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www.78xs.cc,江湖小豪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而管一峰除了身上衣衫裂了一角外,就再也找不出任何的伤口了。

    挺刀在手,身躯欲动。

    “小帅虎”正想再度出招“邪煞”管一峰已惊然出声道:“够了!胜负已分,再打下去已失去意义了。”

    不错!高手相搏,些微之差已可看得出来谁强谁弱。

    “小帅虎”苦练数月,他没想到他与管一峰相较之下,竟然还是输人一筹。

    于是他心中不觉升起一种寒意,一种穷其一生似乎也无法胜过对方的感觉。

    其实管一峰心中何尝不也震惊连连。

    因为

    他更想不到“小帅虎”会有这一身超绝的功力,他也明白“小帅虎”之所以落败,完全是输在经验与内功。

    只要假以时日,他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把握能战胜他。

    “你是个可怕的人,当今天下我不敢说你已是我唯一的对手。‘小帅虎’,人生苦短,你可曾想过自己的未来。”

    不明白对方怎么突然提到“人生”这件事情。

    “小帅虎”怔然着不答一语。

    “邪煞”管一峰:“我爱才,也惜才,我想邀你与我共创一片天地,同享荣华富贵。”

    “小帅虎”倏地而笑,笑声里有着卑夷和不屑。

    “管一峰,我与你是对头,你弄错了对象。”

    管一峰道:

    “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我杀了你师父,那是在比武较技下而发生的,你不应该死咬着这点不放,应该以平常心来看待这事。”

    “但我也绝不可能与你合作,因为你的所做所为偏离了一个武者的习武之道。”

    “习武之道?’管一峰嗤声道;

    “你认为习武之道是什么?强身?报国?我告诉你,在这世上不管寒窗苦读,不管习武练功,都是在显名、扬名、求生存之道。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年轻人,我想要你和我合作,是看你是块材料,难道你想和你那死鬼师父一样,混了大半辈子,虽然得了‘天下第一神刀’之名,到最后连喝酒的钱都没有,穷困潦倒一生?”

    月光下一条纤影飞奔而至。

    管一峰看到来人后,他接着道:

    “我给你时间考虑,以你这么聪明,应该会想通我的话。现在‘莲花夫人’有事找你,你们好好谈一谈。”

    话说完管一峰就身形突起,宛如一只大鸟消失在月夜里。

    “你受伤了?要不要紧?”

    “莲花夫人”停下身,袅袅行近道。

    “你好!”“小帅虎”只淡淡的打了一声招呼,就不再理对方。

    “莲花夫人”沉默了一会,幽幽道:

    “你不问问我为什么来到这里?”

    “你要说的就一定会告诉我,不会说的就是问了你也不会说,我又何必多问。不过看情形你似乎已经和‘邪煞’管一峰重修旧好了对不?”

    “莲花夫人”脸色一晦。

    她叹声道:“褒城一别后我日夜为你们祈祷,在得知你们脱离了险地之后,我才放下一颗悬着的心。我与管一峰本来就是夫妻,虽然到现在我们都是貌合神离,也无所谓什么重修旧好。”

    “你找我有什么事?如果是替管一峰做说客,我劝你最好不要浪费唇舌。”

    本来对这“莲花夫人”尚有着好感及同情,但“小帅虎”发现她又与对方在一起后,他不觉中板起了脸。

    “莲花夫人”叹息一声。

    这声叹息里,包括了无尽的哀怨和难以道尽的无奈。

    “我知道你或许看不起我,然而管一峰终究是我的丈夫。而且”

    “小帅虎”打断她的话道:

    “我只是想不透你怎么那么快就忘了扬州十四口人命的惨剧,即使他是你丈夫,对这种惨无人道的杀戳行为,你又怎能漠然处之?”

    “莲花夫人”身躯一震,无奈道:“我没有忘记,我现在之所以跟着他是有着不得已的苦衷。’”

    这是人家的家务事“小帅虎”懒得去管,他冷冷道:“说吧!你到底找我有什么事?”

