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www.78xs.cc,江湖小豪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
    这个人正是在“大明湖”畔的儒服少年。

    只见那儒服少年神情一怔,笑嘻嘻的一揖到地,然后对“小帅虎”道:“嗨!还真巧呀,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又是你?”

    伸手不打笑脸人“小帅虎”和花中雪心中纵有不快,但见到对方一碰面就摆出了笑脸,又是打躬又是作揖,也就不好太过给人难堪了。

    儒服少年笑着道:“看来我们真是有缘了,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这位兄台仪表出众,敢问可愿和小弟做个朋友?”

    “不必了。”花中雪心中犹有忿意,她拉着“小帅虎”就要走。

    儒服少年折扇一拦,他瞪眼道:“你这姑娘好生无礼,我又不是和你交朋友,你又凭什么左右别人的行动?”

    花中雪冷哼一声道:“我无礼?你还无趣呢?请让开,要不然你可是自己替自己找麻烦了!”

    儒服少年脸色沉了下来。

    他亦冷笑道:“从来没见过你这样刁蛮霸道的女人,他和不和我交朋友关你什么事?要你来替他说话?”

    花中雪暴怒。

    她素手一扬就要出招。

    “小帅虎”连忙拉住她道:“算了,他一个文弱书生那经得起这个。”

    回过头“小帅虎”对儒服少年道:“阁下,你是读书人,我是江湖人,道不同不相为谋,诚意心领,方命之处见谅。”

    话说到这,儒服少年再是皮厚也应该有自知之明,摸摸鼻子离开才对。

    然而他却没有这么做,反而上前笑道:“兄台,你这就不对了,我虽是读书人却自幼好武,更羡慕像你这样的少年豪杰。更何况人无贵贱职业之分,拿这种理由来拒绝我岂不显得太牵强了。”

    天底下还有这种硬要和人家做朋友的人。

    “小帅虎”是服气了。

    为了想摆脱人家,他只有苦笑道:“说得好,我叫楚楚,也有人叫我‘小帅虎’,阁下高姓大名?”

    儒服少年笑得好开心。

    他又是一揖到地,然后道:“敝姓房,房人玉,来自北京,游学四方、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小帅虎”那里有心和人家扯淡。

    他连忙招手道:“好了,双方既已通过姓名,房兄如不见怪,我尚有要事得马上赶着办,就此别过,后会有期了。”

    房人玉玉面一怔。

    他还真没想到“小帅虎”会来这一套,不觉急道:“楚兄,你我初识怎好”好不下去了。

    因为“小帅虎”已经和花中雪越过他身旁,急步出了客栈,跨上早已备妥的坐骑,转眼间已消失在路的尽头。

    房人玉气得猛跺脚,由这种女人才有的动作里,这个人脂粉味还真是严重。

    由济南至扬州最便捷的路径就是由北运河坐船南下,经高邮湖到长江。

    然后再由长江朔流而上。

    “小帅虎”与花中雪当然选择了这既便捷、又省时间的水路。

    行船走马三分险。

    “小帅虎”站在船头,望着茫茫河水,他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心事。

    这是一条载人载货两用的大船,船身虽然平稳,但对第一次坐船的“小帅虎”来说,仍然有种双脚不踏实的感觉。

    “怎么啦?心事重重的。”

    花中雪由船舱中走了出来,好靠近“小帅虎”的身旁关心问着。

    “没什么,船舱里太闷,人又多,所以我出来透透气。”

    “别瞒我,有什么事就说出来,闷在心里久了会闷出病来的。”

    “小帅虎”叹了一声道:“你还真了解我”

    笑了笑,花中雪道:“相处久了,有什么逃得掉我的眼睛,你呀!一向都是嘻嘻哈哈的,一下子沉默下来,当然表示你心中有事喽。”

    先在船头坐了下来,花中雪拍了拍身旁甲板道:“来!坐下来。”“小帅虎”依言坐了下来道:“其实真的没什么,我也不知在想什么,只觉得人生变幻无常,世事如白云苍狗,在半年前打死我,我也不会相信有一天我会肩负武林重任,而去做一些作梦也梦不到的事情。”

    静静的听着。

    花中雪眼里有着女人才有的温柔。

    “在我以前的世界里,我只是一个混吃混喝,有着一大票整日嬉闹胡搞的朋友。曾几何时,我改变了,变得连我自己都不认识了自己,我现在觉得肩膀上的压力好重、好重,重得我无法适应,也难以喘息。

    这些天,我常常在想,为什么会是我?天下何其大,人口何其多,为什么就要我来担起这除魔卫道的责任,为什么我不能再像以前过那种虽然瞎闹,却快乐无比的日子?”

