不要把我当成皇帝,大家意思如何?”

    没人敢回答。

    的确,皇帝就是皇帝,那种根深蒂固的观念要他们一下子破除,还不是件容易的事。

    正德摇摇头,他对“小帅虎”道:“还是你来吧,兄弟在下敝人我,对你的老婆朋友似乎起不了什么作用。”

    “小帅虎”叹气道:“慢慢来,他们全是老古板,要他们一下子改变观念我看很难。”

    正德也是个可爱的人,他为了消除彼此间的尴尬和凝重的气氛,主动对花中雪笑了笑。

    “咱们是旧识了,我应该称呼你花姑娘,还是楚太太呢?”

    花中雪脸上一红,她没想到对方竟会开起这种玩笑,不过她却落落大方道:“我看还是花姑娘好了。”

    古怪的望了“小帅虎”一眼,正德道:“小子,你可得小心了,人家还不承认是你老婆哩。”

    “小帅虎”真有点慌了。

    他连忙道:“少来,咱们约定好的,你敢乱来,我进了紫禁城保管闹得你那三宫、六院、七十二妃鸡飞狗跳不可。”

    “那我岂不吃了大亏?好、好,咱们仍按照约定来,他妈的,碰上你这种无赖,我可一点脾气也没有了。”

    笑了笑“小帅虎”道:“我才吃亏呢,阁下开口闭口不是妈的就是他奶奶的,我除了忍气吞声外可不敢还以颜色。”

    哈哈大笑,正德道:“你他奶奶的还真会计较,我这是口头语,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才好。”

    “我当然不会放在心上,要不然连朋友的老妈,奶奶阁下都要动不动‘问候’两句,这口鸟气没人受得了的。”

    “小帅虎”的话引起大伙一笑。

    笑声里那僵凝的气氛立刻冲淡了不少。

    笑声里大家也全都消除了那浓郁的隔离感觉。

    花中雪轻叹一声对“小帅虎”道:“早在扬州我就猜到了皇上的身份,偏偏你不相信,如何?现在证明我的观察力不错了吧!”

    正德怔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花中雪道:“很多小地方,最主要的是我知道锦衣卫很少听说会去保护皇上以外的人。”

    点着头,正德道:“好聪明,奇怪的是我身边的女人,为什么就没有像你这样聪明又美丽的呢?”

    “小帅虎”又慌了。

    “喂,你可不要忘了咱们的君子协定。”

    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