    思索着怎么回答“小帅虎’的问话“莲花夫人”停了一会道:

    “我二十岁嫁给管一峰为妻,那时候的我对人生充满了憧憬,以为找到了一个可以让我终生幸福而能依靠的男人。可是我的憧憬、我的希望只在婚后维持了半年,半年后管一峰就第一次败在了‘天下第一神刀’你师父的手中,从此他就再也没有回家过”

    “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小帅虎”有些不耐烦道。

    “莲花夫人”没理他,继续道:

    “一个女人是无法长期受人冷落的,尤其是不能忍受自己丈夫的冷落。我守着活寡度过了二年我一生中最黯淡的日子。直到有一天我在‘雁荡山’失足坠落山谷被一个人救起后,他改变了我,也重新让我重拾做为一个女人的信心。在他细心的照料下,我与他在深山里有着三个月的疗伤日子。

    他是个很奇怪的男人,也有着一身高绝的武功,他沉默寡言,他遗世独居,可是他却很懂得一个女人的心”

    “莲花夫人”脸上有种湛然的光芒,她的眼中也浮现了奇幻的异彩。

    “小帅虎”知道一个女人脸上有这种光芒,眼中有这种异彩,代表着什么意思。

    他已渐渐被对方的叙述勾引起好奇之心。

    “莲花夫人”悠悠又道:

    “我很难解说当时的情况,总之一个女人在最失意、最无助的情况下,若碰上了一个能了解他内心孤寂的男人,很多事情的发生也就不是当事人所能控制了。于是我们很自然,俨若夫妻般的在‘雁荡山’的一处山谷里共度过一年的时光,直到有一天,管一峰找到了我们”

    故事愈来愈精彩“小帅虎”不自觉的望着对方静持下文。

    低叹一声“莲花夫人”道:

    “管一峰当然不能忍受这种事情,而那个救我的男人,更无法相信我是一个有丈夫的女人。因此在一个愤怒难遏,一个悲痛逾恒的情形下,他们大打出手,结果管一峰力敌不过落败,而那个人并未为难地,一句话也没说的就弃我们而去。”

    “就是因为这样,你也离开了管一峰?”“小帅虎”不禁出声问道。

    摇摇头“莲花夫人”道:

    “没有!管一峰仿佛想通了自己辜负了我,他不计前嫌的把我带回了家。然而在他发现了我居然和那个人有了身孕后,他开始了一桩恶毒的计划”

    “什么计划?”

    “他不动声色的等我把孩子生下来后,居然抱着不足月的婴儿又找到了他,逼迫他传授一身功夫,好去对付你师父‘天下第一神刀’”

    “有这种事情?结果呢?”

    “莲花夫人”双目泛红,望着夜空道:

    “结果对方不答应,在双方争夺的过程中.我那可怜的孩子竟摔在了地上。连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都来不及看清,就又被死神夺走了生命。

    等到管一峰回到家后告诉了我这一切,我痛不欲生,第四天便赶到‘雁荡山’,结果我只看到一冢新坟,连名字也没矗立。在以前我和他住过的小木屋前面,我哀嚎、我伤心,我几欲死掉。

    从此后我就万念俱灰,心如槁木的隐姓埋名投身商场,直到了我遇到了你和小柔,而管也找到了我。”

    当然知道故事还有下文“小帅虎”道:“你既已决心离开管一峰,那么现在又为什么会和他在一起?”

    怔怔的“莲花夫人”道:“这就是我的苦衷,因为管一峰告诉了我一个天大的秘密”

    “什么秘密?”

    “他告诉我当年我的女儿并没有死。”

    “没有死?那是怎么回事?”

    “莲花夫人”道:

    “原来他告诉我的全是谎话,那个人为了要回自己的女儿,不但答应管一峰的要求,交出了他毕身研创的刀法秘芨,还答应他从此永不与人接触。管一峰为了取信于我才造了一座假坟,而一瞒就瞒了十八年。”

    “那么他现在为什么又要告诉你,这个隐藏了十八年的秘密呢?”

    “莲花夫人”道:

    “因为他见我心如铁,坚决不再回到他身边。”

    “我明白了,所以他就拿这个秘密来交换。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你要找你的女儿,和他在不在一起又扯得上什么关系?”

    “莲花夫人”道:

    “‘大风会’现在是武林第一大帮,我必须籍重它的力量,才能找回十八年来音讯全无的女儿。另外我也想通,或许有我在身旁。管一峰多少会听我的劝,不致于做出茶毒武林,残害江湖的事来。”

    江湖名利之争,的确能让一个男人做出很疯狂的事来。

    “小帅虎”想到“邪煞”管一峰为对付师父“天下第一神刀”能弃新婚妻子不顾,而发生了这么一段令人扼腕的亲情失散事情

    不禁也想起了自己师父何尝不也是为了嗜武成痴,而也弄得夫妻失和,到了最后陷入悔恨里。

    在醉乡里度过一段时间,甚至于还在失手伤人下蹲进了大牢,才会与自己结下了一段师徒之缘。

    茫然的想着事情“莲花夫人”幽然又道:

    “我找你的原因是为了小柔”

    “小柔?什么意思?”“小帅虎”吓了一跳道:“你该不会认为小柔是你失散十八年的女儿吧?”

    “莲花夫人”道:

    “我不知道。不过据小柔告诉我的身世看来甚有可能?”