    语音一顿“小帅虎”接着道:“人家说‘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这话说得一点也不错。以前我好羡慕那些江湖上的名人侠士,听到他们的英雄事迹,我就冲动得恨不得自己有一天也能像他们一样闯三江、走四海,傲笑江湖。

    然而一旦自己真的走上了这条路,我却发现这条路不是我想像的那般快活,除了要吃、要喝,有着生活上的压力外,更重要的是不能凡事再随心所欲,仇家愈结愈多,凶险不知何时会来这一阵子,你给予我许多帮助,没有了你,江湖虽大,我知道我是寸步难行。”

    花中雪的一颗螓首,不知不觉中已靠在了“小帅虎”的臂弯里。

    她轻声道:“我比你出道早,而且我们总是共过患难,我当然要帮你。你也知道的,我虽然是在赌场里混,但我绝不是一个没人性、没理性的人。

    芸芸众生,各人有各人的求生方式,我是块什么料,我自己清楚。你不同,你是块璞玉,又涉世未深,如果没人在旁随时指引你,你会很容易走入歧途而不自知极其自然的“小帅虎”紧拥了对方一下,他叹声道:“你对我真好,说实在的从小失怙,你让我想起了母亲。”

    花中雪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会掉下眼泪。

    她悄然擦掉,笑着道:“臭小子,我就那么老啊!”“小帅虎”也笑了。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嗅着对方那阵阵扑鼻的发香。

    “你当然不老,不但不老,而且年轻得像一株含苞待放的花蕾,只不过”

    心中掠过一丝甜蜜,花中雪道:“只不过什么?你说啊!”“只不过你好唠叨,所以我才说你使我想起了母亲。”

    “好啊!原来你嫌我唠叨”

    花中雪不依的偎在“小帅虎”的怀里,纤手握拳捶着他的胸口嚷嚷道:‘江湖险,人心更险’,我要不唠叨,你这个人就算被别人卖了,恐怕还会傻不啦叽的帮人数着银子哩!”

    哈哈笑着“小帅虎”道:“你就那么看扁我?我以前可也是出了名的小滑头,别人一见我也会头疼的角色哩!”

    摇摇头,花中雪用手拂顺被风吹乱的秀发。

    她娇笑道:“你那只能在一般人面前耍耍小聪明,在江湖中你那一套和真正的行家比起来,简直是鸡腿比大腿,比都不要比了。”

    “小帅虎”没在意对方的讪笑。

    他怔怔的凝望着花中雪。

    得不到回应,花中雪一抬眼看到“小帅虎”竟然用如此奇怪的眼光看着自己,她不觉心中一跳,羞涩的垂下了头,连手脚都没了放处。

    “小帅虎”回过神,他由衷赞叹道:“你真美。”

    娇羞的横了对方一眼,花中雪道:“少来了,记得在‘如玉赌坊’你还嫌我什么脸上脂粉擦抹得大多了。”

    “此一时也彼一时,那时候的你妖烧,给人有一种狐媚的感觉,洗尽铅华后,你还真是清新可人。而且”

    女人听到别人说自己没有不好奇和紧张的。

    花中雪急道:“而且什么?你这个人愈来愈坏,说话老是喜欢说一半,急都急死人了。”

    笑了笑“小帅虎”道:“而且女人有好多种,其中有一种属于耐看、经看、愈看愈美,百看不厌,你就是这种女人。”

    心花朵朵开。

    花中雪依偎对方更紧了,她低声道:“那其它的还有那种女人呢?”

    “小帅虎”笑道:“另外有的就是第一眼看很美,可是看久了就会乏味,还有的就是‘远看像山水,近看我的妈’,至于分类来说嘛!有小家碧玉型,有大家闺秀型,有淑女、悍妇、等等之分。”

    花中雪在“小帅虎”的怀里叫了起来道:“你呀,年纪轻轻的对女人倒是研究得那么透澈,简直是人小鬼大,一肚子坏水。”

    情不自禁的“小帅虎”在对方脸颊上轻轻一吻,他正色道:“我不小了,十八岁了呐,已经到了‘法定年龄’了,何况在乡下如果结婚早的话,说不定我现在儿女成群哩。”

    “没正经。”花中雪啐了一声,心头乱跳。

    虽只是轻轻一吻,她知道已够她回忆一辈子了。

    “张家湾”

    “张家湾”在淮河边上,虽然只是一个水陆码头,但是来往运河的船支几乎都会在这里停靠。

    于是这一个小镇虽然小,却是百货俱备,各行各业都有。

    不说别的,光是茶楼饭馆,赌档烟馆以及门面装扮得豪华玫丽的妓院,就不下二、三十家。

    入了夜,这儿更是热闹。

    船上的水手,陆上的苦力,个个全都捧着血汗钱,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往“销金窟”、“美人窝”里送。

    “小帅虎”和花中雪两人漫步在这长长的街道上,正准备找一家馆子好好吃上一顿。

    突然间花中雪眼睛一亮,她停下了脚步。

    “小帅虎”不明就理,他问道:“怎么啦?怎么不走了?”

    花中雪指着路旁一块灯笼下的木招牌。

    顺势瞧过去“小帅虎”轻声念着:“吃喝远离,酒色没有,气大财粗,无银莫入”

    “这这是什么意思?”

    看到“小帅虎”一脸迷惑,花中雪笑道:“呆子,你难道不知道那是赌场的招牌?”

    “赌场?”

    “小帅虎”突然明白了,不由得结舌道:“你你不会手痒了吧!”

    “走,咱们去小玩玩。”花中雪脸上有种兴奋之色,掩抑不住道。

    “小帅虎”摇头道:“别别开玩笑,上回在‘如玉赌坊’出的漏子还不够大呀!”

    “上回是在北京,这次是在‘张家湾’,你放心,这鸟不拉屎的小地方没人会认出我来的。”

    站着没动“小帅虎”道:“我们现在身上还有钱,我看就别进去了。”

    花中雪叹气道:“人没有嫌钱多的,你分得的一万两银子恐怕也没剩多少了,我的也去了大半,我们总不能不未雨绸缨,难道真要到分无分文时再想办法?”

    “小帅虎”想要辩解,花中雪已拉着他钻进了巷弄,朝着里面一处门前悬着大红灯笼的房子走去。

    “别死心眼,我们不贪多,更何况这些开场子的,只进不出,岂不违反了‘货币畅流’的原则。”

    还能说什么?“小帅虎”只有乖乖的跟在花中雪的身后,一头拱进了这间赌档。

    烟雾缭绕,异味杂陈。

    花中雪对这样的环境似乎一点也不介意。

    她拉着“小帅虎”的手,在人群中钻来钻去的,最后停在一处赌“牌九”的台子前。

    (牌九有分大牌九与小牌九,大牌九是四张牌,二张一组,点子必须是前小后大,输赢必须比两次,也较为花脑力来配牌,小牌九则是两张牌,点子相加,一翻两瞪眼,虽然没那么大的学问,可是较刺激。)这张台子赌的小牌九,也就是俗称的“麻将牌九”由一到九的筒子加上四张白板组合而成。

    这种赌法有个好处。

    那就是庄家平家加起来可以一次十个人玩,不像牌九那样一次只能四个人上阵,其它想玩的人必须与人共搭,钱注押得小的,连摸牌的资格都没有。

    现在这张桌子上只有四个人在玩,花中雪和“小帅虎”在桌子前面坐了下来,由花中雪拿出了一张千两的银票交由旁边的看场,换了筹码。

    推庄的是一名瘦小粗壮汉子,他有一双精光闪闪锐利如刀的眼睛。

    花中雪第一把牌下注二百两,结果输了。

    第二把她又下注二百两还是输了。

    第三把的时候她把剩下的筹码全押上了。

    结果她拿了一对四简,而庄家却是六筒对于,所以她又输了。

    她不急不忙的又要看场的换了一千两银子的筹码。

    “你们这可有限注?”

    筹码换来后,花中雪笑着问庄家。

    精瘦汉子道:“最多二千两。”

    点点头,花中雪一下子把换来的筹码全押上道:“一千两买十三道。”

    精瘦汉于怔了一下道:“姑娘是说每一道一千两吗?”

    “不错,每一道都一千两。”

    好大的手笔,花中雪的气魄引得同桌人立刻投过异样的眼光。

    精瘦的庄家道:“我可以收注,不过你必须拿出一万三千两来看注。”

    “当然。”花中雪把身上的银票全拿了出来,不够四千两,她要“小帅虎”补足了。

    庄家笑道:姑娘还真是少见的豪客,虽然输赢不一定会十三道,但还是令我佩服。”

    “别废千方百计了,你快点把牌理出来打骰子吧!”

    回了对方一句,花中雪眼睛眨也不眨一下的看着对方洗牌、砌牌。

    牌洗好,庄家把六墩牌推了出来,手一抬就要打骰子。

    花中雪忽然道:“慢点”

    庄家怔了一下道:“做什么?”

    笑了笑,花中雪道:“我要调调牌。”

    为免作弊,玩这种“麻将牌九”在庄家洗好牌后,平家是有权调牌的

    精瘦庄家只能一抬手道:“请!”

    于是花中雪脸上带着微笑,她伸出一只手,快得人们眼睛都看不清楚的把六墩牌一阵颠倒。

    “好了,请掷骰子吧。”

    牌理好后,花中雪对庄家笑了笑。

    庄家脸色稍稍一变,手一挥两粒骰子在桌面滚了几滚停了下来。

    “四点”

    庄家叫了一声,便把六墩牌一一发了出去。

    “小帅虎”一旁紧张得手心冒汗。

    他虽然对花中雪有必胜的把握,但是他却不知道她会玩出什么花样。

    毕竟他明白,万一庄家真要弄了一付白板对于的话,那么他身上就只剩下了三千两的银票,往后的日子可就不太好过了——

    网友扫校