    “小帅虎”道:

    “救你的那个人也姓赵吗?”

    “莲花夫人道:

    “不错!他也姓赵,可惜的是以前根本没想到我女儿还会活在世上,要不然这件事情早已证实了。”

    “小帅虎”道:

    “你不必说了,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小柔应该就是你的女儿。”

    “莲花夫人’神情骤变。

    她喜不自禁道:

    “你你怎么这样笃定?”

    “小帅虎”叹声道:

    “因为小柔告诉过我她的身世,也提起她父亲对她母亲至死都怀有一股恨意。世上没有那么巧的事,刚好他们遗世独居在深山里,又会姓赵”

    “莲花夫人”目含泪光,她哽声道:

    “我我真对不起他们父女”

    “小帅虎”道:

    “小柔身上带有一块玉佩,她说是她母亲留给她的”

    “莲花夫人”连连点头道:

    “不错!不错!她一生下来就在她脖子上挂了一块玉佩小柔,我可怜的女儿,她她在那里?你可不可以马上带我去见她?”

    摇摇头“小帅虎”道:

    “恐怕不行,因为她现在在皇宫里。”

    “莲花夫人”激动万分道:

    “那那让她来见我,我在这里等她”

    “小帅虎”还是摇头道:

    “也没办法,因为她现在已怀胎足月,随时都会生产。”

    “生产?这这怎么回事?”

    “小帅虎”道:

    “女人生产是很正常的事,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莲花夫人”瞪着眼睛,她震惊道:

    “你你们也太糊涂、太荒唐了”

    “小帅虎”道:

    “夫妻间不会生小孩子才是奇怪,我不知道我们有什么荒唐的。”

    “莲花夫人”道:

    “你你说你们已经完婚了?”

    “当然!有媒有证的,完全合法。你虽然是小柔的母亲,恐怕也不能不承认我和她的夫妻关系。因为我们可是当今皇上主的婚。”

    “莲花夫人”叹气道:

    “我不是反对,而是而是意外罢了。”

    “小帅虎”道:

    “我明白暌违了十八年的你们,一定很迫切的想要见面。但是目前你是管一峰的老婆,彼此立场对立,我想双方暂时不要见面比较好些。”

    “莲花夫人”道:

    “不行!你不能阻止我和小柔见面,你不知道当管一峰告诉我,我女儿可能还活在人间后,我是多么的渴求和她见面的一天我虽然是管一峰的女人,但亲情总是亲情,这是谁也不能抹杀的。”

    “小帅虎”怔然的望着“莲花夫人”道:

    “管一峰可知道小柔有可能是你女儿?”

    “莲花夫人”道:

    “知道,要不然他又怎么让我来见你?”

    想了一下“小帅虎”道:

    “看样子他还想拿这一层关系,来胁迫我与他合作。”

    “莲花夫人”道:“应该不会!他和小柔一点关系也没有,而且我也不会答应。”

    看了看天色“小帅虎”道:“时候不早,我想我得回去了,关于你是小柔母亲一事,我会转告她。”

    “莲花夫人”伸手一拦道:

    “我求你,求你让我见小柔一面”

    “小帅虎”皱眉道:“不是我不通情理,实在是不方便。最主要的是皇宫里也隐伏着‘大风会’的人,现在风声鹤唤、草木皆兵,如果让人知道你是管一峰的人,我将很难解说。”

    “莲花夫人”道:

    “什么?你说宫里都有‘大风会’的人?”

    “小帅虎’不相信道:“你会不知道?”

    “莲花夫人”苦笑道:

    “我怎么会知道?管一峰的事情并不是什么都告诉我。”

    看来这“莲花夫人”对管一峰的影响力亦有限,否则管一峰也不会不告诉她这件事。

    “小帅虎”道:

    “你请回吧!顺便告诉管一峰我与他之间绝不可能有合作的一天,我会再找他挑战以雪师门败给他之辱。”

    “小帅虎”的话一说完,人已腾空而起,展开身形消失在月夜中,独留下“莲花夫人”

    黯然嗟叹。

    天下父母心。

    “莲花夫人”在获知自己曾经以为死去的女儿,扰活在人世上,她怎能不激动。

    然而咫尺距离,她想见又见不到,又教她情何以堪?

    “小帅虎”一走“邪煞”管一峰的人影又从暗处转了出来。

    他的出现“莲花夫人”竟不自觉的全身起了轻颤。

    “怎么样?你可问出了什么?赵小柔是不是你女儿?”

    “莲花夫人”深吸一口气道:

    “不是!她不是我女儿。”

    “邪煞”管一峰讶异道:“你该不会骗我吧?”

    “莲花夫人”镇定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